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92章 空間之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92章 空間之河字體大小: A+
     

    「嘿嘿,此鍾已在我手便是我的。」穆鉦嘿笑道。

    李雲霄冷冷道:「大人的意思就是逼我出手殺了你。」

    穆鉦臉色一變,警惕道:「你不會的。」

    「哦?大人何來這般自信?」李雲霄眉頭揚起。

    穆鉦嘚瑟道:「因為不敢得罪我穆家。一旦得罪穆家,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必然會被追殺致死,這世上還沒有人敢冒這個風險。」

    李雲霄突然覺得自己真是閑的無聊,跟他廢話這麼多幹嘛?

    「念在昔日之緣,將無情鍾交出便無事了,否則就是咎由自取,死路一條。」

    李雲霄最後提醒一句,便身體一閃出現在他面前,五指如鉤抓下,「咔」一聲五根指頭盡數插·入穆鉦右肩,竟是堅硬的金屬材質。

    「咔嚓!」

    用力一掰,整條右臂便被卸了下來,裡面全是傀儡結構,卻有一根根的經脈穿在裡面進行控制,也被李雲霄一下盡數斬斷。

    「嗞!」

    穆鉦還是能感覺到痛,驚駭道:「你、你真敢殺我,真要跟穆家作對?」

    「懶得理你。」

    李雲霄嗤笑一聲,便繼續去卸他的左臂。

    穆鉦再次嚇了一跳,這下是真的怕了,驚道:「瘋子!十足的瘋子,竟敢和我穆家為敵!住手,快住手,我給你無情鍾!」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他還是拋棄了身為穆家弟子的優越感,急忙妥協起來。

    李雲霄收回爪子,嘿笑道:「人都是比較賤的,非得死到臨頭才醒悟,但那時一般都晚了。不過你我交情匪淺,加上穆家這般強大我也不敢惹,就給你一次悔過的機會吧。」

    穆鉦鐵青著臉,道:「搶走無情鍾,李雲霄你給自己惹下大禍了!」

    李雲霄皺眉道:「還跟本少嘰里呱啦的啰嗦?」

    穆鉦道:「我只是好意提醒,你不是有一件鐘型玄器嗎,剛才破我的音波戰技,感覺得出威力匪淺,當不在無情鐘下。」

    李雲霄道:「我借無情鍾並非貪其威力,若真有那麼厲害,無情宗宗主也不會被你殺了。我只是想借用一下,去往深幽水徑。」

    「深幽水徑!」

    穆鉦驚道:「你去那九死一生之地做什麼?」

    李雲霄心中一動,道:「哦,九死一生?看來穆鉦大人對此地也有所了解,不知可否說上一二。」

    穆鉦恍然道:「難怪你非要無情鐘不可,雖然進入深幽水徑的辦法不少,但無情鍾卻是最為穩妥和牢靠的一種。這鐘內有水徑的絕對坐標,可以直接傳送過去。若只是借道的話,不如讓我送你過去,這樣無情鍾還是歸我,你我之間就當沒事發生,不需結仇。」

    似乎怕李雲霄不同意,他又補充道:「無情鍾雖可以精確的進入深幽水徑,但其法卻並非人人都會,而老夫正巧掌握著。」

    李雲霄沉吟了一陣,道:「若是如此那再好不過了。我與大人在兩界山內共抗外敵,可謂生死之交,實不該鬧得兵戎相見,是在下衝動了。」

    穆鉦心中冷笑不已,暗道:哼,你小子也知道衝動,差點要了老夫的命,這筆賬可沒這麼容易算,但臉上還是客氣的說道:「哪裡哪裡,也怪我說話太沖,又自以為是,才鬧出衝突來,說起來該怪我才是。」

    李雲霄暗想:你丫的也知道自己自以為是啊,簡直就是純傻·逼一枚,但臉上還是感動的樣子,忙道:「大人嚴重了,嚴重了。」

    兩人剛才還打的天翻地覆,大海蒸干,現在就跟沒事似的,稱兄道弟,一團和氣。

    李雲霄道:「不知大人對那深幽水徑知道多少?聽大人剛才所言,似乎還有另外的方法可以進去?」

    穆鉦古怪的看著他,道:「我倒是覺得奇怪,雲少去深幽水徑作甚?那地方十分古怪,似乎通向許多不可知的空間。」

    「許多?」

    李雲霄愣了一下,道:「深幽水徑不是當年極北小冰天的遺址嗎?」

    穆鉦道:「你也知道極北小冰天?莫非你去深幽水徑就是為了去此地?難怪了,距離深幽水徑最近也是最穩定的一個空間便是當年小冰天的遺迹。」

    李雲霄頓時來了興趣,熱情地拍著馬屁,道:「穆家果然非同凡響,連這些天武界的絕密之事都了如指掌,真是令在下嘆為觀止,自愧弗如啊。還望穆鉦大人多談一些內幕,讓在下去小冰天的時候少些危險。」

    穆鉦頓時高興了起來,捋著鬍鬚嘿嘿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一些秘辛而已,嘿嘿。深幽水徑就像是一條空間之河,雖然也有幾率通往它處,但太過危險,捲入進去那是必死無疑。而極北小冰天的遺址便是這條空間之河的對岸,跨越過去便可到達,安全係數很高的。」

    「空間之河?」

    李雲霄是第一次聽過這個概念,看來很多傳承下來的知識和智慧都掩埋在了歷史里,這些傳承數萬年的大世家倒是繼承了不少。

    「嗯,世上的空間其實都是銜接在一起的,這也是為何力量強大的時候能夠打破空間壁壘,直接傳送至另一處的緣由。」穆鉦解釋道。

    這個道理李雲霄自然懂得,他問道:「如此說來,深幽水徑也只是空間長河而已,大人之前為何說它九死一生?」

    穆鉦眉心一促,望著李雲霄,淡然說道:「因為這條深幽水徑直接通向你的目的地——極北小冰天遺址,那裡才是九死一生之地。」

    李雲霄奇道:「一處遺址,而且不知多少萬年了,有何危險的?」

    穆鉦道:「這我就不清楚了。」

    李雲霄心中暗罵不已,說的頭頭是道,一問關鍵就變得不清楚了,顯然是不想告訴他。

    穆鉦轉過話題,道:「你去小冰天做什麼?據我所知,那裡一片死寂和冰冷,萬物消沉,似乎沒什麼去的價值吧?」

    李雲霄直言不諱的說道:「大人應該知道極北冰精吧?」

    「原來是為了這東西。」

    穆鉦吃驚道:「遺址內多半還存有,只是萬難找尋了。而且此物雖珍貴,但並無多大價值,除非是……」

    穆家身為傀儡第一世家,對於各種煉器原料也是了如指掌的。

    「哦,除非是什麼?」李雲霄試探的問道。

    穆鉦眸子微凝,道:「這無數年來,需要用極北冰精鍊制的東西幾乎都找到了替代品,亦或者失傳了。但唯獨有一樣在古之時非常強大的金屬煉製需要此物,是不可替代的!」

    他眼中射出精芒,盯著李雲霄道:「你不會是想要煉製神鍊鋼吧!」

    李雲霄心中震驚,但還是打了個哈哈,道:「大人想多了,那神鍊鋼乃是十階之物,當今天下怎麼可能煉製的出來。」

    穆鉦懷疑的看著他,道:「雖難,但未必不可能。」

    李雲霄道:「哦,難道有人煉製出來過?」

    穆鉦臉孔抽搐了下,沉默起來。

    李雲霄吃驚道:「看大人的模樣,莫非真有人煉製出來過?」

    穆鉦哼道:「此事無需多談,我沒什麼可奉告的。若真要煉神鍊鋼,還是放棄吧。並不是有極北冰精就可以的,差得遠呢!」

    李雲霄觀看了凌牧笛煉製的全過程,自然知道其中難度。只是看穆鉦的樣子,還真有可能有人煉製過,並且那人定然是穆家之人。

    他不由得對穆家再次高看了幾分。

    想起萬一千曾經對隱世世家的實力估算,怕是多半不假。

    穆鉦道:「我此刻傷勢過重,待恢復一些再施展無情鍾送你過去,但必須在貪食蛇的那片海域上才行,因為那裡是兩個空間重疊之處,需要的傳送之力最小。」

    李雲霄突然瞳孔驟縮,驚道:「不好!我的同伴還留在無情宗內,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穆鉦嘿嘿笑道:「你覺得呢?他們宗主被我殺了,多半會以為咱們是一夥的。」

    李雲霄臉色難看起來,道:「大人還請隨我一道回去,等救出了同伴就直接傳送。」

    穆鉦道:「可我身上的傷……雲少下手可真狠哇。」

    李雲霄臉色難看起來,冷冷道:「這點傷還難不倒大人吧,若是大人不同行,直接跑掉了的話,我去哪裡找人?」

    穆鉦不快道:「雲少就這樣看待我的人品?」

    李雲霄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大人先找個地方療傷,那無情鍾就先交給我保管。我就在那片海域等候大人。」

    穆鉦有些為難,不想將無情鍾交出,但李雲霄已經沒有耐性了,想到袁高寒四人頓時有些心煩,眼中不斷射出冷芒,令穆鉦有些心虛。

    「也罷,此鍾便暫且先放雲少這。」

    不得已,他終於取出那鍾,如同鈴鐺大小在掌心,呈現一片藍色。

    「不過雲少切記,千萬別亂用,否則傳送錯了地方那是十死無生!」

    他怕李雲霄直接自己走了,千叮萬囑起來。

    李雲霄道:「知道。」

    一把將藍色小鍾抓過,身影一閃就化成雷電遁走,眨眼間就消失在大海盡頭。

    穆鉦臉色上神色變化不停,沉思了良久,終於取出一件傳音器來,將本地發生之事盡數傳回穆家,並且要求增派人手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