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77章 深仇大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77章 深仇大恨字體大小: A+
     

    李雲霄靜靜的站在橋上,側耳聽著那弦音,一動未動。

    蘇漣漪和萬一千都是倍感?張,在那音波律動下,手心裡盡滲出冷汗來。

    小橋下地流水似乎也停止了流動,在靜靜的傾聽這天音。

    整個畫面彷彿定格下來,如詩如畫。

    不知過了多久,那琴音才漸漸消停下,整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餘音繚繞。

    一片柳葉飄落,在風中搖曳,吸引了李雲霄的目光,最終落在小橋下,流水動了起來,緩緩的將那落葉帶走。

    九重天波樓上不知何時站立了一道婷婷身影,容顏之美,可傾天下。

    女子並非曲紅顏,而是韓君婷,顯然是刻意打扮了,令得整個山水失色,百花黯然。

    萬一千和蘇漣漪也是吸了口冷氣,雖然平日里的交往,他們都能旁敲側擊出韓君婷的容貌,必然是絕色女子,但也想不到竟美到如此程度。

    李雲霄也是心中微盪,論這容顏,韓君婷已經不差曲紅顏了,只是少了那種絕代天驕,千古佳人的氣質。

    「雲霄公子,我師尊等你許久了。」

    韓君婷開口說道,聲音一改平日的老態龍鍾,十分悅耳舒適,讓萬一千和蘇漣漪都有些不適應。

    李雲霄抱拳道:「那打攪了。」

    他抬起腳來往前走,步伐極慢,每一下都走的很仔細。

    韓君婷道:「一千大人和漣漪姐姐也都來吧。」

    萬一千和蘇漣漪這才回過神來,兩人匆忙跟在李雲霄身後。

    韓君婷在前面引路,九重天波樓乃是一件空間玄器,納入其內后便寬敞無比,一座九重的玲瓏樓宇浮現在眼前。

    四周全是白雲繚繞,還有霓虹閃爍其內,一座天橋橫貫南北。

    樓前的青石磚上似乎有陣法禁止,韓君婷的步伐十分詭異,三人小心翼翼的跟著。

    走過青石磚后,眼前景色一變,三人已出現在天橋上,對面便是九重之頂,一座精巧的亭台內,放置著一座翡翠屏風,隱約有人影在其後撥弄琴弦。

    「師傅,李雲霄來了。」

    韓君婷恭敬的退在屏風旁,小心伺候著。

    「你……來了。」

    在短暫的靜后,屏風後傳來一道銀鈴女聲,如泉水灌溉雙耳,世間竟有如此美妙之音。

    「額,多年未見,你還好嗎?」

    李雲霄不知如何回應,長嘆一聲問道。

    「你覺得呢?」那聲音傳來,破有一種責備和質問之意。

    「額,能吃好睡好,多半就還算好吧。」李雲霄想了一陣,騷了下腦袋答道。

    萬一千和蘇漣漪俱是一陣無語,他們突然有些後悔跟了過來。

    這完全就是兩個老情人見面,自己參合什麼,這不是當蠟燭了嘛。

    但現在已不適合再退,只能硬著頭皮待下去。

    「哼!」

    那聲音帶著一縷責備,道:「這些年你應該能吃能睡的了。」

    李雲霄尷尬一笑,道:「還行,這次我主行的目的韓君婷應該告訴你了吧。前事暫且不提,洛雲裳也為你之弟子,現在處境十分危險,還望先化解眼前危及。」

    「雲裳之事我已聽君婷告知。但你來見我,就只想說這個嗎?就連我一面也不願見?」那聲音緩緩說道,四周的白雲都似乎凝住了。

    李雲霄也是雙手有汗,緊張道:「自是要見的。只是這翡翠屏風有古怪,將我神識和瞳術也屏蔽掉了。」

    那聲音道:「那你就不能上前來,繞過屏風見我?」

    聲音中傳出旖旎之態,那極美極柔的韻律傳入耳中,令人渾身酥軟。

    就連蘇漣漪身為女子,都忍不住臉紅心跳。

    萬一千更是聽得起了反應,急忙運功壓制自己的情緒,那奔涌的血液才漸漸緩和下來。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絲迷離,道:「好,我便繞過這屏風來見你。」

    他抬起腳來踩在天波橋,每一下都要停頓許久,整個九重樓閣都顯得有些壓抑起來。

    那不過十餘米的距離,彷彿走了幾個世紀,終於來到翡翠屏風前。

    「唉,我突然覺得,相見不如不見。」

    李雲霄突然間嘆了口氣,就差最後一步,他停了下來。

    「為何?!」

    那聲音突然急促了一下,帶著嗔怒之音,屏風后似乎有影搖曳。

    李雲霄道:「我怕我見了後會失望。」

    「什麼?」那聲音顫抖了一下。

    韓君婷眼裡也掠過異色,但很快便是怒色浮在臉上,喝道:「李雲霄,你這是何意?!」

    「罷了,我便一見吧。」

    李雲霄嘆了口氣,似乎提起勇氣來,一下繞過那屏風望去。

    看見的卻是一張平庸至極的臉,眼裡滿是怒色,嘴角卻揚起無盡冷笑。

    一柄冰寒刺骨的劍已經抵到了李雲霄的心窩,猛地刺了下去!

    「嗤!」

    劍聲消無聲息,那血在風中卻發出嘶聲,頃刻間李雲霄的長袍就被自己的血染紅。

    「嗤!」

    「嗤!」

    又是兩道劍刃入體聲,韓君婷雙手握著雙劍,也一下刺入李雲霄的後背,從前面穿插了出來!

    「啊?!!」

    這一下變故令得萬一千和蘇漣漪大驚失色,雖不明白怎麼回事,但也知道糟糕中計了!

    兩人正要動手,周身一閃之下,出現十餘道人影,俱是宮裝女子,每個都手持冷劍指著他們。

    一股冰冷的劍意在十餘人間蕩漾。

    每個人的位置都極佳,顯然是一組極強陣法,壓制的兩人不敢隨意動手。

    「呵,呵呵。」

    李雲霄突然笑了,由於失血過多,臉孔變得蒼白起來,一笑反而有些詭異,道:「紅顏,你怎麼變得這麼難看了?」

    那女子怒道:「古飛揚,瞎了你的眼!本座可不是宮主大人,你我也有過數面之緣,難道你忘了宮主大人身邊的弦女嗎?!」

    她的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一點也沒有之前的好聽了。

    「哦,原來如此。難怪可以彈出如此美妙的琴音,又能模仿的惟妙惟肖。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紅顏變成醜八怪了呢。」李雲霄重重鬆了口氣。

    「怒啊,該死!」

    弦女大怒,猛地將冷劍拔了出來再插進去,在心臟內刺出第二個窟窿。

    疼的李雲霄不斷抽搐,臉孔扭曲的變形。

    任何女子被人說丑,都會跟人拚命。何況她這般養尊處優,從來高高在上的存在,誰敢說她丑。

    韓君婷也是冷冷道:「李雲霄,都這個時候了還能如此淡定,我也不得不佩服你起來。看來你這人身上還有一些優點的,但要令我師尊喜歡,你還不夠,也不配,永遠都不配!」

    她那絕美的臉孔也猙獰了一下,似乎有無邊仇怨,手中雙劍開始攪動,大片的鮮肉被翻起,猩紅的血止不住的噴出。

    「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們這些婦道人家怎如此殘忍,都恨不得生吃我肉般,我哪裡得罪你們了?」

    李雲霄痛的臉孔變形,但還是眉頭緊鎖,似乎不明白哪來的如此深仇大恨。

    「哈哈哈!」

    韓君婷大笑了起來,似乎有些瘋狂,恨聲道:「哪來的深仇大恨?讓師尊為你情傷,這便是深仇大恨,一萬個死罪也抵不過來!」

    李雲霄罵道:「你媽·的變態啊,我跟你師父的事關你何事?紅顏自己都沒吭聲,你在這叫個屁啊?」

    韓君婷大怒,手中雙劍攪動的更厲害起來,一點點割著李雲霄的肉。

    弦女都似乎有些看不過去了,道:「君婷夠了,不要再折磨他了,直接送他歸西!」

    「嗤!」

    那冷劍抽了出來,反手一斬,便將李雲霄的頭顱斬了下來,頓時鮮血像是噴泉一般飆射而起,足有三尺之高。

    「啊?!!」

    遠處的蘇漣漪失聲大叫,彷彿難以置信,眼裡除了震駭外,還有一絲恐懼。

    萬一千也是臉色發白,心中暗呼不好。

    他此刻傷勢剛恢復十之一二,實力怕和蘇漣漪相當,根本不可能逃離這劍陣。

    神霄宮這幾人背著曲紅顏擊殺李雲霄,怕是不會放過他們二個,多半也會殺了滅口。

    「你們這些婦人可真夠狠啊!紅顏宮主愛慕古飛揚天下皆知,你們竟敢背著她殺了古飛揚,就不怕宮主知道后責怪嗎?!」

    萬一千大聲怒斥起來,滿臉的憤恨。但內心卻是心念百轉,不斷的想著脫身之計。

    「哦,責怪?嘖嘖,一千大人對我師尊好像很了解啊。」

    韓君婷將劍從李雲霄身上抽了出來,冷冷道:「這個該死的折磨了師尊數十年,死一萬次也難消其罪!而且李雲霄死後,我馬上就會殺了二位的,師尊是不會知道此事的。」

    萬一千臉色大變,立即變得緩和了起來,道:「韓大掌柜,星月齋在商盟雖不久,但我一直都照顧有加,你就不念一點情分嗎?」

    「嘻嘻!」

    韓君婷嗤笑道:「說起來星月齋的發展,的確要感激一千大人的照顧呢。但今日之事我必須要瞞下來,以免他日被師尊知道,不得不殺大人和漣漪姐姐啊。」

    萬一千急忙道:「你放過我二人吧,今日之事我可以對天發誓,絕不會說出去的。」

    蘇漣漪也連忙點頭,表示一定保密。

    欠了好多章,一直不好意思喊月票。但太久沒求,都忘了是啥味道了,甚是想念,有票的朋友砸幾章下來我聞聞味道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