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205章 七星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205章 七星燈字體大小: A+
     

    「啊不,不要這是我的,是我的法華蓮台」

    廣元渾身巨顫,凌空不斷的掙扎狂吼。

    「」

    那如是我聞終究從他眉心破體而出,朝波隆手中飛去。

    「啊啊,該死啊」

    廣元徹底的發狂了,也不顧什麼海皇不海皇的,化作一道光芒就沖了上去。

    「搶我的如是我聞,你該死」

    他雙掌結印,一道混元之力就匯聚在掌心,直接朝波隆拍了過去。

    所有人都是心臟猛地抽搐一下。

    廣法一怔,想要攔阻,但還是停了下來,臉色沉重的凝視著。

    那法華蓮台直接飛落在波隆手中,他見廣元襲來,輕哼一聲,順手一翻,蓮台在掌心直接推了出去。

    「一切有為法不同……」

    如是我聞驟然變大,法光一下綻放出來,比在廣元手中的時候還要明亮的多。

    「一切句數非句數……」

    那蓮台緩緩張開,每一道花瓣上都開始同樣浮現出蓮影,朵朵連接,環環相扣,多彩絢麗。

    「一切聖賢如電拂……」

    廣元驟然一驚,瞳孔猛地張大,那如是我聞早已被他煉化的心意相通,卻從來不知道還有眼前這般變化。

    而且那蓮台盛開,如同一方世界開始展現出來,似乎僅僅是開始……

    「一道空身即法身」

    波隆抬起手來,在空中訣印,凌空拍去。

    廣元臉色變得一片灰白,蓮台上梵音響起,化出八部天龍,一片法相世界,極樂凈土,朝著他碾壓而來。

    「砰」

    他的混元之力拍在那蓮台上,像是螳臂擋車,蜉蝣撼樹,瞬間分崩離析。

    「噗」

    廣元當場噴出一口血來,直接拋飛了出去。

    本來就被強行剝離如是我聞,心神受創,加上失去了超品玄器,精神上的打擊巨大,再被這一招轟飛,整個人徹底的萎靡了下去。

    波隆一招之後,凌空一點,那如是我聞化作一道金光飛了回來,直接隱入水仙的眉心之內。

    他朝著廣法輕笑道:「現在如何?」

    廣法臉色一沉,道:「這李雲霄絕非常人,海皇大人自己小心了。」

    他顯然已經服軟,凌空拂袖轉身,道:「我們走,帶上廣賢廣元。」

    廣嫣等人一驚,急忙跟上。

    廣賢和廣元都是臉色一變,兩人同樣是重傷在身,眼裡露出極度的不滿和不甘,但一想到龍首的身份,也只能默不吭聲,任由一於龍衛押著他們二人,直接消失在大海上。

    「皇兄大人……」

    靈芯一見東海龍族盡數離開,急忙大喜的迎了過來,雖然對方的面容還是水仙,但依然抑制不住她內心的喜悅和尊敬。

    波隆一笑,道:「傳我法旨,停止對李雲霄的追殺。」

    靈芯道:「是」她突然神色一轉,忙道:「皇兄大人,水仙和李雲霄他……」

    波隆笑著制止,打斷道:「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靈芯疑惑道:「皇兄大人的意思是……」

    波隆淡淡一笑,眉心處光芒旋轉起來,那淡然的神色慢慢消失,進而化成一片獃滯和迷茫的樣子。

    「嗯?姑姑……」

    水仙睜開眼來,見到靈芯后叫了一聲,隨後急忙轉過身去,只見四下一片寧靜,所有人都是靜靜的站立在空中,默然不語。

    她一下看到李雲霄,急道:「李雲霄,你沒事吧?」

    李雲霄眼中露出複雜之色,微微搖了搖頭。

    「呼」

    水仙重重的鬆了口氣,這才四下觀望,驚道:「那殺豆豆的兇手呢?哪去了?」

    沒人理會她,靈芯直接朝那些東海之人道:「剛才海皇大人之言你們也聽見了,都回去吧。」

    那些東海海族這才一個個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下子失去了領頭人物,靈芯自然成了他們的頭領。

    反倒是穆家兄弟和閉月羞三人徹底的怔住了,廣賢和廣元都被帶離,東海之主的寶座空置在那,這一次出手竟沒有結果……

    總不能跑雨地去要人吧?

    那廣法的實力已經超凡入聖,就算是兩派之人傾巢出動,也必然是無功而返。

    只能靜等東海之主寶座的結果了。

    靈芯道:「水仙,你同我一道回去吧。」

    水仙愣了一下,望了遠處李雲霄一眼,頓時搖頭道:「我跟他有約定,等他的事情辦完了,就要隨我回海之森林

    靈芯的目光也朝李雲霄望去,眼裡儘是複雜之色。

    波隆離開前,雖未對水仙之事表態,但也並沒有提出反對之意,似乎是想讓一切順其自然。

    李雲霄一個瞬移就閃身過來,望著水仙道:「謝謝你了。」

    水仙臉上一紅,支支吾吾起來,道:「我、我也沒幫上什麼忙,我、我也是為了自己才救你的。」

    李雲霄點了下頭,道:「你可否告訴我,為何需要十階神火?」

    水仙欲言又止,有些為難的看了靈芯一眼。

    靈芯也是神色凝重起來,直接拉出一道光幕,將三人盡數籠罩其內,道:「此事事關重大,你若是知道了,就必須隨我們去一趟海之森林。」

    李雲霄眉頭一皺,猶豫了片刻,便立即應道:「好。」

    若是這次沒有水仙和波隆出手,他怕是難逃一劫了,說起來海皇殿對他算是有了救命之恩,即便是刀山火海,也要報答這個恩情。

    水仙這才面露凄容,傷心道:「我母親大人性命堪憂,必須要用世上最強之火才能點燃生命之焰。」

    李雲霄心中一震,看著水仙那凄楚的樣子,有些不忍起來,道:「需神火才能續命?這是什麼頑症,我還是第一次聽聞。」

    水仙道:「我母親並非身患頑疾,而是生機耗空,壽元窮盡。」

    李雲霄驚道:「人命有窮時,這乃是天數,如何能續命?」

    水仙急道:「我母親並非正常的耗盡壽元,她本是占沛,數年前的一場占卜術,直接抽空了她的壽元,這才落得垂垂將死,嗚嗚嗚」

    說到後面,水仙忍不住悲痛,直接哭了起來。

    靈芯嘆道:「之後我皇兄親自去了一趟化神海,請來當世第一的術煉大師魯聰子,擺下七星燈,為皇嫂續命。」

    李雲霄臉色一變,道:「七星燈難怪了,此陣乃是按周天星斗排列,分佈七盞大燈,外布四十九盞小燈,內安一盞本命燈,需用火元點燃命宮之燈,傳聞可以逆天改命。那海皇夫人的占卜術何等逆天,竟然讓整個海之森林無火可用?」

    水仙哭了一陣后,幽幽道:「魯聰子大人身懷三種異火,俱是當世極烈之物,依然無法點燃本命命宮燈。他言道,也許只有當世最強之火,才能點燃命宮之燈,為家母續命。」

    李雲霄露出懷疑之色來,道:「既然如此,數年已過,海皇夫人又是如何活下來的?」

    靈芯身軀一震,滿臉的悲傷,道:「皇兄大人為了激活七星燈,用他的太陽真元替代神火,直接強行啟動。這數年來,皇兄大人再沒有走出海皇殿一步。」

    李雲霄臉色大變,驚道:「用太陽真元替代神火?數年之久……難道波隆他……」

    靈芯神色凜然,點頭道:「正是這幾年便是海之森林最虛弱的時候,這也是海皇殿目前最高機密,皇兄還能支撐多久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他支撐不住了,必然是……」

    後面的話她說不出來,但誰都知道,一旦支撐不住了,必然是殞命之時。

    李雲霄也震驚的無以復加,難怪海皇會選擇神降這種秘術施加在水仙身上,「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水仙的母親要施展如此逆天之術,遭來天譴?」

    靈芯臉色一變,沉聲道:「此乃海皇殿之秘,即便是我和水仙,也並不知情。」

    李雲霄道:「我手中掌握的鳳凰真火,的確可以一試。但即便點燃命宮燈,也只能是懸住那一線命元,除非找到傳說中的天運造化丹,才能真正逆天改命,起死回生。」

    水仙大喜道:「天運造化丹?真能救活我母親嗎,這東西哪裡有?」

    靈芯當即潑了盆冷水,苦笑道:「傻妮子,此物我也曾經聽過,只存在於傳說之中,世上根本沒有此物,煉方更是早已失傳了。」

    水仙當即萎了下來,一臉苦悶。

    李雲霄道:「煉方也許真的是失傳了,但此丹世上未必不存。」

    他眼中閃爍著精芒,似乎想起了什麼事。

    靈芯大驚道:「你如何知道?若是真能找到此丹,海皇殿願意出任何代價來換」

    水仙也是大喜不已,一臉的期許之色。

    李雲霄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也只知道一點線索而已,是否真的存在還不好說,即便存在,想要得到也一定是難如登天,我們先去海之森林吧。」

    靈芯知道對方一定有難言之隱,便道:「也好,先用神火將我皇兄的太陽真元替換下來,然後再商議天運造化丹。只要此丹真的存於世間,我就不信憑藉海皇殿之力也尋不來。」

    水仙也是大為高興,不僅一下子得到了神火,而且還有了救母親的希望,她萬分感激道:「謝謝你,李雲霄。」

    看過三國的朋友都知道,七星燈正是諸葛亮用來續命之物,被魏延弄滅了一盞,導致星落秋風五丈原。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