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941章 四靈圖、古司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941章 四靈圖、古司靈字體大小: A+
     

    任誰都聽得出李雲霄話中的譏諷之意,萬一千臉皮厚,裝作不知。

    穆庄則是臉孔微微一紅,也就沒事了,笑道:「雲霄公子過獎了。」

    李雲霄雙手負於身後,道:「兩位友誼長存,也別忘了此刻還在琅嬛天內,去永生之界才是正事。一千兄,接下來該如何走?」

    萬一千沉吟道:「唯有四處封印全開,永生之界才會開啟。玉書閣早已自行解封,我們剛剛放出了帝丹樓,還有天寶軒和重器塔,據我說知,另外兩處封印也被天塹涯掌握著,現在多半也出現了其一。」

    李雲霄道:「一千兄可有這兩處坐標?」

    萬一千眼珠子轉動起來,沉吟不答,似乎在思索什麼。

    好不容易找到帝丹樓,卻讓其跑了,萬一千現在還是半信半疑。以李雲霄的能力不至於讓一座樓宇逃掉,但想要瞞著所有人獨吞下去也不太可能。

    所以他內心在糾結下面兩處寶地要不要帶李雲霄去。

    若是帶去的話,再被他獨吞怎麼辦,不帶去的話,遇上辛癸離焰這種東西自己又對付不了,或者遇上天塹涯的人,自己也很難分得一杯羹。

    「唉,糾結啊……」

    萬一千忍不住感慨起來,拿捏不定。

    「額,一千兄說什麼?」

    李雲霄眨了下眼睛,古怪的看著他。

    萬一千有些發窘,急忙掩飾道:「沒,沒什麼,老哥是說糾結該去哪呢,兩處封印之地我都有些許線索。」

    想通了后,還是得帶李雲霄去,至少安全能有保證。以他跟李雲霄的交情,遠勝絕天寒那種關係,以他對李雲霄的了解,若是自己出事的話,絕不會束手旁觀的。

    李雲霄道:「一切都看機緣,就去離此最近的封印吧。」

    「最近的……我算算……」

    萬一千掐起手指,有模有樣的算了起來,目光不斷眺望遠處。

    一直沒有說話的葉凡突然開口道:「可是那邊?」他伸出楸,往大海的一個方向指去。

    萬一千臉色微變,手指掐的更快,驚道:「重器塔!」他吃驚的看著葉凡,開始仔細打量起來。

    原本最不顯眼的一個毛孩小子,雖然這個年紀有這般修為也算是驚才絕艷,但他們能夠踏入超凡入聖的,哪個不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也就沒有過多在意。

    萬一千沉著臉,盯著葉凡問道:「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又如何知道那重器塔所在的方位?」

    葉凡被他看的有些尷尬,靦腆的笑道:「只是心中有所感應,覺得應該去那了。」

    「心有所感?!」

    萬一千吃了一驚,眼裡閃動著精芒,追問道:「閣下姓名是?」

    葉凡正要答,卻被李雲霄大笑一聲打斷,道:「哈哈,老哥真是多心了,他不過是我收的一名小弟罷了,說出來老哥也必定沒有聽過。」

    萬一千將信將疑,但怎麼看葉凡也看不出端倪來,也就罷了,道:「這個方向正是通往重器塔,距我們最近,但願天塹涯的人還未得手。」

    「那走吧。」

    李雲霄一揮手,立即將眾人裹在青色的雷電遁光內,朝著葉凡所指方向而去。

    既然葉凡能感知方位,有無萬一千都不重要了,而且他現在對永生之界的好奇越來越淡,反而不如帝丹樓與重器塔,若是能得大量丹藥與玄器,便能將炎武城整體實力提升數個層次,實現質的飛躍。

    而永生之界即便真有成神機緣,也遠不及炎武城,況且他現在已經是真正的神境強者了,更加無所謂。

    就在他們飛往重器塔方向的時候,遠在不知多少萬裡外的某處荒漠中,矗立著無數金字塔似的建築,大小不一,有上萬之多,遍布大地。

    一眼望去廣闊無垠,雄偉壯麗,給人一個鬼斧神工之感。

    「轟隆!」

    突然間其中最大的一座塔倏然倒塌,原本堅固的石層就像是腐朽的樹,頃刻間化作塵灰,往四周滾滾翻去,驚起漫天塵土,遮擋天日。

    「轟!」

    「轟!」

    隨著那最大的一座塌陷,整個荒漠中似乎起了連鎖反應,其餘祭塔也開始逐漸崩潰。

    一時間,到處都是「轟轟」的崩碎聲,那灰塵裡帶著極濃的陳腐氣息,伸手不見五指。一座座的高塔如同骨牌倒下,消失在大地荒漠中。

    數十道光芒在塵灰里衝天而起,直飛了萬丈之高,才躲開那些塵灰,見到白雲青天。

    「天寶軒已開啟,裡面的儲量果然驚人,這一趟即便入不得永生之界,大家也都沒白來呀。」

    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身著錦袍,其上用銀絲綉滿白色梅花,如傲霜雪,與老者的銀色鬚髮相得映彰。

    老者捋著鬍鬚,露著滿意神色,但依然流露出遺憾,嘆道:「只可惜禁制太厲害,想不到整個祭天台全部崩碎,只取出其中一半的天材地寶,若是再多點時間便好了。」

    「呵呵,慕容平平大人,不可太貪啦。」

    老者身側站著一人,同樣是紅光滿面,正是南丘雨,目光中儘是笑意,道:「也虧得我們人多,能同時將所有祭天台穩住,這才從容不迫的取走大量寶物,否則能拿一兩件就是機緣了。」

    慕容平平輕嘆了一口氣,也就釋然了,苦笑道:「畢竟看著如此巨藏從眼前消失,多少會有些失落的。嘖嘖,真是期待下一目的呢,不知是去往帝丹樓還是重器塔?」

    南丘雨道:「就近原則吧,哪個近去哪個,反正都跑不掉。」他沖著不遠處的一名老者一笑,道:「地尊者大人,取那塊古之司靈一用吧。」

    就在十丈開外,正是公羊正奇,還有蒼梧穹,以及數十名聖域強者。有財司子溟寂,影司申屠逸逍等高手。

    其中還有一位老者拄著鐵拐,面色散漫,無論身份實力都非同一般。老者身後站著一名粗布年輕男子,面闊寬大,相貌較丑,站在人群中完全引不起人注意。

    老者與這青年雖站在聖域強者中,卻顯得有些孤立,似乎格格不入。

    公羊正奇翻手取出一物來,呈黃褐色,材質非金非玉,不知何物打造,形如湯勺,古樸無奇。若是放在諸寶中,絕不會引起注意,甚至不會讓人多看一眼。

    「嘖嘖,若是早知道這古司靈在聖域手中,又何苦等這麼多年。」

    南丘雨頗為感慨,從公羊正奇手裡將那黃色湯勺雙手接了過來,神態慎重無比。

    隨後他取出一方青色捲軸,在空中徐徐鋪展開,上面畫著山川地勢,綿綿不絕,十分浩大。

    原本毫無生氣的古司靈在捲軸展開的瞬間,便靈光大動,勺柄似乎震動了一下,就飛入捲軸內,開始旋轉起來。

    最終湯勺停下,勺柄指向捲軸中某處。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過來,盯著那處方位看了幾遍,牢記於心。

    「哈哈,這裡應該就是重器塔了!」

    南丘雨心情極好,大笑起來,雙手一掐訣,將那捲軸收攏,湯勺則是遞還給公羊正奇。

    慕容平平道:「大人如何就知道是重器塔,而非帝丹樓?」

    南丘雨輕聲一笑,解釋道:「剛才那處坐標地勢平坦,似乎為一平地,而據我所知,帝丹樓為了孕育丹火不滅,置身在深海內。」

    慕容平平嘆道:「這琅嬛天也真是了不得,若非大人有四靈圖,公羊大人又有古司靈,怕是進來了都要矇頭轉向,完全找不著北。」

    南丘雨捋著鬍鬚,無不感慨道:「四靈圖在天塹涯已經很多年了,歷代涯主耗費各種心思想要研究出所以然來,皆是無功而返,正是因為欠缺了最關鍵的鑰匙——古司靈啊。只有兩物齊聚,琅嬛天的空間才會徹底打開,四印一破,便是永生之界出現之時。」

    慕容平平道:「難怪大人這次放寬限制,可入琅嬛天之人的條件大為降低,就是為了破這四道封印吧?」

    南丘雨微微一笑,坦白的說道:「他們沒有四靈圖和古司靈,進來也只是湊數而已。我的確是為了以防萬一,怕是出現什麼狀況時人力不足。先大量放人進來,以備不時之需。」

    「哼,大人未免就小覷天下英雄了,或許會有各種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也為未可知。」

    公羊正奇一直都未吭聲,此刻冷不防地哼了一聲,似乎對南丘雨的算計極為不屑。

    「哦?」

    南丘雨神色一動,遲疑了下,道:「公羊大人絕不會無的放矢,這般說法必是有所依據的,不知是有何指?」

    公羊正奇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負手立於空中不動,毫無表情的說道:「具體並無所指,但我感覺沒有這樣簡單。」

    「切!」

    不少隱世宗門的人都是啞然失笑,滿臉的不屑與嘲諷,他們都以為公羊正奇要說出什麼大道理來,想不到原來是「感覺」,這分明就是秀存在感嘛。

    公羊正奇聽得四周的諷刺聲,倒也不動怒,只是悠悠說道:「大人可曾聽過顧青青此人?」

    聖域諸人皆是臉色大變,一下就想到五霞山之戰中那個自稱為是顧青青的神秘女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