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508章 好多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508章 好多血字體大小: A+
     

    李雲霄安慰她道:「現在情況危機,一時難以解釋,你先回界神碑中去,千萬不要輕易出來。」

    「不」

    水仙堅決道:「我不回去。非倪姐姐幫你擋了一擊死了,接下來再有危險的話,就讓我來為你擋那一擊吧。」

    李雲霄渾身一顫,大怒道:「你胡說什麼快回去」

    「嘖嘖,李雲霄你這個花心浪子,不僅騙了非倪,還騙來這麼多單純的小姑娘,真是最大惡極啊」

    龍千淼冷笑一聲,便欺身舉劍而上,滿眼都是凌厲之色。李雲霄此刻左右都有人,乃是最佳的殺他機會。

    「一虹斬」

    一劍橫空而去,真龍之威咆哮而起,劍氣震蕩出一片青色結界。

    「危險」

    「小心」

    「你先小心」

    「混賬啊,別動」

    李雲霄又急又怒,急忙抱住兩人縱身而退。

    那道劍氣太強,就算是他手中無人也無把握能接下,此刻更是心中大急,縱身連連後退。

    同時手中一拋,一掌推出,輕輕拍在水仙腰上,將她推開。

    「誰也別想走了,既然這女孩子這般想要為你犧牲,我為何不就成全你們,讓這所謂的愚蠢愛情更壯烈一些呢

    龍千淼劍影化開,整個人也一分為二,同時擊向李雲霄和水仙。

    「不要」

    李雲霄大吼一聲,顧不得自身安慰,猛的朝水仙沖了過去。

    如此強大的真龍劍氣,水仙根本沒可能擋得住,看著那一道劍影落下,他整個人頭皮都一陣發麻。

    「嗤」

    一抹鮮血橫灑長空,水仙潔白的長袍上剎那間一片鮮紅,像是一朵飄零在風中的水仙花,遠遠摔了出去。

    「不要啊」

    李雲霄嘶吼起來,猛的沖了過去,從未有過的痛在心中浮現,如同刀子一刀刀割著他的肉,比割肉還痛。

    非倪身死,他眼睜睜看著,水仙身死,他眼睜睜看著。

    以往的事一幕幕在腦海中浮現,慕容竹、宇文博、姜楚然…

    他驟然間覺得世界很靜,變得很緩慢,一切的發生速度都極底,他甚至能夠看見水仙臉上那痛苦的表情一點點的凝成。

    「水仙,水仙」

    李雲霄幾步走了上去。

    「嗤」

    龍千淼的另外一道劍影也斬落,凌厲的劍氣刺入他體內,他依然覺得很慢,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肌膚被那劍芒破開,感受著那一點點的疼,雖然很疼,但卻遠遠比不上心中的痛。

    他覺得自己能夠完美的躲開那一劍,但不知為何,他並不想去奪,甚至將身體往前挺了一下,很想被那劍刺中。

    鮮血出來,真龍之氣轟入體內,瞬間沿著四肢百骸遊走,徹底粉碎一切抵抗力量。

    他完全可以用神奕力和紫雷來抗衡,但他不想那麼做,反而有種解脫之感。

    「死了,也許就沒那麼痛了。」

    「噗」

    他一下摔倒在地上,三人摔在一起。

    龍千淼面色一寒,提劍想要再斬,但手在空中停了下來,冷聲道:「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如何去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非倪雖為你而死,但她是開心的,她至少無悔。作為抽取她天鳳涅體的報答,我便不殺你。雖然你此刻的樣子,讓非倪很失望」

    他說完后,便伸手凌空一抓,將非倪的身體攝了過來,雙手抱在身前,轉身便離開。

    「放下,放下她」

    李雲霄在地上掙扎著,不斷的爬過去,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痕。

    龍千淼回頭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喪家之犬,滾」

    一聲震喝下,李雲霄的身軀被音波之力掀飛了起來,狠狠摔了出去。

    眾人都是心中一驚,暗道這後起之秀第一人,就這樣要死在這了嗎?

    寧可雲也是面帶驚容,她想要上前去,當還是一下忍住了。

    韓君婷同樣臉色發白,盯著那趴著地上如同喪家犬的李雲霄,眼中滿是複雜之色,內心說不出的滋味。

    自從認識他起,第一次見到他這般狼狽,收到如此重的創傷和打擊,兩名紅顏知己之死,已經是他難以承受之重

    泊雨擎皺起眉頭來,他望著遠處的水仙,身軀似乎還會動彈,躺著地上好像還有呼吸。

    他的臉色變得異常複雜起來,他是這裡除李雲霄外唯一知道水仙身份的人,其中於系太大,讓他一下子拿不定主意,不知該如何是好。

    北圳丨南急忙擊開對手,一閃之下便落在他身邊,急忙將他扶起,道:「你沒事吧?」

    李雲霄渾身是血,一隻手指著龍千淼,顫聲道:「救,救非倪……」

    北圳丨南皺眉道:「我做不到,我沒有救她的力量,你也沒有,你已經儘力了。」

    韋青見龍千淼已經取得非倪,頓時大喝道:「都住手吧,留他們幾人性命先,有機會再算賬,此刻不易過多內耗

    眾人這才一下停手,玄樺和柳菲煙兩人早已重傷,也急忙退到李雲霄身邊。

    玄樺低下身段,道:「你怎麼樣了?」

    李雲霄那舉著的手臂頓時垂落下來,眼中一片無神,道:「帶我帶我到水仙那去……」

    北圳丨南眉頭皺了一下,將他抱起,直接走到水仙面前,再緩緩放下。

    玄樺急道:「哎呀,你自己傷的快死了,別救這人救那人的,先救你自己吧。」

    北圳丨南看了一下水仙的傷勢,一道劍芒直接穿透了身軀,整個人差點被劈成兩半,根本無法救治。

    他額頭上的皺紋更深了,老老實實的說道:「此女已無法救。」

    「咳、咳咳」

    李雲霄一下劇烈咳嗽起來,整個眼神徹底暗淡無神,像是死了一般。

    「振作,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啊,別忘記了你的身份,你從來都不一蹶不振的人」

    柳菲煙也是心中大急,李雲霄身上如此重的傷,加上那一副不心死的模樣,就很難救活了。

    「喂喂,小妮子,你也振作一點啊」

    玄樺將幾道光芒打入水仙體內,想要替她止住身上出觸目驚心的血,卻發現始終無效,他的元力全都白費了。

    「這小妮子的血有古怪,竟然完全融化了我的元力,這這怎麼可能?」

    玄樺一下獃滯了起來。

    「咳咳」

    水仙突然身軀一顫,劇烈的咳嗽了幾下,竟然臉上露出焦急之色,一看李雲霄在身邊,這才安定下來。

    她掙扎了幾下,這才發現自己傷的極重,滿臉的痛苦,一下爬到李雲霄身邊,吃力的說道:「我……我也終於……為你擋了一劍……,我……我不比非倪差」

    北圳丨南等三人皆是動容。

    李雲霄身軀一顫,那死灰一般的目光中恢復了幾點光芒,急忙將水仙扶住,道:「你別說話,趕緊好好調養。」

    他抬起頭來,望著三人,道:「圳丨南前輩、玄樺、菲煙,答應我,安全的將她帶出去。」

    「不,我不走」

    水仙執拗的大叫起來,掙扎道:「我要和雲霄哥哥在一起,死也要」

    李雲霄猛地將她推開,喝斥道:「別胡鬧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不能死的」

    「雲霄哥哥可以死,為什麼我不可以死?況且我已經活不了了,我的身體我自己能感受到,正在一點點的崩潰,無法恢復了,嗚嗚嗚。」

    水仙說道傷心處,一下子嗚咽起來,哭道:「我不是怕死,只是想和雲霄哥哥死在一起而已。」

    李雲霄腦子一懵,心中劇烈的震顫起來,這話剛才非倪是如此,現在水仙亦是如此,像是兩把刀劇烈的攪動著他的心臟,腦中下意識的變得空白起來。

    柳菲煙也不忍看,道:「你就讓她留在你身邊吧。」

    「對了血,還多的血雲霄哥哥,我留了好多的血」

    水仙一隻手掌上全是鮮血,她一下撲向李雲霄,趴在他身上,胸前那恐怖的傷口直接貼在李雲霄身上,道:「雲霄哥哥不是說我的血很有用嗎?都快流光了,太浪費了,雲霄哥哥全都拿去吧。」

    她那凄婉的模樣,見者生憐,見者落淚。

    北圳丨南三人都是不忍再看,輕輕的撇過頭去。

    李雲霄也是渾身一顫,下意識的抱緊水仙,那帶著金色光澤的血液流暢在他的身上,一股暖暖的樣子,只覺得非常舒服。

    泊雨擎瞳孔驟縮,他吞咽了下口水,他也渴望那鮮血,但此刻水仙被殺,必然引來四海怒火,到時候扯上於系的人怕是無一能活。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施訣奪取非倪天鳳涅體的龍千淼,暗想即便你是七大宗主,實力通神,也難保扛得住海族怒火。

    遠處的鬼王收取諾亞之舟也到了關鍵時刻,他臉色陰沉的看了一眼龍千淼,似乎感受到了什麼,眸子中射出寒星點點。

    突然間他的目光一凝,渾身大震,驚厥的朝著李雲霄望去

    只見李雲霄的身軀上早已被水仙的鮮血沾滿,在那赤紅的血液之下是漆黑的魔紋,整個人完全魔化起來。

    不僅如此,水仙的血液中泛著的金色之氣一下黏在了李雲霄的肌膚上,魔紋中漸漸地湧起金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
    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