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62章 魂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62章 魂種字體大小: A+
     

    錢生和韓君婷帶著數百的商盟強者在外圍不斷結陣,將那衝擊之力化解,以免新延城受到過多的波及。

    但陣勢也在不斷瓦解後退,更有數人支持不住當場震死。

    「想不到白凌月大人竟然是凌白衣的弟弟,三名超凡入聖的強者聯手,凌白衣這次必死無疑了吧?」

    大量的武者已退到萬丈之外,看著那如同黑洞一般的景象,不斷散發出驚人的餘波,都是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呵呵,一群沒見識的渣,以為三名超凡入聖就有多牛了?凌白衣身上的可是殺神鎧衣,在上古時代就威名赫赫,就算是神級強者也破不開。」

    一人直接嘲諷,並沒有掩飾和壓低聲音,惹得眾人側目過來。卻是一個高瘦得光頭,在有模有樣的說著。

    旁邊一個矮胖子驚呼道:「神級強者也破不開,那豈非天下無敵了?」

    兩人正是胖瘦頭陀,瘦頭陀見眾人看著他,不由得得意起來,賣弄道:「凌白衣的實力不夠,是不能發揮出鎧衣全部之力的。而且這件鎧衣的開啟之鑰便是凌家之血,白凌月同樣擁有血脈,可以將鎧衣喝退!」

    「哦?那兩位覺得今日之戰誰會贏?」一道溫和的聲音問道,十分好聽。

    胖瘦頭陀同時轉過身去,一下驚呼起來,道:「是你!」

    那人華衣艷麗,器宇不凡,正是端木有玉,望著兩人盈盈而笑。

    「咳咳,你不是會算嗎?」瘦頭陀右手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了幾下,顯得有些含蓄。

    胖頭陀也叫道:「難道你跟明真明見兩個逗逼一樣都是騙子?」

    端木有玉笑道:「推算太費心力了,由兩位不世智者直接告訴我答案多好。」

    兩人都是眼中一亮,顯然十分開心。

    胖頭陀興奮的叫嚷道:「不愧是天衍武帝,看人的眼光就是准!」

    「什麼?天衍武帝端木有玉!」

    人群中一下驚叫起來,頓時一片嘩然。

    幾乎全場的目光都盯了過來,端詳著這位封號武帝,變得詭異般的寂靜。

    瘦頭陀搶著說道:「以我之見,凌白衣這次多半是要死的。殺神鎧衣能救他一次,可救不了第二次,第三次,他畢竟孤身一人,商盟可沒這麼簡單!」

    胖頭陀怒道:「這明明是我的觀點,你竟然搶先說,風頭都被你佔了!」

    瘦頭陀瞪眼叫道:「什麼你的觀點!明明是我深思熟慮,斟酌再三之後才說出來的,關你什麼事!」

    「氣煞我了!」胖頭陀沖了過去,掐他的脖子,「我要掐死你!」

    兩人頓時扭打在了一起。

    「嗯,凌白衣多半要死嗎……」端木有玉托著下巴,凝思了起來。

    遠處那團深不見底的黑洞中,突然浮現出一雙眸子,隨後羅摩衍那的臉孔呈現出來,冰冷的沒有任何錶情。

    「轟隆!」

    那黑洞猛然爆開,恐怖的力量如同星環一般衝散,所過之處萬物湮滅!

    李雲霄抬起手向著前方一點,一團黑芒浮現出來,化作魔天鎧甲。頓時一層防禦之力從上面散開,將他和蘇漣漪兩人護在其中。

    「轟隆隆!」

    那爆炸之力衝擊過來,從兩人身側過去,外界一片混亂和轟鳴,鎧甲防禦之內沒有受到任何的波動。

    蘇漣漪臉上一驚,以她的眼力自然知道這鎧甲是絕世珍品。

    「凌白衣多半要死嗎……」

    李雲霄也細細咀嚼著瘦頭陀的這句話。

    遠處天空上隨著黑洞爆開,幾人的身影隱約浮現出來。

    萬一千和丁山都是臉色蒼白,渾身是血顫抖不已,臉上鬚髮全都焦了,狼狽不堪。

    凌白衣依然持劍而立,周身紫氣縈繞,卻越來越弱,最後消失不見。他的臉色也十分蒼白,嘴角更是一絲血跡淌下。

    那巨大的羅摩衍那巨靈一下變淡,無數Ь光在前方凝聚,化作那件鎧衣,從天空墜下。

    天空中突然出現幾隻蝴蝶,隨後幾十隻,幾百隻,扇動翅膀飛起,迎著那鎧衣而去。

    凌白衣嘴角浮現出冷笑,憐憫道:「可憐可悲的弟弟啊,鎧衣有靈,自有其主,天道流轉,豈是人力可為?你追了一輩子的殺神鎧衣,即便是此刻,它會選擇認同你這個廢物嗎?」

    那數百隻蝴蝶繞著紫色戰衣扇翅飛舞,緩緩化出白凌月的模樣,潔白的衣襟上滿是心血,此刻那蒼白的臉孔卻是異常激動,幾乎忘記了呼吸!

    「凌家的鎧衣,我的鎧衣!」

    他的面容變得猙獰起來,「若非你是長子,你有何資格得到此物!論天資論謀慮,我哪裡不如你了!現在我便要收回屬於我的東西!而你,這個廢物哥哥,將永遠的長埋新延城,夜影武帝就此成為歷史!」

    白凌月一下割破手腕,大手上佔滿鮮血,往那鎧衣上抓去。

    「嗞嗞!」

    手掌觸到那紫色,便冒出大量的白煙,掌心的血開始沸騰蒸發起來。

    「啊!!」

    十指連心,手中傳來揪心的痛,白凌月忍不的叫了出來,眼中一片震驚和憤怒。

    「怎麼會這樣!我的鎧甲,凌家的鎧甲,為何我的血會沒有用!」

    他一下瘋狂了起來,不服氣的猛地抓下,手掌頓時爆裂開,大片的血翻飛起來,隨後被蒸發掉。

    「啊啊!!」

    終於太痛,一下收回手,只剩白骨累累,沒有血肉。

    「可憐可悲可嘆,哈哈哈!」

    凌白衣仰天大笑起來,眼中一片勝利者的嘲諷,「凌白月,你的存在只是我登頂巔峰過程中的一個笑話啊!這件戰衣從此不再屬於凌家,而只屬於我一人,我賜命它——夜影之鎧衣!」

    目光一凝,單手掐訣。

    那鎧衣在空中一旋,立即高飛起來,往凌白衣而去。

    道道紫氣在凌白衣周身旋轉,似乎要迎接那戰甲,合二為一。

    白凌月氣的渾身顫抖,那白骨手掌猛地握下,咬牙寒聲道:「想不到不世的羅摩衍那之鎧竟能被你煉化!但你以為就此贏了嗎?」

    凌白衣冷笑道:「這夜影之鎧衣與我融合后,贏的不僅僅是你這個蠢物,而是整個天下。你就安安靜靜的跪在一旁,看著哥哥登頂巔峰吧!」

    那鎧衣周身的紫色和凌白衣逐漸融合起來。

    白凌月滿臉的怒火突然消失,變得極度冰冷,道:「融合的這剎那,你應該沒有多少抵抗力吧?」

    凌白衣瞳孔驟縮,射·出兩道寒芒,「什麼意思?」

    他突然心有徵兆,抬起就要揚起六傷紫鋒,卻感到肘子上被人用手掌拍了下,將他的氣力震散。

    隨後一道冰冷的感覺貼近背脊。

    「啊?那是什麼?!」

    許多人一下驚呼起來,只見凌白衣的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張金色大臉,露出詭異的笑來。

    李雲霄心中一震,失聲道:「金色語者!」

    蘇漣漪在短暫的疑惑,一下震駭道:「金色語者,噬魂宗皇甫弼大人?!」

    那金色的大臉中走出一道蕭瑟身影,先是一掌拍在凌白衣的右手肘部,將那六傷紫鋒壓下,隨後單手掐訣,點向其背脊。

    「嗤!」

    一道古怪的印記烙在凌白衣背後,那漫天紫氣開始震顫起來。

    端木有玉的臉色沉了下來,隱約有怒氣浮現,凌空喝道:「皇甫弼,身為一宗之主,竟然做此偷襲之事,你還要臉嗎?!」

    「什麼?皇甫弼!他是七大宗主之一,最為神秘恐怖的噬魂宗之主?!」

    人群一下嘩然開,各種震驚的聲音此起彼伏,比見到端木有玉時還要驚駭的多。

    凌白衣只覺得一股鑽心之痛傳來,直?灼燒他的魂魄,身軀忍不住震顫下,立即如同墜下萬丈深淵,一口血噴了出來。

    那鎧衣緩緩的飛到身前停下,似乎融合被打斷了。

    皇甫弼並不理會端木有玉的怒喝,只是冷冷道:「凌白衣,你有今日之結局,應該並不意外吧?」

    「呵呵。」

    凌白衣慘然一笑,那鮮血在嘴角顯得有些妖艷,道:「出來混的遲早要還。但,能夠殺我者,絕不會是你們這些渣渣!」

    他雙瞳中驟然射·出無邊冷意,左手掐訣,直接往自己胸膛拍下!

    「砰!」

    一股力量穿透背脊,震在皇甫弼的指印上,將其轟開。

    隨後右手揚起,紫鋒劍上飛起六道寒芒穿梭斬去!

    皇甫弼倏然暴退,盤古幡出現在手中往那六道紫芒打去,將六道紫氣盡數震開。

    金色語者恍惚一下,便飛入盤古幡內。

    皇甫弼持幡而立,淡然道:「胸有豪情是好事,但悲哀的是,是否死在我等之手,由不得你選。」

    凌白衣的身體一下顫抖的厲害,似乎極冷一般,竟然雙齒不斷打顫。

    萬一千大喜道:「終於將此惡徒止住了!皇甫弼大人,出手的正是時候!」

    白凌月也是面色冰冷,譏諷道:「哥哥啊,現在明白了誰才是可悲可憐嗎?為了殺你,我們可是出動了四位超凡入聖的強者,你死也可以瞑目了。」

    皇甫弼道:「我已將一道魂種打入你靈魂之內,它會不斷地生根發芽,直至將你的靈魂吃掉。這個漫長而痛苦地過程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拖得越久越痛苦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