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371章 追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371章 追隨字體大小: A+
     

    老者眸子一縮,感受到了山峰撲面而來的巨大威壓,但並沒有過多在意,雙錘一揚就轟了過去

    「轟」

    一股澎湃巨力轟在山峰上,三種顏色的光芒迸射出來,縈繞旋轉,山體中一片震蕩。

    「轟」

    山體內傳來一陣轟鳴,直接將那雙錘之力反震回去

    「什麼?」

    老者大駭,瞳孔驟縮之下,凌空一個閃躲,便避了過去,但眼中難以掩飾的震駭,望著那三色光芒之峰。

    李雲霄眉頭微微一皺,內心也頗為吃驚,以這山峰的重量,天傷老者竟能以力量抗衡一二。他一招手,便將那山峰收了回來,隱沒在掌心。

    老者陰沉著臉,寒聲道:「這是什麼玄器?」

    李雲霄道:「朝聞道,夕可死,天傷大人死前還想長知識,果然是前輩風範。」

    老者氣的牙痒痒,看了一眼遠處漸漸不支的老嫗,忍住情緒,道:「今日之事,算是我們北冥玄宮栽了,讓你的手下住手,我們這就離去」

    李雲霄張大嘴巴,愕然道:「天傷大人在講笑話吧?若是我們栽了,就只有死路一條。您二老栽了,認個輸就想走?」

    老者寒聲道:「那你想如何?」

    他的臉孔一片鐵青,以他的身份之尊,從來都是前呼後擁,高高在上,現在跟一名後輩談條件,實在是一股怒火憋屈的厲害。

    李雲霄冷冷道:「不想怎樣,一掃帚將螻蟻打掃於凈而已。」

    「螻蟻?哈哈哈哈」

    老者怒極反笑,整個頭顱都氣的冒煙,寒聲道:「普天之下,就算是七大宗主也不敢說老夫是螻蟻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去死吧」

    他雙錘在身前飛旋起來,很快周身百丈都陷入一片金光燦爛,錘影沉浮不定。

    「吼」

    遠處那玄雷驚雲吼見狀,直接化作一道金雷,從九霄直衝而下,恐怖的雷電在長空上化出一道道長長的軌跡,像是一條金光大道,直通天際

    金雷沖入那錘影之內,恍惚之中,隱約見到老者掄錘,敲在那玄雷驚雲吼身上。

    「轟隆」

    無數金光瞬間爆開,伴隨著大片的雷霆之力,向四面八方衝散,整個天地陷入一片金光雷海。

    惡靈手起斧落,將最後一名敵人砍翻,張大嘴巴望著那爆炸,露出駭色。

    沉吟了一下后,他便舉起斧頭沖了過去。

    遠處的老嫗也被驚到了,內心一陣焦急,瞬間就被賓臣數拳轟在身上,震的連連吐血。

    一口鮮血噴出,竟是慘綠之色

    「啊?你……」

    老嫗驚慌的指著北圳丨南,駭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漸漸變得通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蝕起來。

    賓臣也是雙眸中一片駭然,有些忌憚的望著北圳丨南,剛才他數拳破開老嫗的帝氣防禦,那無形之毒就如影隨形的潛入了進去。

    幾個呼吸之下,老嫗便渾身顫抖和抽搐起來,最終徹底化成腐朽,身軀變得一片潰爛,面目全非。

    賓臣滿臉的冷汗,望了北圳丨南一眼后,便沖入遠處那金光內,開始大戰天傷老者。

    北圳丨南則是一個閃身下,出現在李雲霄身側,面容複雜的望著他,道:「這片天空下已經沒有了神境強者,想不到還有人可以掌控界神碑。這樣我便再無懷疑,這柄萬世御劍陪了我十萬年之久,現在贈送給你。」

    他手中劍光一閃,雙手托劍,眼中有些依依不捨,遞上前去。

    李雲霄啞然一笑,道:「怎麼,你求死心切?」

    北圳丨南面色淡然道:「我離死不遠了,只是時間長短問題,不想讓它與我長埋塵土,更不想它被一些妄人得去,承蒙羞辱。」

    李雲霄將劍推了回去,道:「雖然我也沒有救你之法,但若僅僅是壓制傷勢,防止進一步擴大的話,自問還是能辦到的。」

    北圳丨南眉頭蹙起,道:「你是想用界神碑的一界之力來壓制我的魂傷?此法理論可行,但你對界神碑的掌控度太低,很難起到良效。」

    李雲霄道:「借用界神碑之力是其一,我再傳你一套修魂之術,相輔相成,別說壓制,就算是恢復全盛也極有可能。」

    北圳丨南面色動容,若能不死,誰也不想去死。

    李雲霄道:「只是那套修魂之術我雖習得,但並非我所有,無權傳授於人,我先去問問此術主人,他也正在界神碑中。」

    「好。」

    北圳丨南點了下頭,道:「我先去幫你結束遠處的戰鬥吧。」

    李雲霄忙道:「不用,有他們便可,天傷老兒必死無疑。你盡量少出手,免得魂傷擴大。」

    「好。」

    北圳丨南應了一聲,隨後沉吟道:「既然你是這一代的界神碑之主,那麼以後我就跟隨你,任你差遣。」

    李雲霄一愣,隨即嬉笑道:「如此甚好。」

    他分出一道魂魄,在界神碑中顯化出來,直接出現在方寸山之上。

    山中一片靜謐,少了往日那種煉製之光,和大肆吸納的靈氣涌動,反而讓李雲霄有些不適起來。

    一道光芒從山中飛了出來,正是顧月生,上前拜道:「見過雲霄大人」

    李雲霄道:「你師傅呢?」

    顧月生有些尷尬,訕訕道:「師尊之前交代我,說要進入閉關之中,若是雲霄大人來,就說北冥寒星劍已盡數煉完,承若已履,讓大人不要再找他了。」

    「哈哈」

    李雲霄大笑起來,道:「好一個老袁,還以為我會佔他便宜不成?本是有事找他相商,既然如此,那我就當他答應了。日後若是不喜,可千萬別怨我。」

    他丟下一句話,便要離開。

    「哼」

    山內傳來袁高寒不滿的冷哼,喝道:「你又想耍什麼花招?進來吧」

    李雲霄一笑之下,便進入到洞府之內。

    「什麼?你要將我的星光魂術傳給別人?」

    袁高寒一下就炸開了,一下衝上去,就想掐死李雲霄,怒吼道:「你若敢如此,我要你命」

    李雲霄早料到了他是這種反應,身體一閃之下就瞬移到他後面,笑道:「冷靜些,我那位朋友魂魄受了重傷,而且由於某些原因,魂力流失太大,普天之下除了你的星光魂術外,我想不到第二個好辦法了。」

    袁高寒怒道:「就算你朋友死了,也不許將我的術外傳」

    「嘖嘖,別這麼激動嘛,天下沒有不可能之事,之所以辦不到,皆因為利益不夠。」李雲霄悠悠然的說道。

    袁高寒冷冷道:「哼,你覺得你有何利益,能夠讓我換出星光魂術。」

    李雲霄道:「高寒兄雙魂合一,不是要在下護法嗎?」

    袁高寒震怒道:「李雲霄,你還要臉嗎?竟拿此事威脅我之前所談協議,你要耍賴?」他一下怒火攻心,整個臉頰都通紅起來,頭頂冒煙

    李雲霄被他激動的情緒嚇了一跳,訕訕道:「有這麼大反應嗎?高寒兄別太激動,我答應你之事自然會做到。我那位魂傷的朋友,可是七幻綠魘的主人,若是有他幫忙的話,替高寒兄護法的安全性至少可以提高一成。

    「什麼?五毒之一的七幻綠魘?」

    袁高寒一驚,臉上露出異色,道:「你這位朋友是天地毒身?」

    李雲霄道:「正是這普天之下除了天地毒身外,還有誰能夠操控大滅絕五毒?」

    袁高寒沉思了一陣,道:「好,此事我可以答應。但除了全力替我護法外,你這位朋友必須欠我一個人情。」

    「這……,好吧,我替他應下了。」

    李雲霄略有猶豫,但想到北圳丨南此刻的情況也沒有選擇餘地,再者他已經說過要追隨自己,替他應下這個人情,倒也不為過。

    袁高寒道:「還必須讓他立誓,此術絕不可外傳。」

    「這是自然。」

    李雲霄身影一閃,便要離開。

    袁高寒突然道:「慢著」他目光凝重,緩緩道:「你要去紅月城劫人?」

    李雲霄道:「怎麼?這不是什麼秘密吧。」

    袁高寒哼了一聲,道:「你的名聲最近大顯,就算是我也有所耳聞,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你現在只是七星武帝李雲霄,而不是封號武帝古飛揚,別忘了自己實力,做出一些自取滅亡的事來」

    李雲霄眼珠子一轉,嘻嘻笑道:「高寒兄又不是今天才認識我,喊我留下不會是特意教我做人的道理吧?」

    袁高寒臉色微變,哼道:「你的聰明才智,我從來都不曾懷疑。紅月城之行的結果如何我並不在意,姜若冰也只是這個時代下一個微不足道的女子罷了,我只是不想你死了,讓這個時代少了一個有趣的人。」

    李雲霄眯著眼睛笑道:「於是呢?」

    袁高寒白了他一眼,道:「我會讓陳箐羽暗中跟著你,必要的時候出手救你一命。」

    李雲霄一驚,道:「陳箐羽?這小子猖狂的很,還沒被人打死嗎?」

    袁高寒怒道:「連你都還活著,他再如何猖狂也比不過你吧?」

    李雲霄大笑道:「哈哈,這小子當年也是萬年一見的天才,可惜自負極高,在風雲際會之前被人痛打了一頓,結果自覺沒臉參加那風雲之戰,否則也能嶄露頭角。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現在的修為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
    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