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318章 慘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318章 慘烈字體大小: A+
     

    扈明日驚怒道:「大家一起出手,不用怕」

    他戰刀一豎,一股刀意盪開,猛地朝著五人一刀斬落

    整個空間在刀影下一凝,一刀之力完全涵蓋五人,大有一刀開天之勢

    「轟」

    刀影落下,塵土震天,大地倏然裂開,一條巨大的溝壑浮現而出,深不見底。

    五人同時出手,一下避開刀芒,朝著四面八方散去

    霸天虎大吼道:「分開走」他知道今日之事絕無倖免,各自分開或許還能留有一條生路。

    「哼」

    白縉冰冷的哼了一聲,人影一閃就在原地消失。

    霸天虎躲開刀芒后,一個起落,便十餘人圍攻而來,或拳或掌,或刀或劍。

    他周身一轉,一股金芒迸射而出,一道金色劍氣在上空上化出圓形,猛地朝四周激蕩出去。

    「砰砰砰」

    一劍之下用了他十成氣力,將眾人震開后猛地吸了口氣一躍而起。

    突然空間微微一動,一隻帶著白絲手套的大手悄無聲息的出現,鬼魅般的一閃,就直接掐住了霸天虎的脖子。

    「啊」

    霸天虎驚呼一聲,聲音立即被掐斷。只覺得一股力量將自己脖子鎖住,不僅如此,整個人都無法動彈了。

    「咔嚓」

    白絲手臂上銀光一閃,霸天虎整個眼珠子一下凸了起來,張的老大,滿是愕然,還有一絲驚恐。

    但很快那腦袋便漸漸耷拉下來,眼中各種複雜的光芒慢慢消散。

    白縉眼中滿是冷笑,另一隻手成刀型,一下斬過去。

    「嚯」

    霸天虎的頭顱頓時飛了起來,像是咕嚕球一樣在地上滾了老遠。

    一具無頭屍掉落下去,在亂戰之中顯得毫不起眼。

    圍攻霸天虎的十餘人愣了一下,變凌空朝白縉一拱手,就追殺另外四人去了。

    白縉也身體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啊?五哥啊」

    不遠處的殭屍男子第一個發現霸天虎身亡,凄厲的大吼一聲,雙目睜的通紅,一道道的掌力發狂的朝四周拍去。

    「叫什麼叫,你馬上就能去見他了」

    一名老者雙目一寒,五指張開望前拍去,迎上了對方的掌力。

    「嗖嗖嗖」

    掌心之中突然射出密密麻麻的飛針,每一根上面都綠芒跳動,一下擊破對方的掌風。

    「嗤啊」

    殭屍男子手心一下刺痛,猛地收縮回來,頓時四下之人看準時機,各種攻擊席捲而至,一下將他淹沒。

    「轟隆隆」

    巨大的爆炸響起,眾人一招得手后,依然不敢大意,還有大量五光十色的招數轟擊進去。

    一圈圈巨大的元力波動和各種光芒衝散開來

    片刻後塵煙散盡,那殭屍男子早已化成碎泥。

    遠處剩下的三人也陷入苦戰,這邊巨大的動靜也影響到了三人心境,都是悲憤不已。

    不一會,藍衣男子也陷入了險境,被幾人聯手逼迫之下,已經是傷痕纍纍。

    「殺人這麼久,總算要被人殺了嗎?」

    他苦笑不已,倒是看得很開。雖然手中招式還是異常凌厲,但腦子已經開始互相亂想了。

    「哼,既然你已經有了覺悟,何必苦苦抵抗,增加臨死之前的痛苦呢?」

    圍攻的幾名強者都是警惕起來,將戰圈拉大,手中力量更多用來防禦,生怕他死意已決,爆發出恐怖的力量。

    兔子被逼急了還咬人呢。

    厲飛雨也在圍攻者之中,看著他恍惚的神情,不由得眉頭輕輕一皺,道:「交出神劍,再坦白自己的來歷,接受萬寶樓的處罰,也許可以不死。」

    藍衣男子似乎未曾聽見他的話,像是沉浸在追思之中,自言自語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殺人的呢?七歲還是八歲?太久忘記了。記得那人說我很有殺人的天賦,帶著我殺了很多人呢。一直跟著那人在天武界上晃蕩,直到遇見了老大……,然後,那人被老大殺死了,於是我就跟著老大混了……」

    厲飛雨眉頭一皺,喝問道:「你們老大是誰?」

    藍衣男子似乎被他一喝驚覺了,苦笑一聲,道:「那人說身為殺手,要麼死在絕世強者手裡,要麼就寧可死在自己手裡,否則就是恥辱,你們要帶給我恥辱嗎?」

    「那人被老大殺了后,我就開始跟著老大殺人,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給那人報仇,希望有一天能夠殺掉老大。但似乎這個想法越來越遠,這麼多年過去了,連老大的一招都接不下,我終於認清到了這個現實,這輩子報仇是無望了

    「對不起啊,沒法給你報仇了。但怎麼說我也是你一手栽培起來的,不能屈辱的死掉,丟了你的人呀。」

    藍衣男子嘴角微揚,目光在四周一轉,落在一名長須老者身上。

    那老者的實力是幾人之中最弱的,頓時心中一沉,一股無邊的寒意涌了上來,暗喝道:不好

    他猛地提了口元力,腳下快如閃電的步伐一開,就要遁走。

    「別走,讓我找個墊底的吧。」

    藍衣男子的聲音淡然響起,沒有任何情緒,卻帶著一股無奈。他猛地一招震開眾人,就欺身而上,半步之下就移動到了老者身前。

    「混賬要找替死鬼找別人去」

    老者又驚又怒,雄渾的掌力一開,雙手訣印猛地擊向對方。

    「砰」

    藍衣男子不躲不避,直接拿胸膛迎了上去。

    「噗」

    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但他也已經欺身三尺,一手成爪掐進對方肩頭,五指像是鋼爪一般,直接切入骨頭裡。

    「啊」

    那老者痛的大叫一聲,驚怒不已,「你瘋啦快放開我」

    藍衣男子咧嘴一笑,「嘿嘿,老四說最少也要殺一個保本。要是我虧本了,還不被大家罵死?你是實力最弱,所以只好找你了。」

    「不,不要啊,放開我」

    老者拚命掙扎,嚇得魂飛魄散,但雙眸中卻是一股無比的狠勁,再次凝拳轟向對方

    但為時已晚。

    藍衣男子五指之下浮現出一圈波紋,猛烈一扯

    「嗤」

    一道撕裂之聲響起,那老者慘叫一聲,整個人被撕掉了半壁身體。

    隨後藍衣男子還踏上一步,猛地用頭撞了過去

    「砰」

    老者的腦袋直接爆開,各種漿液灑滿長空,濺了藍衣男子一身,一臉。

    那清秀的面容在滿臉腦漿之下,顯得有些妖異可怖起來,更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竟然還在笑。

    「哈,哈哈,保本了,不虧」

    他大笑起來,「現在就剩體面的死去了。」他抬起右手,五指成爪,猛地朝自己天靈蓋上一拍。

    「砰」

    同樣是腦漿崩裂,整個腦袋坍掉一半,死狀異常的慘烈。

    厲飛雨的臉孔陰沉的可怕,看著那具屍體掉落下去,心情反而十分沉重起來,像是一口氣憋在胸膛,怎麼都疏通不了。

    藍衣男子的死落在遠處紫發男子和泉的眼中,兩人的眸光依然是凌厲無比,似乎沒有絲毫的觸動。

    「啐,廢物」

    紫發男子唾棄了一口,不屑的譏諷道:「一名殺手,臨敵之時竟然有如此大的情緒波動,真是廢物丟人」

    他目光清冷,雖然凶暴不已,卻始終透著一股令人心顫的寒意。

    突然空間微微蕩漾,一隻白絲手套浮現出來,像是幽冥一樣從身後抓向他的咽喉。

    「唰」

    一道紫色劍光掠過,直接斬在那手套上。

    「嗤」

    手套頓時被割開口子,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露了出來。

    白手套的主人白縉眉頭一皺,眼前那劍勢再起,刺向自己要害,他立即收回手來,屈指一彈。

    一道青芒從指間射·出,點在劍尖之上。

    「砰」

    指芒被劍氣貫穿,去勢不減的一刺而下,但白縉已經借勢一退,避開三丈。

    「哼,同樣的偷襲招數,還能用第二次嗎?」

    紫發男子冷冷一笑,說不盡的嘲諷。

    白縉一臉平靜如常,淡然道:「用幾次沒關係,只要管用就行。」

    紫發男子冷笑道:「可惜的是已經不管用了。」

    白縉低頭看著破開的手套,還有血色的劍痕,眉頭皺了一下,便將那白手套取下來扔棄,換了一柄玉尺握在手裡

    不遠處還有一些武者凌空而立,遠遠望著,並沒有參戰。

    他們對萬寶樓的獎勵和朋友身份並不感興趣,只是純粹的看熱鬧或者另有所圖。

    「這幾人倒真是硬氣,而且實力極度不俗。真是可惜了,若是可以收歸的話,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一名年輕男人無不感慨,有些惋惜的說道。

    這男子身著青色錦衣,看上去瀟洒文雅,但實力只有低階武尊,卻在幾名強者的簇擁下,顯得身份不凡。

    刀劍宗的塵風和梁玉依也在人群之人,塵風看了此人一眼,露出一絲訝色,玩味的笑道:「原來是天元商會的丁鵬,令姐才貌傾城,想不到弟弟也這長得這般俊俏。」

    四周之人都是將目光從遠處戰場上收了回來,開始打量說話的兩人。

    丁鵬冷哼一聲,他何嘗聽不出塵風話中的譏諷,一名錚錚男兒被人誇為俊俏,顯然是在說他除了容貌外,再無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