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47章 巨獸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47章 巨獸之死字體大小: A+
     

    「全力攻擊」

    眼見離那巨臉獸越來越近,北冥來風的神色一片凜然,雙眸中閃爍著寒光,手心滲出冷汗。

    戰艦在虛空中猛然跳躍出來

    「哐哐當「

    空間如同鏡面一樣大片的破碎掉,巨大的艦身像是鯊魚衝出海面一樣,露出前端就開始噴射攻擊。

    一道道光束凌空而下,整個戰艦由於攻擊開至最大而在空中震顫,將那破碎的天空更是直接崩成齏粉,大片的漆黑浮現出來。

    「轟隆」

    所有人攻擊沖在巨臉獸身上,逐一爆炸,一張巨大的圓餅臉瞬間千瘡百孔,肉末橫飛,身子也在不斷後退,招架之力都沒了。

    「轟隆」

    「轟隆」

    「轟隆隆」

    主陣攻擊光束第三次轟出,終於傳來巨響,整個巨臉獸的身軀被打穿了一個洞,合抱的光束直接轟入它的臉孔內

    「於得好準備衝過去」

    北冥來風大喜,激動得連連在護欄上猛拍,左手握得鐵緊。

    所有人都露出振奮之色,看著那龐然巨物毀去,恐懼的力量在周身蔓延,震撼人心。

    「嗷嗷」

    巨臉獸已經一動不動了,似乎生命在逐漸消失,口中不斷傳出低聲的嗚咽,好像來自遠古之音,在這方天地內回蕩。

    戰艦依然發出巨大轟鳴,不斷往前推進,但所有人卻沉寂在一種「靜」中,傾聽著那嗚咽聲,一下子有些恍惚起來,似乎回到了那遙不可及的亘古。

    「不好」

    李雲霄猛然一聲,他伸出左手,皇朝鐘化作一道金光飛出,懸在戰艦之上,豁然敲響

    「當」

    一道清脆的顫音震開,直擊靈台識海。

    「噹噹」

    李雲霄將那大鐘敲了三下,音波如同海浪鋪開,戰艦上每個人都打了個激靈,一下子從那種飄渺的莽荒內清醒過來,紛紛臉色大變。

    北冥來風臉色發白,咬牙道:「該死差點中招了,想不到這東西臨死前還能釋放出音波攻擊」

    李雲霄臉色卻依然十分凝重,道:「這並非是它主動釋放出來的,這深海巨獸無論是身體還是靈識都在不斷崩潰,似乎是臨死前的一種自然狀態,只是……」

    他的聲音停了下來,眼中的光芒猶豫不定,似乎在沉思什麼。

    北冥亢天道:「只是什麼?」

    剛才李雲霄一下鐘聲驚醒眾人,讓他內心對李雲霄多了一份好感,至少對方不是那種不顧大局,落井下石的自私自利之輩。

    李雲霄凝目望去,道:「只是深海巨獸這種死前的自然狀態,似乎是一種返祖。並非它本身的返祖,而是這片天地隨著它的逝去,被它的靈魂帶往那亘古之前的莽荒。」

    所有人都聽得一愣一愣的,全都難以理解。

    北冥亢天瞳孔驟縮,狐疑道:「你是說時間在後退?哈,這怎麼可能時間也是天地規則之一,即便是盡數掌控此界規則的十方神境,也絕無可能回到流逝的時間中去。」

    李雲霄靜靜說道:「並非是時間後退,大家馬上就會明白了。」

    就在此刻,九階戰艦下方的深海之中,似乎沒有受到上方戰事的影響,一片寧靜而冰冷。

    幾隊海族守衛不斷地來回巡視,值守在一個巨大的螺前。

    這些海族守衛的實力都不強,從螺內傳來的震震咆哮聲讓他們心驚膽寒,有幾名實力較低的海族一靠近那螺,更是被突然激起的音波咆哮當場震死。

    剩餘之人更是嚇得臉色大變,急忙退到百米開外輪守,不敢再接近半分。

    「閏祥該死的閏祥竟敢對我用刑,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

    螺內不斷傳出咆哮聲的正是廣奕,聲音中帶著憤怒、不甘、屈辱、仇恨,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聞著膽寒。

    突然遠處慢慢的游來一匹海馬,將冰冷的海水排開。

    所有護衛頓時警覺起來,一個個握住手中長矛,眼中閃爍著凌厲之色,盯著前方。

    那海馬絕非普通種族,通體呈現出透明之色,但尾巴上卻是極深的紫青,而頭頂上如雞冠一樣是一抹鮮紅。

    「這是什麼海馬?太奇怪了吧?」

    那些護衛一個個皺著眉頭議論起來。

    「尾踏紫青,頭冠紅雲,好像曾經聽過……」

    「快看,那海馬後面是一輛車」

    所有人急忙凝目望去,他們這才發現那海馬身後一輛深藍的戰車,被拖著在海底前行,由於色澤和水色一般無二,所以一時間無法辨認出來。

    「咕嚕」

    突然一名護衛猛地咽了口口水,身軀顫抖的異常厲害,哆嗦道:「我,我想起來了了,這,這海馬是凶獸踏青雲,乃是東海王族才能乘坐啊」

    「」

    其餘之人都嚇了一跳,身體一抖幾乎就要跪下來了,這是天生的等級威壓,來自靈魂之中難以抗拒。

    「嘩啦啦。」

    那踏青雲拖著戰車輕輕的排開海水,一下子就停在了所有護衛身前。

    眾人膽寒的朝那車身望去,雕龍盤旋的印記清晰烙印在車身上。

    「」

    所有人都是猛烈吸了口冷氣,當下再無懷疑,「撲通撲通」的跪了一片,身軀不斷瑟瑟的顫抖。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出現在那巨大的海螺前,負手而立,道:「奕殿下,你在裡面嗎?」

    那些護衛全都嚇得半死,他們根本沒看到此人是如何從戰車內出來的,只是一個眨眼功夫,而更加讓他們驚恐的是,此人似乎是來營救廣奕大人的。

    「大,大人,里,裡面關押的正,正是廣,廣奕大人。」

    一名護衛統領咬著牙關,身體如同篩糠一樣抖的厲害,害怕道:「閏,閏祥大人離,離開時交代,要,要將,將廣奕大,大人押,押回東海王宮。」

    「閏祥?」

    海螺內傳來一聲咆哮,廣奕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從沉睡中驚醒過來,怒吼道:「閏祥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整個海螺在他的咆哮下,也不斷的搖晃,但螺身上卻印刻了一道道的花紋,不斷閃現,將那股撼動之力壓下,始終不能脫困。

    白衣男子冷峭的臉孔上眉頭一皺,道:「是何事竟讓奕殿下這般憤怒?」

    「你是……母後身邊的劍侍飛鳴」

    廣奕這才聽到白衣男子的聲音,大喜起來,一陣狂笑道:「哈哈,你終於來了可等死我了,趕緊救我出來哈哈,閏祥,你的死期到了」

    一股極度的怨氣從海螺中傳出,遠處的那些護衛都感受到寒氣入體,一個個跪在地上顫抖,不敢吭聲。

    白衣男子飛鳴輕輕點了下頭,將右手一抬,一道劍芒而出,快若閃電,直接將整個海螺劈成兩半。

    「砰」

    那裂開的海螺內部猛然爆開,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將螺身炸的粉碎。

    一身鮮血淋漓的廣奕從其中沖飛了出來,那潔白的長衣已經破成布條,一道道的血痕浮現在身上。

    飛鳴臉色大變,驚怒道:「奕殿下,那北海閏祥竟敢對你用刑」

    廣奕臉上殺機浮現,寒聲道:「有父王鎮海令在身,有什麼事是他不敢做的就算是殺我,他或許都不會皺一下眉」他臉上罩了一層寒霜,冷冷道:「現在,我就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飛鳴,你跟我一起去將閏祥殺了」

    飛鳴臉色一變,猶豫道:「閏祥乃是北海王子,並且有我王的鎮海令在身,不能殺。」

    廣奕臉上閃過一絲怒色,喝道:「飛鳴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母后的劍侍,一切都要聽從我母后的,既然母後派你來救我,就是要你一切都聽我的」

    飛鳴道:「主母大人讓我救殿下,並且把殿下安然帶回去。同時叮囑我一定不能亂行事,惹出事端。」

    廣奕勃然大怒,吼道:「閉嘴我母后在的時候你聽母后的,沒在的時候你就必須聽我的現在跟我一起出去,殺了閏祥」

    飛鳴靜靜的站在那,身上沒有任何波瀾漣漪,似乎是一個毫無情緒的人,淡然道:「抱歉了,奕殿下。飛鳴做不到。」

    廣奕臉色冷了下來,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法命令了對方了,寒聲道:「那好,我現在就出去殺閏祥,若是我死了,看你如何完成母后的命令,帶我回王宮。」

    他一轉身,便要朝大海之上飛去。

    突然一股奇異的感覺在海水中蔓延開,這種感覺讓他有一種歷經歲月,滄海桑田之感。

    「這是……」

    不僅是廣奕,飛鳴也是神色微變,駭然的抬起頭來,往大海之上望去,似乎想要看穿空間,探尋這種感覺的來源

    「怎麼回事?我的身體……」

    廣奕大驚,只見自己光滑如玉的皮膚開始變得粗糙起來,起了無數皺褶,一圈圈的疊起,色澤不斷便成深褐色。

    飛鳴那冷峭的面孔也開始發生變化,鼻樑不斷突出變得尖銳起來,漆黑的眸子也化作深藍,他抬起手來,看著自己的五指已經變成怪異嶙峋,給人一種兇狠之意。

    不僅如此,就連跪在地上的那些護衛,身體也在逐一發生著變化,從海族往海獸退化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