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168章 彼此相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168章 彼此相望字體大小: A+
     

    一道奇異的力量在龍軀的雙眸中閃現,慢慢深入進去,最終消失。

    那龍軀的眼眸里,一汪碧水,深不見底,又像是無盡星空,望不到盡頭。

    強大的生命力迸射出來,整個軀體好像要自行化靈,隨時活過來一般。

    李雲霄伸手朝空中一抓,翻過手來,掌心之上浮現出大量的紅色寶石,鮮艷欲滴,卻帶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妖龍望著那些寶石,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眼前的龍之身軀讓他的熱血不斷燃燒,「龍血閏祥的龍血」

    他一眼就看出了這些寶石的來歷。

    李雲霄眼中精芒閃動,輕笑道:「這是那小子的血液,已經是十分接近真龍之子的血液了。」

    他右手一翻,往前拍去。

    那一大堆閏祥的血液結晶紛紛飛入龍軀中。

    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那龍軀上開始出現一道道經脈和血管,隱約可見有鮮血流過。

    來自久遠大荒的氣息漸漸跨越時空而來,降臨在龍軀之內

    李雲霄喝道:「就是現在」

    妖龍猛得一震,飛速沖入那龍軀內。

    「轟隆」

    整個龍身一震,好像心臟猛烈的跳動了一下,連帶整個空間都為之震顫

    李雲霄也是心下一驚,眼睛睜大起來。

    相傳九件龍之秘寶合一,便可以演化出真龍,踏入十方神境。

    如果傳說是真的,那其中一定存在某樣難以企及的關鍵因素。

    因為無數年來,留存在世間的龍之秘寶不在少數,以四海龍族之力,想要收集九件並非什麼難事,卻從未聽過有真龍現身。

    根本原因便是世間無一人可以承受九件龍秘的煉化。

    即便是至強神體,怕也不敢保證可以承受九件龍秘而不受反噬。

    這次李雲霄將七件龍之秘寶,還有黃金龍骨以及閏祥之血強行用山河鼎融合在一起,湊足「九」之數。

    黃金龍骨的等級雖不如龍秘,但其中的龍之力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閏祥之血更是李雲霄兩世為人,見過的最強龍血。

    眼前這具龍軀,已經是世上最為接近真龍的存在了

    妖龍飛入那龍軀后,一汪深邃如海的雙眸驟然閉上,一切氣機開始內斂。

    幾個呼吸的功夫,整個龍軀瞬間變得普通,除了看上去器宇不凡外,感覺不到任何氣息,甚至生機都無法察覺,像是木塑一般。

    袁高寒用吞咽滋潤了下於燥的喉舌,他知道這種氣機內斂的狀態,證明妖龍開始漸漸掌控和融合身體了。

    平靜的外觀下,乃是波濤洶湧的爭鬥,龍軀如同玄器一樣,抗拒著外來之力的掌控,不斷有氣息的爆破聲在身體中響起,但面容上卻是眉頭不曾一皺。

    袁高寒忍不住問道:「這具身軀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存在?還有這山河鼎,為何我從未聽過?」

    李雲霄淡淡說道:「世界之大,誰敢說自己盡懂?人總是在不斷地學習和成長,以前不知道,現在不就知道了嘛

    袁高寒臉色一沉,怒道:「李雲霄,別和我耍嘴皮子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瞞著我?別忘了剛剛才達成結盟之事

    他直直的盯著李雲霄,想要將他的外皮直接看穿,恨不能衝進去直接搜他魂魄,讓一切未知解密出來。

    李雲霄笑道:「高寒兄,難道我內褲什麼顏色也要告訴你?」

    袁高寒也知道這個道理,但眼前這龍軀和山河鼎,都是超出了他的認知存在,身為一名頂尖的術鍊師,這種情況是難以忍受的,「說吧,你這人我十分清楚,開什麼條件?」

    李雲霄滿臉黑線,道:「千金難買我願意。」

    「行了行了……」

    袁高寒不耐煩的揮手道:「我將我所知的全部三十七字摩訶古文解密於你,如何?」

    李雲霄臉色黑了下來,道:「你不是只會有限的幾個嗎?」

    袁高寒尷尬道:「咳咳,這段時間和本尊心神相通后,發現近期又學會了三十來個。」

    李雲霄道:「所有聖域關於摩訶古字的解讀,以及尊師天照子最新的一項研究資料,別跟我說你不知道。」

    袁高寒臉色大變,震驚道:「你都知道些什麼?」

    李雲霄淡然一笑,閉口不說了。

    其實他什麼都不知道,當初在紅月城時,身份異常神秘的文林便是從聖域而來。

    而那文林腦海中有天照子設下的煌光印記鎖,被直接封印了記憶,讓他無從讀取,引起了他極大的好奇。

    後來文林最終化猿,並被羅青雲所殺,但其中蘊含的秘密卻一直縈繞在李雲霄心頭,百思不得其解。

    他所知道的也僅僅限於天照子在進行極為隱秘之事,但他越是裝作神秘莫測,就越讓袁高寒心中疑竇。

    袁高寒面色冰冷,寒聲道:「我告訴你,做夢這件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但你最好不要打主意,否則即便是我,也救不了你」

    李雲霄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沒得談了。別以為你們那些小秘密我會好奇。同樣,我的事也請高寒兄收起小心思來。」

    袁高寒臉色陰沉不定,默然不語。

    這個道理誰都明白,但山河鼎和龍軀的吸引力實在太大,既然對方不肯說,就只能靠他自己摸索了。

    他冷哼一聲后,便一個瞬移到了山河鼎和龍軀旁,自己慢慢觀察起來。

    李雲霄微笑不已,但內心的疑惑卻更重了。

    原本他以為聖域三老隱在神都之內是為了專心修鍊,衝擊那無上大道,現在看來似乎並非那樣簡單,這三個老頭好像並不安分啊。

    就在他猜測不定的時候,突然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傳來,讓他渾身一震

    「啊」

    袁高寒猛地慘叫一聲,雙手捂著腦袋被震得連連後退。

    李雲霄也是雙眸猛睜,露出駭然之色朝龍軀望去

    「轟隆」

    一道雄渾的轟響之聲在龍軀體內傳出,那龍軀的雙眸瞬間睜開,直接凝望向身前的袁高寒

    那一眸凝望之下,深邃如海的眸光像是一柄巨劍,直接插入袁高寒雙目,刺入他的靈台識海。

    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九階術鍊師的魂力都直接為之受創

    李雲霄也是心中一片駭然,不僅是龍軀此刻表現出來的力量,還有那深邃如海的雙眼之內,竟帶著一絲戲謔,閃爍著邪氣

    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降臨,他心念一動,直接將袁高寒攝開數千米,讓他退到安全範圍內。

    龍軀緩緩轉過頭,朝著李雲霄凝望而來。

    李雲霄神色肅然嚴峻,也是雙瞳微縮,毫無忌憚的順著龍軀的目光望去。

    一眸深邃如海,一眸仿若星辰。

    兩人就這樣彼此相望,數十米的距離像是銀河一般遙遠。

    但更遠的不僅僅是距離,而是兩人的心,原本共享的靈魂在這一刻似乎變得遙不可及,漸漸陌生起來。

    李雲霄終於先開口,道:「老龍,你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問題?」

    龍軀咧嘴一笑,道:「嘿嘿,沒有任何問題,我此刻的狀態異常的好啊,李雲霄」

    「李雲霄」三字咬的十分重,字字震入李雲霄心中,龍軀的雙眼中爆出精芒來,竟是無邊戰意

    李雲霄渾身大震,這種目光,這道戰意,竟是如此的熟悉,他駭然失聲道:「你……你是閏祥」

    一股無邊的恐怖湧上心頭,李雲霄只覺得渾身發冷

    閏祥復活並不是他畏懼的,他所害怕的是妖龍哪去了?

    龍軀那無邊戰意一下子收斂起來,眼中變得渾濁一片,悠然道:「閏祥嗎?你說的是那個北海失敗者啊,他已經死了。只不過殘留在真龍秘寶上的意志被我得到了。」

    李雲霄鬆了口氣,原來是這麼回事,他擦了下冷汗,道:「那你還是老龍?」

    「老龍?」

    龍軀鬆散的抬起眼帘,一抹殺氣漸漸凝實起來,冷聲道:「李雲霄,你就是這般對我不尊重的嗎?相處了兩世歲月,你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還真拿我當奴才了啊」

    那眼中的殺氣像是凌冽的鋼刀,竟然實質化,凝望之處的空氣直接被割裂開來

    李雲霄心中十分凝重,眼前這人的確是妖龍,但似乎性情受到了各種材料的影響,不僅是真龍秘寶內閏祥的殘存意志,怕是那龍殼和黃金龍骨上也有各種龍之意志,全被他大雜燴似的煉化在一起了。

    「哦?你還有名字嗎?這個……咳咳……的確是我不太對了,你的大名是?」

    「哼,現在才知道懺悔嗎?已經晚了」

    龍軀身上開始流淌著極強的龍息之力,隨時都要爆發出來一般,天空中湧起異象,「不過我還是得讓你記住我的名字,因為你的死對我而言,也是一件極為重要之事。聽好了,我的名字是車尤」

    「車尤?」

    李雲霄道:「真不是一個好名字呀,一點也不霸氣。對了,你剛說我得死?是什麼意思?」

    「你這麼聰明,會不明白嗎?裝傻的本領你天下第一啊」

    車尤雙拳一握,兩旁的空氣瞬間爆開,一股無匹氣勁便激·射而出,朝著四面八方轟去

    請假結束,我回來了。

    逝者長已矣,生者當勉勵。千千萬萬的畫面匯聚在頭腦中,想寫一篇給外公的祭文,但卻難以起筆。待我平靜下來后在寫,這個月先把欠大家的逐一補上。

    至目前為止,共欠章,努力元旦前還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