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592章 塵歸塵、土歸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592章 塵歸塵、土歸土字體大小: A+
     

    漫天火勢一卷,不斷往鳳凰身上凝聚而去,凰的身軀也逐漸縮小,漸漸化出一道人影。

    上塵驚駭的睜大眼珠子,只見那道人影噙著冷笑,一下落在他身前,伸出柔荑般的縴手,掐出一道訣印。

    「八珍火蝶。」

    紅唇輕啟,只覺得那訣印恍惚了一下,上塵頓時額頭上冒出冷汗,發現無數蝴蝶黏在黑袍上,拚命的扇動著翅膀。

    那些蝴蝶的雙翅上全是詭異的符號,一個個散發出暴戾的火焰氣息。

    「大人別怕,它們爆炸起來很溫柔的。」

    非倪輕輕一笑,鬢髮在兩側飄動,手中印訣一變。

    「啊?!」

    上塵大呼一聲,身上長袍如同雲層般湧起,想要脫身而去。

    「轟隆!」

    那些火蝶頃刻間全部爆開,將兩人全部罩了進去,火光沖開百丈,映的天空一片艷紅。

    遠處的乙曦心驚不已,大顆的冷汗淌下,似乎意識到了形勢不斷走壞。

    定飛摯身軀一動,沖入火光內戰戟斬出,他身上的罡風瞬間將火勢沖開,冰冷的戰戟化出紅芒,瞬間鎖定了非倪斬下。

    非倪一驚,半個身軀化作火焰,向後退去。

    但那戰戟異常凌厲,完全無視空間的存在,直指其本心。

    突然非倪的身軀扭曲一下,凌空被一股力量吸走。

    一道人影在其身後出現,金光閃爍中,正是李雲霄施展月瞳,將其收入了右眼之內。同時化出三頭六臂,不滅金身。

    身後四周手臂全部張開,往那戰戟上抓去。

    「錚錚!」

    四隻金色手臂一下抓住戟刃,掌心被劃破,赤紅的血液流出,不斷滴下。

    戰戟依然不斷推進,直至淺淺的刺在他胸口上,發出一聲金屬的撞擊,微微見紅。

    李雲霄眉頭微皺,但四隻手臂依然將戰戟死死抓住,身前雙手不斷掐訣,打出一道道的印訣,盡數往定飛摯身上拍去。

    一道道光芒從定飛摯身上湧起,那些印訣盡數透體而過,越來越多,布滿全身。

    「你在做什麼?!」乙曦大駭的驚呼起來,他發現自己和定飛摯之間的聯繫在不斷被掐斷。

    一直守護在他身前的三具屍傀頓時朝李雲霄衝去。

    「哼!」

    北圳南輕哼一聲,一片劍光掃來,將那三人擊退。

    但乙曦已經發急了,拚命的操控那三具屍傀強衝上去,壓得北圳南連連後退。

    「不可能,你怎麼會封印之法?不可能的!」

    突然間那股聯繫倏然中斷,乙曦的臉色一下慘白,眼珠子都如同死灰一般。

    隨著最後一道訣印打入定飛摯體內,他身上的元力波動終於停止了,變回了普通屍體一般,一動不動。

    李雲霄右眼瞳孔中射出一道紅芒,在數丈外化出非倪真身,她歡快的叫了一聲,「夫君!」便跳了過來。

    李雲霄嘆了口氣,頗為感慨的看了定飛摯一眼,落寞的說道:「非倪,送這位大人去他該去的地方吧。」

    剛才的封印之法正是搜楊元書魂魄時學來的,想不到會有用上之時。

    「是!」

    非倪立即明白了李雲霄的意思,單手掐訣,一道火焰噴了出去。

    「呼呼!」

    定飛摯的身軀一下燃燒起來。

    「不要啊!」兩道厲聲大呼傳來。

    乙曦氣的捶胸頓足,不遠處上塵的身影浮現出來,更是哇哇大叫,咬牙切齒,那模樣幾乎要發狂了。

    但現在他也明白大勢已去,憤恨了一番便化作一道黑光要離去。

    「想走?大人似乎忘記要留下點什麼了吧?」李雲霄一閃就攔在上塵前方,隨手一指,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劍倒掛在身前,明晃晃的折射出冷意,將上塵鎖定。

    「莫非你想殺我!」上塵震怒不已,氣的渾身發抖。

    ?呵呵」,李雲霄輕笑一聲,道:「大人是聖域一司之長,我當然不敢殺。但那兜率天峰還是留下吧,否則就走不了了。」

    非倪化作一道紅光,落在李雲霄身側,笑盈盈的望著上塵,讓他忌憚不已。

    「哼,今日之事本座記下了!」

    上塵一甩袖袍,兜率天峰直接飛了出來,上面沒有任何元力波動,也不見光芒,似乎被某種秘術封印住了。

    在扔出山峰的同時,他生怕李雲霄變卦,一下就遁出百丈,幾個閃爍間就只剩一個黑點。

    乙曦一驚,急忙道:「大人等等我!」

    定飛摯已死,乙曦對上塵而言再沒有任何價值,根本懶得搭理,已經消失在了眾人視野。

    「咻咻咻!」

    李雲霄單手一指,那三十六柄北天寒星一下飛起,截斷了乙曦的去路,像是囚籠一般將其困住。

    乙曦大駭,顫聲道:「破軍大人,我現在也是聖域之人,直屬於執政司韋青大人麾下,你不能殺我!」

    李雲霄笑道:「別緊張,我不會殺你的。」

    乙曦大喜,頓時鬆了口氣,只要不死便好,其它一切好說,「多謝破軍大人寬宏大量!」

    李雲霄揮了揮手,道:「不用謝我,因為要殺你者另有其他人。」

    乙曦頓時警惕起來,道:「誰?!」

    李雲霄笑道:「瘋子傑,躲在一旁看了這麼久的好戲,也該出來了吧?」

    乙曦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慘白,身軀忍不住劇烈地顫抖起來,甚至能夠聽見他的牙齒打顫。

    「哼,孽徒,孽子!」

    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在空中響起,更是讓乙曦如墜冰窖,整個人感受不到任何溫度,猛地一下痛哭起來,凌空當場跪下,朝著遠處漸漸浮現的人影拜了下去,拚命的磕頭求饒道:「義父,義父饒了我吧!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義父,義父!」

    一聲聲「義父」叫的真切,但丘穆傑的臉上的笑容卻是越發的冰冷,嘴角揚起一絲殘忍的微笑,道:「義父?你剛才不是說一派胡言,我區區一個瘋子,哪有資格做你的義父嗎?」

    乙曦的身軀更是哆嗦的厲害,原來對方一早就隱藏在周圍,他已經心慌意亂,徹底六神無主了,只能不斷地喊著「錯了」、「再也不敢了」,那腦袋不斷地磕著,速度之快彷彿還出現了殘影。

    丘穆傑慢慢走了過去,嘆道:「唉,想不到你也會背叛我,真是傷了我的心吶。」

    乙曦一聽對方口氣似乎有些軟,立即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聲淚俱下的痛哭道:「是我錯了,義父大人饒命。我也是受那韋青脅迫,一時貪生怕死就做出了對不起義父的事。我死不足惜,只恨不能找韋青報仇,替義父出口惡氣。還望留著有用之軀,死在韋青手中也足以!」

    「有用之軀?」

    丘穆傑冷笑道:「看在你知錯能改的份上,那我就成全你一次,讓你的『有用之軀』發揮點作用出來。」

    他一步上前,直接五指抓下,瞬間就插·入乙曦的頭顱,如同破瓜一般,「砰」的一聲就爆出五個血洞。

    「啊!」

    乙曦痛的渾身發抖,想要反抗,卻發現一股絕強的威壓直接將他鎮住了,根本動彈不得,自己的魂魄正在一點點的被抽取出來。

    丘穆傑道:「難得你有悔改之心,為父這才給你一個恕罪的機會,將你的魂魄抽出來,把裡面有用的信息傳遞給我。」

    遠處的李雲霄和北圳南都是面無表情,冷冷地看著。

    李雲霄更是看了一眼后就端詳起手中的兜率天峰來,上面隱約有一層暗暗的氣息,將山峰的力量完全遮掩住了,正是上塵的暗術。

    他估摸了一下,要破去這術並非難事,正好可以藉機將這玄器再煉化一番,讓九幽穢土之靈徹底完蛋。

    非倪則是被乙曦的慘叫聲干擾了情緒,臉色有些白髮,覺得太過殘忍了不忍看,微微瞥過頭去。

    一般人讀取記憶也只是將神識沖入對方識海進行搜索,運氣好的話對方也只是損傷一點記憶,若是運氣不好,那就是落得終生白痴的下場。

    而丘穆傑直接將乙曦的魂魄抽出來讀取記憶,讀完之後乙曦也只能是魂飛魄散的下場了,這對父子可都是狠人吶。

    好在慘叫聲只維持了一會,乙曦基本上就死了,只剩一團黃光在丘穆傑手中不斷掙扎,被他一拍之下,頓時消散。

    「我的好兒子啊,你的罪洗清了。」

    丘穆傑緩緩吐了口氣,微微閉上眼,似乎在消化那些記憶。

    李雲霄這才將兜率天峰收起,微笑道:「恭喜穆傑大人恢復了傷勢,還報了大仇。」

    「哼!」丘穆傑冷哼一下,這才微微睜開眼來,道:「剛才那上塵根本逃不掉的,你為何不殺了他?我可不信你是不敢。」

    李雲霄笑了一下,道:「穆傑兄在一旁偷聽了許久,想必已經明白了我此行之事。若是殺了上塵,聖域那邊必然會第一時間感應到,到時候直接強行打開通道,跨域傳送強者過來,那麻煩就大了。不如放任他離去,想必他也沒臉現在去搬救兵,必然在思量下一步步驟。一個重傷在身,且實力有限的上塵,可比對付未知的聖域強者要容易的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
    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