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18章 封印之戰(1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18章 封印之戰(15)字體大小: A+
     

    「嘖嘖,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呢。以小蒼蒼智商,怎麼可能中我的計呢。」

    「洛雲裳」咯咯笑道:「若是我死了,梵妖聖功就真的永遠失傳啦!」

    陌陰沉著臉,喝道:「少跟我廢話!快將梵妖聖功交出來,可以饒你不死!」

    「洛雲裳」道:「我現在這身軀非我本體所有,哪會將梵妖聖功帶在身上。」

    「少耍花招!那在哪裡?!」陌厲聲喝道,臉孔都變得猙獰可怕。

    那玉骨刀開始顫抖的厲害,顯然他內心極不平靜,而且力量似乎放鬆了許多,生怕真的將「洛雲裳」斬殺了。

    「洛雲裳」道:「被我藏在了一處隱秘的地方。」

    陌獰聲道:「你以為我會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訊息饒了你嗎?你真當自己智商高絕了?梵妖聖功失傳了數萬年之久,若是當年我部先祖有此神功,還會被你斬殺,煉製成血神珠嗎?!」

    「洛雲裳」道:「此物如同神技一樣,並非所有人都能學會。此物一直都在令先祖手中,只是他自己沒那機緣,又怕被其他人學得,故而對外宣傳此物失傳。否則當年我為何會與他一戰?賭注便是這『梵妖聖功』。」

    陌寒聲道:「那既然你贏了,也取走了梵妖聖功,又為何將我族鎮壓在五霞山下,並且將先祖身軀用大地之力壓制,以歲月之力進行沖刷。」

    「洛雲裳」嘿嘿一笑,道:「還不是因為血神珠嗎?你可別暴怒的看著我,這可是你的先祖自己要求的呀,否則我怎麼會知道如此秘辛。」

    「什麼?!你胡扯!!」

    陌震怒道:「我先輩再蠢也不會蠢到讓族人受壓,讓自己被煉化吧!再胡言亂語,我現在就斬了你!」

    玉骨刀上發出「錚錚」之聲,力量時強時弱,陌內心的情緒波動極大,直接顯化在力量上了。

    「洛雲裳」強行提起一口氣來,苦苦支撐道:「令先祖還不是為了你嗎?蒼妖一族一直都是妖族內最為恐怖的一支存在,因為你們是靠著吸血為生,特別是吸同伴的血,效果倍增。所以只要有無限的血液吸收,就能無限強大下去。」

    「但是數萬年來,這片天空下再也沒有出現過神境強者,即便是蒼妖一部,也最終止步於神道之前。令先祖敗於我后,便萬念俱滅,為了營造出一個更為強大的蒼妖,於是他便與我商議,布下這五霞山結界,將蒼妖一部和許多『血頭』部落一併封印起來,然後再以他身軀為藥引,抽取大地和光陰之力,煉化血神珠,為的就是造出一位神境強者啊!」

    陌一下聽得目瞪口呆,整個人都石化了。

    李雲霄也是張大嘴巴,震驚的嘴裡可以塞進西瓜了,想不到當年顧青青封印妖族之秘,竟是這麼回事。

    「砰!」

    「洛雲裳」乘陌獃滯之際,猛地結印拍出,將那骨玉刀震開,隨後一道長虹從袖中飛出,她隨著那虹光瞬間飛出了龍鎖星空大陣,在數百丈外現身。

    「呵呵,難道你沒有發現,一併封印至五霞山內的妖族諸部,都是血液對你們蒼妖有大補之用的部族嗎?」

    「洛雲裳」緩了口氣,調息了下真元后,繼續說道:「當年令先祖的計劃是,將蒼部和那些『血頭』部封印起來,這樣便可以讓蒼部在五霞山內不斷強大,至突破封印!這封印之力除了我的力量外,還有令先祖自己的力量啊,否則血神珠我早已弄到手了,又怎麼會跟你爭執不下!那都是因為令先祖布下的禁止,保護了血神珠,以待你來取用!」

    「能夠自行破封而出,必然要有登峰造極之力,那時候再加上血神珠的力量,便可以突破登峰造極,成為數萬年來這片天空下的第一位神境強者!」

    她看著陌獃滯的表情,嘿嘿笑道:「現在你可信了我之言?」

    李雲霄道:「真真假假,當年之事也就只有你一人知曉,誰能辨真假,現在為了活命,就算你說自己是陌先生他媽,也難辨真偽。」

    他可不希望陌將「洛雲裳」放走,否則後患無窮。

    從剛才之言便可聽出這血神珠非同小可,加上洛雲裳本身的九陽身體,以虹石還有顧青青之力,怕是衝擊登峰造極都指日可待,那麼想要救出洛雲裳就難上加難了。

    「哈哈哈,小情郎可真逗。」

    「洛雲裳」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

    陌則是怒狠狠的瞪了李雲霄一眼,喝斥道:「真假我自有斷論!」

    他轉向「洛雲裳」道:「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那又如何能證明梵妖聖功就在你身上?」

    「洛雲裳」道:「我就知道你還會心生疑慮,我將那梵妖聖功的傳承之物擬化出來,你自然就知真假了。」

    她雙手凌空掐訣,一道霞光飛出,在前方凝成一物,漸漸清晰起來。

    那一尊與人等高的金象,是一名妖族女子,面目模糊不清,卻散發出攝人心魄的氣息,僅僅看上一眼,便覺得心神一震。

    「嗞!」

    李雲霄抽了口冷氣,驚得差點叫出來。他急忙捂著自己嘴巴,瞳孔卻是張大巨大。

    這尊雕像正是當初在域外星空時,從無盡銀河中打撈上來的那俱!

    他本就聰慧無比,此刻更是心念電轉,一下便明白了過來,那具雕像便是所謂的「梵妖聖功」傳承。

    難怪每次看那雕像都覺得心神被攝,原來隱藏了如此大的秘密。

    從眼前兩人的談話可以看出,這「梵妖聖功」絕對非常小可,珍貴程度甚至還在血神珠之上。

    「梵妖聖像,梵妖聖功,果然是梵妖聖功!!」

    陌激動的尖叫了起來,他一眼就能看出這擬化之物不假,若是沒有親眼見過,是絕對擬化不出來的。

    「洛雲裳」露出迷人的笑來,內心卻是冷笑不已,暗道:當年你先祖用這招騙了我,想不到報應不爽,現在可用來騙騙你了。

    當年蒼妖一族的先祖也是凝化出此物狀態,被顧青青記憶在腦中,現在複製了一份擬化投影用來騙他的子孫,怕是當年那蒼妖做夢也沒想到的事。

    「洛雲裳」眯著眼睛笑道:「看吧,本姑娘沒騙你吧。」

    陌急促的呼吸了一陣,才漸漸平息下來,臉上複雜的神色閃動不已。

    「既然梵妖聖功真的在你手上,那本座自然可以饒你不死,現在就帶我去取!」

    一切都以梵妖聖功為主,其它事都顧不得了。而且得到梵妖聖功后,他也不可能饒「洛雲裳」性命。

    這點「洛雲裳」自然也知道,但能拖一陣是一陣,況且她也沒有真的聖功在手,只要將陌和李雲霄分開,自己要脫身還是有一定把握。

    並且那血神珠已經在體內發揮作用,不斷修復著受傷的身體,力量還在穩步提高。

    李雲霄嗤笑道:「陌大人,僅僅憑藉擬化之像就信了對方,未免太不嚴謹了吧。這所謂的梵妖聖像只要見過一次便能擬化而出。」

    他雙手掐訣,眉心處光芒一閃,頓時在前方也凝出與「洛雲裳」剛才一般無二的聖像來,同樣是氣勢逼人,攝人心魄。

    李雲霄眼中光芒閃爍,心念電轉之下,此刻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洛雲裳」離開,否則魚入大海,怕是再難有救回洛雲裳之日!

    陌一下傻了眼,怔道:「這……」

    「洛雲裳」臉色一沉,怒罵道:「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本姑娘若是要死了,就先把自己的頭擰下來,反正你要害我,我就不活了!」

    她說完就真的做擰頭的姿態,嚇得李雲霄趕緊閉嘴,臉上一片煞白。

    雖然不信她會真擰,但這個結果自己可承受不住。

    「咯咯咯!」

    「洛雲裳」大笑起來,將手從腦袋手放下,看著李雲霄毫無血色的面孔,哼道:「算你還有點良心。」

    李雲霄:「……」

    「洛雲裳」冷哼道:「小情郎的天資的確嚇人,僅看一次便能擬化的如此逼真。但此事信不信就由小蒼蒼你自己決定了。總之本姑娘掛了的話,那梵妖聖功就永遠湮滅塵世,也許數十萬年後會再出塵寰也說不定。」

    李雲霄見她撒謊的樣子一板一眼的,若非真的聖像在自己手中,怕是自己也要信以為真了。他鬱悶的冷哼一聲,自己又不能將真的聖像取出,看這陌對那聖像的索求,就跟吃了春·葯似的,否則就惹來大禍了。

    而且他最怕的就是逼急了顧青青,說不定就真的將洛雲裳給擰了腦袋。

    陌似乎有了決定,道:「好,只要有一絲得到梵妖聖功的可能性,本座就會留著你,但若是你騙了我的話,等待你的可不是僅僅是精血被吸干這麼簡單!」

    他眼裡爆出寒光來,雙刃在手中一揮,漫天的銀色鎖鏈就「嘩嘩」的飛了過去,瞬間結陣。

    「洛雲裳」一驚,道:「小蒼蒼你這是什麼意思?」

    陌冷笑道:「本座既然留你一命,自然也要防著點,豈能任你自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