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11章 封印之戰(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11章 封印之戰(8)字體大小: A+
     

    殤臉色微變,不僅是他,所有人都是突然心中一震,駭然的往五霞山望去。

    原本一直都沒有動靜的五霞山突然間開始漫出妖氣,實質化成煙霧,雲蒸霞蔚。

    「怎麼會?!」

    所有人都是大駭,山中妖氣滾滾,與之前形成天壤之別。

    艾驚道:「怎麼會這樣?」

    荒一改之前那種暴戾的模樣,變得十分沉著冷凝,道:「很簡單,因為封印已破,他們早就能出來,只不過為了引出殤,這才盡數收斂了妖氣。」

    艾怔道:「這麼說來之前……」

    荒點頭道:「本皇早就與蒼妖首領陌計算好了,就連這群人族的出現也在計算之內,為的就是誅殺殤!」

    他眼中寒光一閃,殺氣立即將殤鎖定,妖族內一片躁動,隨後便安靜下來,全都劍拔弩張。

    殤神色並沒有多大變化,只是淡淡說道:「但出乎預料的是,那名人族強者竟然能傷了你。」

    荒道:「已經說過了,一點小傷而已,不過爾爾。你這樣反覆試探我,不過是想知道我的傷勢程度罷了。殤大人,你跟你那不成熟的屬下一樣,幼稚極了,也將和你那不成熟的屬下一樣,因為幼稚而喪命。」

    黑宇護等人的臉色跟豬肝一樣難看,他現在就指望這兩伙妖族自相殘殺,能坐收漁利。

    殤聞言,心中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怒火再次湧起,臉色寒了下來。

    祠突然說道:「吾皇陛下,現在還有聖域的人在此,實在不易自相殘殺,不如先將外敵剿滅,我們再自行商議本族內部之事。」

    人族武者都是大駭,「嘩啦」一下就推開數百丈,遠離他們。

    「嘿嘿嘿嘿,山外的空氣怎麼這麼糟糕,還不如待在山中靈氣充沛呢。」

    那漫天翻滾的妖氣中,傳來一道邪惡的聲音,聽得讓人一陣心顫。

    所有人都停下了爭執,將目光望過去。

    妖氣之上,開始浮現出各道身影,一片紅霞在山中氤氳而起,恐?的血腥味散發開,即便千百丈外也刺鼻難聞。

    李雲霄心中微驚,這種感覺像極了陽先生。

    而且那團血氣不斷翻滾過後,緩緩化出一名男子的模樣,面帶冷色,顯得陰鷲無比。

    「陽先生?」

    李雲霄大吃一驚,那樣子正是陽先生,就連感覺都一致,唯一不同的便是遠比陽先生要來的強大。

    那男子目光一凝,頓時盯著李雲霄,寒聲道:「你見過我?」

    李雲霄點頭道:「一模一樣,看來多半是你的身外化身了。」

    眾人皆是大驚,露出震駭之色。

    身外化身乃是傳說中的神通,根本不相信世間有存。

    男子厲聲道:「那人現在在哪?」

    李雲霄道:「被我打的剩下一滴精血,破空逃了。」

    「什麼?敢打本座身外化身,死!」

    那男子怒斥一聲,一揮手,頓時一片紅雲灑下,如光刃斬向李雲霄。

    「死你妹啊,你當自己是誰?」

    李雲霄嗤笑一聲,抬起手來便是一片雷光,那天錘在其內翻滾,散發出金色符文,直接凌空砸了過去!

    「轟隆!」

    雷光之力散開,好似無窮星環,一波接一波的推向前,將那抹紅光擊滅。

    那妖族男子臉色沉了下來,發現對方的雷霆正好克制自己的血影之術,不敢再擅自亂動,而是說道:「那滴精血逃往何處了?」

    李雲霄道:「若是我知道的話,他還能逃嗎?」

    男子沉思了一陣,那精血遁走的確難以撲捉,不由得悶哼了一聲,顯得極度不快。

    那陽先生本是他的一縷身外化身,帶走了部分力量,經過漫長的歲月才從封印裂縫內出來,本來是要有所作為的。

    但不想那一縷身外化身竟然在通過封印的時候,受到封印之力影響,竟然漸漸誕生出了自己的神識,而且隱藏的極深,並未被自己發現。

    直到出了封印后,這才暴露出來,將自己的神識抹殺,直接佔據了那具身體。

    讓男子十分鬱悶的是,那身體乃是他的一滴精血所凝,帶走了部分力量,必須收回。

    荒見男子一出現便被李雲霄壓制住了,臉上露出狐疑之色,道:「蒼妖部之主陌大人?」

    男子道:「正是本座。」

    隨著妖氣的不斷翻騰而起,他身後凝聚出不少妖族存在,皆是十分強大,頃刻間便出現了上千妖族,如同天兵天將,站在長空上,氣勢凜凜。

    荒眼中放光,雖然陌的實力似乎不強,遠遠低於他預計,但出現的這千名妖族人,無一不是武帝級別的強大存在,令得他一陣熱血沸騰。

    「哈哈,陌先生辛苦了!有了這一批強大的族人,本族何愁不能復興啊!」

    荒喜不自勝,嘿嘿笑了起來。

    陌淡淡一笑,道:「能從封印中脫困而出,陛下費心了。」

    荒點頭道:「應該的。現在當務之急,便是將殤這叛徒拿下,然後再剿滅這些人類。」

    祠道:「吾皇陛下此言差矣,應該是先滅人族,再商議本族之事吧?若是我們三方開戰,怕是數千年來妖族最大的動蕩了。」

    荒搖著手指,譏諷道:「大祭祀你錯了,不是三方,而是雙方。只是剿殺一名叛徒而已,何來動蕩!殤,我可以給你一次投降的機會,畢竟你也是難得的人才。」

    殤道:「謝謝你了,既然如此,我同樣會給你一次機會的。」

    「哈哈,死性不改!」

    荒眼裡閃過殺機,譏諷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不客氣了!陌先生,有勞你了,此戰之後,你便是本族大祭祀!」

    陌點了點頭,一揮手,身後的妖族頓時殺氣震天,從雲端衝下,氣勢驚人。

    上千的大妖一下將荒等人盡數圍住。

    荒心中一震,驚怒道:「陌先生,這是何意?」

    人族武者也是驚愕之下,頓時若有所思的樣子,似乎猜到了什麼。

    陌一手摸著下巴,怪笑道:「何意?自然是遵守和殤大人之間的約定,聯手將你拿下呀。」

    「什麼?!」

    荒和周身的妖族都是大驚失色,有些反應不過來。

    殤的神色一直未變,淡然道:「難道只有你能溝通陌先生,我就不能嗎?」

    荒寒聲道:「陌,難道我部秘法宿主之術你不想學了嗎?」

    陌眼裡閃過可惜的樣子,嘆道:「當然想學,但是相較而言,殤大人讓我參悟渾天儀規則,我更想要後者呢。」

    荒冷笑道:「渾天儀內規則?笑話!就算是殤自己也未必參悟透了,這不過是鏡中花,水中月,你也信?」

    陌道:「如今的天空下,已經沒有神境強者,即便是水中月也得去撈一下了,總比一潭死水,什麼都沒有的好。再者,從小媽媽就告訴我柿子要挑軟的捏,投靠殤大人的勝算似乎更大呢。」

    「該死!」

    荒震怒道:「叛徒,你們都是叛徒!虧的本皇費盡心思將你放出來,今日你能做出叛變我之事,將來必然也會叛變殤,你以為殤能留得下你嗎?!」

    陌笑道:「叛變?說的我好像投靠了你似的,至於這種低級的挑撥離間,有意思嗎?」

    殤道:「陌先生,做得好。」

    他目光轉向聖域之人,道:「今日乃是我族內部之事,雖然諸位來意不善,但我不想為難你們,若是要走的話,現在可以離去。但是……」他眼中寒氣閃爍,厲聲道:「李雲霄不能走!」

    「汗,不是吧。」

    李雲霄摸了下額頭的汗,道:「殤先生,你們妖族內部議事,我留下多有不便,還是讓我也走吧。」

    殤似乎殺意已決,懶得理他,而是望向黑宇護,道:「聖域的執政司大人,是去是留你發個話吧。」

    黑宇護抉擇艱難,走的話不甘心,留下的話也討不到好處。

    李雲霄說道:「黑宇護大人,自然不能走。我們與妖族世代交好,此刻妖皇大人有難,自該幫上一把才是。」

    荒眼中射出精芒,道:「破軍大人所言極是!只要聖域這次助我剷平內亂,以後只要我為皇一天,便永世與人族交好!」

    殤冷笑道:「荒大人,曾經身為萬妖之皇的你,竟然開始向人族低頭了嗎?我族尊嚴何在?」

    黑宇護只覺得兩手心都是冷汗,此刻的念頭將會影響到將來數百年的兩族安定,讓他難以抉擇。

    李雲霄道:「其實局勢很明顯了,若是殤碾壓了妖皇的話,妖族一統,加上五霞山的這些大妖,星月幻境還留得住這些人嗎?兩族之戰怕是在所難免。」

    黑宇護瞳孔驟縮,李雲霄的話一下便提醒了他,一個強大的妖族絕對是巨大隱患。

    妖族一統,必然要衝出星月幻境,首當其衝便是地盤的擴張。

    今日若是退去的話,他日怕是要更大的精力來彌補今日之錯失。

    整個天空死寂的令人壓抑。

    人族武者也似乎感受到了黑宇護的想法,緊張的渾身是汗。畢竟若真要一戰,怕是誰都無法活著回去了。

    黑宇護深吸了口氣,沉聲道:「李雲霄說的沒錯,我族與妖皇大人世代交好,和平共處,今日妖皇大人有難,我等自不能視而不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