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60章 誰鳥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60章 誰鳥你?字體大小: A+
     

    北冥來風的臉上瞬間煞白,變得毫無血色,一種無比的羞憤之情湧上心頭,臉孔完全扭曲了起來,伸出手來指著李雲霄吼道:「李-雲-霄你當真這麼不給我面子?」

    李雲霄臉上一寒,譏諷道:「我說的不夠清楚嗎?那我再說一次,滾」

    北冥來風氣的臉孔脹紅,在如此絕色美人面前如此駁斥他的面子,讓他無地自容,整個人再難淡定了,大吼一聲,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起來。

    「來風」

    突然一道沉穩之聲喝出,正是北冥亢天,一股音波直接震入北冥來風的大腦內,轟的他七葷八素,身體在長空上一顫,才漸漸回過神來。

    北冥亢天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北冥來風的天賦已經是萬中無一,千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天資,卻不能擋水仙的容顏,不自覺的就陷入其中,身為年輕人的確是情有可原。

    但李雲霄和閏祥兩人則是雙眸清澈如許,眼中沒有一絲漣漪,就連驚艷之色也全然不見,兩人的武道之心堅固如斯,讓北冥亢天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來,這兩個人年輕人太可怕了

    而且那魔沙的實力不會比自己低多少,而兩人聯手之下竟然將其重創,甚至有直接抹殺之力,讓他背脊生涼,他已經不斷提高了對李雲霄的評估,但每次都發現還是低了,這般成長下去,將來這天下誰能壓得住這二人?

    北冥亢天的心動搖了,為了霸天煉體訣而留下李雲霄性命,到底值不值?

    北冥來風在被一喝后,狂怒的神識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但臉孔依然猙獰的厲害,他指著李雲霄寒聲道:「李雲霄,我和你勢不兩立」

    李雲霄搖了搖頭,拍了下腦袋,不解道:「一路過來你都要殺我,怎麼現在才勢不兩立?難道是我弄錯了?」

    「你……」

    北冥來風一下啞語了,指著李雲霄發怒,卻又不知說什麼。

    「廢物,耽誤了我這麼久時間。既然沒人殺他,那我自己來。」

    水仙生氣的跺了下腳,抬起玉手,在空中結印。

    北冥來風的臉孔羞的通紅,一腔怒火和殺氣直逼李雲霄,但他再如何仇視對方,也不敢出手。

    「嘩嘩」

    隨著水仙一道訣印在身前結出,繞在身邊的金光更亮了幾分,下方大海內突然掀起波瀾,一道古音在長空中響起,每一字都蘊含極強規則,敲在眾人心田。

    李雲霄臉色大變,往那大海中望去,只見海面下方浮現出大片的陰影。

    再抬起頭來看著水仙周身的金光,還有那一道道扣人心弦,震撼他心田的古音,眼裡滿是駭然,他終於知道此女的來歷了,臉色沉了下來,冷冷道:「海皇波家之女?」

    水仙和閏祥都是身軀一震,露出吃驚之色,不知李雲霄為何能夠認出她的身份。

    所有人族強者還有飛鳴都是大驚失色,一個個心神大震,駭然不可思議的望著水仙,雖然他們也猜到了此女來歷不凡,但怎麼也想不到會是四海之主波家的公主。

    水仙正要說些什麼,突然一道彩虹橫貫長空,從遠處追來,直接在眾人身側落下,墜入大海之中。

    整個天空一下子變得晴空萬里,那大海也漸漸的安寧起來,波濤漸漸平息。

    李雲霄所見的海中虛影也慢慢消失不見,他露出疑惑之色,皺起了眉頭,朝那彩虹望去。

    彩虹的另外一端就在遠處的巨島之上,一片雲霧籠罩,靈氣逼人。

    「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一道悠悠長聲在空中響起,便看到虹彩之上一道身影亦步亦趨,由遠而來。

    來者一派仙風道骨,面帶微笑,每一步踏出便有一道漣漪在腳下盪開,如生蓮花。

    李雲霄一愣,他目光如炬,一下就發現了來者竟是一名人族

    「陷空島盛會將啟,難得有如此眾多的大能之士遠道而來,實乃我等榮幸,在下陷空島召文戰謹代大島主恭迎諸位。」

    那人幾步之下,就直接走到了眾人面前,抬頭看了一眼九階戰艦,隨後目光落在水仙身上,淡淡的點頭微笑,再隨後目光在眾人身上逐一點過,如同蜻蜓點水般,但每個人卻是一股涼意在內心蔓延,好像那隨意一瞥之下,自己內心所有的隱秘都已經暴露了出去。

    但也有幾人例外,李雲霄便是其一。

    召文戰的目光掃在李雲霄身上,便再難點過去,停了下來將他上下打量一番,這才詫異道:「小兄弟是九階術鍊師?」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道微光,冷冷道:「閣下何嘗不是呢?」

    眾人皆是大驚,這才知道眼前這男子竟也是九階術鍊師。

    要知道四海之內術鍊師稀缺,所以#位極高,想不到隨便一座島嶼上竟然就有九階術鍊師的存在,可見陷空島實力非同一般。

    即便是水仙聞言也忍不住變了臉色,多看了李雲霄幾眼,道:「原來你是九階術鍊師,只要你交出黑炎山,並且效忠於我,可以免死。」

    李雲霄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我最煩這種腦殘言論,勞煩您閉嘴行吧?別以為你長得漂亮男人就會賣你面子,除了那些精蟲上腦的癩蛤蟆,誰吊你?」

    「你……」

    水仙和北冥來風同時大怒。

    水仙氣的臉色發白,道:「你知道了我身份還敢對我這樣,你,你就不怕死嗎?」

    眾人也都是心中頗有不解的望著李雲霄,波家的公主,說是這世上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也不為過,就連聖域和化神海都不敢開罪的存在,且不說現在還在大海上,就算回到了大陸,也不敢得罪這種身份背景的存在啊

    李雲霄皺眉道:「你什麼意思?難道知道了你身份就得跪下舔你鞋底不成?」

    水仙一愣,她本就不擅長辯駁,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李雲霄冷冷的盯著她,輕哼道:「沒有誰是生來高貴或者下賤的,一切尊榮和地位都是自己努力的結果,你不過是生的血脈厲害一些罷了,難道別人就該沒有尊嚴的給你舔鞋子?」

    所有人都是張大嘴巴,有些獃滯起來。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實力便是尊嚴,便是話語權,沒有實力就得給人跪舔,這是公認的法則,但李雲霄的話卻刺中了所有人內心的軟肋,是啊,誰天生就想給人舔鞋啊,你們不過是出生好一些罷了。

    閏祥也是皺起眉頭沉思了起來。

    李雲霄凌空朝大海拍了一掌,一道水柱沖了起來,他大手一抓,便將一條帶魚抓在手裡,冷冷道:「在我眼中,你跟這條帶魚毫無區別。」

    說完,他便將那帶魚扔回了海里,道:「至少這條帶魚每天為了自己的生計在努力的奮鬥著,而你呢?整天仗著自己的家世了得,就到處橫行無忌,說起來你比那帶魚還不如。」

    水仙驚得張大了嘴巴,吃吃道:「你,你,你敢說我不如那條帶魚?你,你死罪」

    李雲霄臉色一寒,哼道:「死罪?毛病又犯了,該回去吃藥了」

    水仙憋了一肚子的氣,卻又不知道如何發火,對方的話說的也挺有道理的,但又總感覺哪裡不對,她只知道對方每一句都是在譴責她,指著她的不是,她卻無從反駁,急的雙目發紅,一下子要哭了出來。

    所有人都是滿頭大汗,這天下間敢於辱罵海皇女兒的,除了李雲霄外,怕是找不出第二個了吧。

    閏祥也是說不出的古怪,暗想這李雲霄果然是不要命的性格,但心中也對他生出一絲欽佩,唯有這種無所畏懼的勇者之心,才能取得如此傲然的成就。

    召文戰也是心中苦笑不已,水仙的身份他是早就知道的,想不到還有人不賣她面子,當真是第一次見到。不過眼前這年輕人如此年紀就是九階術鍊師,想來也是心高氣傲之輩,並且身後背景一定不會簡單。

    他見兩人的氣氛越來越尷尬,又沒有人出來圓場,生怕鬧出事端來難以收拾,急忙道:「諸位都是當世豪傑,能在我陷空島領域相聚就是有緣,還望都賣我陷空島一個面子,放下恩怨糾葛,一起到島上喝杯茶,以待炫寶大會開啟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這陷空島和什麼炫寶大會都從來沒聽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北冥亢天和北冥來風,畢竟他們兩人才是領隊。

    北冥亢天皺了下眉頭,遙遙拱手道:「我們也是無意間路過此地,並沒有打攪的意思,就不勞煩諸位了,代我等向大島主問好。」

    這陷空島看來絕非簡單的地方,他們的目的是東海王宮遺址,生怕節外生枝,當即打算告辭。

    水仙急忙朝李雲霄喊道:「你不能走,黑炎山還沒還給我,我要救魔沙」

    李雲霄回過頭來,邪邪的一笑,道:「你要救魔沙關我什麼事?人是閏祥打傷的,你應該找他才對。」

    水仙愣了一下,暗想道:是啊,我救魔沙關他什麼事?人可是閏祥打傷的。她眼中神色立即冷了下來,好像臘月寒冰,朝閏祥望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