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66章 阮錫泉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66章 阮錫泉之死字體大小: A+
     

    「啊?吃,吃掉?」

    安陵建嚇了一跳,驚恐道:「大島主你說要吃掉什麼?」

    一股不安在他內心蔓延,他已經看到大島主那巨大的龍頭緩緩張開嘴巴來,垂涎三尺落下。

    「不,不要啊,大島主」

    不待大島主回答,安陵建就已經知道命運了,嚇得再也站不穩,一根左腳腳骨拐了下,就當場摔倒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哭的昏天暗地。

    「嗯?你不是說要肝腦塗地的助我報仇嗎?」

    大島主雙眸中爆出一道寒芒,喝道:「難道你是騙我的?」

    「沒,沒有啊,只,只是……我……」

    安陵建渾身冒出冷汗,哆嗦道:「只是師尊養我二十多年了,還未能報答師尊,不忍就此離去。」

    大島主道:「你果然是個有孝心的孩子,你師傅若是知道你為我獻身了,一定會替你感到自豪的。」

    「讓,讓,讓我見,見師尊最,最,最後一面,道,道別下他老,老人家吧。」

    安陵建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雙唇打顫,身軀瑟瑟的發抖,到後面更是直接「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嗚嗚嗚……,師尊,師尊救我啊」

    「不用了。」

    大島主一言回絕,一隻巨大的手爪在空中出現,猛地一把將安陵建抓起,直接扔進嘴巴里大嚼起來,發出讓人牙酸的「吱咕吱咕」聲。

    安陵建連一句慘叫都沒發的出來,就徹底的被嚼碎。

    那嚼骨頭的聲音持續了一陣,巨大的龍頭才吞咽下去,緩緩閉上雙目,恢復了人身。

    「嗯,不愧是八階術鍊師,對我的補益極大。」

    大島主似乎將安陵建的營養全部吸收了,猛地睜開眼來,深綠色的眸子中閃爍著幽光。口中吐出濕漉漉的舌頭,舔著嘴唇,好像回味無窮。

    陷空島小院,玄器空間內。

    阮錫泉在徹底絕望之下,被雷霆轟入大地之中,整個人不知死活。

    遠處顏樹書也是心中一片絕望,在荊永夜招招逼迫下,已經沒有還手之力,口中不斷求饒道:「永夜大人,我知道自己錯了,真心悔過,還望繞我一條狗命吧」

    「我呸不要侮辱這種生物」

    荊永夜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手中掌力更加威猛幾分,徹底將顏樹書的所有退路逼死,招招儘是全力。

    「對,對,我連狗都不如。大人您殺我太過貶低自己身份了,念在相識一場,就饒過我吧」

    以顏樹書的實力,若是全力施為,即便不敵荊永夜也不至於這麼快的落敗,但他知道敗局已定,根本無心戀戰,全心全意的不斷求饒,所以幾招之下就已經陷入死境,臉上老淚縱橫。

    「呵呵,人族的武者果然是與眾不同,讓我大開眼界啊,哈哈」

    閏祥忍不住大聲譏諷起來,輕蔑的看了眾人一眼。

    水仙也是不解的開口道:「對手明顯不肯放過他,為什麼還要這般低聲下氣的求饒呢?」

    閏祥笑道:「水仙公主的疑惑我也不能解答啊,這估計是人族武者血脈里流淌的優秀品質吧。」

    李雲霄聞言,轉過身來,冷諷道:「我族之人死前討饒求生,總比海族之人死前就激發血脈之力,返祖成畜生自爆來的強。」

    閏祥怒道:「我呸你族的貪生怕死,豈能和我族勇士臨死不懼相提並論?」

    李雲霄輕蔑的哼了一下,悠悠道:「面對死亡的時候,一個憑藉自己的智商千方百計求生,一個是退化成沒智商的海獸自爆,你說哪個強?」

    「這」

    閏祥一下傻了眼,明明兩種截然不同的品質,一個貪生怕死求饒,一個英勇不懼犧牲。但在李雲霄口中這麼一對比,就完全變味了,而他一下子還難以反駁。

    水仙也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輕輕點頭道:「好像有點道理。」

    閏祥臉色一沉,寒聲道:「水仙公主不要被此人忽悠了,他嘴巴上的功夫天下無敵。若是嘴功有等級劃分的話,此人已經是十方神境了。」

    那些人族之人雖然也是敵視閏祥,但對於這句話都覺得挺有道理的,不少人都是點頭贊成。

    突然遠處地面「砰」的一聲破開,阮錫泉灰頭土臉的鑽了出來,當場就跪了下來,直接磕頭道:「雲霄大人,饒了我吧,我願意為奴為婢,求你不要殺我」

    所有人族武者都是臉上一紅,李雲霄剛剛從嘴巴上替他們駁回一點面子,立馬又被此人給丟光了。

    北冥亢天都忍不住了,怒斥道:「阮錫泉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你這樣軟骨頭還像是一名武帝強者嗎?不要侮辱了九天武帝這四個字」

    阮錫泉看著北冥亢天,眼中爆出無比的怒火,咬牙嘶吼道:「北冥亢天老匹夫你見死不救,還在一旁說風涼話,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北冥亢天冷哼道:「哼,救你這等懦夫窩囊廢,簡直是髒了老夫的手。」

    「你不救我,我反正是死,我就先拉你當墊背」

    阮錫泉狂怒的從地上沖了起來,咆哮著朝北冥亢天衝去。他雙目通紅,張牙舞爪的,臉孔都幾乎變形了。

    眾人都是獃滯了一下,要殺他的是李雲霄,怎麼怒火反而轉到北冥亢天身上去了?

    這真是一個怪異的,讓人難以理解的瘋狂世界。

    北冥亢天也是被氣壞了,驚怒連連,吼道:「混賬你別是非不分,我跟你可沒什麼恩怨」

    阮錫泉眼中滿是譏諷和瘋狂的嘲弄,大笑道:「哈哈,沒有恩怨?你不救我,眼睜睜的看著我被人殺,我就要你死」

    他身上的氣勢瞬間膨脹至巔峰,直接朝北冥亢天撲了過去,似乎要同歸於盡。

    北冥亢天一臉怒色,身上寒氣綻放出來,緩緩抬起右手,凌空就是一掌劈了過去。

    一道冰寒刺骨的掌印在空中浮現,狠狠轟在阮錫泉身上,就好像一座巨山壓下,將猴子徹底鎮住。

    「嘭」

    與之前李雲霄的雷電將他轟入地面不同,這一掌直接穿透他的身體,將阮錫泉整個人在空中轟的粉身碎骨,化作無數冰塊,紛紛洒洒掉落在地上。

    「哼真是不知所謂」

    北冥亢天一掌擊殺阮錫泉后,身上的怒火才慢慢退掉,一臉的輕蔑和不屑。

    眾人也都暗暗搖頭不已,一代紅月城高手就這般隕落了,而且死前出盡洋相,丟人現眼。

    就連鄂樂池也感到臉上無光,總覺得眾人盯著他看,臉上不覺紅了起來。

    李雲霄突然說道:「亢天長老,這紅月城的阮錫泉大人跟你無冤無仇,你怎麼殺了他?」

    所有人都是心中猛然一跳,眼中閃過精芒,開始思索李雲霄這句話的寒意。

    北冥亢天也是臉色一沉,冷冷道:「李雲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李雲霄淡然笑道:「沒什麼意思。紅月城和北冥玄宮同為七大超級勢力,一東一北,遙相守望,說起來還算是同盟。一名紅月城的九天武帝,臨死前正在氣頭上,腦子犯糊塗也是正常的,而你不聞不問的就出手將他殺了……,呵呵,我是怕這件事對北冥玄宮影響不好。」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暗道:是啊,那阮錫泉不過是死前發狂,氣昏了頭腦,這也罪不至死吧?李雲霄有殺他的理由,你北冥玄宮長老憑什麼殺紅月城的人?

    北冥亢天臉色大變,剛才情況之下擊殺阮錫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被李雲霄這麼一分析,倒的確是自己做的不對了。

    這種事可大可小,若是抓住這點深究起來,還真是個影響兩派關係的大麻煩。

    北冥來風也是怒道:「李雲霄,你休要挑撥是非我北冥玄宮和紅月城關係一向交好,豈是你三言兩語能夠中傷瓦解的」

    李雲霄笑道:「一向交好?那為何還要殺了他?」

    眾人都將目光移向北冥來風,都是不解起來。是啊,既然一向交好,那為何還要殺他呢?

    「這,這……」

    北冥來風額頭上也冒出冷汗來,不知如何解釋。他突然靈機一動,朝鄂樂池道:「樂池大人,剛才的事你都看在眼中,亢天長老出手殺他也是逼不得已,順勢而為的。」

    鄂樂池臉上神色一閃,頓時緊張了起來,他內心也對北冥玄宮不肯出手相救怨念不已,但若是此刻自己出言指責的話,怕接下來的旅程里自己就危險了。

    但自己此刻的態度就等於是紅月城的態度了,如果不指責,豈非不是從態度上就向北冥玄宮低頭,讓阮錫泉白白被殺了?

    其實阮錫泉的死他並不上心,上心的事北冥玄宮對他們的態度,生怕自己也成為第二個阮錫泉。

    他想了一陣,眼珠子一轉,便道:「剛才的事情我看的分明,至於其中對錯一時難以判斷,我回去之後定然會原原本本的彙報給唐慶大老爺。」

    北冥來風臉色一沉,暗罵了一句老狐狸。

    鄂樂池的話意他們都聽明白了,就是說是非對錯全在我一口言說,到底說好說壞,等我回去再定。

    等會還一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