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64章 心煉傀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64章 心煉傀儡字體大小: A+
     

    這一看,頓時讓子睿心驚不已,他發現自己竟然不穿李雲霄的修為。

    「你到底是誰?」

    子睿慎重起來,能隨意在化神海走動,又如此年輕的,怕是來頭不小。

    李雲霄抱拳道:「術長大人新聘任的名譽長老李雲霄,特來向子睿長老請教傀儡術。」

    「名譽長老?!」

    子睿吃了一驚,再次打量了李雲霄幾眼,道:「我雖常年潛心鑽研,不問世事,但化神海聘名譽長老乃是大事,不可能毫無耳聞的,你的令牌呢?」

    李雲霄道:「剛剛聘任,還沒令牌。」

    子睿冷笑道:「這謊也說的太低級了吧?」

    李雲霄道:「我之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切磋傀儡術。」

    「切磋?哈哈,笑話,你有什麼資格跟老夫切磋!」

    子睿毫不掩飾,一臉的輕蔑。

    李雲霄取出一枚玉簡遞了過去,道:「長老先看這個。」

    子睿神識一掃,皺起眉來,將玉簡取過握在手中,感應其中內容。

    他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先是驚愕,隨即大驚,再然後開始沉思,雙眉皺成「川」字而渾然不覺。

    兩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李雲霄嘴角含笑的看著。

    這一站就是二個時辰之久,子睿才緩緩的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凝聲道:「這玉簡你是從哪裡來的?」

    李雲霄笑道:「海外隱世宗門,穆家之主穆庄給我的。」

    「穆家之主?!難怪,難怪了!」

    子睿一臉驚容,雙手握著那玉簡,如獲至寶,道:「其內所載的心得,以及對傀儡術的領悟,乃是無價之寶,你竟能毫不保留的給我觀看,可見你還是太年輕,不明白這東西的價值。」

    「哈哈。」

    李雲霄笑道:「並非我不明白其中價值,而是不拿出重寶來,子睿長老豈會搭理我?」

    「呵呵。」

    子睿尷尬的一笑,道:「說的也是,既然得了你這般好處,老夫自然也不會吝嗇,你有何不解的地方儘管問吧。」

    他胸有成竹的樣子,根本就不認為李雲霄能問出什麼有價值的問題來。

    李雲霄點了點頭,道:「怕是一時半會很難討論清楚,子睿長老不請我入內就坐嗎?」

    子睿皺眉道:「還一時半會說不清?老夫的時間有限,而且很寶貴的。」

    李雲霄暗罵不已,讓你得了這麼大的便宜,還給我裝腔作勢,他取出一個人形傀儡來,扔了過去,道:「大人先看看這個。」

    那傀儡十分粗壯,臉孔非常模糊,看似很粗糙,胸前刻著「丁」,胸后刻著「卯」,正是六丁六甲之一。

    子睿拿在手裡,先就被這粗糙的做工噁心到了,正想挖苦幾句,突然他眸子一縮,露出驚容,將那丁卯傀儡舉高至眼前,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嗞!陣傀!這是陣傀,而且是最高等級的心煉陣傀!」

    子睿猛然叫了起來,那樣子就好像見了鬼似的,「啪啪啪」連敲自己幾下腦袋,以證明不是做夢,證明自己沒看錯。

    「哦,原來這東西是陣傀,在下明白了。子睿長老的時間非常緊迫有限,在下就不打攪了,改日再來拜訪。」

    李雲霄伸手一抓,頓時一道影子閃動,子睿手中的丁卯傀儡就被他取了回來,轉身就要走。

    「別走!」

    子睿大急,腳下步伐踩出,直接瞬移到了門前,將李雲霄攔住,急切道:「那心煉陣傀再給我看看,這世上怎麼可能還有這般神物存在呢,不可能,不可能的,應該早已絕跡才對啊!」

    李雲霄揚起眉頭,皺了一下,道:「是否還存在,這與子睿長老無關吧?而且長老的時間太寶貴了,每耽誤絲毫,在下都會心中有愧的,先走了,不用送。」

    李雲霄懶得理他,身影一閃就繞過了子睿,往外走去。

    些術鍊師的心思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那六丁六甲能夠吸引到子睿,對方就一定會死纏爛打著自己的。

    「別走!」

    子睿大叫一聲,似乎什麼心肝寶貝離去了一般,痛苦不已,猛地衝上來一下將李雲霄抱住,托著就往院子里去,嘴裡不斷叫道:「不寶貴不寶貴,老夫的時間都是垃圾時間,何來寶貴之說?就算耽誤十年百年的也無所謂啦!」

    李雲霄滿頭黑線,想不到對方這般無節操,被一個老頭抱著的感覺十分糟糕,急忙將他震開,道:「好吧,那我就耽誤一二了。」

    子睿大喜,急忙喚來僕人,蒸酒煮茶。

    李雲霄道:「長老剛才說的心煉陣傀是怎麼回事?」

    子睿忙道:「再給我看看,我現在還不敢相信會有此物的存在。」

    李雲霄將丁卯遞了上去。

    子睿急忙起身,哆嗦著雙手接了過來,開始仔細觀察,那臉上陶醉的神情,就像是在欣賞美女一般。

    李雲霄並不催促,靜靜的飲酒喝茶。

    好一陣后,子睿才從那沉靜中緩過神來,將丁卯傀儡抱在胸前,道:「此物莫非也是出自穆家?」

    李雲霄笑道:「長老慧眼。」

    子睿嘆道:「當今世上,除了穆家外,怕再沒有人弄得出這東西,而且看年月也有許久了,即便在穆家也應該是不世之寶。還有之前那玉簡……」他眼睛一亮,道:「閣下莫非是將穆家寶庫給挖了?」

    李雲霄差點一口茶噴出來,咳嗽了幾聲,道:「長老的腦洞還能再大點嗎?我與穆家也算是有一段交情,那玉簡是他送我的,至於這傀儡,乃是無意中偶得,正因為其異常珍貴,所以沒敢讓穆家之人品鑒。」

    子睿忙道:「你做得對!若是此物給穆家之人看見了,絕對是有去無回,千萬不能將消息泄出,否則我怕他們會直接殺上化神海來搶!」

    李雲霄愣道:「有?么誇張嗎?」

    「有的,絕對有!」

    子睿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打出數道訣印,在周圍布下一層結界。

    似乎還不放心,吩咐下人道:「將所有機關陣數全部打開,不許任何人靠近小院,來者格殺勿論!」頓了頓,又吩咐道:「就算是術長來了,也格殺勿論!」

    李雲霄:「……」

    但那僕人卻非常忠心,肅然道:「是!」便轉身下去。

    那僕人離開后,子睿又布下了兩道結界,並且取出數面陣旗,將空間徹底封死住,這才鬆了口氣。

    李雲霄抹了下額頭的冷汗,幸虧他對術鍊師了解極多,像這種變態在化神海倒也不止眼前這一個,幾乎比比皆是。

    子睿這才將丁卯傀儡放置於桌上,雙眸如針的盯著看,生怕它飛了。

    「在千萬傀儡中,雲霄公子可知何為最強?」

    李雲霄沉思了一下,道:「傀儡亦是術道分支,若論最強,自然也應該是等階來分,比如說神傀?」

    巡天鬥牛便是神傀,李雲霄暗想:若是眼前這瘋子知道自己身上還有一個神傀,不知道會不會將自己撕了。

    子睿嗤笑道:「這便是術鍊師的傳統偏見了,而我等傀儡師卻是突破了以等級取勝的桎梏,開創了一個全新的領域,那便是心煉傀儡!」

    李雲霄道:「這心煉傀儡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六丁六甲乃是穆家三大傀儡術之一,必然十分不凡,但也沒想到被子睿看得如此重要。

    子睿道:「若是以玄器來論,這心煉傀儡最像是組合玄器。」

    李雲霄頓時明白了過來,水仙身上的海神套裝便是組合玄器,並非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而是一加一的威能,遠遠大於二。

    「那也不過是組合玄器罷了,似乎並不新鮮吧,何來開創全新領域?」

    子睿冷笑起來,道:「我只是怕你不明白,所以粗淺的比喻了一下罷了,組合玄器如何能和心煉傀儡相比?無論是傀儡還是玄器,都會有器靈存在,而傀儡的器靈總是能更高一層,靈性更強,但這心煉傀儡的器靈卻不簡單吶!」

    李雲霄皺眉道:「此物獃滯木訥,根本沒有器靈存在。」

    「那是因為你膚淺,不識重寶!」

    子睿一下喝斥起來,顯然對李雲霄這般評論丁卯傀儡很不高興。

    李雲霄皺著眉頭,再將那傀儡仔細觀察了一遍,十分確定的說道:「的確沒有器靈。」

    他身為九階術鍊師,術道的成就不在子睿之下,不服道:「本少雖不敢妄自尊大,但自問這點常識和辨識能力還是有的。」

    子睿冷笑道:「這就是心煉傀儡的不同之處了,任何一套心煉傀儡都是以莫大的神通或陣法為基,在此基礎上煉製而成,目的便是為了再現那神通和陣法之力。這丁卯傀應該就是心煉陣傀,他們的器靈便是陣法之魂,必須齊全后衍化陣法,才能顯化而出。而陣魂的神智,足以媲美常人。」

    李雲霄一驚,道:「大人小院前的兩個門神傀儡,可否就是基於神通武技煉製出來的心煉傀儡?」

    子睿罵道:「那兩個垃圾,如何能和心煉傀儡相比!我只是將一招簡單的合擊術化作陣法,刻在他們身上,所以能進行一些簡單的攻擊而已,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