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457章 擋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457章 擋道字體大小: A+
     

    翼冷冷道:「聽見了吧,祠自己也承認了。你們如此丟人,難道還不許我說了?」

    「該死」

    那青面獠牙之妖雙拳捏的爆響,上前請命道:「祠大人,請讓我出手教訓丨這狂妄無稽之輩」

    祠道:「翼大人說的沒錯,你退下。」

    「大人」

    青面獠牙之妖怒吼一聲,氣的青臉變黑,身上的元力蕩漾起來,卻又無處發泄。

    另外兩名妖族大能也是臉色寒了下來。

    祠道:「我理解你們三人的憤怒,但翼大人所言並沒有錯,若是不能正視自己的弱點,正視兩族之間的差距,整日生活在狂妄自大里,還如何振興我族?」

    身後一名大妖冷諷道:「加上他們就能振興我族了?不過是多了幾名只會內訌的蠢貨,而且還和人族勾結在一起,真是荒唐至極」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跟在後頭的唐慶,目光中濃濃的殺意。

    唐慶始終一臉的頹色,似乎有種萬念俱滅的挫敗感,一言不發,即便那名大妖直接針對他,也是面色平靜,置若罔聞。

    「欽說的沒錯」

    那青面獠牙的妖族譏諷道:「若非殤大人煉化了本族至寶渾天儀,本座豈會跑來這紅月城。當年若是殤大人未將渾天儀帶走,也許我妖族還不至於落入此番地步。」

    祠臉色一變,喝道:「涎,你過分了」

    青面獠牙之妖冷哼道:「我過分?我看這些所謂的『先輩,是指望不上了,不如我們將渾天儀帶走,振興妖族指日可待。」

    他望了一眼另外一名大妖,道:「蒙,你怎麼看?」

    那名大妖身上掛滿玉石,頭戴一頂銀盔,上面纓光焰焰。

    蒙面色平靜,道:「我贊同你們二位的看法,但我聽從祠大人的吩咐。」

    涎冷哼道:「祠大人的命令自然重要,但我們三人皆為八部族之長,當有自己的看法。畢竟我族興衰,人人有責

    欽冷冷道:「我贊同涎的提法,讓這些人交出渾天儀來。畢竟時代變遷,現在的天武界已經不是這幾位『前輩,的天下了。」

    翼輕蔑的看了他一眼,嗤笑道:「當然不是我們的天下了,而是人族的天下。」

    「你果然是德行難改」

    欽氣惱道:「祠大人,我們非常尊敬您,但若是您一意孤行,怕會害了整個妖族」

    祠那如同寶石一樣的雙眼慢慢的變得渾濁,臉上的皺紋也增多了起來,道:「若是你們還尊敬我,就不要搗亂了

    「大人」

    涎猛地一跺腳,震起漫天水氣,「嘩啦啦」的落在海中,盪起無數波紋,就像是他的內心一樣,無法平靜。

    祠淡然道:「沒有殤大人的話,人類是難以戰勝的。你們都是八部族的族長,整個妖族的最強力量。但是,安已經隕落了。」

    他那渾濁的眸光在瞬間化作清明,隨後又暗淡了下去。

    「什麼?」

    所有人都是一驚,難以相信。

    黎驚叫道:「怎麼會,我布下的天殘百獸陣,除非有一百個李雲霄,否則都得死在裡面。」

    祠道:「黎大人說的不錯,那陣法的威力我十分清楚。而且有此陣在,安就算不敵,也至少逃脫無恙,但令人惋惜的是,他的確隕落了。」

    「該死的人類」

    涎咬牙切齒道:「安一定是背負著我族榮譽所以不肯逃走,這才死戰到底,不幸隕落的祠大人,我們殺回去給安報仇吧」

    祠的情緒非常平靜,淡然道:「不用回去,那些人類已經通過指針過來了。」他轉過頭去,道:「殤大人,我們此刻如何是好?」

    之前的爭吵,殤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似乎在沉思什麼。此刻才開口說道:「李雲霄乃是身懷天命之人,若是被安殺死了我反而會覺得奇怪。此人命數之強,絕不會輕易隕落,現在離開這太虛幻殿才是正途,我們先進去吧,盡量不要和他們起衝突。」

    「什麼?」

    涎大怒道:「現在有人類殺了我們的同伴,而且是八部族長,竟然不戰而逃?是我聽錯了嗎?」

    殤看了他一眼,道:「要戰的話你就自己留下吧,本座身邊不需要蠢貨。」

    涎寒聲道:「我們留下也行,你將渾天儀交出來,我們幾人現在就走」

    祠喝道:「不得放肆聽殤大人之言進殿,誰敢不從,便是抗我之令,當場擊殺」

    「祠大人,您……」

    涎和欽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怎麼也不願相信祠竟然會為了維護殤,而對他們八部族之長輕易言殺。

    只有蒙還是臉色平靜,就像是一塊千年石頭般,怎麼都不會有情緒。

    祠冷聲道:「走」

    他手中一道光芒閃動,化成一根木質拐杖。

    上面嵌有星雲圖案,一晃之下,頓時一道光芒將所有人罩住,往那太虛幻殿而去。

    突然天空中湧起一陣波濤,整個天色倏然暗了下來。

    那層雲之中,似乎有一道光芒疾馳而下,像是天外彗星橫掃長空,往那九龍飛瀑前墜去。

    整個空間受到那一點光芒之力的影響,層層壓了下來,似乎擠成一點,成為那一道光的尾巴,在天上變幻出奇異的景象。

    「不好」

    祠突然輕聲一喝,遁光立即止住,所有人同時顯化而出。

    他厲喝道:「散」

    天空中的那一點強光竟是朝著他們激·射而來,威力之強像是大山壓頂。

    整個海面受到那股威勢擠壓,方圓千丈內的水平直接壓下了十餘丈深

    但在場的無一不是巔峰強者,祠一言落下,便數道光芒瞬間飛射向四方,頃刻間就在百丈之外。

    那一點強光終於落下,竟是一道箭矢,直接射·入大海之中

    「轟隆」

    整個海水爆開,凝成一股無匹的龍捲之力,驚起千丈巨浪,湧向雲端

    恐怖的異象在海面上出現,巨大的水柱不知方圓幾許,源源不斷的沖向長天,一片汪洋逆流,壯觀的景象瞬間將那太虛幻殿和九龍飛瀑都比了下去。

    祠厲聲喝道:「是誰?出來」

    那巨大的水柱中突然飛出一個光球,在空中慢慢飄蕩。

    球內一抹紫色身影,背著一副巨大的長弓。

    「波」的一聲光球破碎,那道紫影一下掉了下去,「踏」的一聲踩在海面上,身體隨著波濤起伏。

    涎驚喝道:「你是何人?為何對我等出手」

    眼前這人距他最近,而且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令的他心中一陣忐忑。

    遠處的唐慶也是頗為吃驚,道:「銀月武帝玄樺」

    「」

    涎大吃一驚,急忙縱身而起,一下在海面上退開數百丈遠。

    他雖身為妖族,但天武界下,十大封號武帝的名號像是經天緯地般,如雷貫耳

    「咦,你認識我?」

    玄樺看了唐慶一樣,手指在腦門上轉圈圈,沉思道:「好眼熟呀,怎麼一時間想不起你是誰了?」

    唐慶臉色陰沉的厲害,重重的哼了一聲。

    自己身為紅月城之主,天下七大宗主之一,對方竟然說不認識,這是赤·裸·裸的蔑視。

    「哎呀,真想不起來了,不好意思。」玄樺眨眼道:「但人不能無名無姓的,我就叫你張三好了。」

    唐慶氣的臉孔發青,若非對方是封號武帝,怕是早就衝上去拚命了。而現在衝上去不是拚命,那是送命。

    祠面色警惕道:「原來是封號銀月的武帝大人,不知出手攔下我們是何意思?」

    玄樺將弓拿了下來,一下就消失在手中。

    不遠處的幾名妖族被他拿弓的動作嚇了一跳,不由得退出數十丈遠,隨後看見弓箭消失,這才羞怒不已。

    玄樺笑道:「沒什麼意思。我在這幻境里轉悠了幾天了,什麼鬼人都沒有遇到,好不容易見到一些活人,激動地緊。話說,你們怎麼都長得這樣奇怪呀?」

    眾大妖都是臉色沉了下去,對方明知故問,分明就是故意找茬,蔑視自己妖族。

    祠冷冷道:「在老朽眼中,玄樺大人一樣長得很奇怪呢。若是沒什麼其它事的話,就請讓開,別擋道。」

    玄樺道:「反正我左右也沒事,就跟著你們一起進去看看好了。我昨天便到了這大殿前,只是不敢進去,現在正好,求帶。」

    祠怔道:「玄樺大人,你在開玩笑吧。」

    玄樺眨巴著眼睛,滿是無辜的樣子,道:「怎麼開玩笑了?若是你們不肯帶的話,我就自己跟上好了。幾位請吧,你們走你們的,我走我的。」

    欽寒聲道:「祠大人,他分明就是故意找茬不如大家一起出手將他殺了,也好滅滅這些人類的威風」

    涎也是眼中冒出寒光,嘿聲道:「若是能殺一名封號武帝,那也不枉此行啊」

    其餘幾名大妖也是突然一下散開,眾人呈星羅棋布之勢,將玄樺圍在中間,隨時準備出手。

    祠的目光也變得清澈起來,轉頭道:「殤大人,你拿主意吧。」

    涎和欽眉頭一皺,露出十分的不滿之色。

    但現在大敵當前,也就並未表露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