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63章 請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63章 請教字體大小: A+
     

    很快便出現一塊平坦的腹地,有著成片的建築,雖不如一城繁華,卻也跟一座小鎮般了,在山地間坐落有序,不少人影在其中走動,還挺熱鬧的樣子。

    召文戰笑道:「這幾日陷空島海域打開,來了不少朋友,平日里幾乎就是一座鬼鎮。」

    李雲霄目光一掃,瞳孔微縮,道:「文戰先生,這些樓宇的建築彼此之間似乎存在某種聯繫,好像是仿照一種陣法排列布置的?」

    召文戰一驚,眼中閃過寒光,對李雲霄生出了深深的忌憚之心,這些建築的確是仿照一種上古陣法排列出來的,就算是普通的陣法師也未必能看得出來。

    「呵呵,雲霄公子的確是有心了,這些建築是按一種美觀的方式排列而已。」

    召文戰淡然說道,他不信李雲霄能夠看出此陣的端倪。

    李雲霄也不再多言,只是覺得這陷空島的問題越來越多,心中警惕起來。

    遠處一道光芒飛馳而來,在眾人面前落下,乃是一名翩翩少年,幾步上前對召文戰行禮道:「師尊,大島主有事請師尊前去商議。」

    召文戰眉頭一皺,便道:「好,我這便過去。」他指著少年給眾人解釋道:「這位是我的弟子安陵建,由他帶領諸位觀賞敝島吧。」

    他對安陵建吩咐了幾句,特意叮囑道:「這些都是大有來頭的朋友,萬萬怠慢不得。這位雲霄公子更是九階術鍊師,有些術道上的疑惑你可以向他請教。」

    「什麼?九階術鍊師?」

    安陵建開始還不以為意,這時才嚇了一跳,駭然的望著李雲霄,怔怔道:「師尊,他,他的年齡……會不會弄錯了?」

    召文戰正色道:「你從小跟在我身邊,以目前的年紀能夠達到八階術鍊師就一直沾沾自喜,不把天下豪傑放在眼中。這位雲霄公子年紀還在你之下,而成就卻不是你能夠企及的,希望你能戒驕戒躁,向他學習。」

    「是,師尊」

    安陵建謙虛的低下了頭,目光瞥了李雲霄一眼,還是不太相信。

    召文戰客套了幾下,便化作一道光芒,朝著前方一座毫不顯眼的樓宇飛去,僅僅看外形,那樓宇在這成片的建築內完全排不上號,誰也不會想到竟會是大島主居住之所。

    安陵建道:「諸位隨我來吧,我先帶你們落腳。以諸位大人的身份和實力,足以接受我們陷空島最高規格的待遇

    眾人隨著他來到一處小院前,不少人皺起眉頭來,這院子雖然精緻,但一眼望去最多住七八人而已,而且門上被一把銅鎖鎖住,還有銹跡其上,顯然是許久無人居住了。

    安陵建看了眾人一眼,露出得意之色,他凌空打出幾道法訣,在上空盤旋起來,隨後飛入銅鎖內。

    「啪。」

    那銅鎖一下變得煥然一新,而且直接打開,院門徐徐開啟。

    安陵建道:「這是家師煉製的一件空間玄器,內有乾坤,諸位可以安心居住。」

    眾人都是臉上露出異色,一個個驚嘆不已,走入其中果然看到別有洞天,竟是一排排的別院,掩映在花紅柳綠之中。

    大家看安陵建的眼神也變得敬重了起來,能夠煉製出空間玄器的九階術鍊師在天武大陸也是屈指可數,備受尊崇

    安陵建得意道:「這件空間玄器家師煉製很多年了,一直放在這,只使用過一次,諸位是家師第二次這般看重的客人。」

    他不覺得看了李雲霄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聽家師言云霄公子也是九階術鍊師,不知這件玄器如何?」

    他話語中直接說「聽家師言」,意思就是聽我師傅說的,但我本人是不信的。

    李雲霄淡然道:「一般般。」

    安陵建愣了一下,臉色便沉了下來,輕哼道:「一般般?這麼說來雲霄公子肯定見過更好的空間玄器了?」

    所謂的空間玄器其實可以分成三類,一就是儲物空間,可以隨身攜帶,裡面能夠裝配大量的東西,卻不能容活物,經常被打成戒子、手鐲、布袋等樣式,基本上人手幾份。

    二類就是這種固定下來的空間玄器,能夠容納活物,裡面有一方小天地,卻靠著天武界的規則存活,無法隨意移動。並且其內的空間並非自我生成,相當於直接從天武界化出一塊空間裝了進去。

    至於第三類,就是超品玄器了,那完全是自我演化天地,自成規則,本身就類似於一界的存在。

    李雲霄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以他的眼光說一般般,其實已經算是不錯了。

    但聽在安陵建耳中,卻是極為不快,冷冷道:「雲霄公子不愧是九階術鍊師,見多識廣,眼界高的沒頂了。」

    「哼,此人一向是妄自尊大,其實也沒什麼本事」

    阮錫泉看出了苗頭有些不對,恰如其分的挑撥一下。

    果然,安陵建年輕氣盛,本就對李雲霄的身份有所懷疑和不服,道:「哦?雲霄公子不是九階術鍊師嗎?怎麼會沒什麼本事?」

    顏樹書也冷笑起來,道:「所謂的九階術鍊師是他自己說的,誰也沒見過,我們這些人里沒有高階術鍊師存在,誰也無法驗證他真假,若非有北冥亢天長老這些高階武帝強者在,我估計他要直接說自己是封號武帝了。」

    安陵建眉頭一挑,冷然道:「什麼?如此說來,他還是騙人的了?」

    顏樹書「嘿嘿」笑道:「是否騙子我也無法下論斷,但以他的年輕來看……呵呵……我可不希望尊師被騙,以至受到什麼損失。」他頓了下又補充道:「就算沒損失,也是極為不光彩的事。」

    「哦?他說的是真的嗎?雲霄公子」

    安陵建的臉色冷了下來,盯著李雲霄冒出陣陣寒氣。

    李雲霄摸了下鼻子,雙手抱在胸前,悠然道:「你想怎的?」

    「不怎的」

    安陵建冷笑道:「師尊剛才讓我多多向雲霄公子請教術道,我正好有心中有疑問,想請教下雲霄公子,公子可曾聽聞過靈魂攻擊之法?」

    李雲霄笑道:「還行吧,練過一點皮毛。」

    「呵呵,公子不用如此謙虛。我也正好修鍊了一招,叫做驚魂動魄,正好請公子不吝賜教」

    安陵建臉色一沉,頓時眉心處射出一道光芒,絢麗的閃耀一下,一股極強的靈魂衝擊往李雲霄身上轟然碾壓而去,四周空間為之一震。

    荊永夜大驚,身軀微微一動,卻被廖陽冰攔了下來,輕輕搖了下頭,示意他安靜,並且傳音道:「據我所知,雲少的確是九階術鍊師。」

    荊永夜一臉大駭之色,露出難以想象的表情。

    如此武道實力,如此年紀,竟然還是九階術鍊師?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來形容了,他怎麼都無法相信,不由得有些擔憂起來。

    李雲霄周身的空間也在對方靈魂攻擊一轟之下變得極度扭曲,不斷變著花樣晃動,外面的人看去,只覺得李雲霄好像被五馬分屍了一般。

    閏祥露出會心的笑容,抱著手臂看好戲,其餘之人也多是幸災樂禍的神色。

    水仙則是一臉的平靜,恢復了之前那古井無波,眼中無視萬物的清冷,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冰冷氣質。

    安陵建在一擊之下,突然皺起了眉頭,自己磅礴的魂力涌過去,應該瞬間就炸掉對方的識海,震得對方七孔流血才對,但怎麼情況卻出乎他的預料,好像一方磨盤砸在了海綿上,不管你將對方捏的怎麼變形,都難以傷及分毫。

    「哼,以為這樣就可以立於不敗了嗎?」

    安陵建眼中一寒,雙手掐訣,至於頭頂兩旁,喝道:「天羽風吟」

    一股銳利的魂力化作無數刀片一般,撕裂空間,發出「」的鳴叫聲,往李雲霄身上斬去。

    那些刀片層層疊疊如同無數羽毛在空中飛舞,一下將李雲霄裹了進去,李雲霄所立之處瞬間被割裂成無數塊,李雲霄的身體隨之爆開,撕裂成無數屍塊紛紛灑落。

    「啊?」

    所有人都是臉孔大變,駭然驚厥

    北冥來風和阮錫泉等人則是臉上一喜,露出難以置信和狂喜之色,千萬百計想要殺掉的李雲霄,竟然如此容易就死了?會不會太兒戲了?

    廖陽冰也是張大嘴巴獃滯住了,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北冥亢天更是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瞪大眼珠子,他還半部霸天煉體訣在李雲霄身上呢

    閏祥也是臉色大變,同樣是疑惑不解,只覺得這人不該這般容易就死才對,但是那從空中落下的漫天屍塊又是那樣的真實。

    水仙那古井無波的眸子里泛起了一絲漣漪,光芒閃動。

    「嘿嘿,果然是個騙子。」

    安陵建臉上露出獰色,舔了下嘴唇,道:「不好意思,污染了環境,讓大家受驚了。」

    眾人都是一陣無語,看著滿地的鮮血,一下子難以接受李雲霄就這般死去,都是心情難以平靜。

    水仙突然開口說道:「趕緊去醫治吧,晚了你就要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