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363章 因果揭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363章 因果揭諦字體大小: A+
     

    「呼哧」

    五行元素旗一下燃燒起來,五種元素瞬間彌散,防禦結界頓破

    那九天都錄大羅環一下衝擊過來,將畢浩蕩轟成粉碎,但皆化成點點熒光。

    他一看情勢不對,直接留下殘影就遁開了。

    眼看那九天都錄大羅環瞬間沖入光之蓮花內,端木滄雙眸一下睜開,抬起手,輕輕往那羅環上抓去。

    手指指尖上似乎溢出金色光芒,觸在羅環上,竟發出金屬之音。

    「砰」

    九天都錄大羅環一下被她抓住,整個人身軀一顫,一抹殷虹的鮮血便從嘴角溢出。

    身後那千眼睜開,遍觀世間。

    隨後千手舞動,各自掐訣,遍護眾生。

    一道梵語從端木滄口中念出,道:「若我當來堪能利益安樂一切眾生者,令我即時身千手千眼具足……」

    語畢,無數金色符印從千手中飛起,在空中匯聚,瞬間化成一團金色雲彩,出現一個巨大的「梵」字

    「誰於今日成正覺,普放如是大光明。誰於今日得自在,演放希有大神力。」

    「千眼千手,今日因果印」

    千眼一眨,千手揮出,那「梵」字訣印倏然落下,彷彿穿越無量過去,無量現在,無量未來。

    過去之心不可得,現在之心不可得,未來之心不可得。

    印訣一起,因果循,業力至,萬物生滅。

    那九天都錄大羅環上發出巨大的顫音,巨震之下瞬間從端木滄手中脫飛回去。

    化作一方項圈,掛在巡天鬥牛頸脖上。

    今日因果印下,直接碾碎了青牛的域界,毀天滅地之力落下,整個祭台四周的結界也隨之崩碎。

    聆牧笛臉色大變,眉心處虹石飛轉,冰煞心焰再次凝出,化作一朵恐怖之花,倏然拍出

    同時那巡天鬥牛也察覺到了危險,一哞之下,巨大的身體一晃,一道巨大的青牛光影從體內衝去,雙目怒睜,大吼著沖向那無邊浩瀚之印。

    「轟隆」

    天空震碎,寰宇顛倒。

    整個星空一下暗淡無光,數百祭台剎那間同時破碎,整個山脈瞬間斷裂崩塌

    「嗡嗡嗡」

    在那爆炸之中,一片白光灼灼,傳來玄器的巨顫聲。

    九天都錄大羅環再次飛出,化成半畝大小,將聆牧笛和巡天鬥牛都護在其中,不斷散發出赤色之力,承受住大半的因果業力衝擊。

    「砰」

    那羅環終於達到極限,爆裂開來,出現一道極深裂紋,隨後瞬間變回項圈形態,掛回鬥牛頸脖。

    聆牧笛的葫蘆小金剛之軀再次被轟的變形起來,巡天鬥牛身上的黃金鎧甲轟然震的粉碎,整個鐵牛被巨力捲起,一下拋向空中。

    端木滄在一擊之下,臉上瞬間失去血色,整個人一下萎靡下來,千眼千手異象消失,一口血吐了出來。

    突然兩道光芒飛射向聆牧笛,竟在空中撞擊起來,並且相互之下出手攻擊。

    「李雲霄,你想找死?」

    其中一人正是北冥元海,臉上一片陰寒,厲聲喝道。

    李雲霄冷笑道:「元海大人,此話怎講?這傀儡本就是我的,你要殺人劫貨?」

    北冥元海一下語塞,臉色陰了下來,寒聲道:「你說你的就是你的?」他伸出手指,道:「一個字,滾否則另一個字,死」

    「死你妹」

    李雲霄張嘴一口痰就吐了過去,那痰在空中激·射,威力不在普通玄器之下。

    「找死」

    北冥元海大怒,一拳就轟了下來,直接將那口痰擊得粉碎,拳力更是幾乎不減的落下,整個天空都凍結出一道冰痕。

    李雲霄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凌空一掌拍去,掌心頓時飛出一道風火斬擊,瞬間將那冰拳劈裂成兩半,直斬過去

    北冥元海氣的不輕,眼中殺意一閃,突然遠處傳來一連串的大笑。

    「哈哈哈,這頭神牛歸我了」

    只見一名武者直接出現在巡天鬥牛身側,雙手一抓牛角,就要這樣活生生的脫走。

    那鬥牛在因果印下轟的七葷八素,鐵甲身軀也陷了下去,再無威風。

    但依然是暴怒的掙紮起來,前蹄猛地一踢,「砰」的一聲空氣爆開,直接轟在那名武者身上,將他踢開數丈。

    巡天鬥牛一擊得手后,眼中冒出凶芒,雖然身體有些變形了,但滔天凶氣一點未減,而且脖子上的羅環雖出現裂縫,卻依然在閃爍著光芒,而且有器蘊散開。

    那名武者一驚,不敢再上前。

    巡天鬥牛狠狠瞪了他一眼后,便轉身朝下,往聆牧笛方向奔去。

    聆牧笛似乎徹底陷入了昏迷,變形的葫蘆小金剛身軀懸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哼,既然被我看中,休想走」

    那名武者臉上閃過一絲狠厲,又忌憚神牛的厲害,眼裡露出一道堅決神色,整個人影飛速沖了上去。

    他手中突然出現一道黃符,幾道訣印打入其中,大吼一聲就朝那巡天鬥牛拍去

    一道黃光飛落,「啪」的一聲符文就貼在鬥牛背部。

    那鬥牛暴然大怒,正要發威,卻猛地渾身一顫,從黃符中湧出無數摩訶古文,一下將它徹底束縛

    眾人都是吃了一驚,此符篥正是之前那鎮邪碑上的黃符。

    這名武者也並不太清楚效果,只是將它隨意激發,想不到竟起了奇效,那鬥牛在黃符貼身下,變得老老實實,眼中的凶光漸漸微弱,像是要睡過去一般。

    「哈哈,是我的就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他大笑著取出一隻馭獸袋來,將那鐵牛收了進去,嘻嘻笑道:「諸位大人,在下還有事在身,先走一步了」

    「哼,留下」

    一道冰冷聲音響起,方史長槍一橫,便一道寒氣逼人的槍芒刺了過去。

    「喲喲,原來北冥玄宮的大人。這些無主之物,誰拿誰得,有緣者居之。」

    那武者嗤笑一聲,身影輕微一閃,便遊刃有餘的躲過冰槍,並且一個閃動之下就出現在方史面前,眼中掠過一絲冷色。

    「」

    方史心中一驚,一股不好的感覺湧起。只見那名武者一掌拍來,掌力在自己瞳孔中越放越大。

    他想要躲開,卻發現一股無形之力將自己束縛的死死的,身軀一下都無法動彈。

    「什麼?」

    他心中大駭,那完全是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在自己之上的境界存在,「你……」

    「噗」

    方史胸口中了一掌,頓時內腑破碎,噴出一口血來墜落下去。

    那人一下輕笑,目光往眾人身上一掃,最後落在聆牧笛身上,冷笑道:「這頭牛我收了,那個傀儡就讓給諸位了,再見。」

    大笑聲響起,他立即化作一道流光飛走。

    李雲霄臉色一變,二話不說便朝聆牧笛衝去,那巡天鬥牛他很想要,但這聆牧笛不僅是想要,而且是一定得要

    北冥元海震怒之下,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一看李雲霄動作了,也跟著衝下去,直接元功運轉,一招吾道有涯就拍下

    「你瘋了?那人殺了你手下,你不去追反而來糾纏我?」

    李雲霄大怒,身化雷霆,同時劍氣施展出來,破碎異象的封天鎖地,一下遁了出去。

    北冥元海的臉孔陰沉無比,厲喝道:「給老夫滾開」

    他體內的元力瞬間暴起,一道道寒陰之氣在體外化形成罡風,一圈圈盪開,整個氣勢直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巔峰,隨後一片異象在身後浮現,正是天外三式第二,翩若驚鴻。

    「這股力量……」

    眾人都是大驚,臉上浮現出怒色來。此刻大家一個個負傷在身,而他卻越發的勇猛。

    端木滄的臉色反倒更為平靜,只是淡淡的看著一切,並且慢慢調息傷勢。

    李雲霄臉色一變,寒聲道:「老匹夫,既然你找死,本少也就先送你上西天」

    他也是動了真怒,雙手掐訣之下,一片金光燦爛,三頭六臂化出,並且一道虛影在身後浮現,慢慢站立起來,聳入雲端。

    真魔法相也是一下呈現出三頭六臂狀態,一道魔環在虛影四周浮現,裡面魔氣滾滾,魔焰滔天

    「啊?你……」

    在不遠處的北圳丨南渾身大震,露出無比的駭然之色,那受傷的神識也似乎一下子被刺激的清醒起來,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李雲霄的真魔法相

    端木滄也是掩嘴驚叫,第一次露出駭色,同樣是無法相信眼前所見。

    李雲霄凝聲道:「不用吃驚,這是你大哥留下的魔之神通」

    真魔法相正是千秋御刀之主離去后,他才拾到的。

    北圳丨南臉上的駭色這才慢慢化開,但依然震駭不小,喃喃自語道:「但是……但是……」

    他的聲音漸漸微不可聞,因為天空上兩人的氣勢滔天,產生出來的靈壓之威,將空氣擠出刺耳之聲,令人耳膜破裂。

    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怒視著他們兩人,內心直接一萬頭草泥馬奔過。

    看來之前的打鬥,這兩個畜生和那個揭符偷牛的畜生一樣,都是出工不出力,等著最後撈好處的主

    李雲霄和北冥元海自然也感受到了其他人的怒意,但全都裝作沒看見,只是冷冷的盯著對方,殺意越來越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