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369章 殺光再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369章 殺光再走字體大小: A+
     

    太叔景融一愣,隨即大喜道:「僅僅困住就行?」

    李雲霄冷冷道:「你若是有本事殺一個自然最好。」

    太叔景融道:「雲霄公子太高看我了,雖然天傷地伏名氣不小,但若只是困住一人些許功夫的話,在下還自問做得到。」

    「哈哈,困住我們其一?太難了吧」

    那老者一臉的冷笑,殺氣在臉上涌動不已。

    太叔景融直接豎起中指,鄙視道:「剛才本座只不過不想傷了兩家和氣,這才給你們一個面子,委婉求和,可惜你二人智商有限,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我呸」

    老者勃然大怒,喝道:「死東西,老夫先就撕裂了你」

    他身體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直接出現在太叔景融面前,一掌就劈了下來。

    掌風赫赫,四周一下被寒陰之氣凍的凝結。

    北冥世家的強者無論修鍊何種功法,幾乎都與那天外玄冥石有關,全都帶著極強的玄陰之氣,陰寒無比。

    太叔景融一驚,慌忙之下長鉤豎在身前,擋了上去。

    他一指點在鉤身上,彈起一道符篥來,盪出波紋,形成一堵堅固的防禦結界。

    「砰」

    老者一掌轟落,掌風直接壓在長鉤上,瞬間將那結界之力擊的潰散,整個鉤身凝出一層寒霜,「嚓嚓」之聲響起,直接彎了下去。

    太叔景融大駭,也不知是嚇得,還得那寒陰之氣入體,只覺得渾身發冷。

    他急忙左手掐訣,一道古怪的符篥被夾在雙指間點了出去。

    頓時道化為一,一化二,二化三,三化無數……

    一下子漫天都是符篥飛舞,像是一道龍捲,層層疊疊數之不盡。

    老者整個人頓時陷入一片符篥的世界,他震怒之下手中力道增加幾分。

    砰然一聲,那長鉤應聲而斷,崩出數道凌厲光芒,四下射開。

    太叔景融眼睛一眨不眨,似乎絲毫不為所動,單手飛速掐訣,終於捏出一個古怪指印,赫然點下

    「天鶴姬舞譜」

    漫天符篥像是振翅蝴蝶,一下涌了上來,「啪啪啪啪」的響聲不斷,盡數貼在老者周身,無數符篥疊加之下,立即化作蟲蛹一般,將他裹得嚴嚴實實。

    「老鬼」

    天空上老嫗驚喝一聲,眼裡露出震怒和驚駭之色,身影一閃就沖了下來。

    太叔景融此刻右手掐訣,左手結印點在前方,一道道印訣飛入其內。

    那些符篥不斷「啪啪啪啪」的翻騰起來,隨時可能會被掀掉。

    太叔景融一見老嫗出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厲聲高呼道:「雲少」

    一道劍芒凌空而來,在那漫天符篥之上劃過。

    頓時天空中波紋一閃,老嫗的身軀浮現出來,驚怒的望著遠處,那張俊美容顏。

    李雲霄也是詫異的回過頭去,星滅在手,已經擺好了劍勢,但卻並非他出手。

    「你的傷好了?」

    「稍微恢復了一些,這老嫗很強,你先走吧,我殿後。」

    北圳丨南面色平靜的說道,萬世御劍在手中閃動著黝黑的寒光,還有一絲綠毒之氣縈繞其上。

    「這麼捨己為人,不太好吧?」

    「沒事,我魂力所剩無幾,反正活不了多久了,拖延一點時間讓你從容離開應該不成問題。」

    「嘖嘖,這品德……沒話說但我會不好意思的。」

    「我的時代已經不在了,本就是該死之人。現在的天武界是屬於你的時代。大哥既然認可你,我也認可你,死前再發揮一點餘熱,挺值得。」

    北圳丨南淡然的說完,身上氣息不斷攀升而起,那萬世御劍在手中發出歡快的暢曲。

    太叔景融眼珠子都爆了出來,厲聲大吼道:「李雲霄做人要講誠信啊你若是走了,就是卑鄙無恥的萬世小人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渾身冷汗潸潸而下,此刻全部心力都用來控制那符譜,若是一下失守,必然會被老者震開,反傷自己。

    所以他現在騎虎難下,一下都不敢動彈,唯一的活路就是在油盡燈枯之前,李雲霄收拾了其餘人,再將他救下來

    「想走?沒門」

    老嫗大喝道:「上殺了這兩人,生死不論」

    天空中那七名北冥世家的高手頓時氣息一放,像是烏雲滾滾,一種天壓地涌的氣勢爆開,飛馳而下。

    李雲霄道:「你將那老嫗拖住一段時間,我先收拾了這七人再來助你。」

    北圳丨南眉頭一皺,道:「你不走?」

    李雲霄淡然一笑,道:「走,當然要走。不過先殺了這些人再走。」

    他雙手掐訣,眉心處白光一閃,界神碑飛了出來。

    「界神碑」

    北圳丨南渾身大震,一下就失聲叫了出來,眼裡滿是濃濃的驚駭。

    「難怪……難怪大哥會認可你……,原來你是這一代的界神碑之主」

    北圳丨南眼中光芒閃動,在短暫的失神后,立即回過神來,當下再無懷疑,身影一閃之下,便舉起長劍朝那老嫗斬去。

    「哼,無知的蚱蜢」

    老嫗怒哼一聲,伸手一抓,一根金色鐵拐在空中飛旋起來,直接被她抓在手中,朝北圳丨南敲去

    金色鐵拐敲擊之下,一隻兇猛的獸魂咆哮而出,凌空化影,張牙舞爪呼嘯而下。

    北圳丨南面無表情,長劍一撩而起,頓時斬出數道劍光,紛紛射·入那凶獸之內,劍意頃刻爆開,將那凶魂化影炸的粉碎。

    隨後北圳丨南單手掐訣,將萬世御劍祭了出去,喝道:「化」

    頓時長劍在空中一閃,變成那屍蠡之王,震動雙翅,「嗡嗡嗡」的朝老嫗沖了下去。

    太叔景融滿臉陰沉的看著,北圳丨南的出手讓他鬆了口氣,似乎看到了取勝的希望,就不知李雲霄此刻的力量,能否壓製得住那七名高階武帝。

    他滿心懷疑的朝李雲霄一方望去,猛地眼珠子再次爆了出來,神色大駭的驚道:「怎麼回事?」

    只見那界神碑朝著七人轟隆飛去,七人都是面帶譏諷,露出不屑的神色來,紛紛出手壓制。

    「轟」

    七道光芒聯手轟擊之下,界神碑上白光大盛,突然一股浩瀚之力從其中湧出,猛地將七道攻擊盡數壓了回去

    「轟隆隆」

    七人俱是受到一股巨力反震,在高空中連連後退,之前的輕蔑蕩然無存,全是一片駭然。

    只見那界神碑的白光照耀之下,浮現出兩道魁梧身影,都是面帶凶煞之色,一看便知是惡人。

    「你,你們是……」

    其中一人揉了下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愕然道:「你們從何而來,又是誰?」

    「嘿嘿」

    惡靈舔了一下嘴唇,陰笑道:「臣老弟,這些人死到臨頭還在瞌睡呢,就讓他們做個糊塗鬼好了」

    賓臣目光漸冷,不滿道:「雲少怎麼越混越挫了,區區幾個螻蟻也要將你我喚出。本座修鍊的時間有多寶貴,你知道嗎?」

    惡靈打了個哈哈,大笑道:「反正我這身體是奪舍來,想要再進一步是幾乎不可能了,沒啥好修鍊的。就等著雲少啥時再給俺弄一副九星巔峰的身軀,那就爽呆了」

    賓臣冷哼一聲,道:「別啰嗦了。這七個渣渣給你收拾,那邊有個實力不錯的醜婦,就交給我了。」

    也不待惡靈答應,他就一閃之下,全身金光大盛,朝老嫗沖了過去。

    兩人的倏然出現和對話,讓所有人都是愕然和獃滯,直到兩人動手才紛紛反應過來。

    老嫗一聽對方將自己稱為醜婦,氣的七巧冒煙,五臟六腑盡數燃燒起來

    她本就因為修鍊寒陰之氣出岔,導致毀容,而同輩相交之中都是絕代強者,任你如何掩飾變化容貌,都難逃別人毒眼,所以她於脆自暴自棄,以丑容示人。

    但「丑」之一字幾乎就是她的逆鱗,誰敢當面直言幾乎是必死無疑

    「老身要殺你全家「

    她金杖在身前一橫,一掌拍在其上,頓時「錚」的一下解封開來,「嘩嘩」的鎖鏈聲在長空上拖動。

    「逆刀迴旋斬」

    鎖鏈的盡頭,是一柄半月形的詭異彎刀,寒光閃動之下,一圈刀芒射出。

    賓臣一驚,不敢大意,身體在空中連連翻轉,幾個閃身之下,便將那刀氣躲開。

    剛停穩身子,卻駭然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一圈圈的鎖鏈之內,身體被一股力量鎖住。

    「嘩啦啦」

    那鐵鏈像是長蛇一般在空中穿行,滿是拖動之聲,各種規則之力隱現其內,每動一下,賓臣便覺得身體桎梏一分,被勒的死死的,若非他神體強橫,怕是早就爆開了

    即便擁有絕世神體,也是各種體紋閃爍不停,金光外放,拚命抗衡著那鎖鏈之力。

    突然他身前光芒一閃,老嫗直接化身出來,手中抓著那柄古怪彎刀,滿臉殺氣和怨毒之色。

    賓臣渾身一顫,慌忙道:「大人,刀下留情,有什麼恩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要談,跟老身的刀去談吧」

    老嫗臉上閃過猙獰,雙眼中射出殺機,舉起彎刀來一斬而下

    刀氣在空中迴旋,同時鎖鏈連帶拖動,更是將賓臣桎梏的死死的,一下都無法動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
    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