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79章 劍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79章 劍意字體大小: A+
     

    「劍名武嬰,劍長三尺,寬二指有餘,乃是海族大術鍊師溫余所鑄。」

    飛鳴喃喃自語的解釋起來,道:「死在此劍下的人不知凡幾,你的劍意很強,有資格在武嬰下泣血。」

    李雲霄目光中露出讚賞之色,道:「這柄劍不錯,溫余我也聽過其名,看來的確有些本事。」

    飛鳴臉色一寒,厲聲道:「對海皇大人不敬,對溫余大人不敬,即便有水仙公主替你求情,今日我也要斬下你的口舌」

    李雲霄笑道:「逞口舌的是你吧?不是要比劍嗎,我已經等候許久了,你為何還不動?」

    「哈哈,找死」

    飛鳴被他挑起了無窮戰意,大笑一聲,手中武嬰揮出幾道劍芒,腳下凌空一踩,就飛身斬了過去。

    劍芒刺眼,快的讓所有人目接不暇。

    「好快」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腦中來不及半點思索的空間,只有一個「快」字閃過。

    「砰」

    便看到李雲霄身前一道光芒乍現,直接將飛鳴的那式快劍震開,劍氣改變了方向朝著天空射去。

    「有點意思」

    飛鳴眼中露出興奮之色,身體直接在空中消失。

    剎那間突然出現無數道身影,一下子劍芒萬千,從四面八方斬向李雲霄。

    每一道身影都極快,讓人眼花繚亂,完全無法捕捉真身。

    這是一種極快的身法,追求速度的極致,就好像同時揮出一萬劍般,整個天空中都是殘影和劍氣。

    李雲霄終於動手,負手身後的右手舉了起來,手中握著冷劍冰霜,緩慢的朝前方斬下,隨後又朝身側斬去,再然後朝著左側斬去。

    他的速度極慢,慢的像是演練招式,幾個呼吸之下才出三劍。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這種極快和極慢之間的矛盾落差,讓他們只覺得胸中憋了一口吐不出來的悶氣,覺得異常的煩躁。

    「怎麼回事?這小子才出三劍而已,如何擋下的千劍萬劍?」

    許多人都是難以理解,滿腦子的問號。

    水仙在遠處,眼眸深處的瞳仁四周,浮現出淡淡的藍色來,散發出微光,臉上露出吃驚之色。

    同樣吃驚的還有在一處小院內,召文戰和九天正凝視著一道水幕觀戰,兩人同時露出震驚的神色來。

    九天眼中露出凶光,疑惑道:「怎麼回事?這麼慢的動作為何能擋下那千劍萬劍?」

    召文戰也是同樣不解,將目光凝向那玉質屏風后。

    大島主廣元的聲音傳來,道:「這小子的劍道領悟之高還在那龍鱈族小子之上。他分別刺出三劍,一劍斬天,一劍斬地,一劍斬人,將所有該斬之物盡數斬盡。這一個回合下,那龍鱈族的小子就已經落了下風。」

    「什麼?龍鱈族」

    九天驚呼起來,駭然道:「實力不在東海王宮之下的b級海族龍鱈族?」

    「嗯,正是那個b級的海族。而且我看這小子天賦極高,很有前途啊。我看看能不能將他收入麾下。」

    廣元靜靜的說道。

    九天古怪道:「若說這小子天賦極高,一招之下就落了下風,那這人類的小子豈非天賦更高?」

    廣元沉靜了下來,不再吭聲。

    九天道:「大島主,你不讓我出手,不會是怕我非此人之敵吧?」

    廣元開口道:「這名人類的小子有問題。」

    召文戰心中一跳,忙道:「什麼問題?」

    廣元冷冷道:「能夠煉化超品玄器,術道九階,武帝修為,開啟神體八門……,哼這樣的強者也許存在,但絕無可能一起出現在一名二十歲不到的少年身上這種天賦古往今來別說遇到,根本聽都沒聽過若真有的話,那即便是上古真靈也沒他強吧」

    「這,那這事是怎麼回事?」

    召文戰也是糊塗了,搖頭道:「以我的神識探查,此人絕對是本尊,並沒有被強者附體。再者退一萬步說,就算是被強者附體了,也絕無可能同時在幾條道上展現出如此驚人的成就。」

    雖然他也難以理解和相信李雲霄身上展露的實力,但事實就是鐵錚錚的出現在眼前。

    「哼天下神術千變萬化,我們也無法盡數窺得,天曉得他是怎麼回事」

    廣元冷冷的哼道:「總之肯定有問題,這也是我臨時改變主意的原因。我真的很想知道這小子身上的秘密呢」

    九天大大咧咧的嚷道:「既然如此,不如就讓我去將他抓過來拷問,不就什麼都清楚了」

    「拷問?」

    廣元譏笑道:「讓你回來一是因為我改變了主意,二是不想讓你這麼早就死了。」

    九天臉色大變,勃然大怒道:「什麼?就連大島主你也不看好我能贏那小子?」

    廣元哼哼笑道:「能不能贏不去爭論,你好好看看他的實力吧,不久也許就真的要和他生死一戰了。龍鱈族的那個小子應該可以逼出這人類的全部力量。」

    此刻,兩人對決的劍海之中。

    李雲霄三劍斬出之後,飛鳴臉色大變。

    那三劍不僅將他全部劍氣擋下,而且透過無數殘影虛幻,直接斬向他的本體。

    他駭然之下,瞬間收攏了萬千殘影化身,無數劍芒盡數匯聚在武嬰之中,錚然一聲爆出鳴聲,凌空一劍迎了上去

    「轟」

    兩股劍意撞擊在一起,像是突然出現了一個太陽般,強大的光芒刺人眼目。

    飛鳴眼中戰意暴漲,大笑道:「好強接我一招劍式—-眾生斬浮屠」

    他凌空飛起,整個人身劍合一,飛旋斬下

    武嬰劍上爆出一道道寒光,呈現出交叉螺旋的劍芒,好像一個巨大的絞肉機,鎮壓而下。

    李雲霄仰起頭來,從出劍開始,他臉上至始至終都帶著微笑,那是一種絕對自信的微笑,一種笑看浮雲的微笑。

    「劍者啊,你的劍意太過凌厲霸道,已經失去了他們本身的意蘊了。」

    李雲霄舉起劍來,冷笑道:「睜開你的心靈之眼,好好看清楚每一柄劍,每一式劍招的生命吧。」

    「青蓮劍歌」

    李雲霄輕喝一聲,冷劍冰霜抬了起來,一朵冰花在劍身上綻放。

    寒光照影,在那凄冷的寶劍上,似乎有一道影子在風中搖曳,讓那朵冰花更顯凄涼美麗。

    所有人都是心中莫名的一痛,看著那道花朵開放,生出一股無窮的憐惜之意來,好想將它擁在自己的懷裡呵護,生怕它會突然消散一般。

    「砰」

    那朵冰花果真倏然碎了,無數人的心也隨之碎了一地,都露出痛苦和憤怒之色。

    但很快眾人便猛然醒悟過來,一個個露出駭然震驚之色,驚恐的望著李雲霄。

    他隨意一招之下,竟然以劍意帶動大家的情緒,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那道破碎的冰花一下子在空中散開,立即生出無數花朵來,逐一開放,一種極美極絢的畫卷在每個人眼中,心裡,漸漸展開。

    飛鳴的一式眾生斬浮屠落下,斬入花叢之中。

    「砰砰砰」

    那無數凌厲的劍意倏然崩碎,他在空中大駭,猛然提了口氣將身體一躍而起,凌空退開十餘步,瞳孔睜的巨大,怔怔的看著眼前一幕,竟然直接獃滯住了。

    「怎麼會這樣?這種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眼中滿是迷茫。

    「不明白吧?不明白那就對了。」

    李雲霄笑道:「待你明白這一點后,你才有繼續跟我一戰的資格。至於現在,滾吧。」

    飛鳴怔怔的站在長空上,李雲霄讓他滾,他一點也沒生氣,反而生出一種極度強烈的渴望之感。

    他抬起頭,複雜的看了李雲霄一眼,凌空拜了一下,道:「多謝待我想明白后,會再來找你的。」

    飛鳴收起武嬰長劍,一個轉身便飛落在水仙身後,臉上恢復了平靜,似乎之前的戰鬥就從未發生過一樣,或者與他無關。

    水仙愕然道:「你怎麼就認輸了,還可以打的啊。」

    飛鳴露出一絲苦笑,道:「我們都是劍者,在劍道上我已經輸了。再打下去也不過是靠著比他強大的修為壓制他而已,且不說能不能勝,即便勝了也是不武。」

    水仙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眼中閃爍著異樣之色,望著李雲霄的身影消失在長空上。

    飛鳴奇道:「水仙公主,你就這般任他離去?」

    水仙凝聲道:「那件事他若是不願幫我,我也毫無辦法。現在只能考慮下他提出的條件了。」

    飛鳴臉色大變,滿是駭然,急忙道:「屬下無能,我這就去追上李雲霄,拚死也要讓他答應公主殿下的要求」

    水仙淡然道:「不必了,他那樣的男子不是可以脅迫的了的。」

    飛鳴呆了一下,抬起頭來,只見水仙的臉上少了以往的那種高傲和冰冷,多了幾份柔情和沉思。

    「我們走吧,讓我好好想想。」

    水仙嘆了口氣,臉上突然多出了幾份落寞,轉身朝前方走去。

    飛鳴心中驚駭不已,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急忙跟了上去。

    長空之上看熱鬧的人群也漸漸散開了。

    「那種劍意……」

    許久后一處空間微微扭轉,閏祥的身影走了出來,臉上萬分的凝重和冰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