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409章 其他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409章 其他人字體大小: A+
     

    寧可為將頭上的黑帽取下,一張蒼老的容顏展露在眾人面前,滿頭銀髮,臉上全是時間刻下的鑿痕,即便如此絕世強者,也擋不住歲月無情。

    寧可雲身軀一顫,只覺得眼中有些酸痛,叫了聲,「爹」

    寧可為微微笑道:「你已經是一代強者了。」

    寧可雲眼中閃動著熒光,笑道:「爹總算誇了我一次了。」

    寧可為道:「你終歸是紅月城寧家之人,終歸是回來了,沒有讓爹失望。」

    寧可雲淡然一笑,道:「不敢讓爹失望。」

    寧可為臉色轉為凝重,道:「剛才的消息確定屬實,楚然真的已經死了嗎?」

    韓君婷忙道:「雖未有人親見,但基本已經可以確定。」

    寧可為凝聲道:「月瞳一族么?當年古飛揚也是被月瞳附身,後來將月瞳徹底壓制住了,反為所用。慕容竹的實力比古飛揚,還是稍遜一籌啊。」

    韓君婷道:「據消息稱,慕容竹應該是早已死了的,現在的慕容竹完全只是一具肉身,完全是月瞳掌控。」

    寧可為怔了一下,嘆道:「原來如此,那孩子很優秀,想不到也先去一步。一個個都去了,唯獨我這個老骨頭還殘留世間。」

    寧可雲道:「爹不要胡說。為了妹妹之事,我剛去了一趟嵐雪聖城,見到了公羊正奇大人。聖域正在為此事謀划,近日應該會派強者去圍剿那月瞳。」

    寧可為臉色微變,道:「那你妹妹……」

    寧可雲道:「爹放心,公羊正奇大人已經答應了我,必然會儘力保住妹妹性命。」

    韓君婷道:「我也有消息,聽說那月瞳殺了不少聖域的人,惹來圍剿當是情理之中。有聖域出手的話,這月瞳是在劫難逃了。」

    寧可雲道:「嗯,即便那月瞳再強,也逃不過聖域的追殺。而且我聽公羊正奇大人言,慕容世家也會派人來一起協助圍剿。」

    韓君婷愣道:「慕容世家?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還會管此事?」

    寧可雲道:「我也覺得奇怪呢。」

    寧可為道:「慕容竹當年也是慕容世家的第一天才,不僅如此,他還是開啟慕容世家血脈的鑰匙。慕容世家此次出動,應該就是為了這釒刂匙,而來。」

    「鑰匙?」

    幾人都是一驚,不明白其中含義。

    寧可為道:「其中曲折我也不甚了解,只是聽可月曾經說過。也正是因為這釒刂匙,之故,讓慕容竹擁有了自己難以掌控的命運,這才導致其後的悲劇。」

    寧可雲道:「不管怎樣,只要妹妹別出事便好。」

    她看著寧可為,終於忍不住道:「女兒始終想不明白,爹為何要將紅月城拱手想讓唐慶?當日紅月城變故,若是爹不反過來幫唐慶的話,現在紅月城已經還在三大世家手中吧。」

    寧可為悠然嘆道:「紅月城在唐慶手中,至少還在我掌控之內。若是變成了其他人,怕是爹也無法掌控了。」

    「其他人?」

    幾人都是一驚,露出駭色來,寧可雲道:「這個『其他人,是誰?」

    寧可為眸子中渾濁之氣一下散開,不斷有精芒閃動,道:「你們就不要問了。讓唐慶掌紅月城,只是我的權宜之計。原本我想等待時機成熟,便讓楚然重新接掌回來,但現在……」他凝思道:「最適合掌管紅月城的,就只有你妹妹了。所以可雲,你一定將你妹妹帶回來。」

    寧可雲心中駭然,自己父親不肯明言,必然是因為敵人太過強大,所以不願自己陷入進去,整個天下間能夠父親忌憚如此的存在,到底是誰?

    她一時間有些心亂如麻起來,應聲道:「知道了,爹爹。」

    寧可為道:「凡事一切小心,紅月城已在生死危機之中,若是它日有難,我希望神霄宮能夠幫襯一把。」

    韓君婷見他望著自己,急忙躬身道:「晚輩定然會竭盡全力。」

    寧可為知道韓君婷所諾只是自己,並非神霄宮,但還是笑道:「那老朽多謝了。」

    韓君婷忙道:「不敢,應該晚輩多謝老城主幫襯之事。」

    寧可為臉色一下子變得古怪起來,滿是懷疑道:「那李雲霄真的會劫婚?」

    韓君婷雙眉一蹙,正色道:「以晚輩對此人的了解,行事簡直就是天馬行空,放蕩不羈,膽大包天,出人意料,以他的性格一定會的」

    寧可為道:「我見過此人,的確是難得的天才之輩。既然他對姜若冰有心,我便給他一個機會。紅黃藍三老此刻都聽令於我,我會勒令住他們的行動。嘿,挺有意思的一個小子,或許可以給我帶來驚喜也說不定呢。」

    寧可雲道:「聽說妹妹跟此人也走的很近,若是劫婚的話,豈非死路一條?哼,來紅月城劫婚,此人實力且不論,智商堪憂啊」

    韓君婷和葵花婆婆的臉孔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默然不語。

    寧可雲皺眉道:「怎麼,難道我有說錯什麼嗎?」

    韓君婷苦笑道:「師叔所言的確有所偏頗,此人十分棘手,絕不是那種有勇無謀之輩,若是這次紅月城不能將其壓制的話,將來很有可能成為封號武帝一般的存在。」

    「封號武帝?哼,君婷你想的太簡單了。」寧可雲依然不以為意,道:「年輕人難免會有熱血衝動的時候,更何況是自身實力還不錯的情況下。若是此子真的不錯,爹可以考慮將他收服,歸入紅月城。畢竟紅月城的發展還是需要大量的新鮮血液。」

    寧可為一笑,不置可否,道:「若是能收納此人,倒是這次最大的收穫了,只不過以我觀之,太難。」他道:「此地我不宜多留,就此離去。可雲,你有空的話去看看航鋒吧。」

    寧可雲身軀微微一震,道:「是,爹爹。」

    寧可為點了點頭,便化作一道黑氣,消散在廂房之內。

    寧可雲沉思了一陣,道:「君婷,發動一切力量,查清楚我爹所忌憚的那人到底是誰」

    韓君婷渾身一顫,道:「是,師叔」

    寧可雲面色凝重,一步之下也同樣消失在廂房中,只留下淡淡的清香。

    廂房內一下安靜起來,沒有任何聲音。

    韓君婷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內,許久才緩緩說道:「答應李雲霄的事已經做到了,現在該是想辦法對付李雲霄的時候了,決不能再放任他成長下去」

    葵花婆婆道:「老身覺得大掌柜不必擔心了,若李雲霄真敢劫婚,必是死路一條。」

    韓君婷搖頭道:「理智上我也這麼認為,但總覺得不會有這般順利。若是這次不能擊殺他,怕是下一次機會,只能等到師傅出關了。」

    葵花婆婆驚道:「大掌柜不會是想讓宮主大人親自出手吧?」

    韓君婷眼中閃動著寒芒,冷冷道:「這般妖孽決不能以常理度之,讓師傅出手也未為不可」

    葵花婆婆一臉驚容,只覺得無言以對。

    紅月城的清風明月樓上,清風徐來,舉酒主客。

    一杯艷紅的血茶飲下,只覺得渾身靈氣充沛,說不出的清爽怡人。

    塵風笑道:「上次風雲聚會,天下英豪齊聚,可惜我真巧在閉關,沒能一來,實在遺憾。」

    對面同樣是一名年輕男子,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嘿嘿道:「當日阮子茂在此召開群英會,來的都是後起之秀,天下精英。不想才匆匆幾年,就物是人非,已經看不到什麼熟悉的面孔了。」

    塵風笑道:「當年浩渺兄的修為就是年輕一輩中翹楚,現在依然還是。」

    「哈哈,塵風兄別損我了。」

    乘浩渺苦笑道:「這是在故意黑我呀。」

    塵風訝然道:「何出此言?七星武帝的實力,放眼天下,幾人能及。」

    乘浩渺哼道:「幾人?怕是兩隻手都數不來。以前自己的確有些自大了,現在方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即便是天之內,那李雲霄就幾乎是永難逾越的大山了。」

    塵風和梁玉依對望了一眼,皆是苦笑道:「此人可以不用考慮,否則太打擊人了。在正常武者當中,浩渺兄當是翹楚了。」

    乘浩渺苦笑道:「不談這個傷心的話題了,繼續喝茶。」

    塵風笑道:「天下大勢,現在正是強者並起的時代,熱鬧紛呈。」

    「哈哈,可不是。」乘浩渺笑道:「原本來紅月城沒見到幾個故人,自覺無趣,卻不想聽見這麼一個有趣的消息,太讓人期待了。」

    「期待嗎……」

    塵風一臉的苦笑,望著遠處的天空,眼中閃動著精芒,也不知作何想法。

    山雨欲來風滿樓。

    紅月城外,一處山坡之上,李雲霄閉目盤坐。

    大戰有靜氣,整個四周都處在一種極為壓抑的氣氛之中。

    突然他身上浮現出四道光芒,一下散開,覆蓋方圓數畝之大,手中印訣一起,便盡數收攏回來,化成一座迷你小山,懸浮在掌心之上。

    聆牧笛的聲音傳來,道:「四色兜率天。嘖嘖,這重量,怕是大成肉身也接不下吧。」

    汗顏,又弄得這麼晚。還兩章不會少,只是會晚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