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81章 逆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81章 逆轉字體大小: A+
     

    北冥段決也是心情沉了下來,神霄宮眾人的力量完全?壓制住,若是不能突破的話,怕是要殺李雲霄就難了。

    此刻他也不想過多消耗氣力,畢竟螳螂撲蟬,還有黃雀在後,他可不想為他人做嫁衣。

    所有人的關注點都落在了一劍同心陣上,十三名神霄宮強者連環攻擊下,萬一千和蘇漣漪已經成了強弩之末,滿身是血。

    「飛揚,快救救我們!」

    萬一千求救起來,眼中一片焦急。

    他此刻完全是不顧傷勢,催動著一件羅帳似的玄器,在上空飛舞,但也已是千瘡百孔,岌岌可危。

    漫天劍芒不斷壓下,穿透那羅帳斬在他二人身上,苦苦支撐。

    李雲霄拍了下牛背,道:「上。」

    巡天鬥牛邁開步伐來,往劍陣方向移去。

    韓君婷和弦女一下驚怒不已,手中攻擊更加凌厲,斬在九天都錄大羅環上,不斷迸射出光芒。

    李雲霄取出界神碑,掐訣一點,往光圈外射去,道:「這兩個婦人交給你們。」

    化出的三道身影分別鱷魚,玄雷驚雲吼,還有惡靈。

    惡靈在紅月城一戰中,奪取了妖族八部之丑妖族族長安的身軀,長時間以來不斷的融合和修鍊,已完全融成一體。

    玄雷驚雲吼在吞噬雷虎火豹的雷獸后,也踏入了九階,狂野的妖氣衝天,身上還不斷閃爍著金色雷光,威勢驚人。

    鱷魚更是醜陋至極,一看就令人心底發寒,本身由兩種絕強元素組成,依附在無數黑子上,全身密密麻麻的黑點,更是毛骨悚然。

    三道身影顯化出來,攔在弦女和韓君婷身前,當即將兩女嚇了一跳,忍不住的後退。

    「嘿嘿,本大爺得到這幅身軀后,還沒好好用過呢!」

    惡靈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妥妥的九星巔峰妖力,捲動天上氣象萬千。

    而且他留下了之前龍族身軀的那柄斧子,後來又死皮賴臉的找袁高寒淬鍊了一番,此刻拿在手中更加威猛狂野。

    「臭婆娘,吃本大爺一斧!」

    他的身軀一晃,就出現在弦女上方,猛地斬下。

    弦女大驚之下將一拍古琴,無數音律化線纏繞上去,也無法束住他的巨力。

    「錚!」

    那巨斧劈在古琴上,七根弦不斷震顫,發出靡靡顫音。

    更是有一道斧痕落在琴身。

    「啊!!」

    弦女盯著那道斧痕慘叫一聲,彷彿比斬在她身上還要痛苦,雙眼一紅都落下淚來。

    惡靈瞪大眼珠子,哇哇大叫道:「什麼破斧子,袁高寒那老兒騙我,一把木琴都斬不斷!等回到界神碑里,我要去砍了那老兒的頭,居然敢騙我!」

    他仰天大叫幾聲,更是提著斧頭亂砍下去。

    弦女嚇得急忙報琴飛逃。

    在惡靈出手的瞬間,玄雷驚雲吼也直接化雷,朝著韓君婷撲了過去,帶起漫天金色雷電,聲勢滔天。

    韓君婷臉色異常難看起來,這雷獸和惡靈都親眼見過,特意是那惡靈,更是親眼見他奪舍妖族丑部安的身軀,想不到竟能完全融合,天衣無縫。

    更讓她頭疼的是,安的身軀幾乎是不死之身,可以斬斷再生。

    一下子多出這麼三個強敵,讓她的信心也大為崩潰。

    北冥段決也嚇了一跳,內心湧起不好的預感。

    如此一來,神霄宮的力量被完全壓制住,而且天知道李雲霄的聖器里還有什麼東西。

    就在他凝思的時候,車尤突然一道劍氣如虹,橫掃而來有如千峰萬浪,層層疊疊,無窮無盡。

    仿如十萬大山之力凝聚於這一劍下!

    「千秋峰!」

    北冥段決大駭,急忙右手臂一轉,一層冰盔覆於手臂上,綻放起寒光,隨後單手握拳轟了上去。

    一圈圈的玄陰寒氣從拳臂上散開,無窮拳威轟在那劍勢上!p

    「轟隆!」

    那冰盔瞬間崩碎,劍浪捲起風波,將他一下吸入其內。

    北冥段決的身體不斷在風暴內翻滾,但卻始終雙手掐訣,一道罡氣護在周身。

    整個人並沒有亂,靜靜的盯著風暴外的車尤,再也不敢分神觀戰它處了。

    車尤見偷襲一招無果,咧嘴一笑后打了個哈哈,繼續有一招沒一招的表演性的攻擊起來。

    壓制住弦女和韓君婷后,李雲霄騎著鐵牛奔赴劍陣。

    巡天鬥牛脖子一轉,頂上空的九天都錄大羅環瞬間飛了出去,往那劍陣上壓下。

    「砰砰砰砰!」

    無數劍光湧起,盡數斬擊在大羅環上,迸射出無數劍芒。

    萬一千和蘇漣漪的壓力頓時大減。

    兩人一下縮小戰圈,將防禦退了回來,一邊拚命吞丹療傷,一邊支撐著戰圈等待救援。

    李雲霄道:「一劍同心,果然有些麻煩呢,但只要將你們擊散就不能同心了吧。」

    為首一女子冷哼道:「我十三人演練此劍陣三十餘年,早已同心同力,我倒很想知道你有何辦法讓我們不同心。」

    李雲霄不說廢話,直接扔出兜率天峰,在空中不斷變大,一下有三四畝的大小,往那劍陣上壓了過去。

    「不好,快退!」

    為首的女子大驚,剛才親眼見到此物壓碎九重天波樓,哪裡敢硬扛。

    「哞!」

    巡天鬥牛腳下猛地一踩,無數青光輻散開,將最近三名女子的腳下黏住。

    那三名女子大驚,猛地掙脫開來,卻見大羅環從空中落下,瞬間將她們罩了進去。

    「轟!」

    巡天鬥牛往前踏出一步,九天都錄大羅環劇烈震顫了一下,就像是被它踩在腳下般。

    裡面的三名宮裝女子也是震得七葷八素的,都傷了內腑,吐出血來。

    那兜率天峰並沒有砸下,只?李雲霄虛晃一招,瞬間就收了回來,道:「再來一腳。」

    「轟!」

    「轟!」

    「轟!」

    巡天鬥牛再次抬起腳,連踩三下。

    九天都錄大羅環三下連震,裡面的三名女子大口噴血,臉色變得極為慘白,氣若遊絲。

    其餘十人頓時驚呼起來,一下怔怔的站在長空上,亂了分寸。

    三十餘年來她們都是同進同退,就為了苦練這劍陣,現在一下缺了三人,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萬一千和蘇漣漪急忙跑了出來,躲在巡天鬥牛背後,狼狽不已。

    萬一千怒吼道:「飛揚快殺了這三個賤人,再殺那十人!」

    李雲霄道:「我畢竟和神霄宮頗有淵源,放了她們三個吧。」

    巡天鬥牛「哞」的長叫了一聲,九天都錄大羅環瞬間飛了回來,套在脖子上一閃而沒。

    神霄宮眾女的心一下跌落到了低谷,劍陣一破,她們徹底失去了反敗為勝的機會,而且弦女和韓君婷此刻都落在下風,危險異常。

    「都住手吧。」

    李雲霄出人意外的叫了一聲。

    眾人都是眉頭微皺,但還是十分聽令,就連惡靈殺的興起,也退了回來。

    北冥段決臉色陰沉的厲害,站在長空上冷冷地看著。

    李雲霄道:「我與神霄宮之間的淵源就不用說了,但說到底也是我和紅顏之間的私事,你們這些賤人激動興奮個毛?看在紅顏的份上,我不殺你們,除了韓君婷必須留下外,其餘之人都滾蛋!」

    眾女都是一震愕然,想不到李雲霄會放了她們,韓君婷卻是臉色蒼白,面如死灰。

    尓蕾抱拳道:「飛揚大人寬宏大量,實令我等慚愧。但君婷乃是宮主大人愛徒,希望大人也能一併大赦。」

    「不可能!」

    李雲霄冷冷說道。

    若非韓君婷數次三番的想要殺他,此時此地他還真想放對方一命,讓神霄宮這些人早點滾蛋為上。

    畢竟四周還有多少危險他也不清楚,能盡量少點敵人才是明智之舉。

    但韓君婷已經多次犯到他底線了,勢必要留下!

    尓蕾臉色難看起來,似乎十分堅定,道:「若是君婷不能放,那我們也不走,只能殊死一戰了!」

    她目光往虛空中一掃,冷冷道:「想要撿便宜的諸位,若是我們神霄宮和段決大人退卻了,你們還有便宜撿嗎?」

    李雲霄慢條斯理的悠悠說道:「我不知道周圍藏了多少人,但既然沒有出來,本少也就當做不知。若誰敢現身出來的話,那便是本少大敵,就算今日不殺你,這筆死賬也得記著,等我衝破武道桎梏后再回來殺你!」

    他的話和尓蕾爭鋒相對,都是傳給那些隱藏的強者聽的。

    天空中一片靜悄悄,顯然都在猶豫不決。

    「在下先露個臉吧。」

    突然一道清波在空中盪開,浮現出一道透明的符文,緩緩化作流水消失,數道身影頓時浮現而出。

    李雲霄瞳孔驟縮,道:「化清隱身符,難怪我的神識都察覺不出。」

    出現的三人他有些眼熟,卻一時想不起何人,但多半也是曾經威名赫赫的存在。

    那人現身出來后,便抱拳道:「破山谷仲鴻見過諸位大人。」

    「破山谷?北域十大門派之一,難怪本少也覺得有些眼熟。」李雲霄一下便想了起來,隨後臉孔一沉,冷笑道:「就憑你這渣渣也想取本少性命嗎?」

    仲鴻忙道:「當然不是。在下並非沖著雲霄大人來的,而是為了萬一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