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27章 封印之戰(2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27章 封印之戰(24)字體大小: A+
     

    祠怒道:「這又與你何干?休想在兩陣之?亂我軍心!」

    李雲霄笑道:「我幹什麼又與你何干?三位妖皇大人都還沒吭聲呢,你唧唧歪歪的亂叫個啥?」

    妖族之人都是臉孔綠了下來,三位妖皇……

    這種稱呼太犯忌了,別說三人是何等心思,即便是三人的屬下都覺得十分鬱悶和不服。

    誰都感到了一絲不安的因素在妖族內蔓延。

    司庭語等人皆是心中大喜,想不到李雲霄三言兩語就讓對方產生了間隙,瓦解了那種排山倒海般的氣勢。

    殤突然笑了,道:「呵呵,三位妖皇……,李雲霄你可真能挑事啊。本座的預感一點沒錯,你終究會成為我妖族的心頭大患,我有個提議,不知陌大人可願聽?」

    陌道:「哦?不知殤先生有何提議?」

    殤道:「諸位對李雲霄的了解也許不多,但本座在輕歌林地重生以來,一直都與他糾纏不休,親眼見證了他從一名武王級別的嘍啰成長到現在的程度,並且坐擁聖器和諸多絕世神通,本座對他的忌憚非常深。」

    李雲霄笑著拱手道:「殤先生過獎了,本少也是親眼看見你從嘍啰成長到現在,希望能親眼見你登記妖皇,那也就圓滿了。」

    陌淡淡的看了李雲霄,見他每句話都不忘帶著挑撥。

    殤輕輕一笑,道:「誰為妖皇本座也不下定論,我倒是想和陌先生來個約定。」

    「賭約?」

    陌眉頭一挑,道:「何賭約?」

    殤眼裡閃過厲色,一字字道:「殺李雲霄者為皇!」

    此言一出,立即引得震動,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望向李雲霄。

    即便是聖域之人,也皆是皺起眉來,雖然他們也知道李雲霄難纏,但卻不想在殤的心中有如此高的地位,竟以他的生死決定萬妖之皇的位置。

    李雲霄也是大驚,道:「殤先生,有你這麼玩的嗎?小心我為了報復你,直接讓陌先生砍死,看你怎麼辦!」

    殤呵呵笑道:「若你願以命傷我,那殤也喜得樂見。」

    陌眉頭皺緊,沉思了一陣,冷冷道:「李雲霄的命何曾這般值錢,他配嗎?」

    殤道:「無論是否配,只要你能殺的了他,本座便心甘情願奉你為皇。否則你想登基妖皇之位,少了我的支持,還不夠呢!」

    陌盯著李雲霄看了一陣,道:「殺他雖不易,但也沒那麼難,若是被你搶先了,我豈非要俯首聽命於你?」

    殤笑道:「既然是賭約,自然有輸有贏,你想穩贏,世上有這麼好的事嗎?如此妖族大部分強者都匯聚於此,你我一言九鼎,天下為證!若是連賭的魄力都沒,又談何為皇?」

    陌內心也十分糾結,但妖族一向崇尚力量,殤當著眾人面提了出來,若是自己不應的話,威望多半就要受損。

    殤道:「若是你我爭奪,傷及之大難以計數,這是所有族人都不願見到之事。以李雲霄的命來賭這個皇位,最恰當不過了!」

    陌內心一橫,咬牙道:「好,我便與你賭了!」

    他已經想好了,即便輸了,也就暫時俯首稱臣,待他得到梵妖聖功后,再對付殤也不遲。

    「若是李雲霄死在我手中呢?」

    一道渾濁的聲音響起,正是妖皇荒,目光冷厲的盯著兩人。

    「你?」

    殤淡淡一笑,道:「荒先生,你已歸附於我,又何必再多想呢?你的宿主之獸尚在我掌控,即便擊殺李雲霄,難道我能還給你不成?」

    「你……!」

    荒大怒,怨氣不斷激增,但還是壓制住情緒,咬牙道:「好,你且不要後悔!」

    殤道:「我相信荒先生是聰明人,若是宿主一死,即便你還能活命,怕是超凡入聖的修為都未必能保住。」

    荒冷冷道:「我自有思量,不勞殤你操心了。」

    荒的一群手下都是義憤填膺,楸皆被他壓了下來,只是淡淡說道:「本皇自有主張。」

    此刻一人說道:「不論如何,哲始終和吾皇陛下在一起。」

    哲之前就清醒了過來,一直沒有怎麼出手,現在傷勢恢復了不少。

    荒嘆道:「此時此刻才知,你們才是本皇真正的心腹。」

    陌冷冷的看著他們,道:「時代有興替,因循守舊只能是死路一條。」

    哲淡然道:「你自以為自己就是時代之新,但時代真的會選擇你嗎?你又從何而來的自信?」

    陌道:「有實力便有自信,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便能掌握這個時代的跳動,一個連命運都被人握在手裡的過氣妖皇,還有何用?哈哈哈!」

    他長笑數聲,便見到血光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竟是沖向李雲霄。

    同時一聲厲喝傳出,道:「殺!將所有異族全部斬殺!」

    「殺!」

    「殺!」

    一下殺聲震天,數千妖族再次高亢起來,聲震九天,人族武者驚得緊張不已。

    畢竟多數還是陌的屬下,一聲令下,一呼百應,都隨著陌的出手而衝殺上去。

    李雲霄首當其衝,便感受到莫大威壓凌空而來。

    陌搶先出手,似乎想以快制勝,利用強大的修為優勢擊殺李雲霄。

    「你妹的,想殺老子登基,本少負責任的告訴你們,妖皇的位置要永遠空缺了!」

    李雲霄大怒,想不到自己出頭,變成了惹火燒身了。

    鬱悶之下,憤怒出手,萬千劍氣匯聚而來,凝成劍界,防禦在身前。

    北圳南和車尤也是瞬間出劍,他們可不能讓李雲霄掛了。

    「嘭!」

    骨玉刀斬出強大的罡氣,一下壓在三人的四柄劍上,彷彿巨龍蟄伏,震出無數劍光。

    車尤的力量瞬間就被骨玉刀壓制,內心說不出的憋屈。

    三人都是肉身強悍至極的存在,但在那刀光下,還是被壓的後退。

    玄樺喝道:「別慌,我來助你!」

    刀芒一閃,他便出現在上空,雙手握住碎星刀,猛地斬向陌的頭頂。

    「哪來的雜魚!」

    陌左手一抓,金鱗刀砍了過去,「嘭」的一聲便將玄樺的刀芒攔住。

    玄樺本就有傷在身,受到金鱗刀的反震,身上多處傷口爆出血來,雙手都有些發抖,「媽·的,怎麼會這麼強?!」

    四人聯手之下,才擋住陌的一擊。

    人族武者皆是大驚,但很快妖族大軍沖了上來,也來不及細想,再次陷入混戰之中。

    祠一下出現在殤的身後,擔憂道:「殤大人,那賭約……」

    殤微微一笑,道:「無妨。即便我真的輸了,只要能殺掉李雲霄,倒也樂得其所。所謂的妖皇之位真的那麼重要嗎?況且,即便你為大祭祀,又憑什麼認為自己一定是站在時代的抉擇這邊嗎?五霞山封印破開,陌應運而出,又何嘗不是時代的抉擇?」

    祠和黎都是聽得一愣。

    殤掌控妖族聖器渾天儀,兩人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他的天運,必然是引導妖族走向繁榮的關鍵人物。

    但聽殤如此一言,同時陷入了沉思。

    殤看著兩人,微微一笑,道:「所以,李雲霄便是一塊最好的試金石。到底時代選擇誰,就從這個賭約上分出結果吧。」

    祠道:「我堅信殤大人一定會勝出的。」

    殤自信的一笑,但還是說道:「誰知道呢。你們也戰鬥去吧,妖皇之爭是我和陌的賭約,重創人族,爭奪將來數百年氣運乃是妖族大事,耽誤不得。」

    「是!」

    兩人立即和那些八部眾強者一起沖入陣內。

    殤並不焦急,而是直接負手而立,看著陌和李雲霄幾人爭鬥。

    以他對李雲霄的了解,自然知道李雲霄不是軟柿子,若這般容易就死的話,早在輕歌林地就被他殺了。

    遠處的荒也讓部下參戰,沖入了戰場,他同樣是站立觀望。

    殤望著他,道:「你好好休息,待會隨我一起擊殺李雲霄。」

    荒眉頭皺了下,極度不滿,但更多的是疑惑,哼道:「一名九星巔峰修為的人族,需要陌,你,我,三人聯手嗎?」

    殤道:「安心休養吧,待會你就知道了。」

    荒一臉的陰沉,臉上如罩寒霜,久居妖皇之位的他何曾被人這般無視過,嘴角揚起一絲猙獰的笑,眼中閃過滿滿的殺機。

    殤自然明白他不服,但現在並不是讓他服氣的時候,這件事得留待以後再做,先掌控局勢才是至關重要。

    戰場內,隨著妖族的沖入,再次血光滔天,慘叫聲起此彼伏。

    司庭語和蒼梧穹也托著重傷之軀加入戰鬥,少了殤和荒的參戰,減輕了極多的負擔。

    顧青青也不便束手旁觀,但實力被封印太多,只能遊走在戰場內,尋找一些實力稍弱的妖族出手。

    她也不免有些鬱悶,當年可謂是天下無敵,直接約戰萬妖之皇,現在歲月無情,時過境遷,只能打一些小嘍啰妖怪了。

    陌和李雲霄四人之間的比拼越來越兇險,強大的氣勁不斷在四周衝擊開,方圓數百丈內都空無一人,全都避開了這一大戰場。

    李雲霄咬牙道:「你這麼賣力打頭陣,真的聰明嗎?」

    陌冷冷道:「休想用花言巧語過關,本座今日殺定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