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908章 普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908章 普束字體大小: A+
     

    「什麼?!」

    普駱大吃一驚,此刻距離那深淵還有數千里之遙,守護之人雖說都是第五層精英,但想要相隔數千里鎖定對手似乎還做不到。

    他內心有懷疑,雖然不信,但卻相信李雲霄的實力和判斷。

    盞茶功夫后,幾人就飛至一座山脈中央,下面是巨大的深淵,滾滾魔氣和陰風不斷吞吐出來,深不見底。

    在深淵一側,一座山巔上,靜靜站著一群人,全都面目詭異可憎,強大的氣息引而不發,冷眼看著幾人,似乎在等待他們的到來。

    最前方放置著一張王座,一名頭生雙角的男子懶散的躺坐在上面,雙手交叉身前,彷彿等候多時。

    「普、普束大人!」

    普駱猛然看見那男子,嚇得差點掉落下去,臉上徹底沒了血色。

    那男子抬起頭來,冰冷的眼神掃過李雲霄幾人,最後落在普駱身上,道:「我記得你是普力的一個屬下吧?」

    普駱嚇得不行了,哆嗦道:「是,是的,大人。」

    普束一揮手,道:「你不用緊張,我也知道你是受這幾人脅迫,身不由己,放心吧,我不會為難你的。」

    普駱愣了下,怎麼會這麼講道理?幾乎以為自己聽錯,忙道:「謝、謝謝大人。」

    普束露出滿意之色,這才望向李雲霄兩人,道:「二位是從這三十三天外來的?」

    李雲霄打量了下眼前這人,身軀比普通人類要高大碩壯,雙眼炯炯有神,靈智極高。渾身透著上位者的氣息,雖面色平淡,但那眼中神光內卻有著難以掩飾的傲色。

    所有掃過去的神識全都被其身前的黑暗吞噬,但在妙法靈目的鑒別下,此人實力多半已經達超凡入聖。

    「正是。」李雲霄不慌不忙的答道。

    普束臉色大變,右掌「啪」的一聲就拍在扶手上,五指直接將石質的扶手抓的粉碎,難以掩飾內心的震驚和激動。

    身後那些魔物也都是震驚不已,各種嘩然聲楸起,一片竊竊私語。

    「二位真是外界來的!敢問是如何來的?!」

    普束雙眼放光,激動的直接站了起來,難以自持。

    李雲霄也不保留,說自己在一件空間玄器的爆炸中被捲入了空間亂流,等蘇醒的時候就已經在此地了。

    「空間玄器?亂流?」

    普束獃滯了一下,滿臉的失望,叫道:「這麼說來,你只是無意中進入的了?」他一下頹然的坐回王座上,怔怔道:「那你也不知道離去之法了?」

    李雲霄不動聲色道:「這也正是我來此的原因,諸位在這封印之地待了許久,難道就沒有離開之法?」

    普束冷笑一聲,隨後哼了一下,才道:「若是能離開的話,誰願待在這鬼地方。」

    李雲霄沉默起來,平心而論,此地的修鍊資源還是不錯的,但也只局限於下面幾層,而且都被強者霸佔了。

    只是眾人的活動空間太小,一輩子都待在這種地方,的確有些難以接受。

    聆牧笛突然說道:「你可知陣靈在何處?」

    「陣靈?」

    普束嗤笑一聲,道:「你如何肯定這裡就會有陣靈?」

    聆牧笛道:「陣法空間演化出三十三層,若是沒有陣靈作祟,如何能實現?」

    普束嘆了口氣,道:「若真有陣靈的話那就好了,幾位請隨我來吧。」

    聆牧笛愣道:「去哪?」

    普束嗤笑一聲,道:「你們不是要去最底層嗎?最下面是普大人的封印之所,誰也去不了,我帶你們去第二層。」

    聆牧笛道:「好,那便有勞了。」

    普駱有些愣住了,自己擔心的事想不到如此簡單就解決了,看來普束對幾人並無惡意。

    普束與那些魔物一下飛入深淵,在前方領路。

    李雲霄和普駱幾人緊隨其後,進入到第四層,即便是普駱也十分緊張和忐忑,這?層就連他也未曾來過,眼睛不斷的四下張望。

    因為進入第四層后,所有人的神識都大受壓制,李雲霄只覺得神識之力被消弱了十之七八,只能探測到很短的距離。

    但他並未擔心,以他的神識之強都如此的話,其餘之人更不用說了。

    普束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道:「三十三天內每層所擁有的力量是不一樣的,不僅僅體現在能量的獲取上,更關係著規則和領悟。就以普駱來說,不管他如何修鍊,若是不能進到第四層的話,此生都只能卡在這個實力上,再難精進。」

    普駱大吃一驚,這種說話他第一次聽說,當即愣住了。

    但他知道普束絕不會騙他,所言必然不虛。不由得內心升起一股悲哀來,原來自己這些年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晉級的關鍵原來在於地點。

    李雲霄道:「那大人平日是在哪修鍊,是否也達到了無法突破的瓶頸,需要再下一層?」

    普束笑道:「哈哈,再下一層?本座自然是在第二層修鍊了,再下一層的話……呵呵……」

    李雲霄似乎聽出了什麼,追問道:「再下一層如何?」

    普束道:「待會你就知道了。」

    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阻攔,很快,眾人便來到一處漩渦內,裡面的魔氣和罡風像是海嘯奔涌,往眾人身上打來。

    普束道:「這裡小心些,從第四層開始,往下的通道變得非常危險。」

    說完,他便帶著一眾手下潛入漩渦內,很快不見。

    聆牧笛見李雲霄不動,疑惑道:「怎麼,難道有何不對?」

    李雲霄道:「此地對神識的壓制太厲害,我尚說不清楚,只能見到一些危險,不過對我們而言並不算什麼。」

    聆牧笛道:「那便下去吧,普束都下去了,當不會有危險。」

    幾人也隨即潛了下去,發現那漩渦里竟然有魔煞存在,怪叫著向他們咬來。

    這些魔煞自然不會對李雲霄造成傷害,但他腳下突然一頓,竟然踩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低頭望去,腳下如金屬鐵板,有股吸力不斷增大,將他牢牢吸附在地面上。

    不僅是他,另外幾人也同樣如此,像是重量增加了數萬倍,體內骨頭都要壓碎了,兩隻腳更是抬不起來。

    鱷魚掙扎著化作罡風,在地面上旋轉,只能升起數米高距離,幾個呼吸下又變回鱷魚形態,左右搖晃,就是不能掙脫。

    聆牧笛驚道:「不好,被困住了!」

    普駱更是整個人一下就趴在了地面,發出痛苦的呻吟聲,他的血肉骨頭都被壓縮的碎在一起了。

    李雲霄皺起眉來,只覺得四周多了不少強大氣息,全部懸浮在空中,不明白為何他們會沒事。

    「呵呵,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普束的聲音傳來,隨後就出現在幾人面前,嘴角噙著冷笑。

    李雲霄如實說道:「是有些奇怪,你為何要出手對付我們,你們又為何不受本地影響,還望解惑。」

    普束輕笑道:「其實很簡單。第一點,你們既然是被空間風暴卷進來的,那也就是說肯定出不去了,既然出不去也就意味著一輩子待在三十三天內,最終必然要跟我們搶奪下面幾層的資源,也就是說,咱們遲早是敵人。」

    李雲霄道:「明白了,只是你想的太遠了。我肯定能出去的。」

    他自己也不知如何來的這般自信,但說出來卻是讓普束一愣,就好像真的一般。

    「哈哈,說的還真像是那麼回事呢!」

    普束狂笑道:「想從此地出去,並非沒有辦法,最簡單的就是打破此陣,但你能做到嗎?」

    「打破此陣……」

    李雲霄沉默了一下,別說他做不到,即便能做到也不可能去做。

    普束冷笑道:「既然做不到,那還談什麼從這出去?最終還不是要與我們一戰?三十三天內的資源實在是太稀缺了,已經容不下你們索取了。」

    李雲霄道:「我會想到出去的辦法的。」

    「哈哈,無知者無畏!」

    普束嗤笑一聲,顯然不想再多言,揮手喝道:「殺了!」

    那些屬下之人立即沖了過來,每個人都是獰笑不已,身上爆發出強大氣息。

    李雲霄一驚,急忙道:「你還沒回答我第二個問題呢,為何此地只有我們被束縛了?」

    普束笑道:「我會有這樣蠢告訴你們嗎?」他眼裡滿是殺意和譏諷。

    此刻,從四周的黑暗出再次浮現出許多身影,漸漸出現在李雲霄眼前。

    那些人影分成兩派,自左右出來,離得近了后便能感受到強大氣息。

    其中一人道:「這幾人不過爾爾,普束你太過敏感了。」

    普束冷哼道:「敏感?別太高估自己了,我們的實力雖然可以稱霸三十三天,但從外界來的生靈畢竟不熟,天知道有什麼神通武技,必須小心對待。況且他們孤身來到第五層也毫髮無傷,不得不慎重。」

    另外一人道:「能順利到第五層不過是那叛徒帶路而已。」

    普束不悅道:「少廢話了,既已大動了干戈,那就一起上吧,不要給他們留下任何機會!」

    「機會?哈哈,我們三人一起出手了,加上這十萬倍重力,你談機會?哈哈!」一人嗤笑起來。

    李雲霄心中微震,知道這三十三天的三位霸主都到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