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37章 封印之戰(3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37章 封印之戰(34)字體大小: A+
     

    天照子被提點之下,也是臉色驟變,那狂喜的熱情一下被剿滅,眼裡射出寒光。

    韋青擦了下滿臉的血,道:「爹,你終是忍不住出來了。」

    韋無涯冷哼了一聲,道:「我再不出來,怕是你也同那黑宇護一般,要隕落此地了。」

    聖域之人都是心中微驚,似乎聽出了什麼不對。

    韋青一陣臉孔發白,似乎也有些后怕,咬牙道:「公羊正奇那廝還真能忍啊,躲到現在也不吭聲。」

    韋無涯哼哼道:「吭聲?也許這就是人家樂的所見的呢。這方圓十里內都被十萬真土印封住,他之意圖,可見一斑吶。」

    「什麼?十萬真土印!」

    所有人皆是駭然,司庭語等人更是渾身冰冷,似乎想到了什麼,滿臉難以置信之色。

    韋青道:「爹,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韋無涯哼道:「怎麼辦?自然是先制止這場廝殺,免得稱了他心意。」

    他隨手打出一道訣印,化出無數符文在漫天飛舞,隨後一化二,二化三,竟出現一道道人影,通體金色,如穿鎧甲。

    李雲霄心中一驚,那些金甲人正是鬼修羅,但比之前紅月城見過的更有殺氣和戾氣,似乎在之前鬼修羅的基礎上又有了不少進步。

    特別是在肉身強度上,他妙法靈目一掃,就能感知到那種如銅牆鐵壁般的強悍力量撲面而來。

    鬼修羅數量並不多,只有四十九人。

    別人也許不知,但李雲霄和玄樺等歷經了紅月城一戰的武者則是心驚膽戰,又驚又喜,這些可都是九階巔峰的存在啊!

    而且比之九階巔峰更甚,因為他們全都不畏死,是徹頭徹尾的殺戮機器!

    李雲霄心中駭然,韋青父子從哪弄來如此多的試驗品。

    韋無涯看著下方混亂的場面,淡然道:「都住手,否則本座就不客氣的開殺了。」

    荒等人雖一直密切關注他的動作,但對他的話根本沒有理會,?而繼續加強了攻擊。

    妖族之人太多,兩艘戰艦廢后,所有人都聚集在另外三艘上,但也只能容納千餘人其內,更多的妖族則是凌空而立,猙獰的看著,有人掛了就立即補上去。

    人族武者像是麥子一樣被收割,大片倒下。

    司庭語負傷太重,不斷的吐血,視線越來越模糊,背後被利爪撕去大片骨肉,血如泉涌。

    韋無涯道:「既然如此,那殺吧。」

    他一揮手,天空上金光片片閃動,眨眼間,四十九名鬼修羅便消失不見,盡數出現在三艘戰艦上,向那些妖族人殺去。

    「嗤!」

    每個鬼修羅手中兵器不一,一出手便是生平絕學,每招施展下便有大片妖族斃命,直接化作殘肢碎肉,手法異常狠厲。

    李雲霄與玄樺對望一眼,都是驚駭異常,這些鬼修羅的確比紅月城上的變化了,變得更為兇狠彪悍,即便是同階實力的存在,也幾乎是幾招取命。

    而且不少兵器斬在他們身上,也只划傷肌膚,傷口內一片金光灼灼,似乎難以斬入。

    「什麼?!」

    妖族幾大領袖頓時發現了不對,那四十九名鬼修羅如同絞肉機般,所過之處全是殘肢碎肉,幾乎無人能敵!

    不僅是他們嚇了一跳,就連人族這邊也是張大嘴巴,驚得目瞪口呆。

    鬼修羅雖是第二次亮相,卻是第一次大規模的亮相在所有人面前,皆是看得心驚膽寒,這完全就是殺戮機器啊!

    殤等人看得手腳發冷,急忙喝道:「退!」

    數千妖族精銳立即做鳥獸散開,以三艘戰艦為中心,散出千丈之遠。

    慘烈的廝殺再次寂靜下來,天空內到處都彌散著強烈的血腥,與那鬼修羅身上的金光形成強烈對照,都給人視覺與味覺刺激,不少重傷的武者開始劇烈嘔吐。

    其實人族也沒剩多少人了,幾乎死傷殆盡。

    司庭語也站立不穩,踉蹌了幾步后,膝蓋一下跪在戰艦上,雙手撐地,不斷地吐著血。

    她身上的傷觸目驚心,就連脖子上都被斬了一刀,深入寸許,看一眼就覺得毛骨悚然,怕是撐不住了。

    韋青一下飛落她身側,驚道:「司庭語大人,我來給你治傷。」

    司庭語搖了下頭,每動一下都大量的血流出,怕是活不多久了,她艱難的抬起頭來,顫聲道:「無涯大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請您告訴我……」

    韋無涯看了她一眼,眼裡並未有觸動,依然是平淡如水,道:「司庭語,你不要說話,堅持住,靜靜的看著便好了。」

    天照子也是臉色發白,滿臉怒色,指著鬼修羅寒聲道:「韋無涯,這些是什麼東西?」

    韋無涯道:「救你命的東西。」

    天照子:「……」

    玄樺道:「數十年前,丘穆傑抓取大量的武者做**研究,被視為邪惡,遭所有術鍊師驅逐和追殺,想不到聖域之首的韋無涯大人,竟也做出這等事來。」

    韋無涯嗤笑道:「若是沒有我這些鬼修羅,諸位現在怕已經死了吧?哪還有命跟我講道理?」

    天照子怒道:「老夫希望救命的乃是堂堂正正的力量,而不是這些歪門邪術。你兒子之前帶來的那些怪物,比這些更加不堪!」

    韋無涯眉頭一皺,臉色陰沉了下來,道:「既然如此,那本座現在就走了,你們繼續跟妖族玩吧。」

    他一招手,那些鬼修羅頓時飛天而起,整齊的站在他身後,顯然是要離去。

    蒼梧穹大急,忙道:「大人切莫生氣!」

    若是韋無涯一走,此地除了厲華池和曲紅顏這等實力尚在的巔峰強者外,怕是誰也別想活了。

    韋無涯也並未想真走,只是做做樣子,這才順著台階下,道:「本座若是真要走,也就不會現身出來了。我身為神都三老之一,自?要對本族之人負責,對這片天下負責,可不能讓某些小人得逞。」

    韋青凝視著長空,冷冷喝道:「公羊正奇,該出來了吧!」

    漫天突然出現符籙飛舞,一道道金光閃爍而出,隨即又湮滅長空,照耀的如煙花般美麗。

    「真土符印……」

    李雲霄看著那天空上,一種不好的感覺浮現。

    聖域之人都是臉色蒼白,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即便數千妖族大軍,也變得安靜起來,靜靜的看著。

    只是殤等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這一戰似乎不會有結果了。

    陌突然說道:「即便不能全殲人族,也並非沒有收穫,至少今日一戰下,死傷的人族無數,至少重創了他們,怕是數百年都難以恢復了。至於兩族的氣運之爭,來日方長。」

    「來日方長嗎……」

    殤陰冷的盯著那一直讓他憂心忡忡的李雲霄,也許同為聖器之主,更能感知命運的安排。

    陌道:「你沒發現他們內部也非鐵桶一塊嗎?也許不用我們再動手就自行崩潰了也說不定。」

    那漫天的真土符印不斷幻滅,隨即出現大量的戰車和武者,彷彿天兵天將,威風凜凜的從虛空中駛來。

    聖域之人一個個看得目瞪口呆,那些戰車上的印記,以及這些武者身上的鎧甲,正是聖域無疑。

    只是他們從未見過這些人,即便是蒼梧穹和司庭語,也露出茫然,隨即便是恍然的樣子,似乎終於信了韋青的話。

    「韋無涯大人,想不到您也從神都出來了。」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一身灰袍的影子出現在眾人眼前,面色枯瘦,眼中古井無波,眸光閃動下,竟仿如滄桑變幻。

    天照子驚道:「公羊正奇,竟真的是你!」

    所有人都心中一陣冰冷,聖域執政者,各司司長都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南風璇忍不住噴出數口血來,悲痛道:「正奇大人,這一切真的是你布下的局嗎?」

    公羊正奇看了她一眼,嘆道:「南風璇,你在想什麼呢?兩族之爭,也是天道使然,我哪有這般偉力。」

    南風璇右手掩著嘴,忍不住淚如雨下,道:「可那十萬真土印符,若是你將空間封住,我們早已破空而去,黑宇護大人也就不會死了。」

    公羊正奇道:「生死有命,黑宇護的死我也很難過,諸位節哀吧。」

    「噗!」

    司庭語一大口血噴出,怒吼道:「公羊正奇,節哀你妹啊!!」

    她的聲音凄厲無比,劃過長空,猛地提起一口真氣來就沖了上來,竟抓出那六角的流星鏢,斬向公羊正奇!

    無比的憤怒化作力量,那是一種被深深戲耍和被同伴出賣的憤怒。

    「砰!」

    公羊正奇皺起眉頭,伸出來,一道防禦在身前延伸,將司庭語擋了下來,「司庭語,你冷靜一些。」

    「冷靜你妹啊!都死了這麼多人,黑宇護也死了,你如何面對同伴,如何面對天下人!」

    司庭語哭的厲害,兩行血從眼中流下,哽咽道:「枉費我們對你這般信任!」

    公羊正奇長嘆一聲,道:「強者的路上,容不得半點天真啊。」

    「嘭!」

    他大手往前壓下,那道防禦瞬間一震,司庭語噴出一口鮮血,身上的傷勢盡數爆開。

    那六角流星鏢脫手飛出,像是無言的武者,孤獨的飛向天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