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90章 宗主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90章 宗主之死字體大小: A+
     

    「是!」陳箐羽一臉受教的樣子。

    袁高寒這才問道:「深幽水徑的空間節點在哪?」

    藍衣男子含不清楚的說道:「不知道。」還一邊搖手晃頭。

    「嗯?還這麼倔強?」

    李雲霄啞然笑道:「這些隱世宗門都退化到不懂道理,不講道德的程度了嗎?再跟他們將點道理,道德。」

    見陳箐羽又要動手,藍衣男子嚇的眼淚都出來了,連忙揮手道:「我真是不知道,嗚嗚嗚。」

    袁高寒一下制止了陳箐羽,詫異道:「這深幽水徑到底是怎麼回事?」

    藍衣男子支吾道:「那是本門的放逐之地,凡事有重大過錯的弟子都會被放逐進去。一旦入內,就再也出不來了。」

    李雲霄道:「放逐之地?那至少知道怎麼進去吧。這兩個空間不是會有相互交匯的時候嗎?為什麼進去了就出不來?」

    藍衣男子摸了摸嘴巴,止住了血,道:「本門的無情鍾可以將人直接送入深幽水徑,但卻無法帶回來。兩個空間的確會有交匯,卻有力量限制,掌握了五階規則的力量便無法穿透兩個空間屏障。」

    李雲霄頓時明白了過來,如同當初的須彌山一樣,壓制了穿越者的力量。

    袁高寒望了過來,道:「雲少,若是我們進去的話,有幾分把握可以出來?」

    李雲霄道:「沒有嘗試過說不準,但應該難不倒我等才是。」

    袁高寒道:「嗯,即便有難度也是要進去的。這位朋友帶路吧,我們要借你們的無情鍾一用。」

    「什麼?這……」

    藍衣男子愣住了,從未遇上過這等情況,一下不知如何處理了。

    陳箐羽喝道:「還不帶路,又想讓本座跟你講道理嗎?!」

    藍衣男子打了個激靈,心想不帶路多半得死了,帶路進去頂多受一頓責罰,兩害相權取其輕,於是將兩根手指放在嘴裡,吹起哨音。

    貪吃蛇立即擺動了下身軀,身上的花紋竟然跳動起來,一陣眼花繚亂。

    李雲霄等人只覺得空間開始恍惚,好像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在身體四周流動,隨後眼前景象一變,完全開拓起來,竟置身一座巨大的烽火台上,腳下是一座空間陣法。

    袁高寒看了幾眼那陣,道:「這陣法的作用便是銜接貪吃蛇的空間之力,這座烽火台便是連接內外部世界的哨崗吧。」

    烽火台高百丈,一目望去,下方零星遍布建築,雖與現代風格有些迥異,但的確具備了中型城市規模。

    李雲霄道:「那無情鍾放在何處?」

    藍衣男子一愣,彷彿不可置信,怔怔道:「你們、你們真的要搶無情鍾?」

    李雲霄呵呵笑道:「不是搶,是借。」

    藍衣男子搖頭道:「那是鎮派之寶,宗門一定不會出借得。」

    李雲霄拍了拍他肩膀,道:「放心,我們跟他講道理,講道德,他會借得。」

    藍衣男子:「……」

    袁高寒突然說道:「這方空間全都是你們無情宗的人嗎?」

    藍衣男子搖頭道:「還有無相宗和歸家,一共是三足鼎立,只不過我無情宗勢力最大,這連接外部的烽火台也是無情宗掌控,另外兩家想要進出必須我們同意。」

    他臉上頗為得意,道:「在隱世宗門內,我們無情宗的實力也是可以排進前十的。」

    「前十分別是哪些門派?」李雲霄一下來了興趣。

    藍衣男子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職責只是負責守護進出入口,其它隱世世家也和我們一樣,都有自己的藏身所,很多根本叫不出名字。我只是上次聽宗門長老這般說的。」

    李雲霄無語,揮手道:「算了,帶路吧,去找無情鍾。」

    「帶、帶路……」

    藍衣男子一下傻了眼,若是帶路過去,怕是直接當叛徒處置了,他指著遠一片建築道:「那座最宏偉的便是宗門所在,頂上便是鐘樓了。」

    李雲霄凝目望去,果然看見一座小巧的鐘樓,被陣法禁止護住,但他的靈目之下隱約可見鍾型玄器。

    「好,我們走。」

    李雲霄鎖定了目標,幾人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往那鐘樓而去。

    藍衣男子看著他們離開,立即取出一塊烽火牌,猛地打入訣印。

    頓時一道璀璨的絢光衝天,在整個城池上方炸開。

    「轟隆!」

    聲音震蕩整個空間。

    「不好,有外敵!」

    城內四處傳來驚呼,幾個眨眼下便有數十道光芒衝天而起,而且不斷增加。

    「我艹,被算計了!」

    陳箐羽驚怒一聲,道:「早知不如殺了那廝!」

    李雲霄道:「別****了,趕緊借了無情鍾走人。」

    一下數百人從四面八方湧來,速度雖不快,但也很快將至。

    李雲霄停下身子,猛地吸了口氣,周天靈氣一下湧入他肚中,一股狂野霸道的威壓不斷溢出,袁高寒等人都是心驚不已。

    「嗚嗚!」

    一道吭聲從他口中噴·出,幾乎要化形成龍,衝上高空猛地炸開,震向四方。

    「轟隆隆!」

    整個城池都劇烈顫抖起來,那數百身影一下被震落不少,還有更多的直接捲入音波內,推送至遠處。

    北海水中,貪吃蛇的身子也忍不住的劇烈抽搐,將海水攪的天翻地覆。

    巨大的水花不斷從海面炸開,天空中逐漸積雲,暗沉下來。

    李雲霄一吼后,再次向鐘樓衝去,四周之人都被震的七葷八素,一時間竟追不上來。

    「當!」

    突然一道清脆的鐘聲在樓內響起,杳杳傳開。

    幾人的身體突然一滯,強大的空間之力席捲而來,四周的建築不斷消失在!前,被傳送無蹤。

    但幾人都是實力強橫,各自掐訣下,那音波在身體上蕩漾,不斷扭曲空間,始終不能將人帶走。

    「嘭!」

    鐘樓內傳來一聲爆炸,隨後一道巨大的光芒衝天。

    李雲霄抬頭望去,那光芒內一座巨大的古鐘虛影,一道身影屹立在鐘身上。

    「那是……」

    他一驚,手中訣印一變,瞬間化作雷霆沖了進去。

    只見鐘樓內一片狼藉,所有東西全都成了齏粉,一名華衣男子怔怔的站在地上,胸口破開一個大洞,鮮血還汩汩的流,顯然剛死不久。

    穹頂已經被完全炸沒,那道巨大的光芒沖霄后,很快散去。

    在長空上出現一道人影,腳踩古鐘飛行。

    「嗯?」

    那人也是愣了下,回眸往下望去,雙眸中一片死灰,卻有精光透出,「那是……」

    「雲少,怎麼樣!」

    袁高寒等人也隨即沖了進來,看著眼前一片狼藉驚問道。

    李雲霄沉聲道:「被人搶先了,追!」

    他當即瞬移出去,一下就衝上萬米高空,隨後化作雷霆往那身影追去。

    袁高寒等人大驚,而此刻無情宗之人也都瞬間沖了進來,圍的水泄不通。

    四人臉色一變,暗道不好。

    「宗主大人!」

    幾名髭鬚亂飄的老者悲愴的大呼起來,朝那死去的男子拜去。

    「宗主,宗主大人啊!」四周一片哀嚎和慘叫聲。

    袁高寒四人頓時感受到了濃烈的殺氣,幾乎凝成實質在上空飄蕩,將他四人圍住。

    「你們是何人?與我無情宗何仇何怨!」

    一名老者渾身顫抖,但還是強壓住內心的悲傷,咬牙怒道。

    袁高寒解釋道:「我們進來的時候貴宗宗主就已經死了,我一名同伴已經追兇手去了。」

    那老者冷笑道:「哈哈,當我們無情宗的人都是傻子嗎?進來就已經死了?」他目光落在華服男子的屍體上,寒聲道:「傷口剛剛收縮,顯然是你們進來的時候才被殺的!」

    四周無情宗人都是義憤填膺,殺氣越來越重,如山一般壓過來,「殺了他們報仇」的聲音此起伏彼,氣氛異常凝重。

    袁高寒不慌不忙,道:「對,所以我一位同伴追兇手去了。你們想想,以貴派宗主之能,我們怎麼可能剎那間得手,未免太高估我們了吧!」

    「這、這倒說的也是……」

    不僅老者愣住了,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他們對自己宗主的實力是異常有信心的。要說被人瞬殺,打死他們也不信。

    袁高寒繼續說道:「而且我們未進來前,就聽見了無情鐘聲響起,諸位也應該聽見了吧。

    老者沉吟道:「那你們是何人,從何而來?」

    「這個……」

    袁高寒訕訕道:「此事說來話長,我們的確是外來之人,但沒有絲毫惡意。」

    「大長老不要聽他們狡辯,這幾人就是來搶無情鐘的,宗主大人之死多半也與他們有關!」

    一聲高呼從人群後傳了過來,隨後一道藍光閃爍,那藍衣男子出現在鐘樓內,悲憤道:「大長老,信號就是我放出去的,也是這些人要殺貪吃蛇,並且以同門的性命相邀,逼迫我帶他們進來的!」

    「我有罪啊,大長老!我對不起宗門,不該為了救七位同伴性命而帶他們進來,請大長老賜我罪吧!」

    藍衣男子捶胸頓足,一副哭天搶地。

    袁高寒四人看得無語,也知道他是為了開脫自己,所以把自己幾人說的齷蹉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