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21章 封印之戰(1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21章 封印之戰(18)字體大小: A+
     

    顧青青臉上一紅,又變回了之前那玩世不恭的模樣,嗔怒道:「就給人家看一下不行呀?」她小心的伸出一根手指來,在眼前換來換去。∮

    「不行。」

    李雲霄當即回絕了,道:「除非你從雲裳體內離去,此事還有得商量。」

    顧青青臉上一下露出難色來。

    陌冷笑道:「聖器自有宿主,強求不得,就算他真給你,你也沒那命拿。別耽誤時間了,隨我走吧。」

    當發現李雲霄拿出的是聖器后,他便冷靜了下來。

    且不說聖器本身的威力有多大,他心中沒底,就是眼前這三人也不是輕易可以拿下的。

    而他的最終目的只在梵妖聖功,根本不想再進行這種無意義的戰鬥,況且外面還有諸多變數。

    若最終真的拼成兩敗俱傷,丟失了梵妖聖功的線索的話,那找誰哭去。

    顧青青哼道:「小蒼蒼,你才多大?敢來指教本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貽笑大方!本姑娘研究聖器的時候,你爺爺還沒出生呢!」

    陌被她頂撞的殺氣再起,怒哼了一聲才壓制下去,喝道:「少耽誤時間,跟我走!」

    李雲霄提起劍來,指著他冷笑道:「要帶走顧青青,便再戰到底。」

    他也看出陌不想再打的心思,他又何嘗想打,巴不得能和解開。

    陌冷笑一聲,道:「她被我骨鱗雙刃上的法則銀紋束縛住,普天之下無解,若是不跟我走的話,全身實力將會越來越弱,最終根基崩毀,武道不存。」

    李雲霄心中一震,有些驚異不定,畢竟那銀紋和法則之鏈的符文十分相似,他也拿捏不準威力。

    顧青青卻是咯咯笑道:「好你個小蒼蒼,好壞呀,這樣對人家。」她對李雲霄道:「放心吧,這個老妖傷害不了我,我便隨他走一趟。」

    李雲霄冷冷道:「能否傷害你,我可不管,將雲裳的身軀留下,本少豈管你死活!」

    顧青青眨巴著眼睛,笑道:「就算我將身軀留下,這身體上已經中了那法則銀紋,除了陌的骨鱗雙刃外,天下無解,你又能有什麼法子呢?」

    李雲霄臉色沉了下來,一陣頭暈。洛雲裳的身軀還未奪回,現在又被這詭異的銀色符文束縛,當真是雪上加霜。

    顧青青嘻嘻笑道:「看得出來你對我弟子是有良心的。這樣吧,本姑娘回來后好好跟你談談,只要你答應替我做一件事,這具身體我可以考慮還給你。」

    李雲霄眼中一亮,忙道:「什麼事?」他內心非常懷疑,天下間哪有這般好事,而且洛雲裳的身體已經吞食了血神珠,顧青青豈會捨得。

    顧青青道:「至幹什麼事我暫時還沒想好,想好之後會告訴你的。你有界神碑在手,我一定會回來找你,所以不用擔心我會跑了。」

    李雲霄臉色沉了下來,但現在進退兩難,且不說能否留下顧青青,就算強行留了下來,洛雲裳身體上的銀色符文又該如何去除。

    「你找我是為了界神碑,你對此碑很了解?」

    李雲霄試探起來,希望能有器靈的線索。

    顧青青道:「此碑關係著天武界的氣運,可見你也是有天命在身的人,其中更多的詳情我也不甚清楚,即便知道也無法透露給你。」

    李雲霄暗罵了一句,這番話說了等於白說,乾脆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此碑雖在我手中,卻缺少了器靈,你可知道有何辦法能夠尋回?」

    「器靈?」

    顧青青一驚,顯然是不知道,沉吟了一陣后,道:「這東西也有器靈嗎?我雖不知曉,但卻有人應該知道,我可以替你去問問他。」

    「是誰?」李雲霄驚問道。

    顧青青嘿嘿一笑,道:「說了你也不認得,即便是我的面子他也未必會賣。」

    李雲霄驚道:「聽你所言,似乎與你是舊識?那他的年齡……」

    顧青青笑道:「哈哈,你別問了。器靈之事我會替你打聽,那人若是知道界神碑出世的話,不知會是何等表情,本姑娘很期待呢,哈哈。」

    李雲霄狐疑不定,不知如何接話。

    陌冷笑道:「先別笑的太早,若是找不到梵妖聖功,到時候就有得你哭了。」

    李雲霄心中有些擔心起來,畢竟真的梵妖聖功就在他身上,諮詢似的看了顧青青一眼。

    顧青青微笑著輕輕搖頭,示意自己不會有危險。

    李雲霄道:「好,既然你執意要去,我也不阻攔,並且相信你會回來。但是對於陌大人,我有一個條件,便是要撤去外面的妖族大軍。」

    陌臉色一變,冷冷道:「憑什麼?你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可以讓我撤軍。」

    李雲霄道:「不憑什麼,以大人的實力怎會屈居殤之下,之前幻化分身出去,怕也是為了迷惑殤吧。有此心計,定然是有所圖謀,那三千大妖軍團若是再戰下去,死傷過多了,對大人也不利吧。」

    陌臉色上過猶豫之色,突然大笑了起來,道:「哈哈,既然被你看破了,本座也不隱瞞。這妖皇的位置我是坐定了的,讓我撤軍也行,但你們人族必須幫我除去殤和荒。」

    李雲霄心中一動,盯著他說道:「你確定是這次要除去兩人嗎?」

    陌臉上殺氣閃過,道:「殤得渾天儀,就不知此刻狀態如何了,若是有機會的話,當然要除之而後快!」

    李雲霄道:「若是他們在外面拼的兩敗俱傷的話,倒是有機會。我也不介意助你除去一名大敵。」殤同樣是他的心腹之患。

    「轟隆!」

    就在兩人商議間,突然一陣地動山搖,似乎有股衝擊之力從外面而來,在空間里盪開,眾人都能感受到十分強烈。

    顧青青一驚,道:「這五霞山通天接地,直接引動大地韻律,能夠產生這般大的震動,絕對非比尋常!」

    陌臉色凝重道:「殤和我的屬下應該是穩佔上風才對,怎麼會出現如此大的波動,莫非有什麼變故?」

    李雲霄眼中一亮,大喜道:「難道是天照子來了?」

    除了車尤外,另外幾人都是皺起眉頭,並不知道天照子是誰。

    李雲霄稍微解釋了一下,道:「天照子乃是當今人族的領導者之一。我們先出去,若是天照子也來了的話,這場戰怕是有得打了,也許只能找到除去殤的機會也說不定。」

    至於荒,在他們看來,被韋青用裁決之刃重創后,根本就不是殤的對手,現在多半已經落敗了。

    五人還有一條鱷魚,直接往洞天外飛去。

    之前還生死拼殺的幾人,在敵友之間不斷變幻角色,最終和睦相處的一起飛出洞天。

    只見外面一片銀霞燦爛,恐怖的氣息在長空上激蕩,到處都燃著戰火,各種帝氣縱橫。

    戰鬥似乎進入到了極為慘烈的程度,殺的膠著難分。

    「怎麼會這樣?」

    陌心驚不已,與他預想的一邊倒形勢決然不同,雖然整個場內妖族還是佔據上風,但也損失極重。

    他神識一掃,三千多名大妖,已經死傷了數百人,而且似乎敵我又有了變化,之前荒與人族一夥,現在荒似乎轉向了,跟殤成了一夥,共抗人族大軍。

    其中力量波動的最為力量的便是五霞山上空激戰的三人,其中一人正是殤,化出禍斗真身,並且渾天儀在手中旋轉,浩瀚器蘊震懾天地。

    而對方卻是兩名超凡入聖的強者,其中一人青衣長袍,面色冷凝,手中一柄金色戰刀不斷斬出刀芒,皆被那渾天儀壓制了下來。

    金色戰刀受到玄器的等級壓制,威能失去過半,男子打的異常吃力。

    另外一人則是一名女子,面如冰霜,雙手驅動者一圓形玄器,散出幽綠色的恐怖光芒,不斷與殤纏鬥。

    兩人雖然在玄器上吃虧,但本身實力極強,聯手之下也能戰個平分秋色。

    李雲霄吃了一驚,這兩人正是執政司中的蒼梧穹和一向極少露面的司庭語,至於司庭語手中的大轉盤,他一點也不陌生,乃是紅月城上鬼王之物。

    想不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被她煉化了一番,雖然施展起來還十分生疏,卻也能夠發揮部分力量,用來抗衡渾天儀,至少比九階玄器管用。

    他目光往戰場上一掃,不僅蒼梧穹和司庭語來了,還有大量的高手降臨,除了聖域外,化神海也派出不少強者,卻不見柳菲煙的身影。

    「那是……」

    就在戰場的另一面,萬里高空上,就好像是另外一道戰場,顯得溫和和絢麗許多。

    兩道銀色的光芒如銀河流轉,在長空上變化形態,美輪美奐。

    李雲霄心中一陣駭然,兩道身影在其內盤坐不動,只是偶爾掐訣,但卻都是冷汗直下,臉色蒼白。

    「天照子!」

    那人正是神都三老之一,早已不問事實的天照子,被譽為當代術道的兩座巔峰之一。

    而另外那位與他抗衡之人,正是妖族的艾,兩人純粹的精神力比拼,沒有任何取巧。

    周身的銀河皆是精神力所化,彷彿宇宙天象,來回震蕩衝擊。

    今天只有兩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