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604章 魔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604章 魔仆字體大小: A+
     

    周楚心驚不已,以他的修為竟然難以抵擋那股陣勢,跟在蒼梧穹身後並未慌亂。

    果然,蒼梧穹輕輕一笑,伸出手來往前壓去。

    一道直徑數丈的結界瞬間張開,所有威壓全都消失不見。

    「哼,進來吧!」

    天空上傳來一道聲音,隨後所有靈花異草一下回位,似乎從未變化過一般,淡淡的香氣和濃郁的靈氣瀰漫,彷彿之前的一切不過是自己幻覺。

    蒼梧穹輕輕邁步,一下便跨越了過去,前面一方精緻的樓閣浮現出來,再跨一步,便已進入其內。

    一間雅緻的小廳中,空曠恬靜,只有兩個磨盤大的蒲團放置在地面上。

    蒼梧穹走了過去,直接在一個蒲團上盤腿坐下,周楚跪坐於身後。

    「說吧,來找我何事?」

    先前的那道聲音響起,蒼梧穹對面的蒲團上慢慢閃動著黑光,一道黑色的影子不斷生長,最後化成人影,完全不能見真容。

    蒼梧穹道:「古飛揚未死。」

    那道身影停滯了一下,隨後哼道:「未死就未死,跟我說幹嘛?」

    蒼梧穹微微一笑,道:「任兮旻,當年之事你多少也有份呢。」

    那黑色影子晃動了一下,冷冷道:「我不過是幫了你一把而已,況且我也沒打算針對古飛揚,就算與我有關,也不過是被你利用罷了。」

    蒼梧穹輕輕笑道:「怎麼,你怕了?」

    「怕?哈哈!」

    那影子大笑起來,道:「老夫只是不想莫名其妙的替你背黑鍋而已,若是我做的,絕不會否認。退一萬步講,就算古飛揚真的來找我,你認為我會怕他嗎?哼,封號武帝在常人眼中也許是神一般的存在,在老夫眼裡也不過爾耳。」

    蒼梧穹笑道:「我自然知道你的能耐。其實我來此的目的主要不是談古飛揚的事,而是關於魔主,據傳所有魔主封印全都被打開了。」

    那影子一顫,劇烈的晃動了一下,道:「哦所有封印?你確定?」

    蒼梧穹道:「應該不假。現在公羊正奇正憂心此事呢。整個聖域之內對於『魔』的了解,怕是無人能出你之右爾,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那影子道:「魔主被鎮壓不知多少年月,就算解封而出,實力也必然大不如前,沒什麼好擔心的。更何況最後一道封印有老夫鎮守,大可無憂。」

    蒼梧穹道:「我正是想問問你,那封印最近可有什麼變化?」

    「變化?」影子沉思了下,道:「並無變化。」

    蒼梧穹道:「這便好,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建議你不要再去動那封印了,盡量加固一番。」

    「我自有分寸。」那影子輕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蒼梧穹點頭道:「既然你如此有把握,那我自然沒什麼好擔心的。那古飛揚之事我會解決,若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影子驚奇道:「咦?難道古飛揚現在如此厲害,讓你也忌憚不已了?」

    蒼梧穹道:「其中緣由非常複雜,一時難以說盡,我怕你也沒那耐性聽。」

    影子嗤笑道:「我的確沒耐性,但這才是你來此最重要的目的吧?」

    蒼梧穹輕笑道:「目的很多,不分主次。」

    「哼,我明白了。若是不損我利益的前提下,我會儘力幫你的。」

    影子悠然道:「現在你若是沒事的話就走吧,恕我不送了。」

    「好,果然快人快語。」

    蒼梧穹似乎十分滿意,站起身來,告辭道:「那你先忙,我便不打攪了。」

    他一揮衣袖,便帶著周楚離開,兩步之下便出了妙境,消失在嵐雪聖城上空。

    影子看著兩人離去的背景,突然顫抖了一下,開始劇烈晃動起來。

    「啊!啊!!」

    痛苦的聲音從那影子的口中發出,突然從四面八方射來光芒,一下匯入他身體內?漸漸的化出有血有肉的真身。

    一道蒼老的容顏展露出來,發須全都根根如銀,臉上的皺紋像是一道道溝壑,述盡歲月滄桑。

    「啊!啊!!」

    任兮旻低沉的呻吟著,身體不斷的騰空翻滾,在地上打轉,並且抽搐不停。

    「錯了,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他不斷的哀嚎起來,眼中儘是痛苦的神色,豆大的汗珠順著兩頰流淌下,瑟瑟發抖。

    「桀桀桀桀,錯了?你早幹嘛去了?」

    任兮旻的身上突然湧起大量黑氣,在大廳的穹頂上凝聚不散,不斷翻滾。

    其中漸漸浮現出一道身影出來,大手一揮,頓時所有黑氣盡數被吸入其體內,一掃而空。

    任兮旻的痛苦這才消散,但整個人還趴在地上顫抖,滿眼都是畏懼的看著上空那人,目光中儘是複雜之色。

    那人輕蔑的一笑,不屑冷哼道:「想要吞噬和吸收本座,修鍊無上魔軀,這就是下場!」

    任兮旻從地上爬了起來,畏懼道:「帝迦,我已經知道錯了,你又何苦咄咄逼人呢!」

    那年輕男子正是帝迦,嘴角揚起一絲邪邪的笑容,道:「現在知錯?你早****去了?本座之所以不殺你,就是看你還有幾分實力,是個可用之才。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魔奴,不僅可以免死,更是能夠獲得更強的力量!」

    「魔奴!不行,絕對不行!」

    任兮旻驚恐的大叫道:「那樣我豈非生不如死!想讓一名超凡入聖的強者做你魔奴,你太過分了!」

    「切!我呸!」

    帝迦一口痰就吐了過去,鄙夷道:「當年成為我魔奴之人可都是神境存在,你這種垃圾實力連跪舔的份都沒,現在還跟我逞能?」

    他臉色一寒,身影一閃,頓時化作一道黑光,瞬間就射·入任兮旻體內。

    「啊!!」

    任兮旻慘叫一聲,痛的在地上不斷打滾,痛苦的哀嚎起來,「大人,求你饒過我吧!我乃是一代強者,怎麼能為奴為婢,啊!!救命,救命啊!!」

    「哼,也罷。看在你在這個垃圾時代還算是一號人物的份上,我給你提升點地位,讓你成為本座魔仆,給你三息的時間考慮。」

    帝迦冰冷的聲音在他體內想起。

    任兮旻痛的渾身發抖,那種巨大的痛苦不僅來自五臟六腑,更是從骨髓經脈,甚至全身每一個毛孔中滲出,就連靈魂中都有巨大的撕裂之痛,完全痛不欲生。

    他這輩子做夢都想不到可以把一個人折磨到如此慘痛的程度。

    「我、我、我屈服,我屈服了,我答應你!嗚哇!」

    任兮旻頓時老淚眾橫,就像是個百歲老人,顫巍巍的身體在地上抽搐,十分可憐。

    「哼,少在本座面前扮可憐!我告訴你,這可是天大的福分!」

    大量魔氣從他體內湧出,一下化成帝迦的模樣,冷冷道:「再說了,這也是你咎由自取,誰讓你對我本座起心思,而且大膽到直接將我煉化吞食。哈哈,想不到的是你體內積蓄了大量魔元,那些魔元原本就為我所有啊!嘖嘖,真是令人懷念的力量呢!」

    任兮旻哆嗦的跪在地上,不敢說話,一邊抹著眼淚。

    原本他潛修在靈花妙境,就是看中了此地封印之下的魔主,並且尋得方法撬開一絲裂縫,不時的讓魔氣滲出來給自己吸收煉化。

    這數十年的日積月累,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可觀的程度,魔功異常強橫。

    但令他煩躁的是,此地對魔主的封印似乎具有靈性,不斷的自我修復著他撬開的裂縫,而且每一次撕出裂縫所耗費的力量都成倍增加,以致後來能夠滲出的魔氣十分稀少,讓他倍感苦惱。

    而就在魔功停滯不前,魔體淬鍊不足的時候,帝迦闖入了靈花妙境,被他逮了個正著。以他的魔功修為自然一下就辨出了帝迦的功法與他同宗同源,並且身懷大量魔元。

    狂喜之下不分青紅皂白就直接將帝迦煉化開,盡數化成了最精純的魔元吸入體內,卻不想自己吸收的是魔主分身,意志不滅。

    結果不僅帝迦不死,反而將他體內數十年來積攢的魔元吞食一空,並且種下魔種,可以直接腐蝕他的肉身,先是五臟六腑劇痛,隨後蔓延到四肢百骸,最後甚至侵入了三魂七魄,痛不欲生。

    「放開你的靈台識海,讓我的魔種進去,這樣便能賜予你無窮力量,成為無上榮耀的存在。」帝迦冷冷說道。

    任兮旻渾身哆嗦的厲害,他知道即便自己再抵抗,那魔種遲早也要蔓延到他的靈台識海,不過是多受許多痛苦而已。

    絕望之下,終於放棄了抵抗,任由體內的魔種之力蔓延全身,最終進入靈台識海內。

    「啊!!」

    他猛地一下從地上翻了起來,抱著頭顱痛苦的大叫,腦袋就像是要爆開一般。

    帝迦冷笑道:「這是必然的過程,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這點苦頭都吃不了的話,有什麼資格成為我的僕人呢?」

    任兮旻的哀嚎之聲比先前更甚,但身上的氣息卻是不斷的增強起來,滿頭的銀色發須竟然不斷變黑,臉上刀割一般的皺紋也逐漸的舒展起來,竟開始變得有光澤。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