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00章 內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00章 內訌字體大小: A+
     

    荒道:「魂說的沒錯,大家要千萬小心。聖域的實力在我們之上,切不能輕敵。」

    另外那名妖族恨聲道:「可惜我族不能團結一心,否則豈會苟且在星月幻境內偷生,若是所有部落都能凝成一繩,別說天武大陸,即便是稱霸整個天武界也不在話下。」

    所有妖族之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好看起來,似乎觸動了什麼心事,更有數人投來責備的目光。

    那名妖族嚇了一跳,急忙捂著嘴巴不敢再言。

    荒緩緩凝聲道:「只要有諸位團結在本皇身側,吾等前方就無敵手。」

    「我等一定誓死追隨吾皇陛下!」

    眾妖齊喝,聲勢震天,就連那些飛禽走獸也跟著嘶吼起來,澎湃的妖力散開,充斥整個空間。

    艾皺眉道:「大家都將妖氣收起,我來探查一下這五霞山封印,看看何處有妖氣溢出,必然就是薄弱之處。」

    他的神識從身上散開,頓時猶如一道彩虹,放出光芒,照耀著整個空間,與那五霞山的紅光相互輝映。

    李雲霄心頭狂震,這種神識之光只在典籍中見過記載,乃是唯有十階術神才能凝神念成光,即便是袁高寒也絕無可能做到。

    眼前景象讓他幾乎心神失守,內心駭然驚道:怎麼回事?艾竟然是十階術神?這片天空下怎麼可能成神?

    無數疑問在腦海中逐一浮現,都是無解。

    而那神識之光像是一切水月普照大地,不斷擴散而來。

    李雲霄警惕起來,他完全沒有把握在這種神識之光下還能遁形,畢竟是十階術神才能施展的招數。

    若是一旦行蹤敗露的話,他打算第一時間就逃走。

    倒不是說怕了這些妖族,而是他已經確定了這些妖族的目的,與自己完全一致,也就懶得做無謂爭鬥,救出洛雲裳才是要緊之事。

    那神識之光散開數百丈后,就在距離李雲霄二三十丈的地方停了下來。

    艾的目光一動,往虛空中某處望去,嘆息了一聲,道:「是黎大人嗎?出來吧。」

    所有目光齊刷刷的朝那處望去。

    只見神識之光下,空間微微晃動,一道身影直接顯現而出。

    李雲霄望去,正是紅月城一戰後,闊別已久的黎,不僅傷勢痊癒,而且更進一層了。

    黎一出現,立即被無數神識鎖定,都是殺氣高昂,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

    「神識之光?你、你踏入神境了?!」

    黎也是驚詫的無以倫比,怔怔的看著艾,完全不敢相信。

    艾微微一笑,道:「還差半步吧,我的神識之光只能散出七百丈的範圍,否則發現的人應該就不止你一人了。」

    「七百丈的神識之光……」

    即便如此,黎還是吃驚非常,臉上有些獃滯的神色。

    荒的臉色有些難看和凝重,道:「既然你在這,那麼他們幾人也應該都在了吧?既然都來了,就全部出來吧。我妖族之人,行事向來光明磊落,何須躲躲藏藏。」

    黎無奈的說道:「並非是躲藏,原本我是想走的,無奈諸位來的太快,沒走的掉。」

    荒哼道:「這麼說來,殤大人是逃了?」

    「逃?看來荒大人讀書少,用詞不當呢。」

    黎面色淡然,靜靜的說道:「殤大人悲天憫人,不願我族內出現劇烈衝突,這才一早離去了。」

    「哼!」

    荒嘲諷道:「可他分明就是衝突之源,若真有這般大義,也就不會讓原本鐵板一塊的妖族分裂開了!」

    黎不緊不慢的說道:「萬妖之皇,有能者居之,誰讓殤大人比您更有能呢?還望荒大人明事理,識時務。」

    「大膽!」

    魂怒斥道:「你算什麼東西,敢這般跟吾皇陛下說話!」

    荒的臉上也開始浮現陰霾,眼裡閃爍寒光,顯然是動了殺氣,冷笑道:「黎大人的意思是,本皇不識時?了。」

    黎嚴肅的說道:「正是。若是大人能識時務,就當退位讓賢,殤大人必然會將整個妖族帶往巔峰,就如同剛才所言,不僅是天武界,即便是整個天武大陸,也要以我妖族為尊。大祭祀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不顧一切的追隨殤大人的。」

    「呵呵,那個老不死的糊塗蛋。」

    荒冷笑道:「還有追隨那老糊塗蛋去的八部妖族,現在還有幾人活著?紅月城一戰丟盡了我族臉面,怎麼沒全死掉呢?現在還有臉讓本皇退位?」

    「咳咳,吾皇陛下這般說我,有些過分吧。」

    遠處傳來一陣咳嗽聲,大祭祀祠化身而出,樣子顯得十分蒼老,手裡拿著一根拐杖,一步步走來。

    艾一見,遠遠的作揖行禮,道:「大祭祀。」

    除了他之外,其餘的妖族雖然有些觸動,但都站立著不動,只是冷冷的看著,不少人露出痛心之色,似乎不能原諒他的背叛。

    荒雙手負於身後,此刻就握緊了拳頭,顯然內心波動極大,寒聲道:「大祭祀還認我這個皇嗎?」

    祠行禮道:「吾皇陛下一日沒有退位,便一日是吾之皇者。」

    荒冷冷道:「大祭祀啊,你的背離才是讓本皇最痛心疾首!」

    祠長嘆道:「天意難違,我也只是盡大祭祀的本職,求吾皇原諒。」

    荒道:「雖然你的背叛讓妖族損失極大,並且形成分裂局面,還在不斷擴大,但只要你回來,本皇對過去的一切都既往不咎,你還是本皇的大祭祀。」

    祠道:「天道有常,不是人力可改。時代在不斷前進,不僅是我回不去了,妖族也回不去了。」

    「一派胡言!即便時代向前,那也是本皇領導的妖族不斷向前!」

    荒臉色沉了下來,厲聲道:「大祭祀,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祠道:「我的選擇,便是時代的選擇,不可能變了。即便要以我血來祭這個時代的開端,那我也非常樂意呢。」

    「那你就去死吧!」

    荒的耐性終於磨滅了,抬起手來,浩瀚的力量握在掌心,不斷翻騰。

    艾急忙攔住他,道:「陛下勿急。」他轉身向祠道:「大祭祀,你們出現在此地,必然也是為了五霞山之事吧,那鑰匙可在你手中?」

    祠看了他一眼,道:「鑰匙我已經毀去,諸位還是回去吧。」

    艾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道:「殤先生和吾皇陛下的爭鬥我無意插手,但五霞山封印困住我族人數千年,大祭祀竟然將鑰匙毀去,實在是說不過去吧!」

    跟在戰車四周的妖族人也都是義憤填膺,之前還對祠有幾分念情,現在都是一副惡相面容。

    祠道:「若是吾皇陛下有心破解封印,早在數十年前就能做到了,可一直毫無動靜。卻選在這個時候破封救人,其心昭昭。」

    眾妖都是大驚,臉上神色不定,偷偷看向荒,內心都各自琢磨起來。

    荒哼道:「一派胡言!本皇一直都費盡苦心,就想救出同胞,直到此刻才有機會。若非你們這些叛徒作亂,橫生枝節,怕是此地封印早被我破去。」

    祠道:「祠曾多次進言,求破封五霞山,可為何都被吾皇陛下推去?」

    荒臉色沉了下來,喝道:「大祭祀,你太陰險了吧?竟然這個時候行挑撥之事?但誰又會信你這個叛徒呢?」

    祠面色始終未變,道:「當年之事不提也罷,放本族之人出山自然是必要的,只是時機不對,現在還不能出來。」

    荒冷笑道:「那何時才能出來?」

    祠道:「待妖族內部團結一致,不再有大的分歧的時候。否則現在已經夠亂了,再出來一些人,誰知道會亂成什麼樣子。」

    「笑話!」

    荒冷冷道:「你們這些叛徒就是『亂』之源頭,還有臉說!今日這封印我是破定了!若是大祭祀和殤先生覺得不爽的話,盡可以來阻止我!」

    他身上一股霸氣散開,威懾四方,那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就連遠處的李雲霄都感到心悸。

    祠臉色微變,似乎不願對上他的鋒芒,退至一旁,道:「還請吾皇陛下以本族大局為重!」

    「放肆!」

    荒怒道:「還敢在這胡言亂語,本皇今日不僅要破去封印,還要將你們這些叛徒都殺了!你已經沒有機會了,大祭祀!」

    那滔天的殺氣直接在空中凝聚成鬼魅之影,猛地朝祠抓了過去。

    祠鐵青著臉,往後推了數步,手中連變訣印,轟向那殺氣化形,一邊叫道:「吾皇陛下想要破開封印,無非是要逐浪驅虎。但陛下就如此確定五霞山內的蒼妖一族會助你嗎?要知道蒼妖一族可是不弱於陛下的存在,一山如何容二虎,更何況是三虎!」

    荒冷聲道:「這就不需大祭祀操心了。況且破開封印乃是歷代妖皇的遺願,本皇這樣做只是為本族好而已,根本不存私心。至於你說的逐浪驅虎更是笑話,誰是狼誰是虎,有本事讓殤出來便一見分曉!」

    那殺氣化形被祠一掌轟散,化成煙雲在空中。

    荒冷笑一聲,眸子中殺氣迸射,整個人一閃就消失在戰車旁,直接出手轟向祠!

    今天只有二更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