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65章 對我最大的幫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65章 對我最大的幫助字體大小: A+
     

    陷空島一處極為普通的院落里,甚至沒有任何禁制,召文戰一下飛入其中。

    進入小院后就會發現,這裡的靈氣與外邊截然不同,地上是用極品元石鋪就的小路,通向一間屋內,兩旁種滿了這種靈花靈草,仔細望去,竟然還有八荒境的武意道果其內。

    召文戰沿著小路走到屋前,恭敬道:「大島主,我來了。」

    小屋的門一下子打開,迎面一股極強的靈氣就撲面而來,靈氣之中似乎蘊含了某種古怪的力量,召文戰被驚得連退數步,這才定了下神,直接走入其中。

    屋內被一道玉質屏風隔開,裡面不斷傳出那種令人不安的氣息,召文戰身為九階術鍊師也感到一陣的壓抑,只想早日離開這個地方,他忙道:「大島主,找我何事?」

    玉質屏風上黑影晃動,只聽見裡面傳來粗重低沉的聲音,道:「我感受到了極強的龍息,有東海王族到了?」

    召文戰忙道:「的確有一名真龍後裔來到了島上,不過並非東海王族,乃是北海閏祥,據聞是四海年輕一輩中久負盛名的天才。」

    「原來是北海王宮的天才之輩,難怪了……」

    那聲音繼續說道:「北海乃是真靈黑龍演化出來的後裔,同樣為龍子後代,這個閏祥著實不簡單啊,龍息之強竟然可以引動我體內之血,這是上天眷顧我嗎?」

    召文戰一怔,道:「大島主的意思是……」

    那聲音笑道:「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炫寶大會了。」

    「啊」

    召文戰大吃一驚,猛然意識到了什麼,欣喜若狂的激動道:「哈哈,太好了恭喜大島主只是……上次炫寶大會召開時,不是說還欠缺很多嗎?」

    大島主笑道:「上次還差很多,我原本以為這樣發展下去,至少也還要三五十年的,但沒想到這次竟然直接夠了。而且上天還送來了血脈純度如此高的黑龍後裔,哈哈,真是天顧我也」

    召文戰笑道:「這也多虧二島主的妙計,堅持每五年一次炫寶大會,果然起到了奇效。」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哀嚎,驚慌的哭喪道:「師尊,師尊您在哪,救我,救救我啊」

    召文戰一驚,道:「是安陵建,發生了什麼事?」他猛地喝斥一聲,道:「做什麼驚慌失措的,進來」

    小屋的門一下被打開了,血淋淋的安陵建立即出現在門口,渾身只剩下左腳腳骨撐地,身上也到處是缺肉少骨,模樣恐懼異常。

    「」

    召文戰倒吸了口冷氣,嚇得退了幾步,這才鎮定下來,駭然道:「你,你這是怎麼回事?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安陵建滿滿的都是淚啊,哭道:「師尊大人您一定要救我啊,我完蛋了,我死定了,嗚嗚嗚。都是那李雲霄害的

    「什麼?李雲霄?」

    召文戰臉色一沉,驚怒道:「他為何要傷你?」他瞳孔微縮,狐疑道:「你這傷勢好像是……」

    安陵建心中一驚,當下不敢隱瞞,急忙道:「這是我的天羽風吟被反震回來造成的,事情是……」他源源本本將來龍去脈說個清清楚楚。

    「混賬胡鬧」

    召文戰怒吼道:「竟敢對一名九階術鍊師出手,而且施展靈魂攻擊,你真是自己找死」

    「是,我錯了,師尊我知道錯了,救救我」

    安陵建哪裡敢反駁,哭著求救。

    「什麼?九階術鍊師?」

    大島主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極度的震驚之聲。

    召文戰道:「正是,與那北海王族後裔一起前來的,還有一名人類的九階術鍊師。」

    「哈哈,太好了」

    大島主顯得分外高興,激動道:「果然是老天助我這名九階術鍊師看好了,千萬別讓他離開此島」

    召文戰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但還是應道:「是」

    大島主顯然心情極佳,黑影在玉質屏風上不斷晃動,道:「你先派人去穩住那九階術鍊師和北海王族,千萬別讓他們跑了。不,還是你親自去」

    召文戰一愣,道:「那阿建他……」

    大島主道:「我觀阿建身上雖然傷的慘不忍睹,但並沒有致命傷,而且丹田也保存完好,不至於殞命。想必那九階術鍊師也是不想得罪我們。我讓其他人來幫他治療,你速去穩住那兩人。」

    「是」

    召文戰不敢違抗,起身應了一聲,便對安陵建道:「你身上傷勢雖慘,但卻無礙,一切有大島主安排。以後切記不可妄為,差點壞了大事,還害死自己。」

    「是,我知道了師尊。以後再也不敢了。」

    安陵建老老實實的說道,聽聞自己無性命之憂,頓時鬆了口氣,又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前程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師尊,我這傷不會影響到今後的術道修為?」

    召文戰道:「丹田和經脈都保存完好,只要重生了肢體,並不會影響修為。」他眼中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凝聲道:「那李雲霄只是反震你的天羽風吟就能控制的如此精妙,當真是個可怕的少年,可怕的天賦啊」

    他臉上露出沉重之色,大步就走出小屋,朝著李雲霄所在小院而去。

    安陵建聽聞不會影響自己的術道修為,這才是真正輕鬆了下來,長長舒了口氣。

    「阿建,你跟著五島主多久了?」

    大島主的聲音突然傳來。

    安陵建猛然一驚,急忙道:「回稟大島主,快三十年了,我記得五歲之時就隨師尊來到了這陷空島,一直潛心修鍊。」

    「嗯,的確啊。那時候我記得你還只是個孩童。」

    大島主沉默了一陣,道:「快三十年了,你可曾見過我的面容?」

    安陵建一驚,不知為何內心有些緊張,忙道:「不曾見過。」

    大島主道:「這個島上雖然有數百人之多,但見過我真容的也只有另外四位島主。今天,你將是第五個。」

    「啊?」

    安陵建張大嘴巴,有些不知所措,大島主的真容幾乎是島上最大的秘密,他曾經不止一次想過大島主的模樣,但後來也就漸漸的失去了興趣。

    大島主道:「過來吧,我給你療傷隔著這玉屏也無法進行。」

    「是多謝大島主」

    安陵建心中生出一種古怪的心情,小心的走了過去,玉質屏風之後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地上一個巨大的陣法在緩慢運轉,竟是他從未見過。

    陣法前方一名男子端坐在寶座上,顯得身材魁梧,上半身隱在靈氣之中,看不清真容。

    安陵建不敢多看,低下頭來,道:「見過大島主。」

    巨大的陣法上傳來澎湃的音節,似乎直通地下極深,不斷有異力傳出。

    突然一道巨大的影子浮現在陣法上,安陵建一直低著頭,正好看到大島主的影子站了起來,上半身似乎在發生著變化,影子越來越大。

    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力傳來,他心中震驚不已,急忙抬起頭,卻猛然看到一隻巨大的龍頭,雙眸好似燈籠一般,正露出凶芒盯著他看。

    「啊大,大,大島主你……」

    安陵建渾身大震,一下子有些手無足措,心中莫名的就慌亂起來,那雙燈籠大的龍眼盯著他,讓他渾身戰慄,不好的預感在內心蔓延。

    大島主沉聲道:「這便是我的本體模樣,你猜的沒錯,我也是真龍後裔」

    「原來大島主有如此來歷。」

    安陵建強行擠出笑容,但發白的臉色和不斷冒出的冷汗證明他內心極度慌亂。

    大島主道:「你可知這片東海之王,原本應該是我啊」

    「什,什麼?」

    安陵建渾身大震,駭然的抬起頭來,看到了那雙龍眼之中極度的不甘和憤怒,還有那濃濃的凶暴之氣。

    他艱難的吞咽了一下,覺得難以接受,陷空島的大島主,竟然說自己原本應該是東海之主,那麼他的身份……

    大島主寒聲道:「那你又知我為何偏居一隅?」

    安陵建慌忙搖頭,道:「不知。」

    大島主眼中爆出兇狠之光,咬牙道:「那是因為現在的東海之主,我的好弟弟,將我重創我一路逃命,幸虧遇到這陷空島的奇異海域,這才撿回了一條命啊」

    安陵建一顆心狂跳,雖然已經猜到了,但大島主親口說出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島主的身體起伏的厲害,似乎難以平復內心的情緒,一陣后才道:「那你說,我要不要報仇?」

    「要,要,當然要」

    安陵建忙道:「只是……東海之王勢力極大,我們陷空島雖然也有點實力,但與之相比也只是雞蛋碰石頭啊。」

    大島主道:「所以我需要大家的幫忙,包括你的幫助。」

    「啊?我?」

    安陵建慌忙道:「阿建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相助大島主報仇」

    他又道:「只是只是阿建實力低微,現在又傷成了這個樣子,還望大島主救我,我定然肝腦塗地的追隨大島主。」

    「有你這份心意,我很欣慰。」

    大島主贊道:「你身上的傷不治也罷,你身為八階術鍊師,有著極強的靈魂,只要給我吃掉,對我本身的傷勢有著極大補益,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