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42章 眾人之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42章 眾人之力字體大小: A+
     

    李雲霄想了一陣,便道:「好吧,你自己一切小心。」

    小紅握緊拳頭,笑道:「放心吧,小紅很努力的,一定不會輸。大哥哥也要加油哦,可別被小紅超過了。」

    李雲霄笑了笑,拍了拍她頭髮,便目送她一蹦一跳的跑入雲層里,消失在自己面前。

    戰艦地之背脊上,那排列了十二個名字的水幕中,傲無心的名字下突然出現了一塊令牌的符號,代表著成功破去了一個陣眼。

    「哈哈,是無心,我就知道冠軍肯定是我傲家的!」

    胖頭陀狂笑起來,跟瘦頭陀兩人手舞足蹈,不斷朝眾人做著鬼臉。

    絕天寒冷哼道:「你兩個能不能消停一下?才破一個陣眼,還有八十個呢,八十個,你們懂不?」

    胖頭陀冷哼道:「八十個又如何?無心能夠破去第一個,就證明他的實力最強,無論是在找尋陣眼還是破陣的能力,都無以倫比。」

    胖頭陀的話雖然有些牽強,但也不無道理,另外宗派之人都是沉沉的吸了口氣,盯著那水幕一眨不眨,都希望自己宗門弟子的名字下趕緊多幾塊令牌標記出來。

    殷峙道:「剛才那股恐怖的力量從雲層內傳來,莫非就是傲無心出手了?」

    眾人臉色都是微變,想起剛才那股震蕩,都是心中極不平靜。

    南丘雨道:「是何人出手不好確定,但竟然可以穿透這雲層大陣,激蕩在戰艦結界上還有這般強大,那出手之人的力量必然達到了超凡入聖。」

    韋詩詩驚道:「難道又是景七在殺人?」

    其餘參賽選手的宗門都是心中一緊,若是景七出手的話,瞬移符都沒用。

    南丘雨望著天空上那水幕,道:「應該不是。若有人被殺的話,令牌多半就毀了,一旦令牌毀去,名字就會直接變成灰色。」

    那胡玉弓的名字此刻就是灰色的。

    瘦頭陀叫道:「什麼道理嘛,難道不可以只殺人,不毀令牌?若我是景七的話,就楸過對方的令牌來,這樣你們就不知道是我殺的了。」

    胖頭陀大笑道:「哈哈,瞧你這智商。為何要搶令牌過來?這東西攜帶在身上,萬一破陣的時候把功勞記在了對方名字下怎麼辦?」

    「哎呀,對呀。」瘦頭陀一下恍然,道:「開始忘了提醒無心,萬一他這麼做了怎麼辦?」

    胖頭陀嗤笑道:「你以為無心跟你一樣蠢啊?」

    瘦頭陀大怒,吼道:「你這個該死的,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我蠢,一點面子也不給我,我殺了你!」

    他抬起拳頭就轟了過去,一點不留情,身後十餘人都被那勁風震的在空中翻滾。

    南丘雨臉色微變,橫跨一步,身軀就浮現在瘦頭陀旁邊,兩手掐住他手臂,「咔嚓」一聲就直接折斷了,那道拳風也就有始無終,自行散去。

    「啊!!」

    瘦頭陀痛的慘叫一聲,撕心裂肺,滿頭滾落大汗,睜大眼孔看著自己右手,已經被反向折成了銳角。

    胖頭陀大怒道:「南丘雨,你敢打我們!」

    這兩個瘋子雖然平日打起來絕不手軟,恨不能直接殺了對方,但遇到外敵的時候還是出奇一致的團結。

    南丘雨淡然道:「這只是小施懲戒,再胡鬧的話就是折脖子了。」

    兩人嚇得急忙縮了下脖子,不敢再鬧。

    穆庄道:「這兩個蠢物雖然胡鬧,但說的也並非沒道理。僅僅是破陣的話,不至於弄出那樣大的動靜,多半是兩人在爭鬥了。等會看看誰的名字下標記不增,那人就多半是掛了。」

    絕天寒看了他一眼,嘿嘿笑道:「穆庄兄,怎麼你一點也不擔心嗎?」

    「擔心?」

    穆庄眉頭一揚,古怪的看著他。

    絕天寒道:「剛才那力量的波動方向,很像是你家李雲霄去的方向,弄不好多半已經被人殺了。」

    穆庄呵呵笑了起來,道:「天寒兄么一說,我還真有些擔心了。李雲霄連景七的混沌玉棺都能輕易碾碎,這般實力在這十人中當屬翹楚,剛才應該是他出手殺人了。就不知這九人里他最恨誰。」

    穆鉦忙道:「這還用說,自然是假冒他之名的人了,若是有人假冒老夫,就算放棄武決不打,也得先殺了他才是。」

    「有理有理。」

    穆庄連連拍手,道:「鉦長老,你得仔細看看那個假冒李雲霄的名字下面,會不會有標記出現,若是一直沒反應的話,那我們就得做好給絕天大人賠罪的準備了。」

    穆鉦滿臉擔憂道:「這個罪多半得賠了,唉,這李雲霄怎麼盡惹事呢,一點也不消停。」

    絕天寒大怒,哼道:「也不知誰名下的標記會死著不動,等著看吧!」

    瀋陽潯突然抱拳道:「敢問南丘雨大人,若同為零標記的話,如何判斷勝負?」

    南丘雨看了他一眼,道:「自然是以離開雲海的時間為準,胡玉弓雖死,但他輸的比你晚,你自然是墊底的,他倒數第二。」

    瀋陽潯臉色有些難看,但不敢違背,稱道:「多謝大人解惑。」便躬身退下。

    雲海陣法之內,李雲霄飛了一陣,始終保持月瞳張望,在所見範圍中,竟然沒有發現異常。

    他飛了數個時辰,這才停下來,沉思不定。

    「這陣眼怕是『看』不出來的,南丘雨那個老狐狸在故意誤導我,但區區陣法,又如何難得住本少呢。」

    他五指一抓,天錘飛了出來,帶起一片雷霆落入掌心。

    隨後朝著空中猛然砸去,「轟隆」一聲,雷之摩訶古字在空中閃爍,李雲霄一道訣印拍出,喝道:「雷界!」

    一層青色的陰影從他身上散開,籠罩四極八荒。

    李雲霄則是盤腿坐下,開始感知雷之界力中的一切能量波動。

    片刻后,他睜開眼,一道劍氣從指尖斬出,射入千丈外的空間內。

    「轟隆!」

    劍氣斬在了結界上,一層七彩的光芒浮現,像彩虹般散開。

    李雲霄一下便瞬移過去,只見那彩光中懸浮著一塊白色如骨的東西,半個巴掌大小。

    他心中微驚,雖然此地陣眼極多,但鎮守之物也應該非凡才對,而此地所見的的確就是一塊獸骨而已。

    如果裡面真是獸骨的話,至少也是真靈級別的存在了。

    他猛地一掌拍下,那結界之力激發到了極限,異常絢麗燦爛,但仍然擋不住這掌勢,倏然爆開。

    那塊白色骨頭也落入李雲霄手中,仔細感知了一下,與自己所猜測的一般無二。

    他好生收了起來,這骨頭雖小,畢竟是真靈之物,也是極佳的術煉材料。

    有了雷界之力,找尋陣眼變得簡單了,大半天時間后,李雲霄便接連破了五六個,那些鎮壓之物全都是碎骨。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樣了,為了以防萬一……」

    李雲霄想了下,一個惡毒的計劃頓時在內心形成。

    他取出界神碑,將車尤等人都召了出來,將目前的狀況和計劃說了一遍。

    「什麼?只拖延不打殺?那還有什麼意思!」

    惡靈首先不願,滿臉抱怨的樣子。

    李雲霄想了下,其他人都有瞬移符在手裡,沒有超凡入聖之力根本破不開,便道:「若是你想殺的話那就殺好了,總之將這雲層陣內所見之人都拖住,不許他們破陣。待到我召喚你們的時候再回來。」

    「明白了。」

    車尤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本座正好去看看那吳大成,到底是何來歷!」

    他當先一閃,就消失在遠處。

    之後賓臣,北圳南,惡靈,蘇漣漪,玄雷驚雲吼,都相繼朝著四面八方而去。

    李雲霄突然心中一動,直接凌空一抓,從界神碑內脫出一條鱷魚來,冷冷道:「你敢在本少面前裝睡?」

    鱷魚「撲棱撲棱」的擺動著尾巴,一副害怕和討饒的樣子。

    李雲霄神識從它身上掃過,不由得大喜,那澎湃的力量覆蓋在滿是黑子的體表下,即便是他也一陣心驚。

    「哈哈,吃了那罡風巨靈,你應該恢復完整之軀了吧?」

    當年宋月揚城一戰,鱷魚被丁山取走了一半,導致實力大跌,後來李雲霄用神火補上,變成風火鱷魚,又給他煉了個黑子身軀,才讓實力恢復不少。

    現在吞噬了深幽水徑上的罡風巨靈,更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實力遠超從前。

    鱷魚拚命的點著頭,似乎在討好李雲霄一般。

    李雲霄拍了拍它額頭,道:「乖,本少不打你,你也出去執行任務,除了一個小女孩外,凡是見到不認識的,衝上去打就是了。」

    那鱷魚懂事的點頭,這才搖著尾巴,飛速離去。

    有這些人、妖、靈出去搗亂,李雲霄忍不住就要大笑起來,他得第一幾乎是鐵板上釘釘子了。

    頓時悠哉悠哉的在雲層里邁步,四處尋找陣眼。

    戰艦地之背脊上,絕天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甚至有些如死灰。

    那龍牙山莊李雲霄幾個字下面,始終沒有出現一個標記!

    絕天寒身後一對絕色雙胞胎美女也是臉色發白,隱約有些站不穩,其中一人更是雙肩微顫,似乎猜到了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