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48章 判若兩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48章 判若兩人字體大小: A+
     

    錢生也忍不住笑道:「兩位的智商過人,不知該如何勸架?」

    胖頭陀嘿嘿道:「你們沒看見嗎?我二人一出現,萬一千和丁山就自然停手了,這就是智商。」

    大夥都是一下無語起來,細思一下倒也的確是,也不知這兩人是真傻還是裝傻。

    萬一千沒好氣道:「我商盟內鬥,與你兩個蠢物有何干係!」

    瘦頭陀道:「也不知誰是蠢物,凌白衣都已經進城了,你們還在這胡鬧,無異於自取滅亡。」

    「什麼?!」

    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萬一千更是渾身一顫,震驚道:「此言當真?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胖頭陀道:「我看見了他在天一閣和李雲霄一戰呢。」

    李雲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雲霄身上,更多的是驚愕。

    李雲霄罵道:「你這蠢物!老子當時全神貫注的對付凌白衣,卻沒發現你躲在周圍,否則必然拖你出來打一頓!」

    萬一千震驚道:「飛揚,難道是真的?」

    李雲霄訕訕道:「我的確在天一閣的時候遇上了凌白衣,並且和他交手一招。」

    萬一千臉色大變,滿臉責備之意,十分不快的問道:「結果如何?」

    李雲霄道:「結果就是我身負重傷,他揚長而去。」

    錢生道:「你覺得他實力如何?」

    李雲霄凝眸道:「強,比當年交手的時候要強許多。」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來,氣氛非常壓抑。

    李雲霄笑道:「大家不用擔心,一千這人我了解,沒有把握的事他是不會做的。想必早有完全之策。」

    「哼,對付凌白衣誰敢說自己有萬全的把握!」

    萬一千顯然是生氣,如此大事李雲霄居然沒告訴他,「不過凌白衣這般自負,來了也不現身,顯然是要等到三日後的斬首大會出來。」

    「斬首大會是什麼?」李雲霄愣道。

    眾人更是驚愕的樣子,錢生無語道:「斬首大會你也不知道?」

    李雲霄搖了搖頭,道:「斬誰的首?凌白衣?」

    錢生解釋道:「死神八象排名第二的東門遠,當日栽在紅月城內,現已被萬寶樓控制起來,打算三日後處斬。這也是萬一千大人確信凌白衣一定會來的原因。因為凌白衣夠狂,夠自負。」

    萬一千冷笑道:「現在看來,果然自負的可以了!那本座就三日後布陣以待,送他歸西!」

    瘦頭陀道:「就是呀,這麼大事的,你們還在這打打鬧鬧的。據我得到的消息,凌白衣為了給你們長教訓,打算用一根竹竿將你們商盟七位首腦的人頭竄起來,豎在城門口以儆效尤。」

    「嗞!什麼!!」

    眾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氣,想到那場景,不由得心底生寒,還未戰就先怯了。

    丁山也是臉色大變,厲聲道:「瘦頭陀,你的消息是從哪來的?」

    「哎呀,這可不能說。」

    瘦頭陀用雙手捂著嘴巴,道:「愛信信,不信滾。不過你也滾不出新延城,因為你的腦袋也是凌白衣要取之物呢。」

    胖頭陀大笑道:「哈哈,為什麼不能說?告訴他們,是本胖爺打聽來的,讓他們知道本胖爺的厲害。不過以我之見,凌白衣的想法是絕對不能實現的。」

    「哦?你對商盟這麼有信心?」瘦頭陀翻著白眼鄙視道:「以我之前,三日後城門口的竹竿上,必然是要多七個腦袋的。」

    萬一千等人都是面色大變,怒形於色,狠狠的盯著瘦頭陀。

    胖頭陀嗤笑道:「要不我們來打個賭?輸的人就得當孫子,以後出行的話就得四肢趴在地上,給贏了的人當坐騎。」

    瘦頭陀猛地哆嗦了一下,驚道:「好惡毒的賭約啊!你憑什麼這麼有信心?倒是說來聽聽。」

    萬一千冷笑道:「瘦頭陀,小心禍從口出!你這蠢驢腦袋豈能想事?還是胖頭陀的智商高,有見地!從來都是形影不離的兩人,怎麼智商差別就如此大呢!」

    胖頭陀得意的笑道:「哈哈,一千大人所言極是!因為朱奇水和徐萬森已經死了,屍體都被丁山一把火燒掉了。凌白衣就算有通天的本領,也絕對湊不齊這七顆腦袋了。所以我認為三日後城門口的竹竿上,只能懸五個腦袋。」

    萬一千:「……」

    瘦頭陀一驚,忙道:「真的是這樣呢!嗞,幸好沒打賭!」他雙手放在心窩處,一臉的驚恐和后怕的模樣。

    萬一千怒喝道:「兩個蠢貨,三息之內給本座滾!否則先拿你們的頭掛城門去!」

    他身上暴躁的力量直接化形而出,凝成兩柄鮮紅的刀芒,毫不留情的就往兩人頭上斬去。

    胖瘦頭陀一驚,都是大喊一聲就化作一道遁光,頃刻間逃的無影無蹤。

    「轟隆!」

    那兩道刀芒斬了個空,將大地上的無數青磚掀起,兩道恐怖的口子朝遠處裂去。

    錢生道:「大人息怒,別被那兩個蠢物氣著了,當務之急便是趕緊演練大陣,確保能擊殺凌白衣。」

    萬一千顯然被氣的不輕,胸口劇烈起伏一陣后,才逐漸平息下來,轉身道:「丁山,剛才之言你也聽見了。你我已經在同一艘船上,該如何做,你是聰明人。」

    丁山緩緩說道:「若非是胖瘦頭陀說出來的,我必然會以為是你故意施計激我。以凌白衣的性子,這樣的事他的確做的出來,也極有可能會做。不得已,只能和你聯手抗敵了。」

    錢生大喜道:「有丁山兄真心加入,勝算又大了幾分。」

    萬一千點頭道:「嗯,丁山的實力的確能發揮大用。前提是要誠心誠意,若到了這個時候還耍陰謀詭計的話,那無異於自己找死了。」

    丁山冷笑道:「萬一千你就放心,事情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楚的。對付你,我尚有把握,對付凌白衣則不可含糊。」

    萬一千重重哼了一聲,道:「那就好!我們這就回去,開始布置演練大陣,三日後讓他有來無回!」

    李雲霄突然道:「我一下很好奇胖瘦頭陀的行為,他們絕不可能無辜跑來新延城,並且和諸位通訊,多半傲長空也來了。那麼他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萬一千道:「不錯,此事的確值得商榷。但已經無暇多想了,先對付了凌白衣再說吧。」

    李雲霄點了點頭,目光望向丁山,冷冷道:「玲兒呢?今日若是不將玲兒帶出,我管你什麼同一陣線,什麼凌白衣凌黑衣的,必掀了你天元商會。」

    丁山臉色一沉,怒形於色。

    萬一千想起答應李雲霄的條件,頓時說道:「丁山,那丁玲兒既不是你女兒,又和飛揚情投意合,你何不做成人之美,成全他們呢。」

    丁山道:「成全他們當然可以,只是李雲霄一直不識趣,我天元商會的門始終向他敞開著。」

    李雲霄冷冷道:「笑話,玲兒既不是你兒女,我自然要帶她走,這與你天元商會何干?丁山,本少沒空跟你閑扯,話擱這了,今日我不能帶走玲兒,先殺老賴,再將天元商會夷為平地!」

    「放肆!」丁山大怒,厲聲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破軍武帝了?」

    「是不是你盡可一試!」李雲霄絲毫不讓,冷聲道:「這天下間能阻我之人不少,但你丁山決不在其列!」

    「狂妄無稽,那本座就要見識一下破軍武帝的厲害了。」

    丁山當場翻臉,一指就點了過來,一道黃光在指尖破出,擊穿空間。

    「當!」

    萬一千的赤龍杖揚起,將那道指芒擋住,勸道:「現在非常時刻,何必為了一位不相干的女子自亂陣腳?丁山,你不要犯糊塗。」

    丁山臉孔陰沉的厲害,道理他何嘗不知道,只不過自己已是超凡入聖的強者了,居然還被一名武帝威脅,何況當著眾多人的面,讓他心中一口鬱悶之氣發泄不出來。

    「天覺,將那丫頭帶給他,把老賴換回來。」丁山拂袖而去,顯然是萬般惱火。

    李雲霄見他妥協,也是心中鬆了口氣,倒不是怕真和丁山幹上,只是不知丁玲兒下落,生怕惹惱丁山後讓玲兒更加危險,但現在看來顯然是賭對了。

    現在這個結果,算是皆大歡喜。

    萬一千帶著眾人離去,開始操練大陣。李雲霄則隨天覺去換人。

    丁山回到總部內,直接走入一間密室中,裡面也不知是幻術還是真實布景,竟是一片樹林。

    裡面有涓涓的流水,一條石子路通向一間茅棚小屋,蒼梧穹正在屋前握卷品讀,焚香裊裊升起。

    「胖瘦頭陀也來了新延城。」

    丁山就著石桌坐下,拿起茶壺就倒了起來,澄碧色的茶水靈氣四溢,沁人心脾。

    蒼梧穹並不為所動,只是輕輕的將書翻過一頁,道:「新延城之事,天下矚目,不管誰來了我都不會意外。」

    「哦?那你對現在的局勢有何看法?」丁山拿起一杯香茗一飲而盡,臉上帶著笑意,絲毫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慍怒神色,好似判若兩人。

    蒼梧穹將書卷放下,輕笑道:「你倒也有心機,在外裝作不可一世,膨脹自大,實則心思慎密,小心謹慎,即便踏入超凡入聖也不卑不亢,著實可怕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