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98章 如是我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98章 如是我聞字體大小: A+
     

    水仙整個人都獃滯住了,那難以置信的神色變得驚駭和狂喜,眼中爆發出激動的光芒,喃喃自語道:「如是我聞……這法華蓮台竟然是如是我聞……」

    她的聲音並不大,但在場的哪個不是高手,每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但絕大多數人都不明白什麼是如是我聞。

    唯獨廣元和召文戰兩人,卻是臉色大變。

    廣元同樣是驚駭不已,用難以言喻的複雜目光望著天穹上的法華蓮台,他一直都在猜測此物的來歷,心中早有推想,只是不敢確定而已。現在聽水仙一說,再無懷疑

    水仙激動道:「大島主,這法華蓮台是如是我聞啊請速速交還海皇殿」

    眾人都是一臉黑線,這小丫頭還在夢遊啊

    廣元現在的行為明顯就不把海皇殿放在眼裡了,何況如此重寶,加上他本身超絕的實力,想要避開海皇殿的追殺,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

    但眾人心中也是極為震駭,原來這法華蓮台是出自海皇殿,難怪有如此逆天的威能。

    廣元舔了下於涸的嘴唇,笑道:「公主殿下別急,這如是我聞的力量流失太多,現在正是恢復的最佳時機。待它完全恢復后,我就送回海皇殿去。」

    水仙鬆了口氣,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勞大島主了,尋回如是我聞,當真是做夢也想不到。父皇一定會很開心的,這是不世奇功。」

    廣元「嘿嘿」的笑出聲來,望著那法華蓮台,臉上一片燦爛。

    相傳遠古之時,四海並沒有統一,也不存在什麼王族,都是各自為陣,互相殺戮。

    那時的大海每天死去的海族成千上萬,難以計數,被稱為是野蠻時代。

    當時有位絕代強者,憑藉通天徹地之能,以一己之力降服四海百族,天下來朝,徹底終結了野蠻時代,開啟了一直延續到今的海皇時代。

    而那名強者也是波家第一代先祖,被譽為史上唯一一位海神大人。

    海神收服四海之後,開始分封種族,現在的abb五個等級劃分就是從那時候流傳下來的,而四海王族也是第一代海神欽定的統治者,無人敢逆。

    為了除去海族體內世代傳習的凶暴戾氣,海神每隔十年都會在如今的四海聖地傳業授道,教化萬民。

    就在四海聖地—-海之森林的深處,原本有一株潔白的蓮花,本就具有極強靈性。在海神每次開道授業的時候,它都遠遠的在一旁聆聽。

    終於年復一年,有一天正是海神傳道之日,這朵蓮花聽著聽著,就突然得道,潔白的蓮身一下子化作金光燦爛。

    這一下不僅引得眾多海族吃驚觀望,更是牽動了天地雷霆,一道滅世紫府神雷破開虛空而來,朝著那金蓮擊去。

    當時所有人都被那紫雷嚇了一跳,那種天地神威之下,一切的生靈都顯得那樣渺小,只有任憑雨打風吹去。

    金蓮身上散發出一道道的金光,想要抗衡那滅世神雷,卻被一擊之下就盡數破掉所有防禦,正在絕望之中,海神出手了。

    所有人都知道海神的強大,但並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只是他一出手,就將那朵金蓮救了下來。

    不過那金蓮在一道紫府滅世神雷下就已經變得奄奄一息,快要靈氣散盡而死了。

    海神在凝思了片刻后,便當著所有強者的面,將這朵金蓮煉製成了一座法華蓮台,由於金蓮是在聽聞授業時得道的,故而取名為「如是我聞」。

    從此之後,如是我聞便成了歷代海皇的皇座。

    只是這東西遺失了許多年,就連當代海皇也從未見過,只在一些記載中知道此事。

    可想而知,水仙在第一眼認出此物后,內心是如何的激動。

    但這傻丫頭還是欣喜的等著廣元將它修復,然後送回海皇殿。

    李雲霄看著她那天真無邪的樣子,也是苦笑不已,但他此刻也沒心思去揭破,就算把那丫頭拉入到戰圈來,也幫不上什麼忙。

    遠處北冥亢天在連續施展出天外三式后也是精力大疲,整個人站在空中不斷的喘息著。

    而賓臣在一擊下被轟入大地,直接失去了蹤影。

    但李雲霄知道賓臣的肉身之強難以估量,即便受傷也絕不可能就此隕落,多半是找地方躲了起來。

    「李雲霄,你竟敢分心?」

    閏祥面色一寒,怒氣浮現在臉上,彷彿受到巨大的羞辱。

    手中龍之脊椎咆哮開來,那一節節的椎骨中發出「噼啪」爆聲,在空中揮出漫天白色骨影。

    李雲霄的身影在空中不斷被龍脊轟碎,但都是道道殘影。

    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笑道:「抱歉,剛才的震動太大太嚇人了。現在已經回過神來,可以送你上路了。」

    閏祥陰沉著臉,道:「哼敢蔑視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他右手一抽,那龍之脊椎便飛了回來,化作數圈盤在身上,脊椎的首部化作一隻龍頭,搭在他的左肩,而右手凌空一抓,便有一道光束在掌心凝出,化作一柄三尖兩刃槍。

    「錚」

    長槍現世,立即發出強大的器鳴聲

    兩刃上各自掛著九個銅環,槍身在閏祥元力的灌入下,傳來陣陣凶獸的咆哮。

    李雲霄瞳孔驟縮,凝視著那柄長槍,露出凝重之色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發現此槍的極度不凡。

    只是他和閏祥交手多次,從未見過這件玄器,即便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也不曾見他使用,李雲霄不免心中生出狐疑來。

    閏祥雙手握住三尖兩刃槍橫在身前,一道金光從槍身上浮現,在空中凝出一個摩訶古字。

    李雲霄臉色大變,驚道:「摩訶古器」

    那個金色的摩訶古字在空中變化開來,化作一道光暈,其內傳來陣陣咆哮聲,甚至有凶獸虛影凌空顯化而出,在那光暈四周盤旋。

    閏祥臉色浮現出冷笑之色,口中輕吐道:「六斷—-天縱」

    那長槍爆出一陣金芒,如烈日握在手中,他凌空一跨便縮地成寸,當空斬下

    李雲霄臉色一沉,左手掐了個劍訣點在冷劍冰霜的劍身上,一道清脆的劍音揚起,一個精巧的劍符彈射出來。冷劍冰霜直接刺入那劍符中,他腳下立即浮現出一個藍色的陣法。

    一股澎湃之力從陣法中徐徐升起,猛地灌入冷劍冰霜內,凌空橫掃而去。

    閏祥欺身而上,單手舉起戰槍斬下。

    「嘭」

    三尖兩刃上的咆哮之力直接轟破陣法防禦,斬在劍身上

    「砰」

    槍身上那道光暈在此刻爆了開來,一股難以言喻的洪荒巨力咆哮而出,猛地撲向李雲霄

    「你妹的」

    李雲霄大吃一驚,他知道這是由摩訶古字演化而來的規則力量,而且閏祥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的。

    來不及多想,他全身的力量都在冷劍冰霜上,此刻被對方用三尖兩刃槍壓制住,完全無法抽身

    那股規則之力已經凌空而下,萬分危急之刻,他眉心的太古天目驟然張開,竟然轟出一個拳頭來

    正是葫蘆小金剛的拳頭,一記金剛拳打出,拳尖上浮現出一朵冷森森的白焰,在跳動不停。

    「轟」

    在拳壓之下,直接將那股規則之力攔了下來。

    那朵跳動的森森白焰更是轟入爆開的光暈中,刀槍之上原本一片金光閃耀,剎那間失去了顏色,變得灰白起來。

    「什麼?」

    閏祥大吃一驚,原本穩佔上風的他突然覺得一股恐怖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可一世的戰槍在這一刻似乎被壓制了下去,有種瞬間熄火的感覺。

    他內心大駭,這柄戰槍正是他和廣元的交易之一,本是要出其不意,殺李雲霄一個措手不及,想不到剛佔上風就被反制下來。

    李雲霄嘴角浮現出冷笑之色,寒聲道:「跟我比玄器,你腦袋被門夾了吧」

    他身後伸出兩頭四臂,其中一隻手臂抓著的鎚子就往他頭上轟去。

    閏祥大驚,李雲霄的長劍上突然漩起一道吸力,反而將他壓制下來無法抽身,而鎚子卻帶著萬鈞雷霆之力轟落

    在這關鍵時候,盤在他身上的龍之脊椎松解開,趴於左肩上的龍首猛地張開大口,咆哮著咬向鎚子。

    「轟隆」

    鎚子轟在龍之脊椎上,雷電迸射向四方,震的那一條白骨在空中不斷掙扎,龍頭顫抖不停。

    這一震之下,閏祥也抽出了戰槍,連連後退。

    那道白色脊椎骨也隨即飛了回去,再次盤在他身上,閏祥露出心疼之色看了一眼那龍首。

    李雲霄瞳孔微縮,那龍之脊椎似乎與之前的有所不同了。具體哪裡不對他也說不上來,若說以前只是一件死物,可以化作羅候戰槍的話,那此刻變出龍首來,則是多了一絲的靈性。

    並且剛才那龍首張開大嘴要吃人的樣子……

    他不由得轉過頭去,看了一眼遠處的廣元。

    那廣元正在眾人的圍攻之下閑庭信步,輕鬆應對,不時的關注著他們兩人爭鬥,不時的變出龍首來吞幾個人,吃的津津有味。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