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478章 玄真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478章 玄真箭字體大小: A+
     

    葬雲獸隨之沖了起來,漫天獸鎧不斷化形,頃刻間與那鬼鯪化而為一,凌空墜下。

    此招一出,那晶瑩剔透的參天大樹也為之震顫起來,五彩花瓣內,道果上流光閃動,越來越急。

    玄樺身上元力轉動,浩瀚之力直衝雲霄,碎星弓在手中錚然一響,上面的珠光寶石射出萬道七彩霞光。

    同時斷弦之處,湧出一條龍筋,束縛在戰刀兩端,頓時有龍吟傳出,一道青影在弓上遊離不定。

    他單手在身前掐訣,漫天寶光匯聚而來,整個四周浮現出異象。

    大雪紛飛,一片雪地,竟然萬里冰封。

    在這雪天之間,萬點星光從夜空落下,一點紅芒不知從何處而來,赤紅如血,漸漸凝形而出,竟是一支通體猩紅的長箭。

    那無數星芒瘋狂的往那長箭上涌去,箭身開始逐一閃爍出詭異符號,激·射出無數紅芒,在萬里冰封之下,顯得異常刺目。

    「姚金良,今天死的人是你啊」

    「這是我用暗星之鐵打造的玄真箭,用來殺你最合適不過了」

    玄樺一下抓住那支長箭,搭在弓上,「錚錚錚」的金屬摩擦之音盪出,瞬間拉滿弓。

    「咻」

    無數飛雪之下,一道紅光射出,穿越萬里冰封。

    長箭射出,那條龍筋承力太大,倏然一下崩斷,碎星弓再次化成戰刀。

    「轟隆」

    玄真之箭猛然穿過時空,擊在姚金良的鬼鯪之上,掀起無數風暴,倏然轟開

    「吼」

    那風暴中心,還傳來葬雲獸的怒吼及慘叫之聲。

    姚金良渾身大震,撕心裂肺的吼道:「不」

    他猛地一下沖向前去,雙眼一片通紅,葬雲獸被那玄真箭直接刺破獸鎧,穿胸而過

    「砰」

    鬼鯪絞也在空中倏然變回普通狀態,靜靜的懸在葬雲獸身邊,靈氣大失。

    姚金良的身體沖了下來,一下將葬雲獸抱住,渾身顫抖起來。

    一人一獸相伴多年,早已心意相通,此刻他能真切的感受到對方的痛苦,還有那強大的生機不斷流失。

    玄真箭上的符文還在不斷湧出,大量印在葬雲獸身上,破壞著它的身軀。

    姚金良猛地一下抓住那長箭,頓時覺得手心巨燙,想要一下拔出來。

    「慢著」

    突然一道青影閃動,韋青倏然現身出來,喝道:「不想它死的話就別動」

    姚金良一驚,急忙道:「韋青大人,求你一定要救救它」

    韋青眸光一凝,盯著那支箭矢,面色沉重道:「這是暗星之鐵,極其歹毒的一種金屬。」

    他單手在空中虛畫,一下凝出一張符文來,隨後一拍,化作淡藍冰色,直接印在那箭矢之上。

    頓時箭身上的符文一下被壓制住,漸漸地收攏起來,最後變成一支普通的鐵箭模樣。

    姚金良立即感受到了葬雲獸的痛苦減輕,大喜道:「現在可以拔除此箭了嗎?」

    韋青搖頭道:「它被一箭穿透,現在拔出的話危險太大,還是用馭獸玄器將它暫時封印起來,帶回聖域除箭吧。

    姚金良不敢違背,他手臂上一個銅環倏然放大,凌空一收,便將那葬雲獸封了進去,再變回普通大小,套在手臂

    玄樺臉上浮現出怒容,寒聲道:「韋青,你太多管閑事了吧?」

    韋青看著他,淡淡說道:「我管閑事,關你什麼事?」

    「你……」

    玄樺臉上閃過複雜之色,最終將情緒壓制下來。以他現在的力量,是肯定鬥不過韋青的,何況還有姚金良在身邊

    姚金良臉上罩了一層寒霜,咬牙道:「韋青,你我聯手殺了他」

    韋青嘆道:「若是只有他一人的話,殺之無妨。」

    姚金良瞳孔驟縮,只見玄樺身後漸漸浮現出兩道光來。

    其中一道碧綠之色,化成端木有玉。

    另一道則是紅蓮似火,化成柳菲煙,她一步上前,走到玄樺身後,道:「你沒事吧?」

    玄樺嗤笑道:「對付兩隻扁毛畜生而已,怎麼會有事。只不過我辛苦打造出來的玄真箭,被收掉了。」

    柳菲煙道:「損失一箭,殺了葬雲獸也算是值得了。被玄真箭射中,那葬雲獸就算能保住性命不死,也基本上是廢了。」

    她的話像是一盆涼水,直接澆在姚金良心窩裡,整個人都發冷,猛然喝道:「你說什麼?」

    玄樺「呵呵」笑道:「自己領悟吧,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去,多陪陪你的狗。」

    姚金良怒火衝天,一道道元力從身上暴起,形成漩渦吹開。

    韋青皺眉道:「冷靜下來,只要性命無憂,終會有辦法。若是一下衝動便是中他們計了。」

    姚金良這才漸漸鬆開雙拳,但依然臉色鐵青,死死的盯著玄樺,後者則是一臉譏諷和不屑。

    端木有玉道:「韋青大人,騰光呢?」

    韋青面色一冷,哼道:「誰知道他的人影,這枚太虛道果難道不是他弄出來的嗎?」

    眾人都是一下將目光望了過去。

    道果上散發出來的濃濃韻味,令的每個人都心癢難耐,體內忍不住的氣血激蕩。

    但誰也不敢冒然出手,在場的無一不是絕世強者,一旦有人搶先出手,必然成為眾矢之的。

    突然空間一晃,那枚扣人心弦的道果一下毫無徵兆的就消失在大家眼前

    「什麼?」

    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震,瞪大了眼珠子,駭然的望著那參天大樹上,不僅道果消失了,就連那彩色花朵也同時不見

    韋青震怒道:「怎麼回事?」

    「哼,好一招瞞天過海。祠大人,你這是小覷我人族武者嗎?」

    端木有玉面色一寒,倏然之間就出現在萬里高空,雙手掐訣,打出九道寒芒。

    那寒光呈九宮排列,一下化作巨大的稜鏡,聳立在天地之間。

    鏡面上符光閃動,在天光的映照下,分外刺眼。

    端木有玉手中訣印一變,那九道稜鏡頓時射出巨大的天光,一下子衝天徹地,在參天大樹四周照耀起來。

    一道光束中倏然閃過人影。

    「哼,還想躲」

    韋青面色一寒,單手一拍,頓時一道利劍刺了上去。

    「嗤」

    天空倏然被斬碎,那道人影在空中一翻,化出妖祠的模樣,一臉苦笑之色。

    而此時那參天大樹之上,失去的道果和彩花,也再次浮現出來。

    柳菲煙道:「原來只是障眼法。」

    玄樺嗤笑道:「這廝想用小手段騙過大家,等我們慌亂之下便將真的道果拿走,不過說實話,剛才我還真的慌了一下。」

    柳菲煙哼道:「這種伎倆也就只能騙騙你這種智商了。」

    「嘿嘿。」玄樺搔了下頭髮,傻笑不已。

    韋青瞳孔微縮,一下便認出了眼前人,寒聲道:「原來是妖族大祭祀祠大人,看來祠大人也是活的太久了,想要嘗試一下死亡的滋味」

    祠苦笑道:「韋青大人,許久不見。」

    韋青冷冷道:「恭喜祠大人了,妖族找回了遺失已久的超品玄器渾天儀,真是令人羨慕嫉妒。」

    端木有玉心中一顫,失聲道:「渾天儀?難怪,難怪本座總是無法推算出因果。」

    韋青哼道:「那個擁有渾天儀的大妖,也一併出來吧」

    天空上靜悄悄的一片,並沒有殤的影子。

    韋青面色一寒,哼道:「剛才對抗本座之時不是很英勇嗎?現在怎麼成縮頭烏龜了?」

    他一連喊了幾遍,也沒有聲音。

    祠也是皺起眉頭來,不知道殤發生了何事,但想到他有渾天儀在身,多半不會有太大危險,也就放下心來。

    「哼」

    韋青見叫喚不應,冷冷的哼了一聲,這才開口道:「太虛幻境既然已經結出道果,說明整個一境之力都被吸收了過來,怕是再無法演化下去了。只要摘取此果,幻境應該會自行破去。但此果只有一枚,到底歸誰呢?」

    眾人都是一下臉色微變,眼中射出瞳光,靜默不語。

    如此神物,不論給誰,其他人都不會答應。

    玄樺嘿聲道:「韋青大人不會說該歸自己吧?」

    韋青道:「我的確是這麼想的,但此物自然不是歸我,而是歸聖域所有。除了聖域,天下間哪個勢力有資格擁有此物?」

    玄樺冷笑道:「不用說下去了,我反對。」

    韋青道:「銀月武帝的反應在我意料之中,但總不能無限制的這樣僵持下去。武道之人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無異於武決了。」

    玄樺道:「韋青大人劃下道來吧,我玄樺隨時接下。」

    韋青道:「現在整個太虛幻境內,有資格爭奪這枚道果的,只有聖域、化神海和妖族。但妖族非我族類,以本座之見,不如先聯手將妖族之人剷除,然後再來決定道果歸屬。」

    「並且妖族中有一人手握超品玄器渾天儀,價值之大不在這枚道果之下,搶來之後我們兩派再行武決,贏的一方取走道果,輸的一方拿走渾天儀,不知兩位武道大人意下如何?」

    玄樺皺眉道:「你確定那妖族手中的是超品玄器渾天儀?若真的是超品玄器,價值之大應該還在這枚道果之上,為何輸者得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
    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