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52章 諸法空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52章 諸法空相字體大小: A+
     

    兩人掌心的青色溜溜球逐漸融在一起,發出「噼啪」的雷光,更有青色漩渦浮現在周圍,好像一朵巨大的青色光花。

    人族武者在得到傳音后猛然後退,這些人主要都是地盟成員,上來廝殺后才體會到妖族的恐怖,早就想腳底抹油逃走,此刻更是得到赦令般,掉頭就跑。

    那些殺戮兵器則是反應慢了許多,這一耽誤,正好替地盟之人斷後,頃刻間又被滅殺數人,這才第一次正式從戰場上撤退下來。

    一眼望去,全是傷痕纍纍,斷臂的都有十餘人,每個殺戮兵器身上都有恐怖的致命傷口,卻全都面無表情,如同行屍走肉。

    那些金甲死士靈性要強一些,有些是深深皺眉,露出痛苦的站在那。

    鬼修羅則是都取出元晶吞食,一刻也沒有停下。

    從功能上看,鬼修羅顯然要比金甲死士更為強悍,而且自帶恢復能力,只是鬼修羅的難度和成本也要高上不少。

    眾人一退後,妖族士氣高漲,大吼著就追擊而來。

    艾大驚,再次強行提氣,吼道:「都退,快退!」

    不少人也發現了李雲霄和北圳南的異樣,頓時想起了之前那招,嚇得魂飛魄散,待得艾一叫喚,就拚命逃走。

    妖族大軍頓時亂了起來。

    在後面還有被圍困住的皇甫弼,那三名長老已經被撕成了碎片,就剩他在狂殺,想要開出一條路來,但那些妖族殺紅了眼,也顧不得生死了,不少撲上來就自爆丹田,讓他始終脫不了身。

    天照子的傳音他也聽見了,但實在被逼得無暇分身。

    李雲霄與北圳南自然不會管他,一招狂拽酷炫之千秋萬古旋轉溜溜球猛地拍了出去!

    「轟隆!」

    那球直接爆開,化成一界,往前方擴散。

    眾妖族頓時亂了,發狂的往四下逃竄,但哪裡躲得過雷之速度,頃刻間數千妖族盡數被罩入其內!

    大批的人開始中毒,雖然毒性不如之前的強,可現在負傷的人更多,毒性一入傷口,就順著血液流入全身,不少當場斃命。

    有些實力強橫者,急忙運轉元功,將毒性擋住。

    眾人這才發現,此招並非像之前那般逆天,幾乎是觸之便死,這招的威力弱了許多,算是袖珍版,不少強者都能抗住。

    北圳南皺起眉來,道:「只能到這個程度了。」

    他英俊的面容開始變得腐朽,身體內抽幹了毒液,肉身一下就枯萎,變回本來面目。

    天照子欣喜道:「已經很好了,這一招的殺傷抵得上一百名殺戮兵器。」

    大片的妖族被毒死,從空中墜落下去,還有些雖然中毒,卻也能抗住,這樣的妖族佔了多數,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少數存在,才能徹底抵抗,完全不被毒素侵染。

    艾看得眼淚流了下來,痛哭道:「難道是天要絕我妖族嗎?!」

    幾千年來,蝸居在星月幻境內,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蓋世妖皇,竟然和真靈無簽訂了宿主之約,又解開了五霞山封印,釋放出了恐怖的蒼妖一族,更有禍斗族的殤從數萬年前沉睡蘇醒,帶來聖器渾天儀,再加上他這位萬世不遇的術道天才,原本該是中興之世才對。

    可現在上萬的精銳死傷在這一戰中,整個妖族的高端戰力幾乎崩潰瓦解。

    這招狂拽酷炫之千秋萬古旋轉溜溜球下,毒死和毒傷了大半的妖族,有近兩千人隕落,剩下二千人里還大半中毒……

    陌對眼前的一切都熟視無睹,他們蒼妖一族本就靠吸食血液為生,在五霞山內從小到大,不知殺了多少同族人,其它妖族在他眼裡幾乎就是食物。

    他依然沉寂在不斷增強力量的快感中,但很快也臉色大變,雙眸中爆出驚怒之色來,一下將血禁式停下。

    原來那漫天血能珠在狂拽酷炫之千秋萬古溜溜球的作用下,也都染上了毒性,隨之吸入了體內。

    陌猛地抬起雙手,只見經脈內隱約細如髮絲的綠色毒素在遊走,頓時再不敢吸收血能珠,收起周身血光,暴怒的沖了出去,喝道:「死!」

    好不容易有這麼一個補充力量的戰場,可以彌補下血神珠的損失,卻又被毒性所染,令他憤怒異常,滿腔怒火都化在手中刀上,直接往距離最近的皇甫弼斬了過去!

    皇甫弼正在惱怒的擊殺四周妖族,也被雷界罩住,心驚之下急忙運轉擋住那毒,周圍不少妖族開始自顧不暇,也就沒工夫理會他了,頓時大喜,化作遁光就要飛走。

    卻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傾斜而來,衝天殺氣直接將他鎖定,刀芒未至,天空就已經被劈裂開了!

    「嗞!」

    皇甫弼大駭,猛然轉身,金色語者融入體內,雙魂合一,同時將盤古幡激發到極致,向刀芒上拍了過去!

    「砰!」

    一聲玄器斷裂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心頭一顫。

    盤古幡在那骨玉刀下被斬成兩截,刀氣不滅,更是穿透皇甫弼的身軀,入體而過!

    「啊!!」

    皇甫弼慘叫一聲,從額頭到胯·下,一條鮮紅的血線。

    金色語者凄厲的叫聲也傳了出來,緩緩從皇甫弼的頭頂飛出,在空中痛苦的狂叫數聲,猛然飛馳而下,直接咬住皇甫弼的頭顱,竟然要他的魂魄抽了出來。

    皇甫弼的魂魄在金色語者口中掙扎,與無數個被其吞噬的武者一樣,再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慢慢的被吃了進去。

    金色語者吞噬掉皇甫弼后,依然是非常痛苦,它似乎跟盤古幡之間有所聯繫,此刻幡毀,他失去了寄宿之地,也無法長存人間,怕是要逐漸消散了。

    「啊啊啊!!」

    那巨大的金色魂影飛旋了一圈,便往天空衝去,最終消失在眾人眼前。

    皇甫弼似乎死不名目,雙眼變得渾然無神,卻睜的老大,不能閉上。

    「哼,又一名超凡入聖強者的血,嘖嘖,真好呢,而且還是超凡入聖之巔,怕是差一步就要登峰造極了!」

    皇甫弼在這戰場上吸收了太多魂魄,一直隱忍著不吭聲,幾乎都要晉級了,現在卻是便宜了敵人。

    陌狂喜,手掌抓入皇甫弼的體內,直接抽取鮮血,瞬間將他吸成了人干。

    皇甫弼的死讓人族武者全都受到不小的視覺衝擊。

    天星子更是到了獃滯了一陣,恍如夢中,自己苦心積慮數十年想要擊殺的對手,就這樣被妖族一刀斬了,連魂魄也沒逃掉。

    被金色語者吃掉魂魄,也算是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了。

    眾人雖覺得震驚,但內心反而有種淡淡的幸災樂禍,都源於噬魂宗的名聲實在不怎麼好。

    顧青青擔憂道:「這下麻煩了,陌似乎也踩上了虛極神境的門檻。」

    李雲霄道:「妖族精銳盡毀,剩下的這兩千人,怕是數千年內都恢復不來了。就剩下兩名巔峰大妖,又有何用。而且一山不能容兩虎,他們必然會自相殘殺死一人,到時候我們只要對付一些殘兵和一名巔峰大妖即可。」

    天照子道:「你的意思是……現在走?」

    李雲霄點頭道:「正是。此刻離開是最明智的選擇,讓妖族回到自己的內部之爭,待他們元氣大傷后,我們再想辦法圍剿。」

    眾人一下沉思起來,顧青青也是說道:「小情郎此法甚妙,之前妖族大軍強壯,而且有三名領袖,彼此牽制,很難起衝突。現在就剩下兩人了,而且中流砥柱的力量盡毀,兩人爭奪妖皇之位是必然的事。即便沒有我們插手,怕是妖族幾千年內也興盛不起來了。」

    天照子道:「的確有理!既然如此,那便離開!」

    他們倒也利索,特別是那些被打殘了的武者,一聽說要走,立即都提起精神來,像是完全恢復了一般。

    「所有族人,立即從戰場撤退,不得再戰!」

    天照子?接傳音下去。

    立即引起一陣嘩然,但更多的是驚喜,所有武者頓時像逃命似的,開始往遠處奔去。

    公羊正奇也是明白此刻的局勢,喝道:「走吧!」

    這一戰下來,雖然底牌完全暴露,但妖族基本被打廢了,而且韋無涯也暴露出了實力,聖域內那些跟自己不對頭的力量也基本死光,雖算不上特別圓滿,但也多少達到了目的,心情尚好。」

    五人正要退去,寧可月目光一凝,道:「想走?臨陣脫逃就不怕被世人恥笑嗎?」一股力量在她身上迴繞,似乎要動手了。

    五人當即一驚,不敢小覷,都是警惕起來。

    公羊正奇冷笑道:「是否被人恥笑與閣下無關吧?還真是替我們操碎了心,謝謝你了。」

    寧可月淡然道:「不客氣,既然****心,那我就好事做到底,給你們一個不被世人恥笑的機會。」

    隨著她身上的力量湧現,一輪血月浮現在身後,佔據半壁天空,異常鮮艷。

    那血月上一絲的經脈隱現,上面還有各種古怪符文,以及陣法,就像是巧奪天空的藝術品。

    但它卻是活生生的生靈,出現之後便緩緩睜開眼來,照看塵寰。

    第1章

    隨著歸墟之眼睜開,整個天空都在那眼眸的凝視下變得清凈,彷彿洗滌一切。

    所有人心頭一震,一種異樣的感覺浮現,似乎被那眸光掃過後,就歷經了千萬年之久,人世間滄桑變化。

    「這是……!」

    就在眾人大駭之際,發現時空被扭轉,竟被改天換地,俱都置身在一處陌生地方。

    原本皆是凌空而立的,現在全部腳踩大地,下面是厚厚的岩層,給人一種堅固厚實之感,那岩層的結構極為古老。

    「這種靈氣……」

    不少人吃驚起來,只覺得靈氣撲面,比現在天武大陸上的靈山寶地還要充沛。

    天照子蹲下身來摸著那岩層,臉色變得怪異,驚道:「太古罡岩!」

    其中不少人都精通術道,還有幾位化神海術苑的強者,也都是露出驚色。

    李雲霄雙手緊握,兩鬢上竟有汗水滴下,道:「這不過是歸墟的瞳術而已,製造了太古之時的景象,諸位不用當真。」

    「幻術嗎?」

    天照子仰望天空,俯瞰大地,用手在地面上輕輕觸摸,呢喃自語道:「可這種真實感……真的是幻覺嗎……」

    顧青青也有些迷惑了,道:「如此真實的幻覺,那我們原本所處的時空,又有誰能知道不是幻覺呢?」

    李雲霄也是心中微動,他正是感受到此地的極度真實,與他平時施展出來的幻術截然不同,問得顧青青之言,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霧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正是法華蓮台,如是我聞上的經訣。

    他單手掐訣,雙眸中浮現出金光來,要將這一切看穿,但雙目猛然受到力量壓制,傳來劇痛,瞬間流下血淚!

    「怎麼了?!」

    車尤等人都是大驚,一下圍了上來。

    「我沒事。」

    李雲霄伸手攔住眾人,閉著雙目,那血淚才漸漸停下,「歸墟的瞳術之力太強,幾乎以假亂真,化虛為實,唯有真實之眼,窺盡諸法實相才能看穿。」

    「哦?」

    寧可月望了過來,道:「你說的可是四海共主的波家,世代相傳的真實之眼?竟能窺盡諸法實相,若傳言為真,實在令我吃驚。」

    天思眼裡閃爍精芒,道:「看來有必要去一趟四海了。」

    李雲霄心中暗驚,若是波隆全盛之時,或許還能和歸墟一戰,但他此刻的狀態極差,若是這兩人去了海皇殿,怕是又一幡血雨腥風,而自己就成罪人了。

    「這天下不是任由你胡來的地方!」

    李雲?咬牙怒道:「諸位,要離開這幻境只能將歸墟殺了,否則別無他法!」

    「什麼?!」

    大家都是一驚,一顆心不斷往下沉。

    好不容易得到了撤離的指令,本以為結束了,卻想不到又陷入另一場危機。

    寧可月道:「你錯了,除了殺我外還有一個辦法可以解開幻術。」

    李雲霄皺起眉來,滿臉疑惑。

    寧可月輕笑道:「那便是我想解開幻術。」

    李雲霄道:「那你如何才會想解開幻術呢?」

    寧可月的笑變得冰冷,道:「應妖皇大人之約,將除你之外的人族盡數殺死。」

    所有人族都是大怒,公羊正奇寒聲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死吧!」

    知道戰事再不能免,公羊正奇手中戰槍一掃,就直刺寧可月眉心!

    「錚!」

    一道劃破天空的急促聲音響起,那戰槍直接從寧可月的額頭刺了過去,鮮血淋漓,滿臉皆是。

    公羊正奇臉色一變,這種真實無比的場景讓他內心湧起燥感,怒吼一聲,槍式橫掃,寧可月的身軀頓時爆開,炸的粉身碎骨。

    隨後寧可月再次出現時,已站在歸墟之眼上,清冷如月中仙子,帶著輕蔑的神色,冷冷看著大地與眾生。

    荒與傲長空也發現了改天換地,但兩人追逐廝殺,早已破空萬里,時而出現,時而消失,根本沒閑暇顧及這些。

    公羊正奇戰槍一舉,喝道:「殺了她!我們五人聯手,這片天空下根本不可能有敵手!」

    「嘖嘖,做人這麼自信真的好嗎?」

    天思的譏笑聲響起,直接浮現在公羊正奇面前,戰戈銳光化作日華斬下,令人瞬間眼盲。

    「哼!」

    公羊正奇悶哼一聲,道:「我殺這個豎子,那女人交給你們四人!」槍聲一抖,傳來兇猛的咆哮聲,刺破那日華,欺身而上,一片槍芒將天思盡數罩入其內。

    天思嘴角揚起冷笑,持戈而退,兩人很快打成一片。

    曲紅顏四人則是飛身而起,往那血月而去,將寧可月圍在中間。

    寧可月目光從四人身上掃過,輕笑道:「殺我?幾位覺得可能嗎?」

    曲紅顏正待說什麼,厲華池卻是輕聲喝道:「殺!」

    乾淨利落,撥動琴弦,一曲殺音震蕩,化作無數斬擊而去。

    雪晨兮亦是劍音飛揚,兩人合奏下,珠聯璧合,音律一下提高數倍,整個天空被撕裂無數口子,呈波紋狀蔓延。

    那攻擊頃刻間就將寧可月撕成粉碎,化作無數光幕。

    絕天寒沉聲道:「該死,這妞的幻術極強!」突然一股異常恐怖的感覺在他心底浮現,只覺得自己頃刻間就要踏入鬼門關了!

    就在生死攸關之際,一道紫光落下,在他身後發出玄器震蕩之音。

    曲紅顏一劍刺來,將寧可月的金劍擊開。

    絕天寒從鬼門關撿回一條,驚駭之下,頭也不回,猛地抓起戰刀就往身後斬去,吼道:「想殺我,去死吧!」

    「嚯嚯!」

    天空被斬開,卻不見了寧可月的身影,不僅如此,就連曲紅顏、厲華池、雪晨兮,甚至公羊正奇,遠處的所有人都統統不見了。

    絕天寒大駭,頓時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不敢亂動,持刀而立,將神識散開,警惕起來。

    突然天空像是帷幕般被分開,曲紅顏那絕世容顏呈現出來,手持紫宵劍,英姿颯爽,凌空而立,道:「每個人都中幻術了,快隨我走!」

    絕天寒大喜,贊道:「不愧是神霄宮宮主,絕某在海外亦有所聞,果然名不虛傳!」

    曲紅顏道:「謬讚了,現在不是客套的時候,如何殺敵才是正事。」

    絕天寒抱拳道:「正是。」他一下來到曲紅顏身側,突然手掌一翻,戰刀就斬了下去!

    「砰!」

    曲紅顏吃了一驚,急忙閃身舉劍迎擊,震出一道器蘊盪開,差點就斬在她身上,惱怒道:「你瘋啦?!」

    絕天寒咧嘴冷笑道:「我是瘋了,但我的齒寒刀可沒瘋!它可識得你的氣息呢,歸墟!」

    曲紅顏面色淡然,化出寧可月真身,訝異道:「有趣,竟有這般兵刃。」她看著那如一排鋸齒似的戰刀,露出贊色。

    「哼,有趣的事多著呢!」

    絕天寒冷笑道:「就看你有沒有命玩了!」

    曲紅顏的身影一下出現在寧可月身後,悄無聲息的一劍刺了過去。

    絕天寒之言正是要讓她分散注意,但似乎還是有所察覺,身影一閃就恍惚不定,消失在刀前,讓曲紅顏刺了一空。

    「錚!」

    天空之上傳來琴音,時緩時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隨著那弦音響起,天空開始波盪,就像是樂譜,彎彎曲曲,一道道劍音其上,好像曲之音符,飄飄揚揚,在長空迴旋環繞。

    梵海清音曲。

    隨著那音波飄蕩迴旋,中央的天空閃爍幾下,寧可月竟無法遁形,化身而出。

    但她臉上並未驚慌,甚至沒有一絲神色,只是持劍而立,竟是站在那靜靜的聽著,彷彿陶醉其中。

    她雙眼微閉,迎著清風,青黛雲絲,兩腮竟微微紅起,彷彿撩起無限心思。

    隨後是心中一聲長嘆,金劍橫在身前,仔細凝望過去,其上符光閃動,「歲月如歌」四字透著滄桑寫意。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

    那彈曲之人似乎感受到了她心境的變化,節奏越來越快,劍音急舞,像是旋轉繞在寧可月周身,劍勢在不斷往上攀。

    曲紅顏也似乎被觸動心弦,眼裡有些恍惚的樣子,當年降雪峰上那一幕忽然就在腦海浮現,揮之不去。

    突然厲華池的聲音傳來,如暮鼓城鍾,喝道:「紅顏宮主,休要分心!」

    曲紅顏這才心中一顫,將所有遐思盡數驅散,雙瞳微縮,射出寒意點點。

    紫宵劍舉在身前,其上七十二道地星之力閃爍呼應。

    「錚!」

    梵海清音曲突然音調一改,嘈雜的刺破人心,令人渾身毛孔發麻,難受的想要撕裂自己!

    「啊!」

    寧可月在那聲音下慘叫一聲,臉孔變得極為可怖,七孔中滲出鮮血。

    此刻一道人影在上空閃爍,正是雪晨兮,她的身體就像是一件樂器,與手中音劍互相爭鳴,化成一道巨大劍罡,從那無數音符曲調中飛出,急斬而下!

    曲紅顏與絕天寒也未瞬間出手。

    天星照應,地煞沖凝,紫宵劍上寒氣震蕩,一夜玄霜落紫霄,莫問蒼生問鬼神,一劍蒼生莫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