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79章 私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79章 私仇字體大小: A+
     

    整個虛空中一片寂靜,亓勝風收起魔元鎖后,似乎無意再戰,將古塵大劍也收起,雙手負於身後。

    魯聰子看出了亓勝風沒了戰意,微笑道:「師尊覺得元德如何,還要考察弟子這些年來的修為么?」

    亓勝風淡然道:「不錯,通過修魔踏入超凡入聖,也算是天資卓絕,是化神海難得的人才。至於你嘛,這樣的人也甘心屈居你之下,可見你的能力之強,為師已經能預見了。」

    魯聰子恭敬道:「多謝師尊認可,弟子倍感欣慰。」

    亓勝風哼了一聲,一拂衣袖,轉身道:「走吧。」

    李雲霄知道這對師徒的試探結束了,互相認可了對方的力量,但這僅僅是化神海內部鬥爭的序幕。

    突然元德的目光一轉,落在李雲霄身上,喝道:「你不許走!」

    李雲霄眉頭一皺,感受到元德身上的殺氣和戰意,知道對方是想一報古魔井內的仇,但他無意爭鬥,道:「即便你身為副會長,也沒有權利強制一位名譽長老的去留吧,難不成化神海的規矩改了?」

    元德冷冷道:「這不是命令強制你,而是本座與你之間的私仇,與化神海的職位高低無關!」

    「私仇?」李雲霄裝傻道:「我與元德大人有何私仇?」

    元德冷笑道:「古飛揚呀,虧你還是封號武帝,名譽長老,這樣裝傻有意思嗎?」

    李雲霄被對方說的臉上一紅,這才道:「好吧,你是指古魔井之中的過節?那不知元德大人要如何解決?」

    亓勝風一聽「古魔井」三字,頓時臉色一變,隨即恢復平常,饒有興趣的看著元德與李雲霄之爭。

    元德冷冷道:「自然是以武解決,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李雲霄吃了一驚,眼裡露出冷色,道:「元德大人要殺我?」

    元德哼道:「若是你能求饒,本座可以考慮放你,畢竟你也是化神海的名譽長老,我還是要留點情面的。」

    楸「原來如此。」李雲霄點頭道:「我只想問一下,這私仇化神海會管嗎?」

    李雲霄眨巴著眼睛看了下元德,又看了下魯聰子。

    元德搶著說道:「私仇自然是自己解決,化神海怎麼會管,若是每個長老的私事都要化神海來管,那化神海還能運轉下去嗎!」

    李雲霄道:「這樣啊,那術長大人是不會幫元德啦?也不會調用化神海之力幫他啦?」

    魯聰子想了一陣,道:「我非常不願意兩位發生爭鬥,但若一定要斗的話,我也無能為力,化神海的力量自然不能用來處理個人私事。」

    李雲霄冷笑著點了點頭,眼裡殺機閃爍,道:「既然如此,那是最好不過了。」

    魯聰子一聽,皺起眉頭來,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對。

    李雲霄道:「我身為化神海名譽長老,自然不會以公謀私,就只能請一些好友來助我了結這私仇了!」

    曲紅顏在身側冷笑一聲,身上閃爍著劍意,也是冰冷的目光盯著元德。

    元德一驚,道:「你要以二對一?古飛揚,你可是封號武帝,可還有一點武者的尊嚴?!」

    李雲霄搖了搖頭,道:「大人錯了,並非以二敵一。」他望向亓勝風,道:「大人,你我也算是有不小的交情,可否助一臂之力?」

    元德和魯聰子這些都是變了臉色。

    「哈哈!」

    亓勝風大笑起來,道:「欺負這小輩有損老夫的名聲,就讓雨擎助你吧!」

    泊雨擎一直都陰沉著臉未吭聲,看上去陰險無比,但李雲霄知道他是因為霓石入體,才導致性格和氣質變得這般陰沉。

    泊雨擎露出一絲獰笑來,道:「非常樂意!」

    他凌空走了幾步,就來到李雲霄身前,譏諷的看著元德。

    元德有些站不住了,李雲霄和泊雨擎還好辦,都只是超凡入聖的境界,他自認為要殺兩人還是較容易。

    但曲紅顏可是與他一般境界的存在,自己剛才一戰中還元氣消耗極大,僅對付曲紅顏一人都無勝算,何況是三人聯手,勝算趨近於零!

    元德臉上陰沉不定,好一陣才怒斥道:「好,古飛揚,算你狠,下次再找你算賬!」

    他猛地一副衣袖,竟氣憤的要走。

    「下次?元德大人練魔功練壞了腦子吧?挑釁了本少就想一走了之?」

    李雲霄臉色一沉,嘴角揚起冷笑,雙眸頓時化作血月凝視過去,喝道:「天缺!」

    元德一驚,那瞳眸之力似乎要透過他的身體,將自己里裡外外看得一清二楚,這種感覺十分糟糕,怒斥道:「本座想走,誰能留!」

    他的身影直接化成一團魔氣,在虛空中就要散開。

    但那空間晃動了幾下,恍恍惚惚,魔氣不僅未散,反而再次凝出元德真身,就無法遁形而走!

    「什麼?!」

    元德內心一驚,這才發現李雲霄的月瞳之力已經鎖住了虛空,無論自己如何破碎,都依然在這方天地之下,除非先破去這瞳術!

    「關門打狗了,上!」

    李雲霄獰笑一聲,三人的身影一下恍惚,都消失在原地。

    元德又驚又怒,但僅僅是猶豫間,便一道劍氣憑空在身前浮現,直刺他的心臟。

    那劍上閃動著無數精芒,點點如星,正是紫宵劍。

    元德急忙後退一步,雙手合印拍去!

    「砰!」

    一招之下,與那紫宵劍碰撞,激起一片漩渦。

    突然一股異常危險的感覺從身後襲來,他大駭之下急忙抽出一隻手,凌空抓出一隻長矛,往身後刺去!

    「砰!」

    那長矛刺入泊雨擎的悲鳴劍雨風內,將劍意激散。

    魯聰子臉色難看起來,元德是必敗之局,但自己除了眼睜睜的看著他挨打,似乎沒有任何理由出手。

    他眼皮突然一跳,發現元德上空浮現出一座六色小山,猛然落下。

    他的心臟隨之莫名抽搐了一下,雖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本能的直覺讓他感到異常危險,驚呼道:「元德小心!」

    不用他提醒,元德便察覺到了危險,那小山一經出現,整個空間就出現彎曲,所有斜度都隨著那山體的下落而飛速扭曲著。

    「嗞!這是什麼東西?!」

    元德嚇了一跳,空間以難以想象的曲度在旋轉著,幾乎要撕裂他身軀,可想而知那山體的重量有多變態!

    亓勝風也是內心狂震,他自然見識過這件玄器的力量,但當時也不過是五色光芒,現在似乎得到進一步煉製了,通體呈現出六色之光。

    那山體還未落在身上,壓迫之力就讓身體不斷化魔,無數魔氣像是煙霧一樣散開,整個人都徹底變形了!

    「莫非那就是聖器?!」

    元德內心冒出這個想法,李雲霄擁有聖器幾乎是天下皆知,但念頭一起,就再也沒時間考慮了,若是那東西砸身上,不死也多半廢了。

    「啊!」

    他大吼一聲,身上的魔氣猛地攀升至極點,瘋狂湧出,就像是黑色的火焰在燃燒,遍布全身!

    長矛猛地收了回來,凌空橫掃一圈,將曲紅顏和泊雨擎都震開,隨後強行以莫大威能將扭曲的空間撕裂,從兜率天峰的壓迫下沖了出來!

    剛離開那壓迫一步,便一道驚天的雷光從天而落,像是九霄而來的雷龍,摻雜著一絲紫色,毀天滅地!

    「轟隆隆!」

    那道青雷被盡數記在元德頭頂,從他腦門灌入體內,魔軀瞬間膨脹起來,「嘭」的一下爆開。

    無數雷電和黑色的魔氣像是小蛇般往四周蔓延。

    其中一道黑芒恍惚一閃,在數百丈外遁出元德真身,連吐數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他不敢停留,一現身就在此化成遁光,往遠處而去。

    李雲霄看著他消失在虛無中,那元德遁走的方向,正是古魔井所在地。那裂縫的盡頭,魔界界力外,是他最佳的養傷處所。

    「哈哈,精彩,精彩!」

    亓勝風拍手大笑起來,回頭望著滿臉陰沉的魯聰子,道:「徒兒啊,這一戰你覺得如何?」

    魯聰子尷尬的笑了幾下,也道:「的確很精彩,不知飛揚剛才施展出的那山峰是何等玄器,竟這般驚世駭俗。」

    李雲霄笑道:「一點小玩意而已。」

    「呵呵,原來是一點小玩意。」

    魯聰子皮笑肉不笑的應了一句,那目光卻是十分陰冷。

    亓勝風笑道:「走吧,哈哈,本座心情大好,我們暢飲暢談去!」

    李雲霄微微一笑,向魯聰子告辭,道:「元德大人氣量太小,還望術長多多開導他,先告辭了。」

    他不敢徹底跟魯聰子撕裂關係,剛才也是元德自己找事,這才出手狠狠教訓了一番。

    也算是敲山震虎,給魯聰子提個醒,告訴他若是敢動楊迪的話,他便與亓勝風走到一塊,局面就足以壓倒他這個術長了。

    魯聰子臉色陰沉的厲害,看著幾人離開后,怔怔的站在長空上,一動未動。

    玄樺和柳菲煙也是心中吃驚,他們從未見過魯聰子這般模樣。

    在他們心中,無論何時,魯聰子始終都是一副淡然看透的樣子,好像天下間就沒有他掌不住的局,但現在卻似乎失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