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83章 人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83章 人臉字體大小: A+
     

    李雲霄道:「我也不信,但他的確在我們眼皮底下消失了,之前也是突然出現的,沒有任何徵兆。大閱歷過人,倒是給個解釋。」

    那結界上不斷有魔氣噴薄出來,兩人站在其內都感覺十分舒服。

    特別是李雲霄,剛剛一戰,拚命的吸納魔元,對身體好處極大。

    亓勝風伸出一根手指,往那結界上戳去,幾乎沒有任何聲音,便看見那手指被界力碾的灰飛煙滅。

    確認界力不可破后,亓勝風嘆了口氣,將手收回,四周的魔氣聚攏而來,再次凝成一根手指。

    李雲霄道:「如果界力的確牢不可破的話,那問題就出在通道上了。畢竟元德突然消失的能力只在這裡才有,先前在深淵裡被打的半死也不見他消失。」

    「嗯,我也正是這般想的。」

    亓勝風一揮手,魔元鎖出現在手臂上,一下飛起,在般散開,無限延展。

    李雲霄看到那鎖鏈經過之處,魔氣都往四周避開,好像十分厭惡。

    「嗯?」

    亓勝風突然睜大眼睛,往不遠處望去,只見魔元鎖籠罩的方位內,魔氣散盡之處,漸漸浮現出一團星雲來,黑芒點點,如同一座星系。

    「通道?!」

    李雲霄也是一驚,這個古魔井通道內竟然還蘊含了另外一條通道!

    「哼,果然有問題!」

    亓勝風將漫天鎖鏈一收,便往那通道走去。

    隨著魔元鎖的撤去,漫天魔氣再次翻滾過來,將那通道湮滅,肉眼和神識都無法辨識出。

    兩人很快走到那通道前,若非知道眼前是一個通道在這,否則根本感覺不出來。

    亓勝風道:「可要進去看看?」

    李雲霄道:「進去吧,既然元德能進,我們自然也可以。」

    「嗯。」

    亓勝風應了一聲,暗道自己竟如此謹慎小心,膽識還不如眼前這男子,不由得有些羞愧,便搶先一步踏入進去。

    一入其內,頓時感受到驚人的魔氣撲面而來,濃度是外界的數十倍之高。

    如此強度的魔氣被隱藏在古魔井內,兩人皆是大驚,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就連界神碑內的聆牧笛也被驚動了,傳來凝重的聲音,道:「繼續往前走,查探這股魔氣的來源!」

    突然前方數道黑芒一閃,徒然增多,像是點點星芒穿過通道打來。

    兩人定眼望去,那些黑芒全是魔氣所化的長矛,將整個通道空間都覆蓋住。

    「哼,果然在裡面,這等雕蟲小技,元德是技窮了嗎?」

    亓勝風嗤笑一聲,右手一抖,古塵大劍頃刻斬出,化出無數劍龍咆哮,將所有黑矛盡數斬滅,並且將通道空間割出無數裂縫。

    「走!」

    兩人確定了元德在前面,更是加快了遁術,光芒一閃就瞬移千里。

    這條裂縫並不長,很快便見到了魔界結界,驚人的魔氣從那界力之壁上湧出。

    「那是……」

    李雲霄嚇了一跳,眼前所見幾乎刺瞎他雙眼!

    只見那魔界界壁上,鑲嵌著一個個的人臉,足有上百之多,一眼望去,密密麻麻,令人頭皮發麻。

    「嗞!」

    亓勝風也抽了口冷氣,被這場景嚇了一跳,「這、這是什麼?!」

    那些人臉全是閉著眼睛,安詳的鑲嵌在界壁上,不知生死。

    「這些人還活著嗎……」

    亓勝風怔怔的看著,道:「他們是怎麼進入到這界壁內的?」他伸出手來,往那界壁上抹去,剛觸到分毫,一根手指就直接被碾成灰飛。

    「界力不減,這怎麼回事?」

    亓勝風訝異道。

    李雲霄的魔瞳四周,閃爍出古怪的勾玉形態,從界壁上的那些人臉上慢慢掃過,不自覺間,冷汗從兩鬢流淌下來,喃喃自語道:「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

    亓$風見他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急忙道:「你發現了什麼?」

    李雲霄嘴唇都有些泛白,顫聲道:「這些人臉不是從天武界進去的,而是……」

    亓勝風眉頭一皺,猛然臉色大變,失聲道:「你意思是說……」

    李雲霄鐵青著臉點了點頭,道:「這些人臉是從魔界中突出來的,也就是說這些都是魔頭,似乎想要破壁而出,但受到天武界界力阻礙,所以才印出一個臉孔來。」

    亓勝風獃滯了半響,這才漸漸信了。

    那些臉孔的確有些妖異,並且在臉孔的四周,也能看見有凸起的塊,正是身體的其它部位,在往外擠。

    聆牧笛的聲音傳來,道:「此地空間已經發生異變,那些魔頭在界壁內不知存在多長時間內,竟然顯化出臉孔。」

    李雲霄傳音道:「現在怎麼辦好?」

    這場景讓他有些凌亂起來,從未遇到過這種狀況,只覺得頭皮發麻。

    聆牧笛道:「不用太過擔心,雖然浮現出了臉孔,但想要真正穿越界力,還不知要多久的功夫呢,也許你這輩子都見不到了。」

    「真的嗎?」

    李雲霄這才鬆了口氣,道:「呼,嚇死我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管了。」

    聆牧笛又道:「那只是我的猜測,若是此地的異變繼續的話,弄不好這些魔頭下一秒就出來了。」

    李雲霄滿頭黑線,怒道:「那到底該怎麼辦?」

    聆牧笛道:「你別急,先將那元德找出來,問清楚情況再說。他和魯聰子肯定知道一些情況。」

    李雲霄一驚,暗道:怎麼將元德忘了。

    他的目光四下搜索起來,就在不遠處的界壁旁,元德正虛空盤坐,調息傷勢,似乎對他們的到來視而不見。

    兩人剛到的時候被這上百張人臉嚇到了,沒有注意元德的存在。

    李雲霄望了過去,沉聲道:「元德?人,是不是要給我們一個解釋?!」

    亓勝風也被他的喝聲回過神來,滿臉複雜的看著元德,同樣臉色陰沉。

    元德這才緩緩睜開眼來,並未放下手中訣印,繼續瘋狂地吸納魔氣,道:「兩位不是已經看到,並且做出判斷了嗎?」

    李雲霄想不到他這麼淡定,心中不免有些古怪,道:「哦?看來元德大人對這景象已經習以為常了,不知這空間裂縫是何時出現的,大人又是何時發現的,發現之時與現在可有變化?」

    元德靜靜的不動,依然是掐訣吸納魔氣,似乎進入了入定,對李雲霄的話置若罔聞。

    兩人等了一陣,亓勝風不耐煩了,厲喝道:「豎子,問你話呢!」

    這一喝中蘊含了音波功,就連空間都為之震顫,像是一扇銅牆鐵壁碾壓過去!

    元德終於不得動,睜開眼來,單手化掌劈下,將那音波之力斬開。

    亓勝風冷笑道:「還以為你死了呢!」

    元德滿臉怒色,道:「我所見的與你們一般無二,你們問我,我問誰去!」

    李雲霄突然說道:「這裂縫是你發現的還是魯聰子發現的?」

    元德眉頭皺了起來,一陣才道:「是術長大人。」

    李雲霄道:「既然術長大人推廣魔修,為何不將這條裂縫公布出來,畢竟此地的魔氣是外面的數十倍多,若是讓那些魔修武者進來的話,化神海短期內就能造出大批強大的武者吧。」

    李雲霄說完后,自己心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得吃了一驚。

    身側的亓勝風也好似想到了什麼一般,兩人震驚的看了一眼,像是互相印證。

    從目前這些魔修武者的反應來看,魔功並不完善,而魯聰子卻肆無忌憚的大力推廣,其中的緣由很可能就是為了造就大批強大的武者出來。

    就像公羊正奇有金甲死士,韋青有鬼修羅一般,魯聰子或許也想組建一支魔修的秘密武力。

    元德並不知道兩人心中所想,道:「術長大人的想法,我如何能知道。」

    亓勝風陰沉著臉,喝道:「那你是何時進入這條裂縫的,當時這些人臉的狀態如何?」

    元德看了一眼那些人臉,眼裡閃爍著精芒,只是淡淡說道:「忘了。」

    「哼,不知道死活的東西,本座現在看你分外礙眼!」

    亓勝風大怒,手中抓出古塵大劍,一步步走了過去,「既然什麼都不知,那我就自己來找答案了!」

    李雲霄也是瞬移一閃,就出現在通道入口處,將元德的退路封死,冷笑道:「本少還想見元德大人表演一次突然消失。」

    元德眼裡射出殺意,寒聲道:「你們真要在此地動手?」

    李雲霄雙手抱在身前,冷冷看著,道:「似乎是大人逼我們的。這個裂縫已經產生異變,極有可能形成像天盪山脈一樣的存在,到時候演化成兩界通道,後患無窮,大人身為化神海副會長,難道就沒有一點天下安危的意識嗎?」

    元德瞳孔驟縮,雙眸中射出凶光,盯著李雲霄道:「你懂得可真不少啊!」

    李雲霄正想再說什麼,卻見元德突然從原地躍起,直接沖向亓勝風,一直長矛抓在手裡,猛地刺下!

    亓勝風嘲諷道:「不知死活!」

    古塵撩起一道劍光就劈了上去,「砰」的一聲斬在長矛上,盪起魔紋散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