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702章 一劍斬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702章 一劍斬猴字體大小: A+
     

    真魔巨靈抬起手來,往那漆黑的星環內抓去。

    李雲霄渾身一顫,突然雙目中爆射出光芒來。他體內的元力竟然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被那巨靈抽走,幾乎無法控制了。

    「你妹的,怎麼回事!」

    他內心大驚,再這麼抽下去的話,幾個眨眼就要抽成人幹了。

    突然間渾身一顫,一道金光從胸前閃爍出來,一股浩瀚偉力澎湃而出。

    法則之鏈的虛光被牽動,只覺得胸腔處被人一根根抽掉肋骨,劇痛無比,豆大的汗珠從雙頰流淌下來。

    所有人看著他胸前一片金芒,伴隨著浩瀚偉力,還以為是什麼大招,都是警惕萬分。

    那海魔猴屍傀站穩身軀后,直接揚起兩隻手來,掌心一合,竟然成一道天然陣法,在上空散開。

    整個大海上變得詭異起來,彷彿竟有歌聲裊裊,催人心魄。

    「不好,這是……」

    穆鉦臉色瞬間發白,面如死灰,「海魔猴的天賦神通——海之樂章!」

    穆一通也是駭然道:「這猴子已是屍傀,怎麼可能施展出生前神技!」

    穆鉦眼珠子里透著幽光,驚懼道:「神技!真的是十方神技!」

    景七也是露出凝重和萬分驚喜之色,道:「屍傀雖然最大部分的保留了身前力量,卻根本不記得生前武技,只有極小的概率才能觸發。一定是海魔猴的意志被激怒了,這才觸發了神技——海之樂章。」

    整個狂暴的大海開始變得平靜起來,樂聲歡快的響起,如同無數精靈在海面跳舞,一片祥和。

    但所有人都知道山雨欲來,在這祥和的假象之後,將會是怎樣的一場狂風暴雨。

    眾人都是期許的睜大眼睛,顯得十分激動。

    景七和穆家兄弟也是捏了把汗,只不過心情完全不同。

    對穆家兄弟而言,雖然李雲霄與他們不同路,但喪命在海魔猴下的話,他們的命運也好不到哪去。

    那海魔猴掌心無數樂符跳躍,方圓數里之內的靈氣被頃刻間一吸而空。

    掌心之上的光芒越發明亮,照耀的大海波瀾粼粼。

    「吼!」

    在力量攀升到了極致,海魔猴猛地大吼一聲,掀起無邊波浪,所有人都被震得不斷後退。

    死灰一般的眼眸里,似乎閃爍出了一些精光。

    那雙掌之印,倏然轟下。

    頓時海天巨顫,無邊的力量澎湃而出,震撼人心。

    李雲霄此刻渾身顫抖,眾人都以為他在這一招神通下被壓迫的發抖,威勢尚且如此,一旦神通落下,怕是頃刻間粉身碎骨了。

    景七則是滿臉狂喜,這海魔猴激發了體內神通,回去再煉化一番,怕是威力又要提升一個層次。

    「想要藉機從我體內而出嗎?普大人。」

    李雲霄身軀顫抖道:「且不說你沒有力量突破封印,若是我被人殺了,你就永遠失去這一條脫困的通道了。而當世之上,除了我外,再沒有人知道你被困之所,你想永世長眠嗎?」

    在傳念之下,那股作祟的力量才平息下來。

    若是任由繼續抽取下去,怕是精血都要抽干,直接變成乾屍了。

    抽取之力消失后,李雲霄的顫抖立即停了下來。

    那真魔巨靈身上魔元翻滾,面容不斷變化,一會是帝之顏,一會是普之顏,但都面色冰冷,毫無表情。

    隨後一手抓入星環內,緩緩抽出一柄劍來,劍身形態恍惚不定,似乎有些不能凝形。

    真魔巨靈化作普之面容,抬起左手掐訣,一圈金光在指尖閃耀。

    那巨劍頓時被穩定下來,緩緩抬起。

    其上有十二福輪,飛速旋轉,發出「嗞嗞」聲好似千鳥嘶鳴。

    遠處的景七眉頭突然一跳,伴隨著內心震顫了一下,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蔓延全身。

    那柄怪異的長劍給他一種奇異之?,莫名的一陣心神恍惚。

    「怎麼回事?」

    他心中大驚起來,以他的修為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心無定見的情況。

    真魔巨靈舉劍直斬而下,口中輕喝道:「阿摩輪寶。」

    「轟!」

    空間似乎不可察覺的輕顫了一下,海魔猴的神通海之樂章突然凝固了一般,浩瀚巨力似乎被靜止住,竟不能落下。

    「轟隆隆!」

    劍威穿梭而去,一道道巨大的福輪化作光影旋轉。

    整個海天瞬間被斬成兩半,海之樂章也隨即崩碎,巨猴怔怔的站在那被劍力劈兩半!

    「嘩啦!」

    空間上一道巨大劍痕,貫穿千里之遠,直接將整個海天劃分成兩半,就像是彼此相望的兩片大海。

    劍痕漆黑一片,如同一條空間裂縫,橫貫在那,經久不滅。

    滔天海水在劍痕的邊緣咆哮,整個海域的流向徹底被扭轉。

    在這一劍下被湮滅的還有大批屍煞宗強者,腦子裡都沒明白怎麼回事,就直接上西天了。

    靜,詭異的寂靜。

    除了海浪的咆哮聲外,彷彿是一片鬼蜮,數百人影臨立在空中,卻沒有任何聲音。

    「嘩啦!」

    被劈成兩半的海魔猴,此刻才往旁側倒下,濺起浪花。

    那馱著島嶼的巨龜,也是突然間渾身巨顫,不動歸林內大片的建築倒塌,結界瞬間崩滅。

    隨後那龜屍開始緩緩下沉,往海底而去。

    那一劍只是從不動歸林的旁側斬過,並沒有真正劈中它,便引得這般效果。

    若是直接劈中……

    景七的臉孔變得極度煞白,完全不敢想象。

    剛才那根本不應該存在於天地間的一劍,足有將不動歸林斬成齏粉的力量!

    他身後影子一晃,一具玉石棺材出現在旁側,散發出碧綠斑白的氣息來。

    穆家幾人也是隨即回過神,震驚一波接著一波。

    幾人驚恐的重新打量了李雲霄一下,目光便落在那具玉石棺材上,艱難地驚呼道:「神煞屍干戚!」

    景七臉色異常凝重,如臨大敵的盯著李雲霄,那棺材上面不斷有陣光閃現而沒。

    真魔巨靈在一招后便化作點點魔元消散在大海上。

    李雲霄臉色蒼白如紙,通體金光閃爍不定的站在大海上,他的力量已經被普抽空,用來砍出剛才一劍,若非普的作用,他根本不可能凝聚出阿摩輪寶的真身。

    此刻的後遺症也是非常嚴重,徹底脫力了,丹田內一絲絲的微弱氣息,不滅金身在恍惚幾下后也恢復正常膚色。

    穆家幾人的衣襟早已被汗水浸透,驚恐的望著那具玉石棺材,神煞屍干戚在隱世世家中聲名極大,但即便如此……

    幾人轉念一想,又望向李雲霄,內心嘀咕起來。即便干戚再厲害,也不可能擋住剛才那一劍吧?

    那一劍之威已經深深的印烙在每一個心間,甚至刻入骨髓,根本揮之不去。

    對於屍煞宗的眾人,更是噩夢般的存在,多少同伴在反應都沒的情況下,徹底灰飛煙滅,死了幾多人現在都還不知道。

    「不關我事。」

    李雲霄提了口氣,無奈道:「是那海猴子先打我的,大家都看見了。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他轉身便在大海上邁開步伐,頭也不回的一步百丈。

    景七臉色發白,眼裡滿是掙扎。

    如穆家幾人的想法一樣,即便是神煞屍傀也扛不住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劍。

    可李雲霄力量消耗到了低谷,也是不少強者感應到了的。

    到底攔還是不攔,景七內心無比掙扎。

    若是放任離去,此人遲早是大患。可若是出手攔截的話,剛才那樣的劍勢只要他還能再出一劍,怕是神煞屍傀也得步海魔猴的後塵。

    「踏!」

    李雲霄的腳步停了下來,在海面上踏開一圈波浪。

    微微轉身回頭,哼道:「怎麼,不服?」

    景七剛剛縱身追上,立即停下腳步警惕起來,那具玉石棺被他橫著背在後背,與身材極不成比例。

    「哼,殺了我的海魔猴傀就想走?」

    「那你想怎的?」

    景七盯著他的雙眼,內心不斷沉了下去。

    透過李雲霄的眼眸,他看到的是一汪古井無波,沒有任何情緒波瀾。

    證明對方的內心無憂無懼,這是擁有極度強大自信的表現,他不知道李雲霄這自信從何而來。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方根本不懼再來一戰。

    「至少也得留下你的名字吧。」

    屍煞宗和穆家之人都是臉色微變,露出失望之色。

    景七明顯是服軟了,這一戰怕是打不起來了。

    穆鉦等人都是臉色凝重,不斷的互相交換眼神,尋思脫身之道。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本少之名——李雲霄。」

    「李雲霄……」

    景七喃喃念道了幾遍,道:「此名我記下了,你走吧。」

    他也果斷,下決定后便轉身回走,不再理會李雲霄了。

    李雲霄內心鬆了口氣,雖然他不懼再戰,但景七本身就是超凡入聖的強者,加上一具實力未知的神煞屍傀,以及眾多屍煞宗強者和數不盡的各種屍煞,必然是一場極度慘烈之戰,勝負難料。

    對方多半是驚懼自己那一劍,所以才心有忌憚。若是知道不可能再斬的出那樣的一劍,怕是二話不說就要動手了。

    李雲霄也不敢多留,道:「景七這個名字,我也記住了。」

    他的身影化作雷霆,一閃之下就消失在大海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