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83章 破開金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83章 破開金簡字體大小: A+
     

    李雲霄神識一掃,裡面沒有任何有用的訊息,只有衝天的刺鼻血味。

    他沉吟了一陣,轉身便進入界神碑中,方寸山下。

    直接找到袁高寒,取出妖皇金簡來,道:「老袁,你看看上面的禁制。」

    袁高寒接過金簡,單手從其上撫摸過去,立即浮現出三道陣法,如月影綽綽,在空中閃動不停。

    「這是……,好精妙的三連陣!」

    袁高寒驚嘆道,立即將神識掃過陣光,臉上神色不斷變化。

    「這三道封印不僅合縱,而且連橫,彷彿渾然如一,極為高深奧妙,怕是很難破去。」

    「就連你也沒有辦法嗎?」

    「你本身也是九階術鍊師,當明白越好的鑰匙越具有唯一性,可以找牧笛大人試試。」

    袁高寒提及聆牧笛,頓時雙眼放光,情緒高漲。

    李雲霄道:「好,我去問問他。」一眨眼便消失不見。

    「……,你妹的,帶上我啊!」

    袁高寒愣了一下,急忙頓足大叫,他的身體也直接消失在方寸山內。

    兩人一同來到聆牧笛住處,將來意和金簡遞了上去。

    聆牧笛輕撫一下,便見陣光綽綽,疑惑道:「這金簡是妖族所有?」

    李雲霄道:「不錯,大人果然****。」他當下將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聆牧笛有些吃驚道:「妖族被我族之人封印在五霞山內?」但短暫的震驚后就回過了神來,盯著那金簡沉吟不定。

    李雲霄道:「此事已過數千年,人盡皆是,只是我也不明白當年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兩族衝突。」他望向袁高寒,似乎在徵求答案。

    袁高寒道:「這件事我倒是知曉一二,當年神霄宮宮主顧青青與妖皇飛為了某一物而進行武決,最終妖皇飛敗北,卻爽約了。於是顧青青一怒之下將整個妖皇一脈都封入了五霞山中。顧青青封印的只是當年妖皇一脈,連同許多當年盛極一時的妖部種族也封了進去。楸

    聆牧笛驚訝道:「爽約?這個記載正確嗎?妖族之人雖較為殘暴,但對榮譽看的比較重,很少會有不守信用的,更何況是妖之皇者。」

    袁高寒搖頭道:「具體情形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記載即便有偏差,也肯定有真實度。」

    聆牧笛點頭道:「的確,當年如何已經不重要了,我只是非常詫異而已。這封印是妖族的幾大至強封印之一,唯有正確地開印之法,否則很難打開。」

    袁高寒臉上露出失望之色,聆牧笛在他眼中的形象無比高大,本以為又能學到不少東西。

    李雲霄則是笑道:「很難打開,並非不能打開,對吧?」

    聆牧笛點頭道:「對,但失敗的幾率極高。」

    李雲霄道:「若是不能開的話,此物留著也無用,還請大人一試。」

    聆牧笛道:「好,既然你說了,那我就試試吧。」

    他將金簡拿在手中,把三道月禁激發出來,不斷變大,每個陣法都足有磨盤大小,在金簡上空閃現。

    聆牧笛突然五指一抓,握拳就轟了過去。

    「轟隆!」

    一道拳風擊在三道封印上,金簡受到衝擊,立即炸開,化作無數金光。

    「啊?!」

    李雲霄和袁高寒都傻眼了,那所謂的辦法就是直接用拳頭砸?現在一下就砸碎了!

    兩人都是萬分不解,李雲霄正待要詢問,突然間那些破碎的金光在空中如粉狀閃爍,慢慢凝出一些古怪的符號來。

    那些符號似文非文,正是妖族的文字。

    但兩人都是皺起眉頭,妖族文字他們也認得不少,但這些卻是一個不識。

    聆牧笛卻是皺起眉來,仔細讀了過去。

    那些文字從前至后,越來越淡,最後幾團金光卻是無法凝聚,在空中翻騰了一陣就散了。

    聆牧笛道:「可惜了,還是破壞掉部分內容,無法還原全部。」

    李雲霄驚道:「大人認得那些字?」

    袁高寒也是疑惑道:「像是妖文,卻又有別,應該是妖族內比較隱晦之字。」

    聆牧笛道:「不錯,正是妖族皇室的秘文,正巧本座識得。」

    他眼裡閃過追思,有些靡靡之色。

    李雲霄道:「那些妖族文字述說的是何內容?」

    聆牧笛道:「現在的妖皇聯繫上了五霞山內的妖族,要裡應外合,破開五霞山封印。」

    「什麼?!」袁高寒大吃一驚。

    李雲霄也是頗為震驚,但只是眉頭微皺一下,就恢復如常了。

    袁高寒急道:「他們何時動手?」

    聆牧笛搖頭道:「可惜了,被破壞了部分內容無法還原全部,只知道這些內容。」

    袁高寒滿臉擔憂之色,凝聲道:「如此大的動作,難道聖域沒有絲毫察覺嗎?若是我沒記錯的話,聖域在古武帝國可是有專門負責五霞山情報的機構,並且派駐了不少強者,以防不時之需。」

    李雲霄道:「很簡單,所有的防禦都已經被妖族之人打通了。這金簡既然是要送入五霞山內的,那麼有兩點就肯定了。一是鎮守五霞山之人已經靠不住了,二是五霞山封印出現了裂縫。」

    袁高寒慎重道:「此事太過重大,必須立即傳訊回聖域!」

    李雲霄道:「要去你去,我可沒功夫管這事。」

    袁高寒怒道:「若是五霞山封印被開,必然再次引起兩族大戰,天下陷入混亂,難道你沒有半點惻隱之心?」

    李雲霄道:「並非我沒有惻隱之心,而是時局複雜,你不能憑藉一方金簡就判斷出什麼東西,再者我自有要事在身,還等著去救人呢!」

    袁高寒怒哼道:「既然你不去,那我去了!」

    李雲霄負手而立,道:「悉隨尊便。」

    「哼!」

    袁高寒心中有氣,道:「讓我和陳箐羽出去!」

    李雲霄一揮手,頓時將陳箐羽和袁高寒從界神碑中傳送而出。

    兩人一下出現在血池周圍,陳箐羽還有些莫名其妙,袁高寒道:「有緊要之事,立即隨我回趟聖域。」

    陳箐羽也不待多問,兩人立即化作一道流光飛走。

    聆牧笛眼裡光芒閃動,望著李雲霄,突然笑道:「哈哈,你對妖族想破開五霞山之事還是很擔心的。」

    李雲霄訝異道:「哦,何以見得?」

    聆牧笛輕笑道:「若真是漠不關心,你就會答應袁高寒之事,直接將訊息傳回聖域了。可你沒有,而是放任他兩人離去,因為茲事體大,你怕傳送訊息起不到效果,故而讓他二人親自跑一趟。」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這點小心思也被大家察覺了。妖族出世的話的確是大事,我也不想天武界混雜的局面再次出現變數,而且是巨大變數。」

    聆牧笛道:「該來的遲早會來,即便是擋也擋不了。若是妖族能夠出山未必是壞事,至少當年抗衡魔主,妖族也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哦?竟然還有這種事?」李雲霄還是第一次聽聞。

    聆牧笛道:「自然,魔主的目標是整個天武界,人人有責,天下齊心,這才成功將魔封印。在魔劫再臨之前,妖族重新出世,未嘗不是天數。」

    「魔劫?」李雲霄皺眉道:「大人認為還會出現十萬年前的那種封魔之戰嗎?」

    聆牧笛擔憂道:「誰知道呢。但現在我總覺得十分不安。」

    李雲霄道:「希望數百年內不要出現就好,讓本少舒舒服服的過一生。」

    「哈哈,天數豈是你能定的?」

    聆牧笛笑道:「你是天聖器界神碑的主人,又得到了衍神大人的神訣傳承,更修鍊了魔功,得到霓虹雙石,這些東西難道都是巧合而已嗎?」

    李雲霄皺起眉來槷道:「大人的意思是,至始至終,我都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將這些彼此有聯繫的東西再次串聯了起來?」

    聆牧笛道:「自然,那便是天數。」

    「切!真虛無!」

    李雲霄不屑的哼了一聲,便離開了界神碑,出現在血池周圍。

    但他的臉色卻是變得凝重起來,對天道的追求越遠,就越能感覺到那些飄渺的東西。

    聆牧笛的話讓他內心有些壓抑,而且仔細一想這些年來的經歷,的確隱隱中有命運安排,就連封魔封印都是他放出來的,現在魔主普更是直接和他關聯了起來。

    若說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吧。

    而且他一直都相信,這世上絕沒有意外的事情,任何一切發生之事都是應該發生的。

    「哼,管它呢,天塌了還有高個子頂著。聖域和化神海凌駕於諸派之上,要有事也是他們出頭才對。」

    李雲霄哼哼自語道,但心情卻是怎麼也舒展不開。

    聖域就像是一個漏水的桶子,到處出問題,就連五霞山也看守不住了。

    雖然不知道妖族是怎麼打通關節的,但若是聖域看守這塊沒出問題的話,絕不可能外部能傳遞信息進去。

    而且這陽先生也不知是人是妖,但那修鍊功法絕對是妖族的武技無疑,看來千岳府的問題極大。

    「也不知如雲現在如何,紅顏又是否進入了不歸之境。」

    李雲霄沉吟片刻,便立即消失在血池洞天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