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75章 但求一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75章 但求一見字體大小: A+
     

    絕天寒一愣,道:「碧落宗和屍煞宗?他們怎麼了?最近的確聽說好像有些動靜,只我自己都焦頭爛額,並未關注。」

    李雲霄當下將情況大致說了一遍,寒聲道:「那殷峙和景七二人,本少必須好好找他們談談人生和理想。」

    絕天寒聽得目瞪口呆,駭然道:「雲霄公子竟然一人抗衡整個天盟?而且將天者大人擊傷的下落不明了?!」

    他內心湧起驚濤駭浪,一時間難以平復。

    原本不斷的高看李雲霄,但也沒想到對方竟已有了這般實力。

    同時也震驚異常,雖然最近不時有碧落宗和屍煞宗的各種消息,但也沒想到這般嚴重,不動歸林毀去,碧落宗抹去了空間坐標,直接隱遁無形。

    看來隱世宗門的勢力格局,在這一戰後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他一下從丟失皓齒日月的憂傷焦慮中走出來,開始思索將來之事。

    李雲霄輕笑道:「大人先忙吧,若是有這些人的消息,還望第一時間告知,我等就先告辭了。」他也知道這些消息絕天寒怕是一時間消化不了,也懶得耽誤時間。

    絕天寒忙道:「我恭送三位大人,龍牙山莊永遠歡迎雲霄公子和兩位大人來做客。」

    李雲霄笑道:「不用送啦,大人止步吧。」

    三人直接化作流光,從龍牙山莊內飛起,立即放出九階戰艦,很快消失在天際。

    絕天寒看著戰艦的尾光消失,許久才回過神來,立即傳令下去,盡一切力量搜索碧落宗和屍煞宗的下落。

    九階戰艦上,李雲霄眺望著遠處,天高海闊,一碧如洗。

    他突然開口說道:「老龍,真的感知不到嗎?」

    「嘿嘿。」

    身後傳來車尤的聲音,道:「還是你了解我呀,哈哈。」

    蘇漣漪在一旁聽得身軀一顫,頓時明白了過來,驚道:「感知到了吳大成下落?」

    車尤道:「是不是吳大成我不知道,但的確感受到了另外一柄劍的存在,不過空間坐標暫時定位不下,只知道是極遠,我會儘快將坐標拿出來的。」

    李雲霄點頭道:「不僅要追回那些寶貝,我現在更感興趣的是此人來歷。這次非得拔掉他幾層皮,一點點敲開來看,他到底是何人。」

    車尤嘿笑一聲,道:「我繼續追查坐標去啦。」他身影一閃,便隱入李雲霄的眉心,界神碑所在之處。

    蘇漣漪道:「雲少,現在我們去哪?」

    李雲霄望著遠處,眼裡閃過濃濃的追思,良久才嘆了口氣,道:「北域,神霄宮。」

    蘇漣漪心中一顫,立即下去執行。

    九階戰艦在空中瞬間加速起來,往天武大陸方向而去。

    神霄宮屹立在北域的雲夢澤中,佔據其內靈氣最盛的三十餘座巨峰。

    宮主曲紅顏所在的頂峰為降雪峰,名為降雪,卻終年蒼翠,拔地通天,峰頂雲雪堆積,相互映襯,氣勢非凡。

    各峰的蒼翠掩映下,遍布了不少古派建築,或零星,或成群,點綴在這蒼峰翠岳下,自成一派悠然。

    「當!」

    突然一道鐘聲在山頂上敲響,驚奇無數飛鳥,隱約可見不少妖獸似乎受了驚嚇,飛奔下山。

    似乎許久以來都未曾聽聞鐘聲了。

    那些古建築群內也開始有人影移動,皆是身材婀娜的女子,大多開始交頭接耳。

    「是抱音山上的鐘聲,這是要召集所有長老議事嗎?不是還有一個多月時間嗎?」

    「誰知道呢,我派從新出山這等大事,必然有許多東西要準備。」

    「當!」

    正在眾人議論著,又是一道鐘身傳來,清遠悠揚,比之前的更要的急促。

    「這音律,好像護法級別的就要上降雪峰了,應該是大動作啊。」

    「到底是什麼事?足足有十多年未曾聽見鐘聲了,真令人懷念。」

    「當!」

    第三道鍾響起,隨後又是「噹噹當」的急促敲擊,一共九下,震響在整個雲夢澤內,不斷傳開,所有鳥獸皆驚,四下奔跑。

    「九聲?啊!這是緊急情報,有敵人!」

    「敵人?怎麼可能,我們封山了近二十年,怎麼還會有敵人?」

    「我也不清楚,但這九聲急令的確是有敵襲的緊要信號,凡是聽見九音者,無論身處何境都要第一時間趕往降雪峰!」

    「其它峰的同門已經趕往降雪峰去了,我們也快去吧!」

    眾人唧唧歪歪一陣后,便顧不得許多,急忙化作流光奔向主峰而去。

    降雪峰上,人越聚越多,那萬年不化的積雪照出森森寒意。

    不斷有人影出現在峰上,一座蕭瑟的紫色宮殿屹立山巔,無數年來就這樣凝視著無盡的天空和雲夢澤。

    山巔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一人身上。

    那人是一名年輕男子,一身白衣勝雪,一塵不染。

    修長的身影映照在雪地上,一動一不動,宛如一尊雕像。

    男子的眼睛凝望著紫色宮殿,內心的情緒卻完全不似臉上那般平靜,眼眸中的漣漪一圈圈的蕩漾開。

    四周之人全都警惕的盯著他,雖不認識,卻能感受到那種強大的氣場,同時也震驚於此人的年輕。

    在紫色宮殿前站立著九位長老,年紀最輕的也有六十七歲,但都改變了容顏,看去只有三四十的模樣。

    男子的目光許久才從宮殿上收回,落在九人身上,逐一掃過,開口道:「我不過是來一見紅顏而已,諸位長老何必如此陣勢。」

    「呔,神霄宮豈是你想來便來,想見誰就見誰的地方!」

    九名長老之首駱春柔怒斥一聲,直接伸出雙指來指向男子,喝道:「限你立即下山,否則殺無赦!」

    男子說不盡的苦笑,道:「都封山了這麼多年,還洗滌不了你們身上的暴戾嗎?」

    另一名長老面容略顯慈祥,名為孤姍姍,長嘆一聲,道:「古飛揚,都二十年了,你再來神霄宮是何意?」

    「嘩啦!」

    此言一出,滿山的女子皆是大驚,駭然的再次望去。

    眼前這人竟然就是那破軍武帝古飛揚,直接導致他們神霄宮封山二十年的罪魁禍首。

    頓時,各種驚愕,駭然,疑惑,憤怒等情緒在人群內蔓延開。

    不管如何,都是十分敵對的態度,漫天殺氣在雲海雪峰上飄蕩。

    她們或許並不清楚曲紅顏和古飛揚的是非曲折,但這個名字卻是深深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底,讓數萬年來天下第一的宗門直接封山二十載,這份榮耀也足以笑傲天下了。

    但這份榮耀對神霄宮而言卻是無比的屈辱!

    李雲霄也感受到了眾人的惡意,苦笑道:「再見紅顏一面就有這樣難嗎?難道她要避我一輩子?」

    駱春柔喝道:「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立即滾出神霄宮便可!」

    李雲霄望著那紫色宮殿,突然緩緩說道:「莫非紅顏不在宮中?否則九音震響,她不可能不出來的。」

    那九位長老皆是臉色微變,頓時九人的身影一下動了,李雲霄只覺得眼前恍惚一下,九人便布下陣勢,將他圍在中央,都是面如寒霜。

    李雲霄道:「果然被我言中了,紅顏既然不在,我自會離開,你們不用動手,但我很好奇她在何處?」

    孤姍姍好言相勸道:「古飛揚,當年之事並不能全怪你,但二十年過去了。你依然是你,神霄宮依然是神霄宮,我希望大道兩邊,各不往來,神霄宮的事你就別管了。」

    突然山峰外飛來兩名女子,其中一人急切的大聲喊道:「不能放他走,君婷還在他手中!」

    那兩名女子很快落在山峰上,正是尓蕾和尓梅兩位長老。

    「什麼?君婷在他手上?」

    駱春柔臉色大變,怒斥道:「好你個古飛揚,前世今生都跟我神霄宮杠上了是吧?趕緊將君婷放出來!」

    九名長老頓時各取兵器,布陣以待。

    神霄宮為了開山做準備,天下大事的情報都通過星月齋,如同雪片般的飛回山內,讓所有長老了解外界之事,自然也包括李雲霄的各種事迹。

    而韓君婷身為曲紅顏的嫡傳弟子,茲事體大,被抓后也只有少數幾人得知,並且秘而不宣。

    此刻見李雲霄堂而皇之的上門,再也顧不得許多了,立即將事情公布了出來。

    不僅九位長老震動,即便是整個宗門內弟子,無不動容和憤怒,滔天的怒火幾乎將雪峰融化。

    孤姍姍驚問道:「飛揚,此事可當真?」

    此刻弦女也走了出來,冰冷著臉道:「李雲霄,你敢否認嗎?」

    李雲霄的目光從尓蕾尓梅,還有弦女的臉上掃過,看的三人都是一陣心頭慌亂。

    他冷笑道:「呵呵,我否認了嗎?你們三個都是見證人,當知我為何抓韓君婷。事情原委為何不言?」

    三人皆是臉色微變,面面相覷。

    孤姍姍喝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尓蕾沉吟了一陣,道:「是我們聯合北冥段決,設下埋伏想要擊殺李雲霄,結果反被他抓去了君婷。」

    孤姍姍怒斥道:「真是胡鬧!」

    駱春柔道:「姍姍長老,現在說什麼也沒意義,先將君婷救出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