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164章 同一陣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164章 同一陣線字體大小: A+
     

    李雲霄心念一動,便將那傳音之人隔空攝來,正是賓臣。

    賓臣的身上依然是沒有任何元力波動,完全內斂的狀態。

    他雙手抱在胸前,嘴角浮現出一絲輕笑來,道:「這界神碑內真是個好地方啊,資源竟然比東海還多,終於讓老子突破了屏障。」

    李雲霄臉色沉了下來,哼道:「聚一界資源任你們享受,加上陷空島一戰中你收穫也不小,還有你的至強神體天賦,再不突破的話,就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賓臣笑道:「別說的這麼令人憂傷吶。」

    李雲霄道:「速度打廢他,爭取時間,我怕事情發生變數,現在一切都不受我控制。」

    賓臣大笑一聲,身體上暴起道道金光,雙拳緊握之下,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出來,直接壓得空氣向四周連連爆開

    他身體上浮現出縱橫交錯的金色線條,凝成一個個圓形陣法,相互疊加環繞,層層相扣,將肉身的力量不斷提升起來。

    「轟」

    一股偉力從賓臣體內爆出,氣息直接衝到九星武帝

    李雲霄仔細凝目望去,這完全是肉身上的力量,使得境界直衝九星。

    在賓臣的身體上,五道力量源泉不斷地旋轉,散發出恐怖氣息。

    「噼啪」

    賓臣五指一捏,獰笑一聲,整個人瞬間彈射出去,一拳轟去

    廣權一直不動聲色,警惕的盯著他,冷哼道:「剛剛突破九星而已,不知死活」

    他舉起戰斧,大喝一聲就砍了下去。

    斧芒劃破長空,直接把空間劈開,一條黑色裂縫浮現出來,往賓臣身上撕裂而去。

    「砰」

    賓臣的拳威轟下,直接將那黑色裂縫轟碎,化作無數裂縫散開。

    他整個人更是凌空踏出一步,一下就欺身上前,再次雙拳搗出

    廣權臉色一變,戰斧解封開來,體積變大數倍,橫在身前向那雙拳迎去。

    「砰」

    拳威轟在斧身上,無數金色長線從賓臣上迸射而出,紛紛激o射向天空,在上方凝成一個陣圖,裡面異象叢生。

    一輪烈日從那陣圖中浮現,賓臣的身軀好似驕陽一般,與那烈日輝映,散發出極強的陽氣。

    雙拳更是燒的通紅一般,炙烤得那斧身開始冒出白煙

    廣權大駭,雙眸都爆了出來。

    「哼哈」

    一股極強的龍息從他鼻孔中猛地噴出,整個人瞬間龍化起來,戰斧之力將雙拳頂了回去

    漸漸一條龍影在上空浮現而出,與那烈日異象相互爭輝

    「夸父追日」

    「龍盤虎伏」

    兩人同時大喝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然節節攀升而上。

    烈日和龍影同樣相互侵蝕吞噬起來,兩種極致的力量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迸射而去,轟的天空不斷碎裂

    李雲霄和袁高寒兩人就在不遠之處觀戰,那無數恐怖的力量直接穿透兩人而過,不能傷他們分毫。

    袁高寒悚然動容道:「神體之身硬抗九星龍族?」

    李雲霄笑道:「高寒兄覺得此二人誰會贏?」

    袁高寒凝視了一陣,道:「九星神體和九星龍族相較普通武者都有極強的天生優勢,一時優劣還真不好說。」

    他頓了下,又補充道:「這應該取決於兩人本身的修為強弱吧,即便是九星初級,也有極大差距的。其次便取決於此龍族的血脈程度,就看他血脈之力能有多強了。」

    李雲霄道:「高寒兄果然正解。我估計這兩人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了。那廣權的血脈之力極強,而且踏入九星武帝怕也有一定時候了,對於九星規則之力的掌控要遠遠強過賓臣。」

    「但那賓臣可是至強神體啊」

    李雲霄眼中閃爍著寒芒,凝聲道:「若是讓他八門俱開,肉身成聖,便是下一個傲長空了」

    「肉身成聖?」

    袁高寒露出微笑,道:「古往今來多少神體,罕有大成。修鍊肉身者,到後面每走一步,比修武者還要困難百倍,是一條通天險路」

    李雲霄道:「哦?高寒兄似乎還挺有研究的?」

    袁高寒臉色微變,閃過一絲警惕,哼哼笑道:「雲霄兄又想來套我話了?」

    李雲霄哈哈笑道:「你我之間,惺惺相惜,完全可以無話不談,談何套話?真是傷感情吶。」

    袁高寒臉色一沉,哼道:「談感情?等你何時讓我離開,讓我雙魂合一,本尊親自來跟你談談感情。」

    李雲霄道:「定會有那麼一天的,但必須讓我安全活著回大陸才行吧?若是這次我掛了,怕是高寒兄也難以獨善其身。」

    袁高寒臉上抽搐了一下,不滿道:「以你的性子,遲早有掛的一天不如我現在向公羊大人請求救援如何?只要能說動卓清凡跑一趟,應該能夠安全帶你離開。」

    李雲霄道:「你覺得卓清凡那人做事靠譜嗎?再者,若是讓東海發現有聖域勢力潛入雨地,那兩族戰事就永無寧日了。」

    他盯著袁高寒看了一陣,緩緩說道:「還有一件更有趣的事,我在想要不要告知高寒兄知道。」

    袁高寒哼道:「嘴巴長在雲霄兄臉上。」

    李雲霄道:「你可知我為何會被龍衛發現?」

    袁高寒一臉淡然,雙目微合,顯得並不在意,可聽可不聽的樣子。

    李雲霄笑了一下,隨手一揮,楊元書的影像立即出現在虛空之上,「高寒兄可認得此人?」

    袁高寒盯著那人一陣,道:「不識。」

    李雲霄道:「那高寒兄繼續看好了。」

    他心念一動,楊元書的影像便開始動了起來,四周幻化出龍墓中的景象,將之前的事情開始重演。

    不遠處賓臣和廣權打的不可開交,各種極招慘烈廝殺,裂地千里,但兩人卻絲毫不見,只是盯著那楊元書的景象看了起來。

    很快,那景象突然變得緩慢起來,似乎故意被控制住了速度。

    楊元書身前直接出現三具精緻的漆紅棺木。

    袁高寒渾身一震,雙瞳中猛地爆發出精芒,驚駭道:「這是……」

    李雲霄笑道:「高寒兄不是看的想打盹嗎?怎麼突然這麼有精神了?」

    袁高寒不顧李雲霄的譏諷,眼中的精芒漸漸化作無邊寒氣,「不要吊我胃口速度放下去」

    他的雙眼盯著那影像中的棺木,一眨不眨,但寒氣愈甚,雙手抓的鐵緊。

    李雲霄看出了他內心的波動,看來袁高寒已經認出了這三具棺木的來歷了。

    換做是他,也必然是這番表情和神態。

    影像繼續放了下去,三具棺木裂開,官炎等三人的模樣立即顯露出來。

    「啊」

    袁高寒驚怒的大吼一聲,震怒道:「是誰此人是誰」

    他的臉孔猙獰的可怕,整個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當那三具屍體開始施展生平絕學攻擊李雲霄的時候,袁高寒整個人更是臉色煞白。

    李雲霄一揮手,將那影像抹去,輕笑道:「高寒兄,都這麼大把年紀了,什麼事情沒有見過,何必動這麼大的怒火?」

    袁高寒臉色陰沉不已,寒聲道:「聖域墓地有絕強的力量把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潛入」

    李雲霄笑道:「如此厲害的煉屍術,怎麼可能是普通人。這世界,有太多我們想不到的意外了。」

    袁高寒眼中寒氣不斷閃爍,似乎在思索什麼。

    他猛地扭過頭來,幾乎噴出火焰的雙眸緊盯著李雲霄,一字字道:「你知道他是誰,對不對?」

    李雲霄詫異道:「高寒兄何出此言?你覺得那人會自報師門嗎?」

    袁高寒寒聲道:「少在我面前裝了你古飛揚是什麼人,我還能不明白?普天之下心計之深能超過你的真是寥寥可數,你給我看這副影像的目的,不就是想通過我的本體向聖域傳達某種信息嗎?」

    他臉上閃過濃烈的殺機來,寒聲道:「我不管你有何目的,但此事太過重大,畫面中那人必須受千刀萬剮」

    李雲霄淡淡笑道:「此事我的確有一些猜測和把握,但不急出手。給你看畫面,只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罷了。內憂外患,四海不平,天下將亂啊。」

    袁高寒道:「我該怎麼做?」

    他此刻心中一陣凌亂,有人敢盜取聖地強者之墓,而且還順利盜了出來煉成屍傀,簡直就是匪夷所思,令人髮指

    若非這影像是李雲霄給他看的,他一定不會相信是真的

    李雲霄輕輕吐出四個字來,道:「急事緩辦」

    袁高寒瞳孔驟縮,露出沉思之色,似乎明白了什麼。

    李雲霄拍了下他的肩膀,道:「聖域若是出事,乃是天下之大不幸,我也不想看到這個局面。若是你願意相信我的話,就跟我站到同一陣線上來。」

    袁高寒渾身大震,內心更是掀起滔天巨浪。

    跟李雲霄在一起后,他的確得到不少機密信息,但剛才所見之事實在太過震駭,比魔主出世,紅月城主隕落等,還要讓他來的震怒。

    而且聽李雲霄之言,似乎聖域內部本身出了大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天下必然大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