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571章 魂流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571章 魂流劍字體大小: A+
     

    尤密雖然有些幸災樂禍,但看見李雲霄如此強悍,心中有些害怕,大喝道:「九位長老一起出手!」

    那九人頃刻間閃動,一下將李雲霄圍住,將他的去路阻攔。

    宿平此刻依然站在那星環之內,面色凜然,道:「貂修長老,士無雙,你們為宗門鞠躬盡瘁的時候到了。」

    「是!死而後已!」

    貂修面色一沉,與另外一名七散子都是露出決然的視死如歸之色。

    士無雙等棋傀更是不會有背叛之心,也是身上爆發出金光,準備殊死一戰。

    整個溶洞中的氣氛變得十分緊張起來,那流淌著的聖潔之氣也為之凝結。

    李雲霄提劍步步上前,道:「皇甫弼,今日你滅萬星谷,還要抽我之魂,未免野心太大了吧?也許這個臨時的決定會讓你悔恨終身呢。」

    皇甫弼冷笑道:「古飛揚,你也曾經是絕頂天下的存在,即便你的靈魂再強,只有九星武帝修為的身軀,在我面前能翻出什麼浪來?況且對於你,我已有安排,鯤浪長老。」

    他輕喚之下,那九名長老之中一名老者輕應了聲。老者的眼眸微微下陷,呈現出深褐色,似乎無彩。

    襲玉綸大喜道:「我倒是忘了,以鯤浪長老之能,要對付這古飛揚必然是手到擒來。」

    鯤浪道:「宗主和副宗主大人抬愛了,我儘力而為。」

    襲玉綸道:「這不是儘力,而是必須拿下!」

    「是!」

    鯤浪大喝一聲,身上的氣勢湧起,向著四面激蕩,好似無數罡風在溶洞中飛射。

    但所有人都是強者,並未感到有何異常。

    只是皇甫弼輕輕皺眉,道:「這股聖潔之氣令人心定神凝,不知從何而來?」

    萬星子哼道:「你沒有必要知道。」

    皇甫弼點頭道:「那罷了,待會我自會查個分明。」

    鯤浪氣勢爆發后,雙手突然掐訣,一個古怪的符文飛起,倏然散開!

    「啊啊!!」

    他張開大口,古怪的氣息從口中吐出,湧現大片青芒,一柄造型詭異的長劍緩緩吐了出來。

    那劍柄是一個可怖的鬼臉造型,劍身若虛若實,飄忽不定。

    吐出這劍后,鯤浪身上的靈氣大減,身軀變得有些僵硬起來,如乾癟的行屍走肉,當長劍抓在手中之時,那陷下去的眼眶中才綻放出幾許光芒。

    「一劍斬天!」

    長劍明晃晃的在空中舞動,鯤浪人劍合一,直接沖向李雲霄。

    「劍上有詭異,但那又如何?!」

    李雲霄一劍並起,同樣是斬天之劍,一下劈了過去。

    「一劍斬天!」

    整個空間倏然裂開,凌冽的劍氣翻滾,斬向鯤浪。

    「轟!」

    劍勢穿透那魂流劍,直接斬在鯤浪身上,劍芒透體而過,「砰」的一聲從他後背震出,激·射在洞壁上,無數碎石落下。

    鯤浪臉色痛苦地扭曲起來,口中大口吐血,已然重傷。

    陳箐羽啞然失笑,道:「這位長老也太過託大了吧。」他正微笑著搖頭,卻突然笑容僵在臉上,驚駭道:「雲少,你,你怎麼了?」

    李雲霄的身軀莫名的顫抖起來,額頭上大顆汗珠滾滾落下,臉色一下蒼白起來。

    陳箐羽這才發現,鯤浪手中長劍像是軟鞭一樣伸長了十餘丈,直接插·入李雲霄胸口,那劍身恍恍惚惚,幾近透明,不斷有詭異的符文在上面流動。

    這一變化讓噬魂宗之外的人都是大驚起來,宿平瞳孔驟縮,驚道:「魂流劍!這是魂流劍術!」

    陳箐羽驚道:「什麼是魂流劍術?雲少不會有事吧?」他持劍而立,警惕的盯著四周,為李雲霄護法。

    「哈哈,李雲霄奪舍的是先天之胎,現在被魂流劍斬中,必死無疑!」

    尤密狂喜,眼中爆出激動的精芒,叫道:「鯤浪長老,千萬別把他魂魄傷的太厲害?,我還要吃呢,桀桀桀!」

    李雲霄痛的彎下腰去,一手捂住胸前,煞白的雙唇忍不住顫抖。

    宿平道:「魂流劍並非單指一柄劍,而是噬魂宗傳承下來的一種神通,能夠將自己的魂魄凝聚成劍,直接攻擊甚至吞噬對方靈魂,只要一招得手,幾乎是必勝之局。」

    「靈魂……」李雲霄顫聲道:「這股力量……它在抽取我的靈魂之力……」

    皇甫弼冷冷道:「奪舍先天之胎雖然可以無縫融合肉身,但魂力太強,卻不能通過肉體盡數發揮出來,就像是關在籠子里的猛虎,用魂流劍對付你是最好不過的。這無法天戰魂山,埋葬了多少英雄豪傑,葬你古飛揚也不虧你。」

    李雲霄滿頭冷汗,拚命的用劍往胸口的魂流劍身斬去,卻直接穿透而過,根本就是無形之物。

    鯤浪那殭屍般的身體,開始慢慢的恢復氣血,終於有了些光澤,道:「沒用的,這劍本身就是我之魂魄,無影無形,如水流動,這便是魂流之意,橋樑一旦搭建而成,就永遠無解,直到你的魂力被我抽空為止。」

    李雲霄道:「你意思是說這劍本身就是你之魂?」

    鯤浪點頭道:「正是。破軍大人,我知道你的想法,想要反攻我魂,但這是不現實的。這魂流之劍我修鍊了上百年,吸納了無數魂魄,已經淬鍊成了無魂不斬,即便是九階大術鍊師,也可輕易斬殺。」

    尤密驚道:「鯤浪你,你抽光了他的魂力,我還怎麼吃?」

    鯤浪道:「副宗主大人放心,我只是抽空他的魂力,並不吞噬其魂,待會副宗主大人親自出手取他性命便可。」

    尤密道:「也只能這樣了,魂力被抽空的話,但魂魄尤在,需要用大量精魂飼養起來。」

    陳箐羽見李雲霄已無還手之力,早也坐不住了,震怒的一吼便揚劍沖了上去。

    「哼,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豈能容你撒野!」

    之前那名妖化的噬魂宗長老大拳一握,猛地擊出!

    「轟隆!」

    拳風下爆出一團漩渦,像是結界一般旋開,一下將陳箐羽震了回去。

    陳箐羽體內傷勢被撕扯開,忍不住「哇」的一聲噴出血來。

    他雙眸中一片無力和不甘的怨色,握著劍的手上青筋根根暴起,如同老樹盤結。

    身軀也在巨大的屈辱下微微輕顫。

    自從實力踏入九星巔峰后,自覺的已經可以叱吒風雲,俾睨天下,罕有敵手。

    當袁高寒派他去紅月城時,雖是七大超級勢力之一,但依然自信滿滿,認為自己舉足輕重,足以影響整個紅月城大局,但結果卻是悲戚的令人吐血。

    這第二次執行任務,心想遠離了那些超凡入聖的變態,自己總該發揮作用了,結果卻被將軍一掌就轟成重傷,現在更是力有不逮,噬魂宗長老隨意一拳就讓他內傷裂開,幾乎要當場斃命。

    巨大的屈辱感湧上心頭,一股狂暴的煞氣在陳箐羽體內蔓延,雙目頃刻間變得通紅,劍器「嗡」的一聲長鳴起來。

    所有人都冷冷的看著他,以眾人的眼光自然曉得他這是要走火入魔的前兆。

    「淡定!」

    李雲霄突然抬起頭來,口中吐出二字,仿若一股清流激響,直接震入他心田。

    陳箐羽渾身一顫,他本就不是那激進之人,立即從那兵臨走火入魔的狀態回過神來。

    「雲少,我,我真沒用!」陳箐羽羞憤不已。

    李雲霄額頭上滿是汗珠,但依然強顏笑道:「呵呵,九星巔峰強者還說真沒用,這句話得氣死天下多少豪傑去?只能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們不可自滿,但也不可妄自菲薄。」

    「大人教誨的是!」

    在知道李雲霄的身份后,陳箐羽對他的態度變得畢恭畢敬,也願意聆聽教誨,道:「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李雲霄雖然面色發白,但嘴角卻是揚起冷笑,道:「區區魂流劍就能殺我的話,那本座早已死了千百萬回了!」

    最後幾個字咬牙而出,運用了音波武技,還蘊含有一絲龍威其內,在整個溶洞中激蕩,震得眾人一陣耳聾。

    李雲霄的身軀一顫,一道虛無的透明影子從體內慢慢升起,那影子的手一下抓住魂流劍身。

    「這是……」

    鯤浪大駭,那僵硬的面容一下震驚起來,駭聲道:「你、你可以直接靈魂離體?!」

    所有人都是駭然心驚,靈魂乃是研究人體的三大難點之一,即便是噬魂宗的秘術,也不可能這樣隨意的讓靈魂離開肉身。

    那道影子通體漆黑,身上散發出恐怖的力量,即便是皇甫弼和萬星子也一陣心驚膽寒。

    兩人同時大駭,難以置信的望了過去,僅僅是威壓之力就能影響到超凡入聖強者心神,已經不是普通的「強」可以解釋了!

    「離體你老母!本座哪裡像是他的魂魄了?!」

    那黑色影子緩緩睜開眼來,一道銳利如刀的目光穿透而去,鯤浪通體大震,魂流劍在顫抖之下竟然有崩碎的跡象。

    「啊!你,你是……」

    陳箐羽汗如雨下,渾身巨顫起來,哆嗦道:「普、普、魔主普……」

    那道黑影正是魔主普,魂流劍一下刺入李雲霄靈魂中,連帶將魔主普也刺傷了,這才將他喚醒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
    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