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88章 再進一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88章 再進一步字體大小: A+
     

    車尤也發現了這點,喝道:「小李子,這廝死到頭還在裝·逼,出絕招送他歸西!」

    李雲霄手中劍勢一沉,直接瞬移至天思身後,眼裡一片寒意,道:「去死吧!」

    「青蓮劍歌!」

    一共七朵白色蓮花逐一在劍上盛開,發出炙熱的恐怖光芒,將天思的氣勢完全壓制下去。

    車尤也是雙劍共舞,兩種截然不同的劍意一左一右,牽引著無窮氣勢,與龍域疊加在一起,隱約中化作一劍,要斬天裂地!

    天思終於變色了,眼裡閃過一抹驚駭,那額頭的藍光一下亮到極致,整個人處在一種淡藍的光芒下,戰戈銳光也不斷提升光芒。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天思突然神色一動,嘴角揚起一絲笑來。

    那額頭的藍色光芒與戰戈之光一下穩住,並沒有再往上提升,似乎將力量收斂了起來。

    就在他背後,一抹紅暈擴散,好似紅月初升,那猩紅色的光輝灑下,照的漫天如血。

    一輪巨大的紅月浮現在天思身後,仿若神通異象。

    「祖靈歸墟!」

    李雲霄心中驚駭一聲,突然身軀猛顫,更加駭然的看著那歸墟之上,一道淡黃色的身影。

    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瞳孔在眼中不斷放大,露出驚駭和獃滯之色。

    車尤也是手中劍勢一緩,驚道:「寧可月?!」

    那歸墟血影上,亭亭玉立的身影穿著一襲鵝黃色的煙紗裙,正面無表情地看著兩人。

    她單手一抓,歲月如歌浮現在掌心,上面閃爍出紅芒,與那月瞳一般詭異,橫掃過長空。

    一抹血色如殘陽,將車尤的劍勢盪開。

    在寧可月的眉心處,浮現出一個眼眸的圖案,赤紅如血。

    血眸緩緩睜開,彷彿一望之下,萬物凋零,天地歸墟!

    李雲霄劍上的七朵蓮花也漸漸暗淡下來,化作無數花瓣飛舞而起,漫天都是。

    無論是李雲霄還是車尤,但感受到一股極強的壓制之力,更是不敢看那眼睛。

    天思嘴角上揚,戰戈銳光收入體內,輕笑道:「怎麼,很意外嗎?」

    李雲霄怔怔道:「可月你……」

    寧可月眉心處的歸墟之眼緩緩合上,這才開口道:「李雲霄,你們走吧。」

    「走?」

    李雲霄瞳孔一縮,爆射出寒意來,怒道:「你叫我走?你是不是犯渾了,這人可不是慕容竹,而是殺死慕容竹,殺死姜楚然的兇手天思啊!」

    寧可月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知道。」

    「你知道?」

    李雲霄的臉孔沉了下來,寒聲道:「既然你知道,就應該與我一道將此人擊殺!」

    寧可月道:「我之前與你一般想法,但現在已經不那麼想了。」

    李雲霄凝聲道:「為什麼?!」

    寧可月抬起眼帘來望著他,那如水的明眸中漸漸泛起漣漪,好似血海翻騰。

    兩隻眸子也不斷的呈現出多彩變化,最終凝成兩個血色般的瞳仁,就好似紅月城上空的月亮。

    「因為人是會變的。」

    「嗞!」

    李雲霄連抽冷氣,一種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駭然道:「你、你被月瞳附體了?!」

    「哈哈哈!」

    天思狂笑起來,道:「她不是被月瞳附體,這世上只剩下一隻月瞳,那就是你的眼!寧可月是與祖靈歸墟大人合二為一了啊!哈哈哈!」

    李雲霄和車尤都沒有笑,而是面色無比凝重。

    寧可月顯然是被歸墟影響了心智。

    「合二為一嗎?」

    寧可月淡淡地說道:「但我至始至終都是寧可月,也許受到了影響吧,但那些已經不重要了。」

    「不重要?!」

    李雲霄冷笑道:「那此刻在你眼中,什麼才是重要的?」

    寧可月道:「重要的便是讓月瞳一族傳承下去。」

    車尤冷哼道:「果然是被歸墟控制住了。」

    寧可月道:「隨你怎麼說吧,歸墟大人的確在我體內,我自然有為它完成心愿的責任。」

    李雲霄知道多說無益,寧可月雖然受到歸墟的影響,但大體還算正常,讓他也放心不少,道:「你所謂的月瞳一族傳承下去是為何意?剛才天思說這世上只剩下我眼中唯一的一隻了,莫不是你們要搶過去?」

    寧可月道:「自然不是,但我們需要他的力量,或者說需要你的力量。」

    李雲霄心中暗嘆一聲,知道這次殺天思是無望了。寧可月身上的透露出來的那種詭異氣息,力量之強絕不會在天思之下。

    「你們想要我怎麼做,直接說吧。」他乾脆的問道。

    寧可月道:「雖然你的肉身開啟了七門,但修為還在武道巔峰,等你的境界踏入超凡入聖時我會再來找你的。」

    李雲霄瞳孔一縮,道:「你的意思,是要走了?」

    寧可月的容顏在如血月華下,顯得清冷和無情,淡淡說道:「我理解你的內心,但即便是你二人聯手也不可能戰勝我們的。此次前來只是為了一試你的力量而已,只要你的實力再往前走一步,我們的把握就會更大。」

    「嘿嘿,想殺我報仇嗎?那就將無邊怒火轉化為力量吧,哈哈哈!」天思狂笑起來,輕蔑道:「即便只是我一人,你們兩個也留不下我。」

    他玩味的雙手負於身後,嘴角帶著嘲諷神色看著兩人,似乎剛才那一戰中並未施展出全力。

    「再進一步嗎?」

    李雲霄寒著臉,道:「再進一步的話,我救你出來的把握也就更大了。好,待我踏入超凡入聖時,你再來找我。」

    他雙手握拳,身上的魔紋和金光不斷閃動,亦如心情無法平靜。

    寧可月輕輕點頭,道:「我很期待呢。」

    那漫天的紅月之影漸漸收入其體內,她抬起明眸望了李雲霄一眼,便與天思一道轉身而去。

    兩人在長空上越走越遠,很快消失在李雲霄眼前。

    那些恐怖的力量在天空上不斷散去,慢慢恢復一片朗朗晴空,只剩下李雲霄和車尤的影子,顯得孤單而寂寥。

    「你覺得那歸墟的力量如何?」

    良久后,李雲霄突然問道:「若是讓聆牧笛大人也幫忙的話,我們有幾分把握可以留下他二人?」

    車尤沉吟一陣,道:「被歸墟附體后的寧可月非常強,至少還在天思之上,多半已踏入登峰造極了。即便讓大家一起出手,也是不可能留得下她的,甚至天思也留不住。」

    李雲霄憂慮道:「殺天思難,救可月更難。」

    車尤道:「我觀寧可月的模樣,似乎並非歸墟附體,她本身的靈智未失,只是被影響心性,改了性子而已。也許,她並不想被你所謂的『救』。」

    李雲霄眉頭微皺,道:「是嗎?我會給她一個選擇的。」

    說完,他臉上露出倦色,張開臂膀,身軀往前倒去,任由重力牽引著自己墜向無邊大地。

    車尤也是眉頭緊鎖,輕嘆一聲便追了過去。

    古武帝國上空的激斗早已震驚朝野,除了普通人以為是天地異象外,那些實力強大的武者都知道是有高手在激戰。

    但無一人敢上前查探,神識遠在幾人決鬥的數千丈外就被力量吞噬一空,完全不知其內情況。

    「如此駭然的異象,是剛才那人製造出來的嗎?」

    九皇子百無塵驚恐的望著長空。

    他們一群人剛才酒樓出來不久,便感受到了天地震蕩,被那恐怖的氣息壓制的不敢動彈。

    就連兩名六星武帝強者都不能看見空中景象,只有一陣陣的恐怖波動傳下,令人不寒而慄。

    一人驚道:「剛才那人出去后不久就發現如此恐怖的激斗,而且他的實力為九星巔峰,看來多半就是了。」

    另一人擔憂道:「此人認識如雲駙馬,也不知是福是禍,若他是駙馬大人的仇家的話……」

    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要知道君如雲和他們可是一條陣線上的,如果有個這般恐怖的仇家,那他們也跟著危險了。

    百無塵也是額頭上冒著冷汗,想到剛才手下之人居然得罪了如此恐怖的存在,自己居然還活著,真是個奇迹了。

    又一人道:「不管如何,先去駙馬府一問究竟才是。」

    百無塵忙道:「正是,速速去駙馬府!」

    他心中已經下了決定,若是君如雲與此人是仇家的話,那自己第一個就和君如雲劃清關係!

    李雲霄直接尾隨在這群人身後,一臉的沉思,似乎還未從寧可月的事情當中回過神來。

    很快,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一座府邸前,擺明身份后就直接進入其內。

    李雲霄出現在府邸門外,看了一眼其上牌匾:水月如雲,正是暗合百小月和君如雲。

    門前兩名護衛直接踏上前,持劍攔住,喝道:「什麼人,敢在這胡亂撒野,還不快快離去!」

    李雲霄正待反應,突然心中一動,一道聲音從界神碑內傳來,嘿聲道:「君如雲嗎?師尊,讓我去吧。」

    隨後便是一陣拳骨「噼啪」爆響,郝連少皇的眼裡湧現出一片冷芒和無窮的戰意。

    莫小川也是心頭微動,冷冷道:「他是我們師兄弟幾人中天賦最高之人,師傅消失這麼多年,也不見他有所動作,我也很想揍他一頓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