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94章 令牌分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94章 令牌分配字體大小: A+
     

    彌芷寒道:「紅顏身為宮主,自然是要拿一枚的?剩下的這兩枚……」

    一旁的駱春柔舔了下紅唇,小心的說道:「太上長老實力通天,乃是本派資歷最高,實力最強的存在,自然也是要一枚的。」

    彌芷寒沉吟了一下,道:「我原本對琅嬛天是沒有興趣的,但這次關係著永生之界的開啟……」

    曲紅顏忙道:「太上長老自然該去。」

    彌芷寒也不推辭,便道:「那剩下最後一枚……」

    駱春柔忙道:「這枚必須給有德有能之人,對神霄宮貢獻不小,又能夠服眾的長老。」

    「哦?那春柔長老覺得誰最合適呢?」

    曲紅顏不動聲色的問道。

    駱春柔尷尬的笑了一下,道:「我看孤珊珊長老不錯,就是年輕了一些,實力稍微低了點,也不太能服眾,對宗派貢獻也不大,其她的都還好,呵呵。」

    曲紅顏道:「這樣呀,那就孤姍姍長老吧。」

    「啊?不可!」

    駱春柔臉色大變,抹了下額頭的冷汗,也顧不得顏面了,急忙道:「若是讓孤姍姍長老去,這如何能服眾?」

    曲紅顏臉色沉了下來,喝斥道:「孤姍姍是你推薦的,說不行的也是你,春柔長老,你在耍本宮嗎?!」

    駱春柔訕訕冷汗滴下,知道曲紅顏是在借故為難她,剛才自己針對古飛揚定然引得她不滿了。

    她心中有苦說不出,若知道南丘雨會在這個時候來送天塹令,打死她也不會當那個出頭鳥去得罪古飛揚啊。

    若論資歷和實力,就算排不上她,至少也是強有力的競爭人選,但現在得罪了曲紅顏,怕是麻煩了。

    想到此處,更是將怨憤轉移到了李雲霄身上,都怪這個男人,恨不能扒了他的皮。

    彌芷寒道:「茲事體大,就且先不要下定論,召集大家一起商議下吧。」

    曲紅顏這才道:「太上長老所言正是。」這一枚天塹令怕是要引起不小的風波了。

    李雲霄突然傳音過去,道:「其實天塹令的多少並不是問題,別忘了我有界神碑在手,就算把整個神霄宮帶進去都沒問題。」

    曲紅顏大喜,回望了他一眼,眨巴下眼睛,傾國傾城。

    李雲霄被她看得心神一盪,苦笑一下,也不知是苦是舔。

    駱春柔見令牌分配壓后,這才鬆了口氣,開始暗自思量起來,怎麼才能將那令牌弄到手。

    南丘雨的出現,讓整個山巔上都安靜了下來,似乎各有心思。

    李雲霄道:「子睿長老要回化神海了,紅顏你派幾位強者保護他回去吧。」

    曲紅顏點了點頭,便立即安排下去。

    子睿沉吟了片刻,道:「這一次的研究我也獲益極多,原本打算回化神海閉關參悟的。但現在突然改了主意,我想要去穆家一趟。」

    李雲霄一愣,頓時明白了他的心思,道:「穆家通天島所在的坐標我的確有,但那六丁六甲之事還望子睿長老能替我保密。」

    六丁六甲乃是穆家的三大傀儡術之一,若是被發現在他身上,怕是穆庄都坐不住了,肯定要親自找上門來。

    子睿道:「放心吧,既然你叮囑了我,我自會保密的。」

    李雲霄笑道:「若是再有所得,還望不吝賜教。」

    子睿臉上一紅,也不多說,便在神霄宮強者的帶領下離開了降雪峰。

    李雲霄取出自己的那塊天塹令,只見上面的坐標的顏色已經大半化作猩紅,只有全部變紅的時候,才是真正坐標顯露的時候。

    「距離坐標定性約莫還有月余,我打算繼續閉關,但有一件事紅顏你安排人手去做。」

    「何事,但講。」

    駱春柔在一旁聽得極其鬱悶,神霄宮此刻就像是李雲霄的宗派一般,但想到天塹令,還是忍住了不發作。

    李雲霄沉吟道:「五霞山一戰後,聖域傷了元氣,不知此?的情況如何,我希望能得到一些消息。還有便是亓勝風之死,我希望你能想辦法傳給夢靈真君。」

    曲紅顏道:「打聽消息的事好辦,而且星月齋最近傳回不少消息,待會我令人整理下給你。至於亓勝風之死……那夢靈真君據傳閉關在神都內,怕是很難見到。」

    李雲霄面露冷色,道:「哼,那廝真的是在閉關嗎?那亓勝風又是如何找上他的?還有公羊正奇之事,我還真不信他一無所知。」

    曲紅顏沉默道:「若是這樣,便由我親自走一趟吧,或許見到他的機會更大。」

    弭芷寒突然說道:「是那夢老頭嗎?此事還是我去吧,我與那老兒曾有過數面之緣,見著的機會應該比你更大。」

    駱春柔驚道:「不可啊,太上長老您身份尊貴,豈能為了一個外人傳訊而親自上聖域,這不僅是對您身份的侮辱,若是傳了出去,整個神霄宮都要蒙羞啊!」

    其實她更加焦急的是,若弭芷寒走了,奪那塊天塹令的機會就更小了幾分。反之若是曲紅顏去,自己就十拿九穩了。

    弭芷寒眉頭聳起,怒形於色,喝斥道:「休要胡言!飛揚乃是我神霄宮的朋友,老身為朋友做點事有何不可?況且這麼多年沒出去了,我去聖域找老朋友喝兩口茶又有何不可?怎麼就見你一人在這大驚小怪,你不要說話了!」

    駱春柔急忙低下頭來,見弭芷寒生氣了,頓時不敢再吭聲。

    曲紅顏也似乎覺得有些不妥,道:「太上長老,還是我去吧。」

    弭芷寒打斷了她,道:「這區區小事,何須神霄宮宮主親自前往?況且現在天下亂鬨哄的,我去一趟聖域,找老朋友敘敘舊也是有必要的。」

    曲紅顏道:「那您一路小心。」

    弭芷寒道:「那天塹令歸屬之事就你來決定吧,我這就去了。」她隨口點了二位長老,便往降雪峰下而去。

    駱春柔的臉色陰沉至極。

    曲紅顏哪裡會不知道她的心思,若是李雲霄沒有界神碑的話,這塊令牌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給她的,但現在卻無所謂了。

    「春柔長老。」她輕輕喚了一聲。

    「什麼事?!」駱春柔臉色十分難看,似乎知道那令牌自己沒份了,所以也沒好臉色。

    曲紅顏手裡把玩著那令牌,傳音道:「這令牌我想來想去,覺得春柔長老最應該有資格獲得。」

    「什麼?!」

    駱春柔晃了下腦袋,以為自己聽錯了,雙眼猛地睜大。

    曲紅顏笑道:「此事待會再議吧。」

    雖然看駱春柔不順眼,但對方的確是神霄宮的高層之一,也是中流砥柱,在這個動亂的時間點,用一塊沒用的天塹令團結她,還是很不錯的選擇。

    駱春柔雖不明白怎麼回事,但知道自己有希望了,激動道:「是!」

    李雲霄微微一笑,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

    之後曲紅顏安排了一些事宜,讓眾人全都離開了降雪峰,只剩兩人相依在山巔,看漫天雲海。

    李雲霄心生感慨,嘆道:「有時候真想停下來,如這閑雲野鶴,淡看花開花謝,潮起潮落。」

    曲紅顏微微一笑,依偎在身側,道:「挺好的,只要你願意,我便隨你看芳草鮮美,聽落英繽紛,任世事滄桑,白駒過隙。」

    李雲霄一眼望去,雲海之下,無限江山大地,「想那亓勝風名滿天下,稱霸一代,終得肉身成聖,卻也難逃一死。昔日因,今日果,何日才是盡頭?王霸雄圖,不若你我神仙眷侶,逍遙自在。」

    曲紅顏心中蕩漾,依偎在李雲霄身側,吟吟道:「但願此時此刻,能天長地久。」

    李雲霄將她攬入懷中,細看峨眉。

    此刻山風微冷,帶著分明的清香,天地遼闊,只剩兩人相依相偎。

    李雲霄道:「人生在世,如蜉蝣於天地,滄海之一粟,亦如飛鴻踏雪泥,留下指爪,不求王霸雄圖,但求道心堅定,一往無前,也就足以。此道,我攜你手,一同走向那盡頭。」

    曲紅顏心中暖熱,輕聲道:「真羨慕厲華池和雪晨兮,可以拋開一切,海角天涯,上下古今。」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天地為熔爐,他們即便想要洒脫,又真能洒脫的了嗎?若是天下大亂,妖族崛起,魔界通道打開,所有人都在這天地中熔煉,誰也逃不掉命運。」

    曲紅顏容顏一正,點頭道:「飛揚所言極是,我們便努力正這乾坤。」

    李雲霄苦笑一聲,搖頭道:「你我雖實力不俗,但談及正乾坤,還是有些不自量力。原本指望聖域和化神海可以穩定乾坤,卻不想反而成了漩渦中心,真是我始料不及。這天下將何去何從,怕是誰也不知道了。」

    曲紅顏突然說道:「既然兩大聖地都靠不住,我們不如聯合其他勢力結盟,形成足以抗衡兩大聖地的存在,這樣也能成為將來的一顆定天石,或許能起到巨大的作用也為未可知。」

    李雲霄愣了下,隨即沉思了起來。

    他從來都是孑然一身,從未想過開宗立派,現在被曲紅顏提點一下,覺得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