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465章 定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465章 定局字體大小: A+
     

    天空明媚,照在欒君昊的屍體上,靜靜無聲。

    一代強者,回到自己曾經跌倒的地方,再次跌倒,永遠也爬不起來了。

    空間微微一顫,李雲霄跌宕而出,雙瞳中布滿血絲,臉色蒼白。

    他望著欒君昊的屍體,道:「最終打敗你的是你自己啊在你回去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是這個結局。」

    「轟隆」

    浮屠金塔上突然暴起衝天金光,整個十二重樓塔身一層層爆開,恐怖的氣息不斷震出,衝擊著四面八方。

    「轟隆」

    隨著最後一聲巨響,整座金塔崩碎,兩道身影飛射而出。

    天空之上的五絕峰和御天如意也倏然分開,朝著自己的主人飛去。

    騰光身影一閃,出現在百丈之外,臉色異常蒼白。他震驚的望著地上欒君昊的屍體,難以置信的說道:「你竟然殺了他?你是怎麼做到的?」

    亓勝風也在數百丈外化形而出,手中抓住飛回來的御天寶篥,也是臉色清冷,看著欒君昊的屍體,輕哼了一聲。

    他對李雲霄的忌憚也是深不少。

    李雲霄吞服了一些丹藥,舒了口氣,道:「能殺他多虧了王座大人的太虛幻道之力,否則我區區八星武帝,如何能讓九星巔峰強者中招呢。」

    騰光臉色凝重道:「我的幻道之力你竟然可以隨意抽用,可見你在此道之上的成就不在我之下,而且同樣是瞳術驚人,性格放蕩不羈,你可認得古飛揚?」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是否認得跟大人有關係嗎?」

    騰光始終盯著他的面孔,想從細微的表情變化中看出端倪,但顯然失敗了,李雲霄的笑就是想雕琢出來的一般,不帶任何破綻。

    騰光眼中泛起漣漪,瞳光漸漸凝聚起來,那眸子中一片清澈如許,一字字道:「你就是古飛揚」

    李雲霄心中一震,這次終於露出異色。

    遠處的亓勝風也是眉頭皺了起來,十大武帝都是他的小輩,他也不認識其中任何一人,只是從粉色晶塵中出來后,聽過這十人的名號而已,也知道破軍武帝古飛揚早已隕落天盪山脈。

    李雲霄道:「是什麼讓你做出如此膽大的猜測?」

    騰光突然笑了,眼中滿是異彩,道:「哈哈,果然是你昔年陣源一別,時有想念,後來聽到你隕落的消息,我還覺得奇怪,不信你會死。只是這二十餘年來再無任何消息,我也就當你真的死了,怎麼也想不到你竟奪舍了先天之胎」

    亓勝風渾身大震,難以置信的望著李雲霄。

    奪舍天生之胎他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是在胎兒還在母體內的時候,便寄生奪舍進去。這樣便可以使肉身和靈魂達到最大的契合度。

    但其中的風險也是不言而喻,奪舍早了的話,極有可能在胎兒形成的過程中,被先天之氣洗滌記憶,化成純粹無意識的能量體,徹底奪舍失敗。

    若是奪舍的晚了,先天胎兒產生了自主靈魂,那麼更加兇險萬分,要在不傷胎兒天資的前提下將對方靈魂抹去,難度之大不亞於殺一名超凡入聖了。

    亓勝風陰沉著臉盯著李雲霄,也不知道他是何種奪舍,但不管怎樣,奪舍先天之胎一旦成功,最大的好處便是多了一世性命。

    李雲霄被兩人怪異的眼神盯得渾身發毛,自己這種轉世重生的情況,跟奪舍先天之胎有著本質區別,但他也懶得解釋了,道:「你還沒回答我,如何敢這般猜測。」

    騰光狡黠的一笑,道:「其實很簡單,你給我的感覺就和古飛揚一樣,只不過沒有那樣囂張跋扈而已,多了一些年輕人的朝氣。試問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怎麼可能會有破軍武帝一般的神態雍容,再加上你的瞳術和冥頑不靈的臭石頭性格,多半就是了。」

    「哈哈」

    李雲霄大笑起來,道:「你這個死鬼,居然被你一眼看穿,讓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騰光打量著李雲霄的身體,讚歎道:「當年諸多高手之中,我最服的便是你了,因為你的想法天馬行空,不拘一格,就如同你的性子一般,在領悟天道上給了我許多啟發,真是一段難忘的時光。而今看來,你不僅是想法天馬行空,打破常理,居然還付諸實現了。以如此這幅軀體,加上你的靈魂,還有諾亞之舟在手,將來必然是天下第一」

    他眼中放出光芒,滿是羨慕之色,道:「嘖嘖,千載風雲盡付一笑,萬世飛揚照耀古今」

    李雲霄笑道:「謬讚了,我再怎麼天馬行空也不過是小道而已,你演化太虛,自成世界,這才是真正的無上大道,令我佩服。」

    騰光眼中一亮,道:「你也是贊成我此舉了?」

    李雲霄點頭道:「換做是我,說不定也會跟你一樣。但可惜的是,你是你,我依然是我。你只要放開一線,讓我和一於夥伴離去,那麼我會深深祝福你,早日證得大道的。」

    騰光苦笑道:「古飛揚,這就是在為難我了,太虛道一旦演化出來,就算是我自己都無法離開。放開一線,就是此界徹底崩壞了。能夠在這觀摩一界的演化,這般幸事怕是此生難再,為何不珍惜呢?」

    李雲霄道:「我的確很珍惜這次機會,但我更珍惜自己的命。騰光老弟,你要是執意不肯,為兄的就沒法念舊情了。」

    騰光道:「這不是執意不執意的事,在我的太虛幻道中,任其繼續演化的話,最終將會成為和天武界一般的存在。其結果要麼將天武界擠爆,要麼從天武界分離出去,但不管如何,並不影響大家的生存,只不過再也回不到天武界了而已。而且任其發展下去,還能自行誕生出十階規則,成全諸位的神境之夢。」

    李雲霄陰沉著臉,哼道:「你是孤家寡人一個,難道我也跟你一樣孤家寡人不成?混沌之初,演化太虛,只要時間足夠長,自然能夠成為完整的一界,但那不知是多少億萬年後了,虧你說得來」

    騰光嬉笑道:「為了證道,做出點犧牲也是值得的。」

    李雲霄冷冷道:「那老哥我為了活命,讓你犧牲也是正常的了。」

    亓勝風冷聲道:「跟他廢話什麼,這瘋子已經入魔了,殺了便是」

    他早已不耐煩了,手中青光一閃,那冥輪脫手而去,天空無聲無息的就被斬裂開來

    「嗤」

    騰光的身軀一下被斬成兩半,上半身的頭顱還盯著那一輪玄器,露出驚容。

    「」

    那兩道斷裂的身體漸漸虛化起來,一下消失在空中,直接在百丈之外凝形而出。

    「你們是殺不死我的。」

    騰光悠然道:「我的身軀已經開始和這太虛道漸漸融合,除非將此地盡數毀去,而這裡布置了我的八百陣道圖,還有諸多強者在我陣中為我所有,你們做得到嗎?」

    亓勝風冷笑道:「殺不死?你嚇我啊這種雛形的太虛幻境,騙騙李雲霄這種小雛鳥還差不多,在老夫面前吹牛,差遠了」

    他雙手掐訣,御天寶篥凌空飛起,猛的幻化出一片異景,朝騰光壓去。

    「老夫直接收了你,看你死不死」

    那寶篥四周一片異像,竟是要將騰光收入進去。

    騰光臉色大變,猛的將五絕峰拋出,凌空一砸

    「轟隆」

    整個寶篥劇烈晃動起來,那些異常開始瓦解。

    「哼,小兒科」

    亓勝風雙手訣印一變,「錚」的一聲,冥輪從身後飛天而起,直接在空中化成半畝之大,上面無數陣光涌動,斬向五絕山峰

    騰光一驚,道:「原來是將小都天冥輪陣煉入器中,難怪如此厲害」

    「轟」

    那五絕峰一顫,硬生生的被冥輪劈開一座。

    五絕峰山勢崩開,化成五座峰,旋轉不停,頓時威勢大減

    騰光臉色一寒,驚怒道:「亓勝風,本座敬你是前輩,真的要逼我出手殺了你嗎?」

    亓勝風嗤笑道:「快死了就放狠話?我可以將你這種行為看成是怯弱嗎?」

    騰光眼中射出寒星,冷冷道:「我不是怯弱怕死,而是不想將力量用在這些無謂的爭鬥上。本座演化太虛已成定局,有力氣的話不如多用來推演天道,誰有興趣跟你爭高下,分生死」

    「大讚」

    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天空中一閃之下,數道人影同時浮現而出,逐一在空中排開。

    正是一於大妖,剛才說話之人正是殤,他臉上露出讚賞之色,道:「王座大人,你這太虛幻道很合我胃口,大人對天道的執著追求也令我欽佩,希望繼續下去。」

    李雲霄一驚,他搜了安的魂魄記憶,知道眼前這些大妖是何人。

    翼和符也身在其內,身上的氣息十分強大,兩人一出現后,便是冰冷的盯著他,眸子里滿是殺意。

    而且他還看見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玄樺懶洋洋的雙手抱在頭后,微笑著目光一掃,似乎覺得眼前之事非常有趣

    等下還一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
    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