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70章 奴役烙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70章 奴役烙印字體大小: A+
     

    黑色鱷魚趴到離他三尺遠的前方就停了下來,將雙目合上,一動不動。

    李雲霄伸出右手,界神碑緩緩從掌心拔地而起,托在手中,朝那鱷魚道:「進來。」

    鱷魚依然一動不動。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冷厲起來,李雲霄目光如水,靜靜的望著那鱷魚,似乎在等待它的反應。

    這東西本就是元素之靈,在域外星空中作為封印大陣的一部分,不知道存活了多少萬年。

    宋月揚城一戰,完整的太古罡風化靈被丁山斬去了一半,剩下這實力大跌的另一半被魔主帝鈞帶著。隨著帝鈞一死,也就在埋骨之地的化龍池內糊裡糊塗的跟了李雲霄。

    期間多次被李雲霄煉化,幾乎完整的融合了鳳凰神火,產生出新的形態,成為李雲霄的一招大必殺—-風火輪,威力甚至不在完整的化靈之下。

    但隨著它的實力不斷提升,靈智也在慢慢開啟,對於李雲霄的胡亂指揮也會開始產生一些自我反抗的意識,現在融入到了天曜黑子構成的身軀內,得到了更為強大的力量,那種反抗之心已經越發的明顯起來了。

    鱷魚突然睜開眼來,爆出一團凶芒,盯著那界神碑,眼裡滿滿的抗拒和一絲恐懼。它雖然靈智不高,但也明白一旦進入界神碑內,生死將全不由己。

    李雲霄那冰冷的雙眸眯了起來,露出一絲陽光般的笑容,柔聲道:「乖乖,快過來。」

    鱷魚的身軀一顫,短小的四肢一下子撐起身體,往後退了一步,警惕的盯著李雲霄。

    漆黑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一團團的火焰從體內燒出,一下子全身變成淡紅色,在四肢之下則是飛旋出小團的太古罡風,好像踏足風雲。

    李雲霄臉色終於寒了下來,冷冷道:「進來」

    「吼」

    鱷魚大吼一聲,眸子里的凶芒一下暴漲,整個身軀騰空而起,瞬間撲下

    李雲霄臉色一變,暗道:好快

    他身上頓時化作一片金色,直接一招金剛拳就轟了過去。

    「轟隆」

    拳芒擊在鱷魚的身上,劇痛從手臂上傳來,不滅金身的拳威竟然直接被撞的骨裂爆開

    鱷魚見勢得逞,更是凶性大發,大吼著張開大口就咬了下來,要將李雲霄整個上身都吞進去。

    「咬你妹」

    李雲霄怒吼一聲,左手拿起鎚子就是轟落下去,一道閃電直接打入他嘴巴里,轟入體內。

    「嗷嚎」

    鱷魚體內傳來爆炸,它一下吃痛,猛地就閉上了大口。

    李雲霄目光一冷,直接在它面前瞬移開,下一刻就出現在密室頂端,隨手一揮,十餘柄北天寒星劍紛紛射下。

    「錚錚錚錚」

    劍身盡數插在鱷魚的身側,貼著它的身軀落下,好像一道囚牢將其困住。

    李雲霄雙手掐訣,一道道印記打出,劍圖上浮現出劍氣之海,還有一道劍符凝出,死死的壓在鱷魚身上。

    鱷魚仰頭嗷嗷大叫,漆黑的身體開始化作紅色,那恐怖的火焰之力噴射出來,要將劍圖轟開

    「哼,愚蠢」

    李雲霄冷冷的哼了一聲,手中訣印一變,眉心處浮現出一隻真靈火鳳的圖案,一道遠古的鳴聲若隱若現的傳來。

    鱷魚身上的火焰猛然一凝,不受其控制的反撲了下去,直接轟入黑色的軀體內,壓得它拚命掙扎。

    「那火焰不過是借給你用用而已,你還真以為是自己的了?」

    李雲霄冷笑一聲,揚起手來,冷劍冰霜在他手掌上方浮現,化作一道光芒飛射而下。

    錚然一聲巨響,長劍就斬在鱷魚那不斷搖晃的尾巴上,沒入大地之中,像釘子一樣把鱷魚的整個身體釘住。

    鱷魚的雙眸中露出驚懼的神色來,尾巴被利劍貫穿,四周被劍陣困住,還有一道劍符壓在身上,體內的火焰更是不受控制的肆意破壞著。

    它頓時慌了神,張開口來連連哀嚎求饒。

    李雲霄冷笑道:「怎麼,服了?」

    鱷魚連連點頭,眼裡儘是祈求之色。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二話不說便伸手一揚,將那冷劍冰霜和眾多北天寒星劍收了回來。

    鱷魚擺了幾下尾巴,身體停止了晃動。

    突然間它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以難以捕捉的速度出現在李雲霄身上,怒吼著往李雲霄脖子上咬去。

    「作死」

    李雲霄寒聲一喝,手中劍訣一指,一道寒芒就斬了過去。

    天曜黑子的材料雖然堅固,但冷劍冰霜的鋒銳幾乎是無物不破,一下就斬了進去,發出刺耳的割裂之聲,直接將整條鱷魚劈成兩半

    「吼吼吼」

    那鱷魚大吼數聲,太古罡風之力旋了出來,直接將身體瓦解,化作無數細細散散的黑子粒子,每一顆都蘊含極高的能量,「噼里啪啦」的往李雲霄身上轟去。

    李雲霄臉上露出一絲冷色,雙眸驟然化成血色,月瞳之力張開。

    一股精神力轟擊而出,整個空間為之一旋,天地瞬間改變,那無數的粒子全部轟了個空,竟然找不到李雲霄,失去了目標

    那無數粒子瞬間慌了神,在漆黑的無盡空間里到處飛來飛去,好像一團馬蜂,漫無目的。

    「愚蠢的東西,跟了我這麼久,還不明白我的強大嗎?」

    李雲霄的聲音緩緩傳來,天空中浮現出一輪血月,如同眼眸一樣睜開,凝視著那團充滿暴亂力量的粒子。

    那些粒子一見血月出現,頓時紛紛飛了過去,想要轟擊他。

    每顆粒子身上不僅帶著極強的火焰之力,還有罡風之力,凝成一股粒子風暴,速度極快,幾乎不下於雷遁。

    但無論它們怎麼御風而行,距離血月的距離都始終不變,永遠無法達到。

    那月瞳中閃過一絲冷笑,李雲霄的聲音淡淡傳來,道:「你性格內的狂暴和不安分現在爆發也好,我可以徹底將你鎮壓下去,以絕後患。」

    那血月中瞳仁一凝,四周匯聚萬道光芒,一道金色的古怪印記浮現而出,直接凌空轟落而下。

    「轟隆」

    一聲震響,那道印記掃過粒子風暴,每一顆粒子在那印記的力量下不斷劇烈顫抖,最終凝聚回鱷魚的形態。

    所有狂暴之力和金色符印突然消失不見,鱷魚的臉孔也呈現出一片獃滯之色,好像一下子失去了靈性,最後緩緩閉上雙目,從那無盡的虛空中不受控制的墜落下去。

    月瞳緩緩閉合起來,天地一變,再次回到密室中。

    「砰」

    黑色鱷魚的身軀直接摔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來。

    此刻在它腦海中,一個金色的符號不斷閃現,如同陣法一般烙印其中。

    這是一種對靈魂的奴役印記,直接轟入靈台識海,一旦生出反叛之心的話,立即就會被壓制下去。

    妖龍眼中露出憐憫之色,道:「終於還是逼迫你施展奴役烙印啊」

    李雲霄淡然道:「這種烙印,只要它不生出背叛之意便毫無影響。況且只要我實力恢復前世巔峰,便會給他解除,到時候就不需要擔心它的背叛了。」

    妖龍點頭道:「我相信等你恢復到九星巔峰武帝的時候,即便是傲長空也不再是你對手,這一天不用等太久了。

    「但願吧。」

    李雲霄隨意說道,眉心光芒一閃,便將那鱷魚直接收入界神碑內。

    此刻整個密室已經是坑坑窪窪的,竟然沒有塌陷,算是異常堅固了。

    妖龍沉聲道:「你真的打算從那妮子身上抽取海皇之血?」

    李雲霄眸子一凝,臉色微變,緩緩說道:「你說呢?」

    妖龍沉默了片刻,道:「海皇之血固然好,但你忘了當年之事?那時你的實力是現在的百倍之強,都幾乎殞命在東海上,我怕你一旦動了那妮子,就再也回不去大陸了。」

    李雲霄負手沉思,在密室中來回踱步,臉上不斷閃爍著掙扎之色。

    妖龍再次說道:「當年你有必須奪取海皇之血的理由,但現在已經沒有那個理由了,我建議你不要妄動。」

    李雲霄瞳孔微縮,似乎勾起了一些往事,眼中的疑惑頓時一掃而空,堅決道:「我現在同樣有奪取海皇之血的理由啊」

    妖龍一怔,道:「當年你是為了救人,現在呢?只是為了增強實力的話完全沒有必要,以你如今的狀態和修鍊速度,最多十年便能重回巔峰。」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一字字道:「我現在的理由是為了殺人」

    「殺人?」

    妖龍眼中儘是疑惑之色,突然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身軀大震,失聲道:「難道你是為了……」

    「不錯」

    李雲霄臉上殺意越來越濃,寒聲道:「海皇的血脈傳承中帶有識破萬物的神通之力—-真實之眼,可以看穿一切虛幻若是我能夠得到真實之眼,那麼就有足夠的把握殺死天思」

    妖龍沉默了起來。

    普天之下,若論精神攻擊和幻術之力,能夠讓眼前這位男子產生忌憚和畏懼的,那就只有從地老天荒內走出來的天思了。

    而天思連殺他兩位好友,那已經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兩人之間遲早有一場生死對決,只能有一人活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