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78章 偷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78章 偷襲字體大小: A+
     

    「保密?我相信死人才會保密。」

    韓君婷眼裡儘是冷笑,道:「況且二位身上攜帶兩大會的資源和重寶,我若是得來,星月齋將會更為強大,甚至和天元商會一拼呢,我也就不用屈居丁山之下了。」

    萬一千和蘇漣漪都是臉色蒼白不已,已經感受到四周劍陣上傳來的陣陣殺意了。

    弦女突然說道:「君婷,似乎有古怪。」

    韓君婷身軀一震,道:「怎麼了?」

    弦女指著地上李雲霄的無頭屍,道:「李雲霄雖然現在實力有限,但畢竟曾經是封號武帝,真的這樣容易就殺了嗎?」

    韓君婷面色沉凝,道:「新延城內他硬接丁山兩招,不死就已經是奇迹了,現在肯定是重傷在身,我們的布置又天衣無縫,輕易殺他不是很正常嗎?」

    弦女聞言,臉色並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有些蒼白起來,道:「那剛才我斬掉的他的頭顱,哪去了?」

    韓君婷臉色瞬間發白,一種不好的感覺在內心蔓延,神識急忙散開,果然四周之下都沒有李雲霄的頭顱。

    按理剛才一劍斬下去,腦袋飛掉了也應該掉落不遠才對啊。

    「弦女小心!」

    突然空中傳來一聲厲吒,一股排山倒海之力推出,瞬間拍在弦女身上將其震飛。

    隨後毫無徵兆的劍芒浮現,將弦女之前所立空間斬成兩截。

    劍芒浮現紅光一閃,一名單手握劍的紅色宮裝女子出現,眼中一片驚色。

    「哦,是尓蕾長老,就連你也要殺我了嗎?」

    冰冷的聲音響起,李雲霄的身體剎那間浮現出來,就在尓蕾身前,一掌拍了過去。

    頓時風雲驟起,天地變色。

    韓君婷和弦女都是臉色蒼白,忍不住的心中顫抖,剛才那天衣無縫,根本不可能失敗的一擊,竟然失敗了!

    「大風雲掌!」

    尓蕾大駭,雙手飛速掐訣迎了上去,同時身軀暴退,口中急切的大喝道:「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李雲霄莫名的心中一顫,一股許久都未曾出現過的死亡氣息浮現在心間,好像有一種馬上就會大難臨頭的感覺。

    他大駭之下,顧不得再推掌向前,而是急忙收回手來,身軀瞬間化成金色。

    三頭六臂法相顯化出來,立即掐訣結成一道結界之光。

    魔天鎧甲也自行飛出,覆蓋在身體上。

    此刻,就在身邊的翡翠屏風一下溶解開,裡面竟藏有一道身影,頃刻間翻手為掌,隔著幾尺的距離凌空拍來。

    「吾道有涯!」

    竟是北冥玄宮的天外三式第一招!

    「轟隆!」

    一股山嶽般的巨力轟在結界金光上,一閃便盡數壓碎。

    那浩瀚無邊的玄陰寒氣突破而下。

    李雲霄大駭之下六臂掐訣,猛地轟了過去,打出漫天拳影。

    但在玄陰寒氣下,竟穿透他的肌膚,開始凍傷奇經百脈。

    拳力頓時受到影響,一下變慢起來。

    「轟隆!」

    那澎湃的掌勢凌空變化,透過無盡寒光,那人身影摶動,周身浮現出無數異象奇景。

    吾道有涯一掌憑空提升了數倍威能,化成第二式翩若驚鴻,漫天寒氣似星雲流轉,彷彿不該存於世間的一招,臨空降世!

    「嘭!」

    李雲霄的拳影盡數被壓碎,魔天鎧上暴出無數黑色花紋,整個鎧甲竟然脫體而出,首次化成巨魔的形態,裡面傳來千萬咆哮聲。

    然並卵,魔天鎧化形后瞬間就被壓制下去。

    那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李雲霄胸膛,一口灼熱的血噴了出來,李雲霄氣勢瞬間跌落,暴退數百丈才止住身形。

    「好強,硬接我二式竟然不死。難怪丁山的兩招你都不放在眼裡。」

    寒氣慢慢驅散,那人的身影顯露出來。

    一身白色羅衣,頭髮以玉簪束起,寒氣漸收,化作淡雲在周身流動。

    「北冥段決!」

    萬一千驚呼起來,臉上深深的震驚。

    蘇漣漪同樣心驚肉跳,駭然看著那道偉岸身影,透著陣陣寒氣,相隔許遠都讓她一陣膽寒。

    「見過段決大人!」

    韓君婷終於反應了過來,急忙上前拜見。

    弦女和尓蕾也上前行禮,空中還微微一晃,又出現一名粉色紗衣的宮裝女子,與那兒蕾竟有幾分相似,上前道:「尓梅見過段決大人。」

    北冥段決道:「不用多禮。」

    神霄宮一乾女子這才欠身而起,站在北冥段決兩側,俱是目光複雜的看著李雲霄。

    「北冥段決,你身為一宗之主,竟行這偷襲之事!」

    萬一千按捺住內心的極度震撼,憤怒的低吼道。

    北冥段決瞥了他一眼,似乎極為不屑,道:「傲長空在新延城上,還受你指使偷襲了凌白衣一拳,本座偷襲兩式又算得了什麼。」

    萬一千竟然一下無語了。

    北冥段決抬起手來,指著李雲霄道:「古飛揚,想不到天盪山脈都要不了你的命,還給了你天大機緣。但今日你還能逃嗎?」

    李雲霄此刻內息極為混亂,大片的經脈被凍死,無法運轉,一動真元便咳出血來,就連說話都做不到了。

    尓蕾道:「這古飛揚極為厲害,君婷和弦女天衣無縫的布置都被他看破。若非段決大人在此,怕今日又讓他逃了。」

    北冥段決道:「古飛揚身懷月瞳,能夠窺視所有真實,想要騙過他的確很難。虧的你們神霄宮有這面青蓮翡翠屏,能夠屏蔽一切神識,否則還真不好偷襲呢。」

    他絲毫不以偷襲為恥,反而得手后沾沾自喜。

    兒蕾有些心疼的看著滿地翡翠碎片,道:「這塊屏風宮主大人十分喜歡,我們偷拿出來弄損毀了,今後不知如何交代好。但只要能殺了古飛揚,拼著被宮主責罵也是值得的。」

    「呵、呵呵。」

    李雲霄吞了大量的各種丹藥和天材地寶后,傷勢才逐漸壓制,就忍不住冷笑起來。

    不滅金身在儘力吸納體內玄陰寒氣,轉為自身力量,但效果極弱,短期內只能讓傷勢穩住不惡化。

    「其實段決大人完全不用躲在翡翠屏里,就憑這臉皮就足以隔絕一切神識了。」李雲霄挖苦起來。

    「哈哈,古飛揚,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北冥段決不怒發笑,道:「能得破軍武帝誇讚,誠惶誠恐,但這般榮譽有些過獎了。」

    李雲霄一陣無語,本想再挖苦幾句的,但知道不會有作用,也就索性閉嘴了。

    此刻嘴巴還有大用,全都塞的滿滿的天材地寶,囫圇吞棗的就咽下去,能補一點是一點。

    北冥段決輕笑道:「怎麼,不用激將法拖延時間了?你體內中了我玄陰真氣,不死已經是萬幸了,想在短時間內壓制傷勢都不可能,拖得越久反而越糟糕。」

    他怎麼也料不到李雲霄的肉身會有那樣變態,瞬間就壓制住了傷勢,現在不顧一切的吞丹恢復。

    李雲霄嘴巴里塞的滿滿的,慢條斯理的說道:「既然如此,不如就讓我拖上個二三天,讓我寒毒發作而死如何?」

    「呵呵,好主意。不過二三天太久了,本座沒那個耐性。」

    北冥段決道:「據說你的聖器中藏有一名龍族高手,讓他出來吧。若是實力足夠,也許能拖個二三個時辰也說不定呢。」

    李雲霄白了他一眼,道:「你說讓他出來就讓他出來,那他多麼面子?你算什麼鳥東西。」

    尓蕾哼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送你上西天了!」

    她手中長劍一橫,一道紅影閃過長空,就刺了上去。

    劍勢非常之疾,直取咽喉。

    李雲霄內心萬分凝重,尓蕾尓梅都是神霄宮實力超強的長老,以前跟隨曲紅顏左右,多次見過,知道實力不俗。

    還有遠處困住萬一千和蘇漣漪的劍陣,也是神霄宮極為厲害的一劍同心陣,由十三人布下,同心同力,配合無間。

    在當前這形勢下想要反敗為勝幾乎沒有可能,只能想盡辦法脫身為上,而恢復一定力量則是能否走脫的關鍵。

    想到此處,頓時將車尤、北圳南還有賓臣都召了出來,將眼前形勢瞬間傳念告知他們,道:「兄弟們,只能靠你們頂著了。」

    北圳南面無表情,直接伸出手就往尓蕾的劍上抓去。

    「狂徒!」

    尓蕾震驚交加,長劍舞出無數劍花,凌厲異常。

    「砰!」

    但還是被北圳南一下抓住,隨後化掌拍下,將其震退回去。

    「你,你是何人?!」

    尓蕾一下大驚起來,她的劍勢之凌厲,就算是普通九階玄器都要削斷,何況是區區肉身。

    北冥段決也是瞳孔驟縮,仔細打量起北圳南來,無論如何搜索記憶,也沒有此人訊息。

    北圳南一招拍退尓蕾后,便淡淡地站在李雲霄身側,根本不理會眼前眾敵。

    車尤則是怒哼道:「沒事的時候叫我龍龍,現在有事了叫我兄弟?」

    李雲霄哈哈笑道:「慚愧慚愧,我會反思的。全靠你們頂著了,我先去找個地方好好療傷。」

    他一下縱身而起,在空中變化了幾道身形,便要退去。

    突然空間微微晃動,一道凌厲的斬擊破空而來,將他的身影壓制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