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479章 神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479章 神道字體大小: A+
     

    「呵呵,若是玄樺大人更中意渾天儀的話,那我們聯手殺了妖族后,渾天儀歸化神海,太虛道果歸聖域。這樣反而省了兩派人的爭執,更加不用傷和氣了。」

    韋青悠悠說道,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

    柳菲煙道:「玄樺你傻呀,那渾天儀價值的確大,但你有把握煉化一件超品玄器嗎?怕是終身不可得。但這道果,卻是人人可吃的東西呀。」

    玄樺恍然道:「原來如此。韋青你可真自私,我們奪道果,可是為了拿回去研究用。你奪道果,卻是為了讓自己吃掉」

    「哼,巧言滑舌」

    韋青不屑的冷哼道:「本座提議之事,兩位考慮的如何?」

    玄樺和柳菲煙交換了個眼神,都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端木有玉道:「韋青,你就這麼把我排除在外了嗎?」

    韋青道:「有玉公子知過去未來,當知爭此道果的勝算不大呀。」

    端木有玉道:「勝算不大就被你強行排除了嗎?據我剛才推算,韋青大人的勝算也是零蛋呀。」

    韋青臉色一沉,怒哼道:「休要胡言公子玉,今天當是賣本座一個面子,助我一臂之力,只要得到道果,將來一切好說」

    端木有玉輕輕一笑,突然一反常態,笑道:「韋青大人的面子我當然不能不給,就當是大人欠我一個人情了,我退出這道果之爭。」

    韋青皺眉道:「僅僅是退出?」

    端木有玉笑道:「自然,這裡可都是絕世強者,我可不想得罪任何一人。」

    韋青略一沉吟,便道:「好,你今日退出此道果之爭,我欠你一個人情。」

    端木有玉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揮手下,那九道巨大的光鏡倏然碎裂,化作無數熒光消失在空中。

    韋青望向玄樺和柳菲煙,道:「你二人若是也肯退出的話,本座也欠你們一個人情。」

    「哈哈」玄樺大笑起來,道:「韋青大人也太看得起自己的面子了,端木有玉認為它值錢,我們可是覺得它一分不值呢」

    「哼」

    韋青臉色一沉,怒氣上涌,極少人敢這麼不給他面子的,但玄樺偏偏就是其一。

    妖祠臉色也是異常難看,怒哼道:「韋青,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走還不行嗎?」

    「走?」

    韋青寒聲道:「現在跟我說走,太晚了吧?插手我族之事,今日你族之人,誰也別想走了」

    祠臉色一寒,冷笑道:「什麼插手你族之事,完全是借口,關鍵還在我族至寶渾天儀吧?」

    韋青道:「隨你怎麼說。不過你們若是能將渾天儀交出來,我可以做主讓你們安然離開。」

    畢竟殤加上祠,也是兩名超凡入聖的強者,而且那渾天儀威能莫測,剛才直接將他困入其中,一籌莫展,若非那力量突然消失,自己怕是現在都還未出來。

    祠冷笑道:「抱歉了,要來要去,隨我們自由。既然韋青大人非要與我族作對,那我也只有加入這道果之爭了。

    韋青冷哼道:「加入道果之爭?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韋青大人別大意了」

    突然空間光影一閃,子溴寂浮現而出,驚道:「這些妖族之人剛才將鬼修羅盡數壓制下去了」

    「什麼?」

    韋青身軀一顫,驚道:「不可能」

    祠譏諷道:「不可能?那韋青大人試著召喚下那些鬼修羅,看看此刻在何處。」

    韋青臉上神色變化的厲害,他是召喚不動鬼修羅的,只能通過控制羅青雲,但羅青雲完全不見了蹤影。

    玄樺驚道:「莫非剛才外界的波動便是你們妖族弄出來的?」

    韋青寒聲道:「若真是如此,那更有責任和義務先將你們剷除了」

    他眸子中寒光一閃,道:「玄樺、柳菲煙,還有什麼可考慮的?」

    「我贊同你的意見,妖族之人始終是外族,兄弟鬩於牆外御其侮。」

    亓勝風那冰冷的聲音傳來,轉瞬之下便出現在眾人眼前。

    祠瞳孔驟縮,大驚道:「你,你怎麼脫困的?」

    亓勝風冷笑道:「區區幾條蛇,焉能攔得住本座」

    祠沉思了一下,道:「我明白了。剛才鬼王和鬼修羅一戰幫了你的忙,你靠著那巨大的衝擊之力,將全身的銀龍震死了,是我疏忽了。但即便你脫困而出,現在的力量,已經遠遠達不到超凡入聖了。」

    亓勝風道:「僅憑肉身之力,就足以殺你」他對妖祠是起了必殺之心。

    祠輕笑道:「大人魂魄受損,現在還能完好的控制這肉身嗎?「

    亓勝風寒聲道:「祠你可以來試試「

    柳菲煙眼中露出異色,望了一眼玄樺,道:「這位就是義父提及過的那位大人吧?」

    「哼,那位大人?哈哈」

    亓勝風大笑起來,道:「難道魯聰子連我的身份都不敢確認了嗎?嘖嘖,你便是當年他撿回來的那個小女孩吧,想不到竟有這般成就。」

    柳菲煙道:「多虧義父栽培之恩,大人的身份必須要進一步的確認才可。我們二人今日前來,也是希望大人隨我們回化神海,一旦確認了身份,必然是天大的喜事。」

    亓勝風冷笑道:「你算什麼東西?本座的身份,需要你們來確認嗎,太看得起自己了」

    柳菲煙面色平靜,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採用不開心的方式帶大人回去了。」

    亓勝風冷笑道:「你們不開心那就對了。不過本座更不開心呢」

    柳菲煙輕笑道:「不開心歸不開心,但大家同為化神海一脈,剛才大人也說了,兄弟鬩於牆外御其侮。不如我們化神海之人齊心,奪下道果的勝算極大」

    亓勝風點頭道:「你這小妮子言之有理。」

    韋青眉頭一皺,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若是他們聯手的話,自己一方勝算就極低了,特別是剛才子溴寂說鬼修羅被壓制,此刻下落不明,更是讓他憂心忡忡。

    「哈哈哈,一群可笑的人類,自以為就吃定我了嗎?」

    祠大笑起來,突然一股雄偉瑰魄的力量傳來,在太虛道果四周縈繞不散,不斷飛旋。

    「這是……,道果之力要消散了嗎?」

    亓勝風一驚,若是道果消亡,那損失就巨大了。

    「不對道果之力並未減少,反而越來越強了,莫非還在生長?」

    韋青驚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那太虛道果旁邊空間微晃,無窮力量匯聚而來,漸漸化出一枚黑色的果子。

    「又一枚道果」

    眾人驚呼,露出震駭之色。

    那枚黑色果子與之前的太虛道果一樣,散發出強大的道韻,而且形態變化不停,似乎還未定型。

    「咔嚓」

    突然一道輕微的開裂聲響起,無異於驚雷般在每個人心中震響,都是瞪大眼珠子,獃獃的望著。

    「咔嚓咔嚓」

    那枚黑色道果上的裂縫越來越多,最終開裂,那漆黑的表面如同果殼一樣脫落,漸漸展露出真容,竟是渾天儀

    「不好」

    韋青大喝一聲,道:「動手」

    渾天儀上閃爍出周天星斗,像是一副浩瀚星圖延展開來,一片片星空閃耀,星系演化,銀河誕生。

    頃刻間,整個天地都置身在這一片星空下,燦爛絢麗。

    「渾天儀武道終演,這股至高無上的道義……,正是神道氣息啊」

    祠激動萬分,身軀顫抖起來,望著那漫天星辰,忍不住的想要跪下膜拜。

    其餘之人都是臉色大變,那股浩瀚偉力在天空蕩漾,令的他們都是氣血翻滾,而且感受到一種明顯的武道壓制

    能夠壓制住超凡入聖強者武道領悟的,唯有那至高無上的神道之意啊

    眾人都是臉色大變,一下萬分震驚和凝重起來。

    「難道這片星空下有人要成神了?」

    「這怎麼可能?多少年來無數強者的努力,從未有人證得過神道啊」

    「這便是超品玄器之威嗎?成神的關鍵果然是在超品玄器嗎?」

    星空之下,全都是徹底獃滯,一個個睜大眼睛,甚至忘記了思考。

    遠處的涎和蒙也一下反應過來,看著那不住旋轉的渾天儀,激動的瑟瑟發抖。

    這種莊嚴偉力,而且是來自先祖的傳承力量,就好像無數妖族先輩,化作一枚枚閃耀的星辰,在天空上照耀著前方的路,指引他們前進。

    兩人一下感動的有些想哭起來,涎終於明白了祠大人如此高捧殤的原因,不由得萬分愧疚起來,當場雙膝跪下,朝著遠處磕頭。

    蒙也隨著跪在他的身側,一個勁的磕頭,口中還在「嗚嗚「的發出聲音。

    「多少萬年了,殤大人……」

    黎凌空跪下,遠遠的拜了下去,輕啜起來。

    為了這一天,等了太久。

    她輕吟道:「當年一起的夥伴們,你們看見了嗎……」

    這一道輕吟,彷彿穿越悠悠亘古,迴響在夜空之下。

    李雲霄同樣渾身大震,驚恐的感受著漫天神道之意,那是遠遠超出他領悟的存在。

    渾天儀上除了散發出神道道韻外,還有大量的摩訶古字,不斷暴起,向著四周散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