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55章 天盟之戰(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55章 天盟之戰(3)字體大小: A+
     

    莫小川已經是銅鈴般的眼珠子再次睜大了分,這劍中老人即便是他想要聯繫,也根本無從著手,卻不想這樣簡單就被聆牧笛弄了出來。

    劍上人影顯得有些不耐煩,道:「什麼事?」

    莫小川怔怔道:「前、前輩……」

    那人影彷彿睡眼惺忪,睜開眼來,隨即一愣,盯著聆牧笛看了一陣,頓時渾身一顫,失聲叫道:「你……你……您是……您是……北域之王……聆牧笛大人!!」

    聆牧笛笑道:「哈哈,果然是莫景州,你也還沒死呀。」

    那殘魂愣了半響,看看莫小川,在看看李雲霄,隨即道:「大、大人您怎麼可能沒死?」

    莫小川渾身大震,莫景州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不過了,乃是黑鐵城莫家第一代先祖之名,在祖祠靈牌的最上方。

    而且更讓他驚駭萬分的是,以先祖之尊,竟然對眼前這人畢恭畢敬。

    聆牧笛道:「說來話長,能夠見到當年之人,實在是感慨良多。我看你魂力暗淡,飄忽不定,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吧。」

    那殘魂看了莫小川一眼,苦笑道:「所幸的是我莫家之人終於有人可以繼承這柄劍了。」

    聆牧笛道:「我最近學的一套魂煉之法,也許對你有用。」

    莫景州驚喜道:「大人的魂煉之術,必然高明至極。」

    聆牧笛道:「以你此刻的狀態,怕是不能離開此劍,待大戰結束后我再想辦法將你弄出來。」

    莫景州驚喜交加,連連道:「多謝大人。」

    莫景州激動的難以支持,原以為十萬年來就只剩自己殘存,不想見到當年戰友,而且還能延續自己殘魂,脫離天誅盪魔劍的束縛,一時間不知所措,在劍身上飄來飄去。

    聆牧笛笑道:「此刻殺敵,若是你有精力過剩的話,就多殺幾個吧。」

    「是,是,大人!」

    莫景州激動萬分,眼裡閃過一絲精芒,道:「小川,放開靈台識海,讓我控制你的身軀。」

    莫小川急忙照辦,這老頭一直以來不時的會蘇醒出現,提點自己武道修鍊,原本就是亦師亦友,現在才知道竟然是先祖,更不敢有半點違背。

    莫景州一下進入他體內,莫小川整個人的氣勢頓時發生了極大變化。

    「哈哈,好久沒有這樣開心過了,這次一定要殺個痛快!」

    「莫小川」大笑起來,右手握住天誅盪魔劍,頓時一股浩瀚偉力洋洋洒洒而出。

    他目光一轉,同時驚喜道:「是北圳南!還有大人您的青牛!」

    一股熱血在體內流淌,甚至忍不住的有淚花在眼中閃爍,「莫小川」抹了把眼淚,便狂笑數聲,直接沖入戰圈內。

    一道恐怖的氣息從天誅盪魔劍上升起,在空中化作吞天巨獸,咆哮而下。

    天盟之人越打越心驚,原本就久戰不下,內心不斷焦慮,現在又出來一個瘋子般的人,更要命的是那股劍威,浩浩蕩蕩,如荒古凶獸降臨,令人不寒而慄。

    許多天盟之人急切的偷望向遠處,兩位超凡入聖的宗主雖然略佔優勢,卻被人徹底纏住,根本分不出身來。

    北圳南和殷峙在互相鬥劍,兩人的身影幾乎無法辨識了,只有漫天劍影不斷射開,即便巡天鬥牛也插不進手,只能路,輻射過去,對殷峙造成一定影響。

    殷峙越打越驚,雖然對方的力量被自己壓制,在滿天劍氣下,對方的身軀早被斬中數百劍,傷痕纍纍卻始終不死。

    就連臉上中了一劍,被刺出一個窟窿來,連一滴血都沒,依然戰意不減,一劍似一劍的斬出。

    更讓他心驚不已的是,北圳南的劍芒下,每次都帶著絢麗的綠芒,十分好看。

    但武者的直覺卻讓他感到一陣心驚,只覺得那綠芒的危險程度更勝過劍氣,不敢冒然觸碰。

    而且那巡天鬥牛看似笨笨呆呆的站在旁邊哞叫,實則給他帶來極大影響,每次發憤施展全力要將北圳南徹底滅殺時,那牛就沖了上來,兩人都幾乎是不死身軀,再加上忌憚那綠芒,打了數千招后,變成了膠著不下的狀態。

    另外一端的車尤則沒這麼好運了,被景七和神煞屍傀逼住,越打越弱。

    若非他的真龍法身強悍,怕是早已被轟死,即便如此,那身上的龍鱗開始出現點點屍斑,並且擴大起來。

    「本座跟你們這兩個殭屍拼了!」

    車尤只覺得內心無比憋屈,怒火滔天之下,一劍斬出千疊峰,一劍斬出不落塵,兩股劍意無邊無盡,浩浩蕩蕩推出。

    景七和神煞屍傀都是應身而退,在那雙劍之威下,即便是兩人也不敢硬抗。

    但車尤雙劍斬出后,頓時勢弱,大口的喘息著,就連龍鱗上的鳩砂玄羽之毒都壓制不住了,擴散速度開始加快。

    李雲霄忙道:「還請大人掠陣,我去助老龍一臂之力。」

    聆牧笛道:「不,還是你掠陣吧,我去助他。」

    李雲霄愣了一下,眼裡閃過驚喜,畢竟以聆牧笛的身份地位,一向很少願意出手。

    聆牧笛笑道:「你才是主將。」

    他身影一閃,便沖入了戰圈中,直接出現在神煞屍傀的身後,一掌拍了過去。

    那掌勢下浮現出一片星雲,星光點點,好似無盡燦爛星空。

    神煞屍傀急忙轉身,口中吐出一團白色氣體,也是雙掌拍出。

    「砰!」

    兩股掌力震蕩,兩人都被彼此擊退。那白之的毒氣也散開,將聆牧笛罩了進去。

    然並卵,聆牧笛從白煙中走出來,滿身都遍布屍斑,他輕輕往身上一彈,那些屍斑盡數散去。

    景七面色大變,露出極度的震驚,神煞屍傀並沒有多少靈識,但也同樣瞳孔驟縮。

    除了李雲霄的魔氣外,他還從未見過有人可以抗衡鳩砂玄羽。

    即便李雲霄也只是和景七的二次導毒抗衡,神煞屍傀上的可是純粹的大滅絕五毒啊。

    車尤一身龍鱗,那可是十階的真靈之物,都已經被鳩砂玄羽腐蝕的不成樣子了,眼前這人竟然像灰塵一樣輕易彈掉!

    景七駭然道:「你是何人?」

    聆牧笛笑而不語,再次出掌朝神煞屍傀拍去。

    「嘭!」

    兩人再對一掌,同時被震開,似乎有些勢均力敵的樣子,聆牧笛身上再次染上屍斑,依然輕笑著彈掉。

    景七內心驚駭異常,知道這絕不是巧合,而是鳩砂玄羽真的拿對方沒轍。他看了一眼遠處的車尤,臉色一沉便朝聆牧笛攻去。

    車尤雙瞳微微一縮,手持雙劍便想再次攻上,卻聽見李雲霄傳音道:「你已身中劇毒,回來壓制毒性,否則麻煩就大了。」

    他略一沉思,看著聆牧笛在兩人圍攻下,也是不斷挨打,但他的身軀堅硬無比,無論景七如何攻擊,都始終破不開那神鍊鋼之軀。

    這才輕哼一聲,收起雙劍飛回到李雲霄身側,盤腿坐下開始療傷。

    李雲霄關切道:「如何?」

    車尤道:「都在龍鱗之上,想不到那毒性如此厲害,這鱗片可是龍之秘寶,十方神境的龍族流傳下來的啊。」

    李雲霄道:「那可是大滅絕五毒,即便是神境強者沾上也得死。你千萬小心別弄到體內去了。」

    車尤道:「放心吧,我的龍息之力不在你的魔元下,要清除這些毒素不難,只是需要大量時間罷了。唉,可惜了,可惜這次秘藏中沒有找到龍晶,否則本座可以瞬間恢復,將那兩個殭屍砍了!」

    李雲霄眉頭微微一促,道:「別說話了,安心調養吧。」

    他的目光始終在戰場上,聆牧笛的實力和車尤相差不大,但他仗著自己的神道領悟,和不死不滅之軀,雖然也是不斷挨打,但還是輕易將景七和神煞屍傀拖住了。

    天盟成員多半都有種崩潰的感覺,不明白自己遇上了什麼樣的敵人,內心的陰影面積無法計算。

    聆牧笛、北圳南、巡天鬥牛、鱷魚、惡靈、玄雷驚雲吼、葫蘆小金剛、這些都是打不死的……

    李雲霄望了一眼遠處高空中,那些聳立雲端的巨大存在。

    這次戰鬥勝敗的關鍵就是這些深海巨獸,那一道道的破界黑芒吐下來,轟入戰圈內,不斷的將勝負天平傾斜。

    水仙則是盤坐空中,雙手掐訣,渾身金光閃爍。

    她只是作為一個溝通的橋樑,鎖定那些天盟成員,讓深海巨獸的攻擊不至於落空。

    閏瓏叔侄二人早已經看得目瞪口呆,渾身冷汗。

    這般曠世的大戰,涉及的高手之強,高手之多,也是聞所未聞,兩人根本不敢靠近戰圈,以免被波及進去。

    李雲霄雖在原地一動未動,但神識始終覆蓋整個戰場,因為整個戰事的主謀——天者,至今未曾出現!

    天者布下如此陣勢殺他,自己不可能不來的。

    突然他神識一動,猛地回過頭去,只見水仙身邊悄無聲息的出現一人。

    那人穿著百花蝴蝶裙,面容嬌嫩,形象可愛,正是小紅,不知何時出現在水仙身側。而水仙依然雙手掐訣,卻是未曾發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